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23:00之前。该来的都要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二天,23:00之前。该来的都要来了!


刘庆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刘伯伯早就不见了踪影,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慌忙间把车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使劲的拧着,终于车子发动了。

引擎发动的一霎那,车里的灯亮了,正当刘庆回忆是不是刚才停车的时候是不是忘记了关车内的灯的时候,他看到了后视镜里赫然有一个女人的脸。

任惠!

刘庆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昏昏沉沉之中,刘庆觉得有人在自己耳边摩擦着,他几乎忘记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了,因为刘庆觉得浑身上下由于这样的摩擦而产生了一丝快感和享受。

忽然,刘庆猛然的醒了过来!他意识到了,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车后视镜里的任惠!

刘庆这一醒可是让自己重新浑身感觉到恐惧渗透进了每一个毛孔里。任惠!任惠在哪?刘庆回头看着后排座位,没有人,自己右边的副驾驶,也没有人。刚才明明看到了任惠了,现在去哪了呢?

刘庆没敢马上发动汽车,而是安静的一动不动的坐在驾驶员座位上,用眼耳鼻等各个感官去观察、感受四周。

任惠,在哪里?难道她就在这辆车上,而刘庆看不到吗?

。。。。。。

走吧。刘庆决定开车,去老陈家。

车子这次很顺当的就发动了,但是发动的一瞬间刘庆像刚才那样又看了一下后视镜,什么也没有,刘庆似乎是在给自己心里暗示,就是模仿刚才的动作也许能和刚才一样的看到任惠,然而没有。

一路上,刘庆不敢开的很快,一是因为天黑了,某些路段的路灯并不是很亮,二是因为自己心里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七上八下的,害怕分神,所以车子以匀速的方式行进着。

刘庆想快点赶到老陈家和政委说说这些事,但是他又担心从曙光小区出来的那条必经之路,那是一条紧靠河边的路,路灯昏暗,夏天的时候走动的人都很少,更何况现在了,以前刘庆经过的时候,还曾经调侃过,这里非常非常适合拍摄恐怖电影,没想到此时此刻,自己就身临比恐怖电影更加恐怖的现实恐怖经历之中。

只有走那里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走那里。

刘庆心里想着一句话,人冷的时候,往往风大。真倒霉。

。。。。。。

车子在这条河边的路上尽量快的行驶着,刘庆发现今晚这条路上的人还算比平时多的呢,心里暗自庆幸,而且路灯似乎也比往常要亮了不少。刘庆忘记了回来的时候路灯是不是和现在一样亮,反正比以前要亮了不少。

刘庆渐渐的胆子大了一些了,他觉得有些憋闷,于是打开了一点儿车窗,外面的冷空气吹了进来,刘庆觉得舒服多了。

走着走着,刘庆感觉有些奇怪,前面的路上,有几个人走路的姿势很奇怪,有些驼背,行进的速度很慢,而且衣衫褴褛的不像城里人,是不是要饭的啊?正在刘庆奇怪的时候,他发现了马路另一侧,也有几个这样姿势的人,刘庆又看了看车右侧的反光镜,怎么车后面的路上也有几个这样的人,刚才开过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

刘庆不由得有了一些警觉,他忽然觉得这条路像玄灵村似的,有一种异样的幽静诡异的感觉,半天没有看到有汽车经过了,这里平时即使人少,但是车还是有经过的,毕竟这是曙光小区进出的必经之路啊,今晚却只有自己这一辆车。

不对!那些人不对!

刘庆瞪大了眼睛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一个人,那个人正在转过头看着自己这个方向,他在笑,他在看着刘庆,他!他没有瞳孔!

刘庆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肾上腺在拼命的分泌着令自己体会恐惧的液体,他不知道是应该停车还是加速了,车窗外的冷风在这个时候也显得是那么令人不安。刘庆决定加速,引擎声似乎能使得刘庆得到安慰,毕竟他的速度比那些可怕的无瞳怪人要快得多。

忽然,有什么东西迷了一下刘庆的眼角,他使劲的揉了揉,窗外的风吹起了头发,发梢儿扫到了自己的眼睛里!

刘庆几乎是用惊愕无比的心理活动来一闪而过的分辨着自己的情绪。发梢儿,车窗外的风,自己的眼角!可是刘庆知道,自己的头发哪有那么长啊,怎么会扫到自己的眼角里呢,刘庆想到这里,稍微一扭头,愕然发现,一个长发的面孔就在自己的座椅后面,而且头发顺着车窗外的风又一次飘起来了,扫进了刘庆的眼角。

惊叫!慌乱!

刘庆控制不住车子了,车头向路旁的大树飞驰而去,刘庆惊叫着扭动了方向盘,而这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车辆的方向了!

刘庆驾驶的警车,冲过了护栏,向路旁的河里一头扎了进去。

。。。。。。

水面上的波澜一直一圈一圈的涌动着。

。。。。。。


“你想知道那个攒眼睛的女孩是谁,是吗?”

“是的!”

“别着急!”

“你知道吗?”舒梁问道。

“知道!”

“她是谁?”

“她快来了!”

舒梁站起了身,惊恐的看着门口。

。。。。。。

门口什么人也没有。

童明笑了,他对舒梁说道:

“你先坐下,你找什么急啊?该来的一定会来的。”

“。。。。。。”

殷月似乎也很着急,她伸手过去,舒梁抓住了殷月的手,虽然两只手都是冰冷的,但是只要能抓在一起,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童明,我还有一个问题。殷月有什么错,她为什么也要去枉死地狱呢?”

“舒梁你忘记了吗,只要是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的,都是要去枉死地狱的啊!”

“你我为什么要自杀都弄不明白呢!”舒梁愤愤的说道。

。。。。。。


另一间屋子里,老陈和政委一直也在长谈着。两个人互相把这几天各自的所见所闻说给对方听,尤其是老陈,他说的更多。老陈的老伴儿一直没有参与,这是一位很让人尊敬的劳动妇女,刚才的一幕幕,足以使普通人吓的魂飞魄散,可是老陈的老伴儿除了看着自己的丈夫以外,一直没有表现的有多紧张,她只是坐在一旁,看着电视。其实,她也很害怕,可是自己的丈夫的回归,政委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整件事和闹鬼有关,老陈去了什么自己记不住的一个什么地方,反正现在是回来了,但是案子还没有完事,还可能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所以她除了自己小心以外,主要是叮嘱了老陈。

老陈和政委相互之间的交流足以使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在他们心底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情况。那就是,这是一件由一夜情、换妻游戏引发的抱负杀人案,但是杀人案的嫌疑人不是人,而是鬼魂,就是张海泉和任惠,但是为什么要搞的如此复杂,还不太清晰。还有一个主要的线索就是网络上的噬魂岛论坛,所有的恐怖几乎都围绕着噬魂岛这个论坛来进行的,不论是受害者还是嫌疑人大都是噬魂岛的会员,或者与噬魂岛会员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政委手中掌握着几大关键要素,第一,噬魂岛的管理员舒梁在这里;第二,参与办案的刘庆和老陈都已经安全回归,当然,刘庆一会儿就会回来;第三,老陈和童明是经历过枉死地狱的见证人,他们的经历足可以讲述那边的世界;第四,殷月,这是一位已知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鬼魂了,就在隔壁屋子里,更重要的是政委等人都对与殷月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感觉,反而对殷月表示了十分的欢迎和融合,这是政委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


楼下传来了音乐声。

政委很奇怪,他走到窗户前看着楼下。

“这是哪来的声音,这么晚了,还这么吵?”政委问道。

“哦,那是楼下不远处有一个迪厅。越晚越热闹!”老陈说道。

政委看了看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刘庆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迪厅?这环境可不好!”政委走回了座位上。

“嗨,没办法,年轻人喜欢这个啊!”老陈随意的嗒故着。

忽然,楼下的音乐声变了,这个歌声变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政委觉得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了。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

秋天远处传来你的声音暖呀暖呀,

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

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

秋天远处传来你的声音暖呀暖呀,

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

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


是《万物生》!

隔壁屋子里的舒梁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也听到了!

“万物生!”舒梁喊道。

政委一下子也想起来了,这是《万物生》,在自己办公室,刘庆登录噬魂岛,他听到过这诡异的歌声,政委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童明也站起来了,他只说了一句。

“到了!”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