警察故事 (11)

zxldxx 收藏 0 89

村民无端在派出所遭毒打被迫按手印承诺不起诉 2008年11月18日11:20 大众网


大众网11月18日报道 10月24日,本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可是对于今年45岁的东明县某乡镇的刘新奇来说,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意想不道的噩梦在这一天突然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为女儿办理户籍证明


不料被铐在派出所内


上午10时30分,刘新奇来到自己辖区的乡镇派出所,他要给在外地上大学的女儿办理户籍证明,可当他刚把姓名报出来时,噩梦就开始降临了。


派出所工作人员(据说是一名临时工)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你是刘新奇?”刘新奇答道:“是。”工作人员又问:“你是某乡镇某大队某自然村的吗?”刘新奇忙点头:“是,我是。”工作人员边问边往外走,出了工作台走到刘新奇身边一脚把他揣倒,上去掏出手铐就铐住了他的双手,刘新奇倒地时右耳下边碰到墙角,血流了出来。


刘新奇惊恐万分,莫名其妙,高声喊起来:“你们为什么铐我?我犯什么法了?”工作人员说:“你犯什么法你知道!”“我一个良民,我犯什么法了?”“犯什么法你自然清楚,现在想不起来是吗?会让你有想起来的地方!”就这样刘新奇被铐在了派出所。面对这一切,刘新奇一头雾水,他辩不清自己到底有什么错。刘新奇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除了结婚前曾经干过几天零活外,就再也没有外出过。1986年结婚后,他在妻子家帮忙干活,妻子家孙氏在东明县城开了一家胡辣汤馆,已经流传五辈了,在县城有点小名气,刘新奇现在接手当掌柜也有7年了,他每天忙忙碌碌,钱没少挣,日子过得挺顺心。


身陷牢狱无端成疑犯


按下手印后连遭毒打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由于手铐铐的紧,刘新奇的手肿了,在他要求下,工作人员变双手铐为单手铐,一只手铐在了派出所的长凳上。期间很少有人过问他的事情,刘新奇隐隐听到几个工作人员说可以得到500元奖励了,他没有听懂什么意思。4点多钟时,才有人管他的事情,刘新奇也没有吃午饭,午间1点多钟松了松一次手铐,来管他的人给他量了身高,问了体重,取了十指印,看见他右耳下边流着血,就给他擦了擦。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刘新奇被押往县城要刑事拘留,看着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上面写到:某年某月该刘某伙同某某以洛阳某公司采购为名,诈骗河南某单位现金X万元。案件类别是合同诈骗案,在逃类型是刑拘在逃,立案主办单位是河南洛阳市某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签发时间为2008年3月25日。刘新奇坚持认为他没错,坚决不签字,工作人员问他:“你的姓名错不错?”刘新奇说:“不错。”工作人员就说:“不错就签字。”


刘新奇在没有问笔录的情况下,无奈在拘留书上签了字。进了东明县看守所10号监室,刘新奇一脸茫然。突然他听到一声:“跪下。”接着刘新奇便被一通拳打脚踢,直打得他眼冒金星,头昏脑涨,浑身到处乱疼,他不停地大声喊叫:“救命啊!救命!”任他如何喊叫都没见有任何反映。大约有10多分钟,刘新奇大口喘着粗气,到处求饶,方才罢手。


一天一夜只喝点稀饭


被警方匆匆押往洛阳


一天了,刘新奇始终没弄明白自己这是咋啦。晚饭他没吃馒头,只喝了点稀汤廖以充饥。


到了第二天,看守所里组织人员编筐,这许多年里他除了卖胡辣汤,刘新奇没有干过别的,让编筐编不上来,编不好不行,编错了还不行,同监室就有人会照他脸上煽耳光,刘新奇一上午被煽有六、七次,下午就开始好起来了。这一呆就是好几天,到10月29日早上9点多钟,河南洛阳公安局某刑警队把刘新奇从看守所里提出来,他们一共来了三个人。刘新奇家属及本人坚决不跟着走,认为这是一起错案冤案,东明县公安局也有人认为抓错了,好像在刘新奇的乡镇里还有一位同名同姓的人,洛阳局一位干警却说:“不错。错了我们负责。”他们的理由是姓名不错,年龄差不多。


在家属的坚决要求下,洛阳公安局的干警同意了让刘新奇的哥哥一同前往洛阳,这样刘新奇才签字跟车去了异乡。10点多从东明县出发,一路无语。


受害方来确认才定其清白


被迫按下“不起诉”手印


下午1点多钟他们一行到了洛阳,进入公安局不久,被诈骗单位来人确认疑犯,当时就认为不是这个刘新奇。干警随即把给刘新奇带了一路的手铐打开了,又开始倒水让喝。刘新奇压在心头的积怨这才稍稍有了一点解析,干警们做了询问笔录,问了他的基本情况,刘新奇如实做了回答,并告诉他们他从来没到过洛阳,当干警让他签字时,刘新奇见上面多了一句话:问:“你还起诉吗?”答:“不起诉。”刘新奇看了一遍,因为他没有说过这一句话,要求去掉,干警告诉他:“别去掉啦!你签字摁手印吧。你不按要求办你走不了;你签了字摁上手印,下午你们就可以走了。”刘新奇回家心切,只好照办了。


洛阳干警给刘新奇两人买了汽车票,刘新奇认为汽车要倒车,不如坐火车回家方便,干警们便退了车票,给了100元钱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到10月30日早晨5:40多分,刘新奇他们到了菏泽火车站,找了辆出租车赶回东明,七天的噩梦又让刘新奇回到了现实。


回家后的一些日子里,刘新奇很无奈,他又到他们派出所也询问了,他们乡镇确实有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这个人县刑警队还有案底,人仍在逃,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刘新奇这些天仍旧心有余悸,提起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嫌疑犯,还被拘押,他询问了相关部门,均没有给他一个很好的答复。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