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四十二 与匪交易 四十二 与匪交易

叶风沙粒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URL] 42. 一切安排妥当,李泽年就带着山寨里的一个手下谭刚出发了。 两个人穿过岩石下的一条甬道,拨开一人多高的杂树,隐约见到一条碎石码成的山路在眼前蜿蜒向山那边延伸,于是他们又随着这条石阶走了大约一哩左右,前面有了一道天然屏障,两座刀削斧斫的巨石山中间一个洞口,仅容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42.

一切安排妥当,李泽年就带着山寨里的一个手下谭刚出发了。

两个人穿过岩石下的一条甬道,拨开一人多高的杂树,隐约见到一条碎石码成的山路在眼前蜿蜒向山那边延伸,于是他们又随着这条石阶走了大约一哩左右,前面有了一道天然屏障,两座刀削斧斫的巨石山中间一个洞口,仅容一人进出。谭刚告诉李泽年这已经是野竹腹地了。当他们从山隙穿过去,两个山民模样的人用火枪指着他们,并且吆喝着:“干什么的?从哪来的?老实回答,否则我这火枪不长眼的。”

“和你团长做买卖的,从岩头寨来,去通知你们团长,我要亲自见他。”于是他从腰里掏出韩云天的一封书信递给一个山民,山民赶紧从他手中接过信件,对他们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不一会儿,那个人小跑着来了,迅速的从他腰上摘走那枝短枪,谭刚的匕首也同样被取走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布条,李泽年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见谭刚早闭上了眼睛,一个山民把黑布条蒙住了他的双眼,李泽年明白了,他们是怕进来的人发现他们藏身之所。

左转右转了几次,终于停下了,他们被蒙着的布条也被取下来了,李泽年觉得很不习惯,用手搓揉了一下眼睛,并乘机打量四周,好宽敞的大厅,四根一抱粗壮的大木柱支起这个大厅,每根大木柱顶端悬挂一盏多佛手油灯,如果是晚上,这个大厅也应该通明如白昼,四周站了十来个虎背熊腰的土匪,凶神恶煞的。

在大厅正中的虎皮交椅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一件白色的绸褂没有系上扣子,袒露着胸脯,手里拿一把油纸扇不紧不慢的扇着,肥胖的身体斜靠在交椅上,和他的名字还很相称的。前面一张米来长的条桌上除了一根大烟枪,还有刚从他们身上的拿走的那枝短枪和匕首,李泽年看了看桌上,一抱拳爽朗地说: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大哥手里的那批长枪想让给团长,换点黑金。”

“怎么个交易法?”

“一杆长枪二十公斤烟土,手枪五十公斤烟土一枝。”说着指着桌上那枝手枪。

“太贵了点吧?”

“虽然对我大哥来说那批枪支形同废铁,但对团长来说作用可大了,你也不想它落到山豹子手里吧?”

滚地龙思虑再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着桌上李泽年的手枪看了看,说:“恩,这家伙他奶奶的还真是不错!就这么定了。”

“那枝是我的配枪,就送给团长好了,权当见面礼。”

“好!好!几时交?”

“交易越快越好,我们只一个要求就是交易地点我们选。”

“那你们就定吧!”

李泽年示意了一下谭刚,谭刚就说:“就定在龙虎滩好了,那里视野广,难以埋伏。”

“好!一周后的这个时候在龙虎滩见。”

“那我们告辞了。”

“送这两位下山!”滚地龙吩咐了手下,那两个手下迅速走过来,又给他们缠上了黑布条,走出山口,那两个山匪把谭刚的匕首还给了他,谭刚接过来重新插回腰间。

一路上,谭刚担心的问:“你说这一石二鸟能行吗?”

“就要看他们的私心多重了。”李泽年神秘的眨着眼睛。

一周后。龙虎滩。

滚地龙带着一帮弟兄百十个人抬着几十箱烟土朝龙虎滩走来,看样子对这次交易也很戒备,毕竟这些烟土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滚地龙一身白绸布褂衫,脚穿绸面布底鞋,腰间别着那支手枪,在那群灰头土脸的人群里特别扎眼,一边吆喝着:“他妈的,给我快点跟上来!”

当时选择龙虎滩交易,其实这龙虎滩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这河滩蜿蜒数里,每一曲折处就有一个山头。

李泽年按约定的时间早已等候在一块巨石旁边,旁边码着一叠箱子,看来有百十来条枪,滚地龙心里正在想:“幸好这批好家伙没落入山豹子手里。”

出于他的意料,交易在顺利的进行,点货、验收,彼此都很称心,正准备拿着各自的所得离开时,只听得从对面一个山头传来一阵枪声,李泽年和滚地龙赶紧躲在大石头后面,可枪声越来越靠近,接着只听得一阵呐喊:把那批货交出来!”

随着密集的子弹打在岩石上“砰砰”直响,李泽年一边抓着受伤的左臂,对着山豹子吼道:“他奶奶的算计我们啊?”

“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土匪?”

“还有谁敢截团长的货?”

“我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我要把这狗娘养的大卸八块才解恨!”山豹子恶恨恨的说。

“我们还是分头撤吧,在这里只是等死。”

于是,李泽年边还击边向东撤退,滚地龙拖着肥胖的身躯,也不管那些枪支、鸦片了,带着那帮土匪向一处山坳逃命去了。

滚地龙一下子就转过了几个山头,听到枪声越来越小了,才长嘘了一口气,等缓过气来,气急败坏的一拳头砸在山壁上,痛得“哇哇”怪叫:“他娘的,不单这枪没得到,还白白损失几十箱烟土,谁有这么大胆子和我滚地龙作对?”

“谁最想得到这批枪支呢?”旁边一个手下凑过来提示着。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啊?”滚地龙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