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四章:君请入瓮(四)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7点种方向……火力掩护……。”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的街头,原本宁静的街道此刻已经在转瞬之间变成了血与火的修罗场。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在乌拉圭陆军一个坦克连的掩护之下,试图夺回蒙得维的亚的控制权。但是在“7月18日”大道中段的自由广场,这支部队却遭到了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顽强阻击。“这他妈的是群什么人?”凭心而论,在交火之前指挥着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的塔瓦雷斯上校并没有将面前的这道防线放在眼里。毕竟虽然阿根廷人的装甲洪流正在不断的逼近,但是前期潜伏进来的特种部队总不可能带着重型武器来进行渗透,他的对手说到底不过是轻装特种兵而已。

塔瓦雷斯上校的轻敌却令巴西陆军付出了血的代价,当满载着满载着巴西陆军特种兵的T—55型主战坦克鱼贯驶入自由广场之时。长于丛林战和城市战的“切.格瓦拉”旅的海外别动队早已布置好了布满了杀机的陷阱。当第一辆T—55型主战坦克行驶到广场中央之时,布置在广场两侧制高点之上2挺俄制Kord型12.7毫米机枪率先拉开了血腥伏击的序幕。作为苏联解体之后全新研发的重机枪,俄制Kord型12.7毫米机枪比过去的俄制重机枪更轻、更准确、而且更可靠,它的优点在于能确保准确度并持续发射大型12.7毫米弹药的先进冷却系统。可以用于发射穿甲弹、燃烧弹及曳光弹,且能有效地对付低空飞行的飞机、轻型装甲载具。虽然无法洞穿T—55型主战坦克的装甲。但是凶猛的火力对于搭乘着坦克行进的巴西特种兵却无疑意味着毁灭。

高速而密集的曳光弹逐一洞穿着促不己防的巴西陆军特种兵的防弹衣和身躯。率先陷入交叉火力之下的第一辆T—55型主战坦克之上转瞬之间便弥漫起了一片血雾之中。大口径机枪子弹射穿了动脉和躯体便在着喷射状的血液之中归于死亡。“全员下车,火力掩护……。”就在2挺俄制Kord型12.7毫米机枪刺耳的射击声中,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的士兵们敏捷的从各自的坦克之上鱼跃而下。与此同时,布置同时“切.格瓦拉”旅的海外别动队两翼展开的各层火力点上的AK—74型自动步枪和RPK-74型班轻机枪组成火线不断的在自由广场之上收割着巴西陆军的精英。而仓促之间手持着美制M-4型自动步枪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士兵们根本无力对抗这样有预谋的伏击。大多数巴西特种兵还来不及举起手中的枪械就被子弹无情归入阵亡的行列。

在遍地的尸骸之中乌拉圭陆军的T—55型主战坦克被密集的机枪子弹打的火光四溅。由于最大仰角的关系,深陷于广场中央的3辆坦克都无法使用主炮和并列机枪去压制对手,一个大胆的乌拉圭坦克兵猛的打开炮塔的舱盖,试图操控外设的12.7毫米高射机枪去反制对手。但是不等他的身体完全露出炮塔,一发9毫米狙击步枪子弹便准确的射穿了他的头颅。拖着被削去半个脑袋的车组成员尸体的坦克只能缓缓向后撤退。但是显然“切.格瓦拉”旅的枪手们并不想放过这辆老旧的坦克。肩扛着俄制RPG-27型105毫米火箭筒的反坦克手早已占据了广场一侧制高点上的发射阵位。

无论是在黎以冲突的游击战中,还在是伊拉克无处不在的反美战斗中,都能见到俄制RPG系列火箭筒活跃的身影。同时,2006年12月国际预测公司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俄罗斯火箭筒的销售数量和销售额现在分别占据着69%和51.5%的国际市场份额,俄制RPG火箭筒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畅销的轻型反坦克武器。这种单兵便携式反坦克火箭筒大致可以分为重复使用的火箭筒和一次性使用的火箭筒两类。其中可重复利用的RPG-7型反坦克火箭筒是前苏联巴扎尔特公司上世纪50年代末研制的一型可重复使用的肩扛式反坦克和反杀伤武器,该火箭筒于1961年大批装备苏联陆军,至今已有近半个世纪的时间。RPG-7型火箭筒由发射筒、瞄准具、手柄、护板、背带、两端护套、握把以及发射机构、击发机构、保险装置等组成。其特点是发射筒采用扩张型尾喷管,并配用测距光学瞄准具。尾翼稳定火箭弹从前膛装填,其弹径(70.5毫米)大于发射筒直径(40毫米)。自RPG-7正式列装后,其改进工作一直没有停止。到目前为止,RPG-7先后发展衍生出了RPG-7D、RPG-7D1、RPG-7B、RPG-7BM、RPG-7V、RPG-7V1等系列型号。

RPG-7火箭筒同时在许多国家特许生产,如今,RPG-7已成为世界上装备国家最多、使用时间最长、运用最广泛的火箭筒。大约有112个国家拥有或生产了数以万计的RPG-7及其各种改进型火箭筒。RPG-7火箭筒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就是因为它坚实耐用、操作简单、杀伤力强。无论是在索马里击落美国“黑鹰”直升机,在车臣摧毁俄罗斯的坦克,还是在安哥拉攻击政府军的据点,阿富汗和伊拉克反美战场,RPG-7都是世界上许多步兵和游击队选用的武器。而且RPG-7价格十分便宜,国际武器黑市上单具RPG-7火箭筒售价仅200美元,因此,世界各种武装组织大量采购这种火箭筒。

而与体型硕长的明星武器—RPG—7型反坦克火箭筒相比。它的“同门师弟”—RPG-18系列火箭筒却显得相对低调的多。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研制出一次性使用的M72式反坦克火箭筒。为了赶追美国,同时节约资金,于是前苏联以M72式火箭筒为模板,研制了RPG-18火箭筒,它基本上是美国M72的复制品,其改进型号为RPG-22N,后继改型产品为RPG-26,由巴扎尔特国家生产联合体进行生产。之后,RPG-26又改进成更为先进的RPG-27。

RPG-26式72.5毫米火箭筒是典型的不占编制单兵便携式反装甲武器,一次性使用,打完即扔,它是RPG-22式72毫米火箭筒的改进型,于1986年装备部队,主要用于摧毁轻型装甲目标及野战工事等,有效射程为250米。RPG-26采用单筒式结构,发射筒由玻璃钢制成,兼作包装筒,两端和中部有铝制加强圈,上面装有折叠式机械瞄准具(或放大率2.5倍的光学瞄准镜)和发射机构。火箭弹在出厂前预先封装在筒体内,两端用橡胶盖密封。平时贮存、运输和携行过程中后瞄准器将扳机遮住,以确保安全,发射前只要拉出保险销、竖起后瞄准器,即可射击,从携行到战斗状态的转换只需6秒钟,即使完全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也能在很短时间内运用自如。

RPG-27式105毫米火箭筒是在RPG-26基础上改进的更为有效的反坦克武器,该火箭筒发射装有串联式战斗部的破甲弹,用于击毁坦克、步兵战车、装甲人员输送车、自行火炮和其它装甲车辆。由于RPG-27配用的破甲弹使用新型PG-29V串联战斗部,因此在引爆爆炸式反应装甲后,其破甲厚度还可达650毫米。安装温压战斗部的RPG-27火箭筒被称为RShG-1,它带有1个小型穿甲战斗部,用于穿透建筑物,之后,重达2.3公斤的主温压战斗部在建筑物内起爆。这几种战斗部都不能从狭小空间内发射。近年来,RPG-26和RPG-27火箭筒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畅销的轻型反坦克火箭筒,2006年两者占到了总销售数量的55%和总销售额的31.6%。而针对主要战场在城市和雨林之中“切.格瓦拉”旅的海外别动队来说这种便携式的武器显然更为贴近他们的实战需要。

对于装甲防护早已不足以应对21世纪战场需要的T—55型主战坦克来说RPG-27式105毫米火箭筒的攻击显然是致命的,第一发装有串联式战斗部的破甲弹准确的撕开了乌拉圭陆军这种现役最强装备的前装甲,巨大的二级战斗部在坦克内部剧烈的爆炸迅速诱爆了坦克内部所储备的弹药,坦克的炮塔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高高的掀起。

“为什么不使用坦克炮轰击那些建筑物?”与中“切.格瓦拉”旅海外别动队的胡乱屠戮相比,乌拉圭陆军的行动却显得缩手缩脚,在损失了3辆已经深入广场的T—55型主战坦克之后,乌拉圭陆军的坦克兵们依旧拒绝在自己的首都使用100 毫米线膛炮射击敌方藏身的建筑物。愤怒的塔瓦雷斯上校甚至跳上乌拉圭坦克连连长的指挥座车用力揪住对方的衣领大声的吼道。

“这里是我们的首都,每一座建筑物都代表着乌拉圭的历史……。”被眼前这个双眼血红的巴西人凶悍的目光所遏住了的乌拉圭坦克连指挥官此刻只能怯生生的回答道。“乌拉圭的历史?如果再这样迟疑下去的话,你们乌拉圭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历史便将终结了。”塔瓦雷斯上校用自己所配备的“伊姆贝尔”M-976型手枪顶住对方的下巴大声的命令道。但就在乌拉圭陆军的T—55型主战坦克用炮火轰击自己首都的建筑物,试图打开一条血路之时。阿根廷陆军航空兵的武装直升机已经出现在了蒙得维的亚的上空。

“各连全速展开,我们要坚守到海军陆战队的增援抵达。”塔瓦雷斯上校一边指挥着自己的部下在乌拉圭陆军T—55型主战坦克主炮火力和己方3辆装载着105毫米无后坐力炮的军用吉普的掩护之下,艰难的向独立宫的方向挺进,一边命令后续跟进的各连就地转入防御状态。在巴西陆军“伊姆贝尔”60毫米轻型迫击炮的炮火掩护之下,装备着“海德贝尔”T1M1型火焰喷射器和美国的M-79型40毫米榴弹发射器的巷战分队再度向着硝烟弥漫自由广场的方向冲去。40毫米的杀伤榴弹向着两侧建筑物的每一个窗口抛射着死亡,掩护着背负着火焰喷射器的巷战精兵突进着。

又一发精准的9毫米狙击枪子弹穿越硝烟准确的打穿了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的火焰喷射器手背后所背负的燃料瓶,瞬间引爆的燃烧剂将这名巴西陆军的士兵吞噬在了火焰之中,“注意敌方的狙击手!”塔瓦雷斯上校大声的吼叫道。而随着一声枪响,在火焰中挣扎的同僚被无助的撂倒,不过开枪的并不是“切.格瓦拉”旅的冷血杀手,而是巴西西陆军第一特战营手持着PSG-1型狙击步枪的射手。“我只是在帮他解除痛苦……。”但就在这片射杀同僚的狙击手放下手中步枪的同时,一发9毫米狙击枪子弹又一次破空而止,打穿了他的钢盔。“我讨厌那些自作聪明的混蛋。”在一栋被炮火点燃的建筑物内,年轻的“切.格瓦拉”旅狙击手—蒙托亚背对着灼热的火焰,冰冷的说道。

越来越多的巴西陆军士兵在试图穿越自由广场之时,被对方神出鬼没的狙击手放倒,而无论是步兵手中的40毫米榴弹发射器还是T—55型主战坦克100毫米的主炮似乎都无法消灭这个无所不在的恶魔。“我是塔瓦雷斯上校!我需要增援,我们在蒙得维的亚遭到了阿根廷人顽强的阻击……。”就在此时无线电中却传来了巴西国防部的讯息。面对着眼前的困境,从不轻易言败的塔瓦雷斯上校第一次主动寻求增援。“请听我说,塔瓦雷斯上校!我是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带领你的部下撤出战斗……。”但是无线电的那头却传来了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虚弱的声音。“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与阿根廷之间的战斗了吗?”塔瓦雷斯上校大声对着无线电步话机吼道。“没有什么战争了!我们必须放弃……放弃乌拉圭……。”无线电波嘈杂的回声之中,巴西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最终放下了对讲机。

“阿根廷已经同意第一特战营撤出了吗?”内尔松.若宾无奈的向身边的那位来自中国的神秘客人问道。“请相信我,布宜诺斯艾利斯方面也不希望与巴西在乌拉圭问题上正面冲突,毕竟这场战争对于巴西和整个南美洲来说来说实在太过于危险了。”这位名叫花宁平的中国商人微笑的回答道。这样的话语与其说是承诺,不如说更象是威胁。“那么说如果我们放弃乌拉圭的话,阿根廷方面也会让圣保罗州的局势尽快归于平静?”内尔松.若宾站起身来,望着国防部大楼的窗外,此刻巴西陆军的3架“美洲狮”HM-3型运输直升机正高速向东飞去,他们将前往圣保罗市的Campos de Marte空军基地,协助圣保罗州政府平息由“都市第一司令部”犯罪集团引起的大规模骚乱。

就在整个南美洲的目光都集中于阿根廷与智利、乌拉圭之间的军事行动的同时,巴西国内正面对着历史上最严重的袭警和监狱骚乱,目标扩大到公共设施,巴西联邦政府已经不得不调集军队前去平息巴西臭名昭著的黑帮组织“第一司令部”连日对圣保罗州各地警察局发动袭击后,这次他们不仅袭击警察,还焚烧巴士,袭击银行开枪,把整个圣保罗州闹翻了天。

“第一司令部”于20世纪90年代在陶巴特囚犯管教中心成立。“第一司令部”在葡萄牙文意为“首都”,指的是距离圣保罗州首府圣保罗市134公里的陶巴特。陶巴特管教中心关押的都是在其他监狱中杀人或者制造骚乱的“问题囚犯”。当局将他们集中起来,希望方便管理,但适得其反,让这个管教中心成为了最血腥黑帮分子的“训练营”。由于“第一司令部”的成员入狱时大多已是“狠角色”,虽然最重要的几个头目都关在狱中,但他们依旧能策划实施偷运毒品军火、绑架、打劫银行、劫狱和监狱骚乱活动。虽然此前,“第一司令部”也曾多次对警察发动袭击。

事情的导火索是巴西警方准备进行的一次重犯转监行动。为防止“首都第一司令部”成员发动大规模监狱暴动,巴西警方准备将被囚禁在狱中的该组织重要头目马尔科斯.卡巴乔以及其他764名囚犯转移到另一座安全保卫更加严密的监狱中,以切断马尔科斯与外界的联系,防止他策划暴动。不料犯人还没有转走,警察就受到了报复,损失惨重。截至到今天,这个巴西黑帮发动了100场暴动,死亡人数因此飙升至70人,其中35人是警察,陷入暴动监狱也增至69家。

圣保罗警方立即做出了回应。他们首先取消了所有警察的假期和轮休,要求他们全部回到工作岗位,加强警察局的防卫力量。其次,召回在城市周围的警察巡逻队伍,以减少人员伤亡。圣保罗警方还出动大批军警对犯罪分子进行抓捕。但是大规模的暴动却没有被迅速扑灭,相反有愈演愈烈的态势。援引《圣保罗报》一名有组织犯罪专家沃尔特.凡加涅洛.梅罗维特的话说,黑帮成员正使用“恐怖主义分子的战术”,“他们像恐怖主义组织一样,打了就跑。”虽然表面上看出现这样的黑帮战争的主要原因是巴西政府的治安措施存在漏洞。由于政府在社会治安上治理不力,经济困难,巴西尤其是里约、圣保罗的治安状况日益恶化,犯罪分子日益猖獗,而且互相勾结;此刻巴西政府比较腐败,一些政府官员、警察和司法官员甚至直接涉案,也给治安带来很大困难。但是巴西政府更愿意相信这一场“黑帮战争”如此巧合的发生在阿根廷入侵乌拉圭的同时,其背后未必没有国外势力的推手。

“我只是一个协调人而已,但是我相信巴西政府如果能将精力更多的转向国内局势的话,平息这样的骚乱并不困难。”花宁平并没有直接回答内尔松.若宾的问题,但是他却无疑已经将答案清楚的告之了对方。“好吧!最后我还想请教花先生,阿根廷人真的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就在花宁平转身向门口走去之时,内尔松.若宾突然问道。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已经不止一次的从各种渠道获得关于阿根廷人拥有“毁灭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消息。虽然常规军力的差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正是由于阿根廷可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消息,彻底抵消了巴西对阿根廷在的战争潜力上的优势。

与其他南美洲国家相比,实行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的兵役制度的巴西联邦共和国拥有着一支庞大的预备役军队。巴西的军人服役期满后,要接着服预备役。预备役分为两类:一类预备役为刚刚退出现役的官兵,其士兵的年龄为20~24岁,军官年龄为20~35岁。二类预备役为超龄的一类预备役官兵,其士兵年龄为25~45岁,军官年龄为36~50岁。一类预备役人员通常被编入距其居住地最近部队的预备役编制,每年定期到所属部队接受为期两周的军事训练。二类预备役人员不进行编组,平时也不接受训练,动员时根据其在兵役机构的登记被征召入伍。这些二线兵员组成了总数高达134万人的巴西预备役军团,其中第1类预备役111.5万人(其中40万人可以立即征召)、第2类预备役22.5万人。

“那么巴西真的没有核武器吗?”花宁平转回头来,用一句反问代替了答案。虽然巴西早已宣布放弃了自己的核计划,但是运载火箭的研究却从未停止。巴西1960年代在美国的帮助下开始发展Sonda 系列探空火箭(Ⅰ至Ⅳ型),1971年巴西成立了名为巴西空间活动委员会(Cobae)的军民联合委员会,它置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领导之下。巴西空间活动委员会(Cobae)由武装部队总参谋长(EMFA)担任主席,负责巴西整个航天任务(MECB)的监督和管理。 然而直到1979年巴西才建成巴西完整的空间任务MECB,这是一项耗资10亿美元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以实现三个具体的目标:自主卫星的设计、开发和制造;将卫星送入低地球轨道的VLS火箭 的设计、开发和制造;在巴西北部阿尔甘塔拉州建立发射VLS的设计和制造中心。VLS 的技术沿用Sonda系列火箭的技术。军方1980年代在MECB的核心作用,使巴西空间技术的真正性质受到了全世界的怀疑。

同为航天大国,中国不难看出巴西的底牌,潜在的MECB的军事应用主要以Sonda IV和VLS为中心,它都可以被迅速改装弹道导弹。Sonda IV射程为600公里,能携带500公斤的有效载荷,因此受到MTCR(导弹技术控制协议) 规定的限制。将Sonda IV转变成洲际导弹导弹需要几种更加成熟的运载火箭和大的技术飞跃,特别是有效载荷的屏蔽和制导上。但是这一切对于巴西来说都不是无法突破的技术瓶颈。“坐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牌桌之上,谁都不会没有底牌。”望着花宁平逐渐走远的背景。内尔松.若宾喃喃的自语道。此刻他的话语里第一次出现了巴西人所特有的自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