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包司令”吴法宪和他的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 zt

2野劲旅 收藏 45 28971
导读:“草包司令”吴法宪和他的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 一、吴法宪其人介绍及红军时期的经历 吴法宪,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中将军街。这是一个从放牛娃到将军的人,他的经历是丰富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民主联军、第四野战军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出生入死,身经百战。人们常说吴法宪是草包司令,他果真是草包吗?其实吴法宪是一个极其有想法,有主见,点子多,善于做决定,思维开阔,善于总结经验的人。开国中将彭明治在担任苏鲁支队司令员时,在面对日军扫荡时指挥部队作战,伤亡惨重,怕上级责

“草包司令”吴法宪和他的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

一、吴法宪其人介绍及红军时期的经历

吴法宪,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中将军街。这是一个从放牛娃到将军的人,他的经历是丰富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民主联军、第四野战军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出生入死,身经百战。人们常说吴法宪是草包司令,他果真是草包吗?其实吴法宪是一个极其有想法,有主见,点子多,善于做决定,思维开阔,善于总结经验的人。开国中将彭明治在担任苏鲁支队司令员时,在面对日军扫荡时指挥部队作战,伤亡惨重,怕上级责怪。吴法宪却夸奖他善于指挥,能打仗,使得他更加自信,作战更加勇敢,以致后来出现了一支赫赫战功的部队新四军第三师7旅。

吴法宪,江西兴国县良村人,于1930年10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赣东游击队。转为中共党员后,曾任红12军第105团政治处青年干事,红22军第64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红1军团第2师6团政治处青年干事。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1至5次反“围剿”和长征。其间:长征中任红1军团第1师2团总支书记。

第二、八路军115师三原改编

西安事变之后,中国共产党就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和开赴抗日前线等问题,同国民党当局进行谈判。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指示红军加强军政训练,待命改编,开赴抗日前线。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辖第115、第120、第129师。每师辖2个旅,每旅辖2个团,每师编制定额为1.5万人,列入第2战区战斗序列。八路军总部以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叶剑英为参谋长,左权为副参谋长。辖3个师和1个特务团,共4.6万人。所属第115师由红1方面军红1军团、红15军团和红74师等部编成,林彪任师长,聂荣臻任副师长;第120师由红2方面军和红27、28军等部编成,贺龙任师长;第129师由红4方面军和红29、30军编成,刘伯承任师长。

因为本人着重要介绍的是吴法宪的事迹,就不能不详细地提及吴法宪当时所在的115师部队了。115师主力在陕西三原被编为343旅和344旅,343旅旅长陈光,下辖685团就是原来著名的红2师,团长为黄永胜(开国上将),吴法宪任该团政训处副主任兼组织部长,全团3000多人。

第三、平型关大捷

1937年8月底,为了配合国民党正面战场作战,八路军115师开赴平型关。在685团行军至侯马地区时,由于团干部之间的团结问题,黄永胜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并调离该团另行分配,由杨得志接替685团团长。9月24日,林彪决定685团、686团和344旅的687团在平型关伏击日本第5师团21旅团辎重队,这是日本著名的板恒师团。战斗前,吴法宪被分工派到2营做战前动员,吴法宪找到营长曾国华(开国中将)、教导员刘振球(开国少将),给2营做了战前动员,并随2营参加战斗。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后的首次大捷。八路军115师共击毙日军1000余人,毁敌汽车100辆,大车200辆,缴获步枪1000多支,轻重机枪20多挺,战马53匹,另有其他大量战利品。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振奋了全国的民心、士气。战斗结束后,师政委聂荣臻给685团政训处副主任吴法宪下达清扫的任务,于是吴法宪组织八路军后勤人员和附近村里的老百姓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把枪支弹药、物资、衣服和食品迅速转移。

第四、运城扩兵与685团东征

平型关大捷后,343旅和344旅分开,343旅由师部指挥,建立晋西南抗日根据地,而344旅则由徐海东(开国大将)、黄克诚(开国大将)率领建立晋东南抗日根据地。1937年底,115师的主要工作就是练兵和扩兵,吴法宪组织团政治部人员来山西运城招兵,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取得了极大的成效,扩充了1000多人,编为新2营,周长胜(开国少将)任营长,蔡元兴任政委,这样,685团就健全了三个营的编制,全团3700多人。

由于吴法宪卓越的表现,1938年元旦,吴法宪被提升为685团团政委,团长还是杨得志(开国上将)。1938年1月到10月这段时间,685团在汾阳东南活动,几乎没打什么仗。10月,344旅旅长徐海东回延安治病,杨得志任344代理旅长,这样一来,就由彭明治(开国中将)任685团团长,经吴法宪提议,梁兴初(开国中将)由3营营长提升为副团长。

1938年10月,罗荣桓代表中央来到685团宣布命令,要该团开赴太行山接受八路军总部命令,然后进军山东。1938年10月25日下午,685团3700多人开始出发,12月9日改为八路军苏鲁支队,因为一提八路军685团的番号就等于告诉日本鬼子我们是八路军主力啊,这样肯定不行。

苏鲁支队于1938年12月27日到达山东和江苏微山湖以西地区。1939年元旦前后,消灭了当地最大的伪军势力王献臣部,共2000余人,苏鲁支队威名远扬。1939年2月,沛县一支1500多人的伪军部队反正起义,司令员籍兴科。这支部队被编为苏鲁支队独立大队。随后山东原来的挺进支队也编入了苏鲁支队,为第四大队,李贞乾为大队长。在加上苏鲁支队自己的扩兵征兵,原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也就是现在的苏鲁支队,就发展到了13000多人。而一年前的115师总共才15000人。苏鲁支队共设四个大队,也就是团的编制。而每个大队设四个营,这样苏鲁支队就为一个整编师的规模了。

1939年5月,八路军总部命令苏鲁支队向豫东、皖北发展,于是苏鲁支队该名为苏鲁豫支队,兵分两路:一路是四大队也就是原挺进支队,再加上几个连的兵力,由梁兴初担任大队长留在湖西坚持斗争,后来该部队发展到7000多人,开赴东北。另一路就是苏鲁豫主力部队一、二、三大队向豫东、皖北发展。

第五、"湖西肃托"与吴法宪降职

1939年年底,发生了一起“湖西肃托”事件,罗荣桓亲自平息。“湖西肃托”事件不在这里详述了,吴法宪虽然不是当事人,但受到了极大的牵连,而115师陈光代师长也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从此走向下坡路,否则凭陈光的资历如果活到55年,不是元帅起码也是大将了,陈光也不会英年早逝。

1940年2月,朱涤新取代吴法宪担任政委,而吴法宪则降职为苏鲁豫支队政治部主任,表面原因是因为在“湖西事件”后吴法宪曾谦虚地向罗荣桓表示担任政委担子很重,而罗荣桓真的把吴法宪降职了。其实罗荣桓是不满吴法宪作为苏鲁豫支队政委脱离主力部队去执行其他任务,而导致“湖西肃托”事件发生,可吴法宪当时是接受115师代师长陈光下达的任务。同样地,罗荣桓也表示陈光来湖西指导工作没有经过115师师部同意,是擅自行动,可是陈光好歹也是115师师长啊,来自己的部队指导工作怎么也说得过去啊,从此陈光开始自己军旅生涯的下坡路了,真实原因只有天知道。吴法宪感到十分委屈,自己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又没犯错误,凭什么把我给降了职啊?吴法宪连给罗荣桓发了很多次电报,可罗荣桓理都没理他。

40年中,苏鲁豫支队、687团、新编第二旅、陇海南进支队等淮北津浦路东的武装部队统一组成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担任司令员兼政委,下辖7、8、9三个旅九个团,共2万多人。苏鲁豫支队改为第7旅,旅长彭明治、政委朱涤新,吴法宪任政治部主任。10月,八路军五纵南下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40年11月,山东军区下调令调去吴法宪去担任山东第2教导旅政委,刘少奇则认为苏北更需要吴法宪,并提请黄克诚下令,任命吴法宪担任八路军5纵政治部主任,由于5纵政委是由黄克诚兼任,实际上吴法宪从事政委的工作。值得说明的是,这次吴法宪是由八路军第5纵队7旅政治部主任一职直接提升为5纵政治部主任。

第六、"皖南事变"与新四军第三师成立

1941年1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共中央命令以华中总指挥部为基础,重建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八路军第5纵队为基础编成新四军第3师。师长兼政委黄克诚,政治部主任吴法宪。下辖第7旅,旅长彭明治,政治委员朱涤新。

从41年到45年长期以来,新四军第3师师部常委一直都是3人,师长兼政委黄克诚、参谋长洪学智、政治部主任吴法宪。这时吴法宪是黄克诚的得力助手,和黄克诚关系非常不错,黄克诚对吴法宪是言听计从。42年,黄克诚多次批评新四军3师7旅的部队纪律不严,彭明治等一度认为是吴法宪在搞鬼,就可以证明黄克诚是多么信任吴法宪。这段时间除了打仗,部队还从事了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由于“湖西肃托”事件影响,这次新3师整风运动几乎没有扩大化行为,基本都是良性发展。从41年新3师组建到45年抗日胜利,共作战5千余次,歼灭敌伪6万多,自己伤亡1万多,部队也从2万多人发展到7万多人。

第七 进军东北与2纵政委吴法宪

1945年9月23日,中共中央意识到东北是国共双方必争之地,下令动各地调集干部和部队奔赴东北。新三师必须凑齐35000人开往东北,于是第7旅、第8旅、第9旅、独立旅、师部特务团、盐阜军分区两独立团共3万5多精锐由黄克诚带领,经过两个月的急行军,于45年12月抵达东北。梁兴初率领的山东第1师7500多人也到达兴城,这支部队就是原留在山东坚持斗争的苏鲁豫支队,也出身于115师343旅685团。

1946年8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山东1师、359旅为1纵,司令李天佑;新3师8旅、10旅、独立旅编为2纵,共3万人,司令员刘震(开国上将),政委吴法宪。从此刘震和吴法宪开始漫长的合作,也开始了两人之间道不尽的恩怨。值得一提的是10旅也改编为5师,师长就是钟伟(开国少将);新3师7旅、原山东7师和为6纵。7旅被编为6纵16师,在东北黑土地善打硬仗,该师早期的师长就是李作鹏(开国中将)。新3师7旅的事迹将另有著述;新3师3个特务团,和一些地方部队,合为7纵。至此,从八路军115师685团发展起来的新四军第3师,在解放战争时期和一些其他的部队一起被编为东北民主联军4个纵队。

经过东北剿匪、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东北民主联军发展到近100万人,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改名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吴法宪还是担任2纵政委,辽沈战役期间2纵是攻打锦州的主力部队。11月1日,指挥2纵队和1纵队,担负了主攻沈阳的重任。战至次日拂晓,全歼沈阳守敌,在攻沈阳战斗中,第2纵队共歼国民党军3.1万余人,俘获国民党军兵团司令周福成等将官18人。

吴法宪这时间受了一次处分。沈阳溃散国军没人管,一个挺重要的原因,是有些部队只顾抓物资了,拚命往沈阳跑。怕敌人跑了,怕打不上仗,还怕东西叫别人抢去了。2纵进到沈阳附近时,吴法宪下令不让架设电台收发报,怕总部变更命令不让进沈阳,捞不到油水。结果2纵进沈阳最早,好吃的,好用的,可发大财了,身上里外三新,全换了。香姻,罐头,饼乾,糖,酒,衣服,都是美国货。最多的是加拿大白面,一粒一粒的,叫“砂子面”,比现在的精粉好多了。上顿饺子,下顿烙饼,北京解放时还没吃完。那时吴法宪带上几个人,坐著吉普看仓库,看了九个。吴法宪看得可认真了,还问把哪些仓库给1纵。那时领导都这样,打仗看地形,重要缴获亲自过目,可不是光用嘴说,深入实际认真考察。结果给了1纵三个不大不小的仓库,以掩人耳目。因为部队缴获到了这么多物资,士气更加高昂了。

吴法宪却认识到这件事迟早会被追究的,于是在1949年1月,吴法宪专门就此事在2纵内部开会,商讨对策。会上,纵队领导一致认为,早认错早好,并推举纵队政委吴法宪出面想东总总部认错。东总司令部后来在九王庙开会,强调部队纪律。吴法宪就把沈阳抢仓库的事抖了出来,并做了自我批评。其他纵队司令员政委们全砸了锅,羡慕的有,嫉妒的有,大家都说:“你这个吴胖子,怎么能这样啊?”林彪在会上什么也没说,罗荣桓则问吴法宪为什么现在才说?吴法宪回答说当时不敢说。罗荣桓也没在说什么了,可东总总部却狠抓了这个问题,并给了吴法宪一个处分。这个处分可以说即在吴法宪意料之中,却又在吴法宪意料之外。他以为这件事最多也就是挨东总批评了事,结果却挨了个处分,还被抓了部队违纪的坏典型。吴法宪也发了狠,说:打开天津谁再发一点洋财,就枪毙他!

1949年初,平津战役胜利后,东北人民解放军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下辖四个兵团,即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兵团,总兵力近百万,实力之强悍,兵力之强大,居四大野战军之首。而此时彭德怀的第一野战军下辖第1、2兵团,每个兵团人数7万多人,一野总人数才14万人,还没有四野一个兵团(约25万人)人数多。东北2纵改为第39军,与41、42军一同组成第14兵团,司令员刘亚楼(开国上将),吴法宪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接着大军南下。

此时的吴法宪可以说是非常的踌躇满志,在1949年4月底5月初,接到命令,要他和一批调动工作的干部一起从天津出发到武汉就任。在行军到河南漯河一带,有个叫铜锺的地方,天下起了大雨,河水暴涨,汽车过不了河,于是吴法宪等人就在镇上住下了。一会儿雨过天晴,大家建议到镇外散散步,顺便领略一下风景。吴法宪便带上他那支心爱的德国造猎枪,途中,想打几只鸟儿回来烧着吃。这鸟枪是大军攻打天津时缴获的,由当时39军后勤部政委于辉送给吴法宪的。顺便说一句,这个于辉是1929年参加红军的,比吴法宪还早一年,抗日战争早期也曾和吴法宪一样担任团政治部主任,新四军第3师淮安独立团政委,东北野战军2纵4师11团政委,4野39军后勤部政委。一同的起步,甚至还早一些,成长比起吴法宪差远了。在他担任2纵4师11团政委时,吴法宪却是纵队政委,由此看来,吴法宪并不是“草包政委”了。

话说回来,以前吴法宪也曾拿它打过几次猎都没事,可这次打就出事了。当时吴法宪看到庙顶上有三只斑鸠,于是举枪瞄准射击。没想到枪管爆炸,当时把左手拇指炸掉了,吴法宪到了武汉后,就一直在养伤。为了这事,当时四野曾向中央军委打报告,向全军通报批评吴法宪。由于吴法宪的负伤,使他错失两大战役,一个是沙市宜昌战役,另一个衡宝战役。

第八 吴法宪出任空军副政委

50年七月,空军政委萧华(开国上将)调往总政治部担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成为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的助手。于是经刘亚楼推荐,林彪的认可,最后经过毛泽东的批准,吴法宪调往空军担任空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0年7月12日,中共中央批准成立中国共产党空军委员会,决定:刘亚楼、吴法宪、王秉璋、常乾坤、王弼为空军党委常委,刘亚楼任书记,吴法宪任副书记。中国的传统是党领导一切,虽然吴法宪是空军副政委,但由于他还是空军党委常委,党委副书记,于是在空军的地位是仅次于刘亚楼。吴法宪担任空军二把手一直到1965年,同刘亚楼关系密切,工作也配合得非常好。这期间,空军就一直由刘亚楼和吴法宪牢牢把持,也就等于空军属于林彪的四野山头所控制。彭德怀和贺龙等红1方面军和红2方面军系统的人多次想插手空军事务,都没有办法。有一次,空军后勤部曾丢失过一本空军5年工作计划的笔记本,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就借口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故,屡屡发难刘亚楼,使刘亚楼一段日子颇为难过。吴法宪也因为这件事挨过彭德怀的很批。当时彭德怀检阅东北空军部队,由吴法宪陪同。开始彭德怀还同吴法宪有说有笑。可是到了第2天,彭德怀就指着吴法宪的鼻子破口大骂。不仅如此,彭德怀还曾当着刘亚楼和吴法宪的面和毛泽东提及过这事,但见毛泽东不以为然而做罢。从这件事情上,吴法宪后来感叹说:在军队系统里面,不承认山头主义是不现实的。

1955年2月,吴法宪被授予中将军衔,吴法宪对自己被授予中将军衔还是很满意的,而刘亚楼则被授予上将军衔,排第30位。对于刘亚楼的上将军衔,有不少人认为评低了,因为刘亚楼是四野参谋长,当时四野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谭政则被授予大将,论资历两人确实差不多,都是红军时期的师级干部,而且四野系统内部一直都是林罗刘谭,刘亚楼排名在谭政前面。还有肖劲光资历和刘亚楼不相上下,而刘亚楼担任四野参谋长时,一度还是肖劲光的上级。据说,林彪为了刘亚楼授衔问题曾上书毛泽东,但最后还是被评为上将,原因只有毛泽东自己知道。

1957年,空军和防空军合并,这样中国防空军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是1950年9月7日。1955年3月8日,中央军委决定将我军防空部队由陆军的一个兵种上升到我军一个独立的军种——防空军,与陆军、海军、空军处在同一个平台上。杨成武任首任防空军司令员,总兵力达14.9万人,在共和国的蓝天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空军和防空军合并,可以说是空军吞并防空军。新空军领导层立即改组,刘亚楼任空军司令员,吴法宪任空军政委,副司令员王秉璋、刘震、成均、曹里怀、谭家树、常乾坤、徐深吉。空军党委里,刘亚楼仍任书记,吴法宪任副书记。这一段时间是空军发展最辉煌的时期,空军已经成为林彪的后院了,空军被树先进典型,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学习的对象。

1965年,刘亚楼临终前,极力推荐吴法宪担任空军司令员。经过林彪的默认,毛泽东的最后批准,由吴法宪接任空军司令员一职,并由吴法宪自己挑选政委。这样,以吴法宪为司令员,余立金(开国中将)为政委的新的空军领导班子就成立了。其实在空军系统中,上将共两位,中将十几位,少将更是多达几十人,吴法宪自己就是个中将。除了刘亚楼上将外,还有一位上将刘震,是原来的4野2纵司令员,吴法宪曾任过他的政委。刘震为人还算梗直,但对吴法宪的一些不顾原则的做法有些看不惯,比如吴法宪纵容部下抢夺胜利物资就挨过刘震的很批,可是吴法宪一点也不尿刘震,这一点刘震也心知肚明。然而就是因为自己是堂堂上将,不但没有当上空军司令员,就连空军政委也没捞上,就这么一直别别扭扭地当七、八个空军副司令员之中的一个。同时刘震虽是空军副司令员,却长期排挤在空军党委之外,党委会他没权利参加,而且动不动就在工作中挨训,怎么都憋屈。早在刘亚楼时期,刘亚楼工作作风十分霸道,完全不顾刘震也是上将,就训小孩一样,指着刘震的鼻子动不动就骂,不仅是刘亚楼性格使然,林彪的后台作用不能不是一个重要因素。

第九 倒吴运动

1966年4月下旬,吴法宪与空军副司令成钧赴西北地区执行氢弹投掷任务,完成任务后随即赴西北地区的航校、高炮、导弹和飞行部队检查工作。吴法宪回京后于6月4日召集空军党委常委会,但是却遭到空军其他几位副司令的责难,主要有刘震、曹里怀、王辉球等人,连成钧也加入倒吴的行列。在刘震等人的要求下,空军决定召开空军党委全体会议。6月6日会议正式开始,刘震等人展开了对吴法宪的批判,同时要求军委派工作组,联名向中央军委递交控告信,罗列了二十五条意见,基本上是冲着吴法宪和已去世的刘亚楼而来,大有不将吴拉下马决不甘休之意。

中央军委领导认为刘震等人是搞地下活动,搞罢官夺权。随后中央军委召开常委会,叶剑英、聂荣臻、贺龙、徐向前到会,传达了中央常委会的指示,批评了刘震等人,最后刘震和张廷发被停职检查。

刘震等人为何在空军内部掀起了倒吴运动?一是对吴法宪出任空军司令不满;二是刘震等人对刘亚楼不满。但其背后难道没有更深远的原因吗?空军副司令员成均向时任军委副主席的贺龙说“空军的问题很多,吴法宪已经不能主持会议了”.贺龙就说“这个会,吴法宪、余立金他们不能开,你们就组织起来继续开嘛。有话就说,有问题就揭嘛。”由此看来贺龙对空军党委的倒吴行为采取了默许和纵容的态度。成钧等人后来也写了材料,由吴法宪和余立金送交林彪。吴余二人在送交这些材料时附有一信致毛泽东和林彪,信中认为空军的会议贯穿了两条路线,一是林副主席为首的红线,另一条则是贺龙为首的黑线。现在回首再看空军党委会议发生的斗争,刘震等人以为空军党委内部他们占了多数,就可以实现其夺权的计划。以为上面有个别领导人支持,如贺龙。中央军委的实际当家人是林彪和叶剑英,再上面还有毛泽东呢。

第十、林彪垮台与吴法宪被抓

以后还发生所谓“杨余傅事件”,其实就是“杨成武事件”,余立金和傅崇碧都是陪绑,受到杨成武的牵连。如果史家不能搞清杨成武其人在文革当中的活动,就无法解释“杨余傅事件”的原委。1968年3月23日凌晨,毛泽东见到吴法宪即说“你同杨成武的问题,我都知道,你是对的,杨成武是错的,随即决定撤换杨成武的代总参谋长一职。

1971年,随着彭德怀、贺龙、刘少奇等的垮台,毛泽东身边只剩下两的势力:一是所谓“四人帮”的中央文革;另一派就是林彪及其军委办事小组了。特别是在党的九大会议上,林彪做了政治报告,并推举为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的威望达到了顶点,陈毅夸奖林彪,说林彪打仗很厉害,一个连就打败国民党一个师,功劳大。现在有很多人说陈毅曾预言林彪会叛变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陈锡联也称赞林彪。特别是许世友更是对林彪笑得那样的甜,许世友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第一政委是张春桥。许世友对吴法宪说他看不起张春桥,说张春桥一个兵也指挥不动。而林彪在党的会议上有如此高的威望,使毛泽东感到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这时林彪根本就没有有过要取代毛泽东的想法,但这一切不能改变毛泽东要剥夺林彪权力的想法。可以肯定,这时的毛泽东或许没有想过要置林彪于死地,然而事情的发展绝不是毛泽东所能控制的。随着毛泽东的打手集团中央文革在毛泽东的授意下,对林彪采取步步进逼的手法,用毛泽东自己的话,就是 “甩石头、掺沙子、挖墙脚”。林彪也一步步陷入被动。林彪和军委办事组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搞阴谋,连搞阳谋的可能性都没有,基本上是处于检讨之中等待被打倒的过程中,他们的倒台仅仅是个时间的问题,即使没有“913事件”也就是所谓的林彪叛逃事件,在接下来的九届三中全会上也会被毛泽东换马,但结果也许会好一点。就这样,吴法宪的命运也就随着林彪的倒台而注定的了。1973年吴法宪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81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判处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1981年9月15日上午,已被关押了10年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吴法宪,在几位公安人员陪同下,乘车离开秦城监狱,被安排到了济南,踏上了所谓的“保外就医”之路,实际上就是轻度有限度的软禁,时不时还可以逛逛公园买买菜什么的。这时吴法宪每月的生活费100元。陈绥圻的生活费也提高到100元,就这样,吴法宪将军一直到2004年去世,走完了他波澜壮阔而又坎坷曲折的一生。

后记:吴法宪真是草包司令吗?

吴法宪可以说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工作者,在战争年代由于其优秀的工作能力深受上级器重,比如黄克诚和林彪等器重。从42年到45年,一直是黄克诚的新三师(黄克诚自己任师长兼政委)手下得力的政治工作者。后来随着吴法宪的被关押,有人说吴法宪这人没本事,是个草包司令。曾和吴法宪有过深深个人恩怨的刘震上将听了后,严肃地说:“吴法宪在2纵当政委时是革命的,也不能说他是草包政委,草包政委怎么能保证部队打胜仗?说党任命一个草包当政委,这不是给党脸上摸黑吗?”

那个荒唐的年代早就已经结束了,吴法宪所谓的迫害这个迫害那个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在这一点上,吴法宪和彭德怀、黄克诚、贺龙等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所谓的林彪“反革命集团“没有得到平反而已。要说吴法宪迫害人整人,难道彭德怀在58年借反“教条主义”整刘伯承和他曾经整过当时的总参谋长粟裕大将就不是迫害?难道毛泽东整得人还少吗?可为什么林彪和吴法宪就不能平反呢?仅仅是因为林彪曾坐过“三叉戟”跑过前苏联,可是不这样林彪是不是就会更加生不如死?因此到了该为林彪元帅及其手下将领平反的时候了!


1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3楼paikemm

第一 林是不喜欢苏联的,否则他在任期间,和苏联搞对抗做什么

第二 说他是叛逃的,请先搞清楚,被劫持到国外是否算叛逃

第三 至于说他们造反,为什么4大金刚都说没这回事,打死也不承认?

第四 为什么现在只称呼他们是林彪集团而不是林彪反革命集团?

第五 毛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什么?林反对文革搞乱军队错了吗?

第六 林到底整过哪些人,又有哪些人被整却把罪名挂林彪头上呢?江青干坏事,大家都承认,他的后台难道是林彪?

第七 林彪死了,周为何大哭呢?蒋介石一辈子就掉了一次眼泪,就是为了林的死,又是为什么呢


都动动脑子 千万不要把“历史书”当历史。中国的传统就是本朝不修史 历代都是由下一朝代写上一朝代的历史。明白没有?

36楼wfzxyb

标题绝对错误,其人决不可能是“草包司令”,当时叫吴胖子还是比较多。无论如何,他也算是一个名将。

吴法宪回忆录《岁月艰难》值得一看!

吴法宪有几大最:一、表扬最多,批评最多。二、立功最多,处分最多。三、缴获最多,损失最多。四、杀敌最多,牺牲最多。

 以下是引用xlyhnn 在第19楼的发言:
林彪是否叛逃有很大疑问的有几点,1是为什么飞机不加满油?按油量来说并不能飞到苏联;2是在油量不够的情况下起飞后并不是直线飞苏联,而是在空中绕了很大一个圈后才向苏联飞去。3是林彪曾经说过他是绝对的民族主义者,具部分当事人回忆,林彪上飞机时似乎不清醒,不排除是在叶群和林立果的欺骗或挟持下上的飞机

飞机当时还在加油,在听到毛主席已回到北京后林彪一伙慌了,油未加满即强行起飞。本来是计划飞往广州,因为“517工程”指挥总部就设在那里,但后来总理命令全国戒严,特别是空中不能起飞任何飞机,所以没办法,只好转往苏联了。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