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五十五章 偷袭成功

而山 收藏 1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济州岛上有人民军驻军陆军一个团一千六百人;空军一个飞行大队,战斗机三十架,轰炸机三十架,及若干侦察机、运输机等;海军一个分舰队,“阳”级舰艇四艘,“星”级舰艇十艘,补助舰只若干。济州岛军事实力如此强大,可不是轻易能攻下的。只要在两天之内攻不下济州岛,中国援军将赶到,那么什么事都无从谈起了。

攻打济州岛令木泽田原最头痛的问题是岛上的飞机,己方没有飞机护航,对方的轰炸机无疑便是己方军舰的恶梦。木泽田原在制定作战方案时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只有派人潜上岛,炸毁人民军陆基上的飞机。从发起进攻之前岛上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显然他的这一计划成功实现了。

对于怎样对付驻于岛上的人民海军第4舰队,木泽田原的办法是以政治欺骗手段为主,他向日本内阁决策层提交了一份“主动示好,签订协议,麻痹对方,联合演习”的方案。

首先,在中国目前这种危难之刻,日本主动示好,处处礼让,努力营造一种中日世代友好的氛围,麻痹对方政治层面决策人的思想,

接着以文本文件的形式与中国达成协议,让中国决策层彻底放下对日本的警戒之心,以相互退让的办法调离中方驻济州岛的第4分舰队大部分舰只。中日友好协议中,日方提出日海军的12—12舰队北撤日本海,人民海军的第4分舰队西撤山东省的胶州湾,并建议两国军舰减少在朝鲜海峡的活动,便是为了这个目的。

最后,又以联合军事演习的名义,调离中国驻济州岛还剩余的军舰。这一切,无疑都是按木泽田原的计划按步就班地实现了。

已经北移日本海的日本12—12舰队突然又南下,当然逃脱不了人民军军情部日本京都中心情报站秘密监督的特工的发现,当他们把这一情报上报上去后,并没有引起人民军海军司令部的注意,司令部碌碌无为的参谋们认为中日之间将要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日本人南下几艘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怎不能让日本人空着手与人民海军进行联合演习吧?

木泽田原抬头环顾四周,己方舰炮一发一发地倾泄上岸,岸上的建筑物一座一座地被摧毁,而整个济岛港的上空晴空万里,没有一架中国的飞机上空,他不由欣喜若狂,沉声命令:“登陆抢滩!”

旗舰上的信号旗随即左右挥动,坠在后面的登陆舰开始抢往前头。岛上的还击甚微,十五分钟之后,岛上才有一些像样的迫击炮弹飞来,但此时日本的先锋冲锋舟已如利箭般地冲上了岸,日陆战队队员分散开来,迅速建立滩头阵地。看到这一切,木泽田原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命令:“向国内电传捷报:鸟蛋已摘下!”

得意忘形的木泽田原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屑地回望一眼东南方向,讥讽:“希望演习的中国军舰还有足够的燃料回到大陆!”

日冲锋舟一波又一波地冲上岸滩,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刻了,长期的艰苦训练,及一直被灌输的仇华思想,令他们对中国人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他们如一群被放出来饿疯了头的恶狼,冲上岛后,见人就杀,见屋便炸。他们曾在模拟地型上演练了无数次登陆抢滩的战斗,到现在他们才发现以前模拟的地型原来就是济州岛。对于这些他们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地形特征,他们轻车熟路地直冲目标,发起致命的攻击,抢滩登陆的战斗进展得十分顺利。

水面上停靠的人民海军仅有的几艘小型护卫舰在起伏动荡,上面除了几个值班水兵,其它乘员全都上岸休闲去了。几艘日海军“和”级小型驱逐舰驶近时,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军的鱼雷在水面下拖着一条条白线直冲过来。日舰上日水兵露出戏虐的嘲笑,他们手舞足蹈地等待着那一“灿烂”的时刻。

“轰隆隆”的巨响,人民军护卫舰舰身剧烈地摇晃,弹片激起的粗大的水柱直冲云天,烈焰升腾,浓烟滚滚。舰上稀少的水兵束手无策,有的惊慌失措,有的跳海逃生,有的想到开炮还击,但他们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不够操作一门舰炮。

基地值班室的参谋们到处找基地司令,只是此时他们的司令成正明少将还在自己休心养性而开辟的菜园里为可爱的小辣椒施着肥,“小辣椒长大了!可以吃了!”他喜滋滋地呵护着那些“小可爱”。

成正明出生农村,从小在家帮父母种田种地,对农活有一种偏执的喜爱。

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精心浇灌,成正明悠闲自得,惬意无比。但机场飞机无间歇地爆炸震动了整个岛屿大地,他身旁装有“肥料”的桶第一时间被震翻了地,里面丰富的“有机物”横溢,溅得他一裤脚都是。

“怎么回事?”他扔下手中的粪瓢,以为是弹药库爆炸了。

他跺着脚想摔掉脚上的粪便,却并不急于离开,他的这块菜园子离他的住处有两里路,除了秘书没人知道他在这里。五分钟了,岛上基地司令部的参谋找晕了头,也没有找到他。

“司令!基地遭袭!”终于有人联系上了成正明的秘书,戴着眼镜的秘书飞奔而来。

“什么?遭袭?遭谁的偷袭?日本人的吗?”成正明震惊,他再也顾不上裤脚上的粪便,飞跑向司令部。

“对!正是日本人!”秘书喘着粗气回答,他紧跟在成正明的后面。

待到成正明到达基地司令部作战室时,陆基飞机场上的飞机已被炸成一堆堆残骸,登陆上岸的日本陆战部队也已向纵深发展。上岸的日陆战兵们喜出望外,感到任务完成得太容易了,岸上许多人民军士兵居然还没有拿上武器便他们像射靶标一样解决了,冲进兵营里,里面的LZ—08步枪还整整齐齐地排靠在墙上。

兴犹未尽的日陆战兵开始追逐岛上的是百姓,他们用机枪扫射四散奔逃的人员和车辆,港口码头、街道楼房、机场仓库全都浓烟四起,到处是熊熊燃烧的建筑物。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民军士兵、岛上居民的尸体。

反应过来的人民军驻岛陆军部队部分地展开有组织地反击,但很快被日军优势兵力所包围,他们自身已应接不暇,便也无从谈起救援其它了。

日军第一波十五分钟攻击,击沉了济州岛海军基地上所有人民军的水面舰只,其中包括四艘护卫舰、两艘鱼雷艇、两艘运输舰、及两艘游艇,另还有一架水上飞机也未能逃脱厄运。

五分钟后,日舰第二波攻击开始,军港周边陆上的了望塔、炮台、防空高射机枪阵地全遭日舰炮摧毁。炮击持续十五分钟,人民军全无还手之力,勉强还击的几发零落炮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许多人民军战士还是跑在往阵地去的途中便被炮弹炸死了。

两个小时后,日军登陆五千人,济州岛大部已被日军占领,岛上人民军三分之二被歼或被俘,残剩下的人被日军分割成几个部分包围着,但他们还在作着殊死的抵抗,其中包括一些没有了坐机的飞行员和没有了大炮的炮兵,他们都拿着步枪扔着手雷与日军血战。

黄昏时分,基地司令部被日军占领,成正明少将被日军俘虏,被俘时,他的裤脚上还残留着很大一块粪便渍。晚七时,成正明为岛上官兵家属与岛上当地居民的生命着想,命令尚在抵抗的人民军投降,济州岛彻底沦陷。

此战,人民军伤亡官兵二千人,其中亡一千二百人,被俘一千一百人;百姓伤亡四千余人,其中许多为驻岛官兵家属。

日本偷袭济州港的事很快传到中国,中国朝野上下震惊,还在为中国东方重型工业集团与日本三井重工的合作谈判而牵线搭桥的乡党主席李鸿章听到消息的当场,便号啕大哭,痛呼:“愧对民族!愧对国家!”发誓此生再也不踏上日本国半步,誓不再与日本人交往。回到家后,还把家里所有从日本带回来的东西砸得粉碎,一盆日本首相山田俊秀送的玉樱花盆景也未能幸免。

在日本海军偷袭济州岛一个小时之后,日本驻中国使馆向中国外交部递交了一份《对中国宣战书》。

在外蒙省乌兰巴托前线的林逸接到消息,既震惊又不意外,震惊日本还是出兵了,从各方面的情况来说,日本的出兵又在情理之中。看看墙上的日历,上面白纸红字写着8月15日,他哀叹感慨:“8月15真是中日一个特殊的日子,原历史是中日战争结束的日子,现今却是中日战争开始的日子,历史真是有惊人的联系,难道这一切冥冥中都有天定?”

当天,林逸飞回北京,中国向日本宣战!

第二天,全国民众举行规模空前的反日游行示威。

第三天,日本一支强大的登陆舰队绕过朝鲜釜山港,从朝鲜半岛的东海岸登陆成功,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