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八十章 黑白大搏斗(三)

江南疯子 收藏 2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冰看着王忠手掌心的几个字,呆了半晌,随后低下头去半天不语,王忠也不催他,站在他面前,静静地看着。

过了大约有十几分钟时间,林冰才猛然抬起头来,朝王忠点了点头,意思是说王忠的判断是正确的。

“好了,既然如此,你现在可以说了吧?”王忠走回到座位上,点了一根烟。“我想那人肯定对你有什么交代或者你对他发过誓还是他对你有过什么救命之恩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是他,那你至少在良心上可以对自己有所交代了吧?你放心,如果你愿意交代的话,我们在抓他之前肯定不会把你泄露出去的。”

林冰听了王忠的话又低下头去,坐在椅子上脚不停地挪动着,显然内心正在作激烈的挣扎。

“林冰,也许在你的思想意识里,那人的势力很大,地方上动不了他。”孙天浪虽然还没看到王忠手上写的字,但见林冰此时思想里已经有所松动,决定再循循善诱一下。“我忘了告诉你,这位王领导和丁领导是我们国安部某个机构的。如果你以为把事情说出来后,我们动不了那人那就错了。你应该知道,凡是国安部直接介入的案件,哪怕嫌疑人势力再大,那我们国安部也可以动他的。对我们在座的四人,你应该相信我们不会是那人圈子里的吧?”

“给我抽根烟。”林冰抬起头来。

狠狠地吸了几口烟,林冰一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我说给你们听。但请你们从现在开始到抓获他之前,必须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保护我家里人的安全。”

“好,我答应你。你不是惧怕那人在洛阳的势力吗?我让我们国安局的人去保护你的家人总可以了吧?”孙天浪说着就打了个电话,让人去保护林冰的家人了。

“王领导猜测的不错,委托我害死雷天的正是‘洛阳清风公司’的老板孙子成!”林冰说道。

“哦,你继续说下去。”张开说道。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内心却是震惊无比。看了看孙天浪,从眼神中看出他也和自己一样是非常震惊的,不由得又看了看王忠,王忠的脸上没一点变化,而他旁边的丁松也是如此,好象觉得清风公司是幕后凶手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张开心里不禁对王忠大为佩服起来,不知道他怎么就猜测到了幕后主谋是清风公司的老板孙子成。

“我是在五年前的一个社交场合通过别人介绍认识孙子成的,当然在这以前我通过媒体也知道他,但他不认识我而已。自从认识了后,孙子成在开始的两年内根本没找我给他帮过什么忙,但因为每个月他都安排一些活动,比如舞会了,鸡尾酒会了什么的,所以自从认识后这样的活动他都派车把我接过去。记得我和他认识了两年后的一个秋天吧,他打电话请我去喝茶。喝茶过程中他让我帮他一个忙,说是他的一个公司员工因和别人吵架争斗起来,结果误伤人命判了七年刑,关在了天云监狱。问我能不能给他照顾一下,让他少受点同监犯人的欺负,同时请我给那个人虚报一下立功表现,减少点刑期。这样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很简单的,以前也经常给人办过,所以我当时就答应下来了。等我把这事办成,法院给那个人减了三年刑后,孙子成给了我五十万。后来就一发不可收了,这类事就多了起来,而我也是越陷越深。”说到这,林冰看了一眼张开、王忠等人,王忠知道他是想吸烟了,于是离开座位给他递了一根烟。

“谢谢!”林冰朝王忠点了点头,接着说:“你们可能会看不起我,但我在十年前收到第一笔贿赂的时候也是胆战心惊的,竟然三天没睡个好觉,只是后来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慢慢地变成了现在这样子。自从三年前我给孙子成办了那第一件事,收了他五十万后,我和他的联系就越来越密切,而他也经常有什么偷偷带东西给犯人啊,给某个犯人减刑啊等事情也多了起来,每次办完后都至少给我几十万。慢慢地我就开始怀疑起孙子成来,他到哪儿认识那么多犯人啊?渐渐地我发觉清风公司并不是个简单的快递公司,虽然它在快递方面的营业额很大,利润也丰厚,但公司里的那三百多人顶多只有七、八十个人是真正从事邮件快递工作,其他的人大多好象不用上班的,而看这些人对孙子成的态度,那绝对是影视里我们看到的黑社会小弟对老大那般的。在孙局长去我们监狱提审雷天后的第二天吧,孙子成打电话给我说请我参加晚上在他的别墅里办的鸡尾酒会。在酒会上无意地聊天中,当说到当今社会现状和黑社会的时候,我不在意地提起了雷天,当即引起了孙子成的注意。随后他请我到他办公室里去,问我最近雷天在天云监狱的的情况。我无意中把孙局长提审雷天的事给说了出来。结果第二天他就又把我请去了他的别墅,给了我那一小瓶YH8。当时我很犹豫,因为这次是取人性命,与以往的事性质上决然不同的。但经不住他的再三劝说,而且他还暗示我,我的身家性命他随时可以取走,不仅如此,我的家人的性命也取决于我的态度上。最后我只好答应了,当然,他也给了我两百万。随后我就找了黄海,给了他三十万让他去给雷天下药,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我就不说了。”

“哦,如此看来你还没有完全进入孙子成的核心圈子?”一直没说话的丁松突然说道。

“是的,我和他也顶多是利益朋友吧,也就是你们常说的互相利用而已。我需要他的钱,他需要我给他办事。”林冰苦笑了一下。

“孙子成每月都举办舞会、酒会什么的,你每次都去吗?”王忠问。

“他每个月都不定期地至少要举办两次舞会、酒会的,大多是洛阳市社会各界的头面人物,也有政府机关的人。也不是每次我都去,主要是看当时的心情了。如果正好没什么事情而心情又好的话,那就去。再说到那里去可以结交很多人,你知道,这对我们这些小官僚来说很重要。不过象我这样级别的人只算中层的吧。”林冰答道。

“哦,你还看到哪些政府官员经常去呢?”王忠问。

“去过的政府官员多了去了,而且孙子成又是市人大代表。经常去的也很多,我现在一时哪能全报出名来?”林冰苦笑了一下。

“哦,那我问你,林市长也经常去参加这样的活动吗?”张开突然问道,这也是他一直比较担心的问题,因为无论如何从心里上来说他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而敬佩的人有什么不测的,象林正丰那样有能力而清正廉洁的官员可是官场上的中坚力量,甚至是未来的国家领导人后备干部,而且从私交上来说他和林正丰的关系也不错。

“没有,两年来我从没看过林市长在舞会或酒会上出现过。而且上层社交圈中好象一直悄悄传着林市长和孙子成的关系并不和谐的消息,虽然孙子成是他的内弟。”林冰说到这,摇了摇头,“否则以林市长的权势加上孙子成的力量,那洛阳早就乌烟瘴气,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张开听到林冰说林正丰一次也没去过孙子成的社交舞会或酒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不自觉地吁口气来,而孙天浪、王忠和丁松三人则奇怪地看了一眼张开。

“你还有什么忘记交代的吗?”孙天浪盯着林冰的双眼。

“没有了,我知道的全说了。”林冰摇了摇头。

“那好,如果又想起来什么叫看守人员给我们汇报。”孙天浪说完按铃叫来了两个国安,把林冰带到国安局的羁押室去了。

“这样吧,张局,我看林冰暂时不交给省监狱管理局吧,在案件没有完全水落石出前就由国安局暂时关押,你看呢?”王忠侧身转向张开。

“好的,我没意见,就这么办吧。”张开点了点头,随即补充道:“林冰毕竟是个监狱长,无故失踪了那会引起周围人的不安的,我看最好安排一个合适的借口,否则那个孙子成要是知道他失踪了肯定会怀疑的,我们也就打草惊蛇了。还有那个黄海也是如此。”

“嗯,张局,你说的不错。就让林冰和云天监狱相关人员打个招呼吧,就说他带黄海去参加省监狱管理局的一个会议了,要一周时间,而黄海让他打个电话给他老婆就成了。?至于省监狱管理局方面,我马上和省国安局汇报一下情况,请他们去联系。你们看这样安排如何”孙天浪看着众人。见其他三人都点了点头,孙天浪就出去叫人落实去了。

“好了,终于撕开一个口子了,我看得赶紧通知一下柳建他们几个,把情况说一下,让他们多注意点,更加严密监视清风公司。”张开说到这,看着王忠问道:“王领导,你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呵呵,张局,哪里谈得上吩咐哦,我们这是并肩作战,从今天的情况看,今后的行动你们可是正面进攻的主力哦。”王忠笑道,随后接着说:“这孙子成的势力非同一般,在洛阳也算根深叶茂了。张局,为保密起见,同时也为了抢时间,你看是否需要我们国安系统的人配合一下柳建他们?三个人毕竟少了点啊。”

“我正发愁这事呢。”张开苦笑了一下,接着道:“雷天留下的那本子上我局里有好几个人,由此推断,孙子成在局里肯定也收买了一些人。我现在是除了柳建他们三人是一个也不敢相信了,而三个人确实太少了。国安如果能提供人员那真是求之不得了啊。”张开的心情好转起来,同时也暗暗佩服起王忠考虑问题的周密。

“好,我等会和孙局长商量一下。”王忠说到这,握住张开的双手“很多事拜托你们了!”

等张开走了以后,王忠和丁松两人找到了孙天浪,把从国安局抽调人手的事情说了一遍。孙天浪当即安排了六个人去配合柳建他们三人。

“忠哥,我现在又仔细想了一下对华风集团当年起家的那个电子门市部当年的调查经过,从工商税务方面查到的情况看,一清二白,没一点问题。只有一个感觉,用两个字可以形容——‘干净’。你说我们是不是判断有误,林步确实是个正经合法商人?”坐在国安局招待所王忠房间里的丁松望着王忠。

“哦,这样啊,难道我们哪儿思路错了?”王忠自言自语道。“干净?没查到一点问题?”

“是啊,一点问题也没有。”丁松摇了摇头,站了起来。“不对,肯定不对,怎么可能呢!”丁松大叫起来,倒把王忠吓了一大跳。

“忠哥,这肯定不对,有问题。”丁松兴奋地看着王忠,满脸恍然大悟地样子。“你想想,现在的哪个公司不尽量在工商税务方面动点脑筋呢?即使国有公司或企业,为了小集团的利益,也会在这方面动脑筋的,有的甚至有五、六个对付不同检查或审计的帐本呢。当年林步这一个刚起步的小小门市部能不在这方面动脑筋吗?对了,‘干净’,就是帐面做得太干净了,所以肯定有问题。”

“嗯,你说的不错,确实如此。门市部刚刚起步,怎么可能那么干净呢?除非他们的利润远远大于帐面上的,根本不在乎应该交工商税务等的那点小钱,不要忘记门市部的资产在短短一年内翻了两翻哦。”王忠点头道。

“是啊,可暂时还真找不出毛病来。但我相信我们当初的推测是对的,林步当年的门市部不可能在一年内依靠经营电子产品销售而把资产翻了两翻的,要不就是走私要不就是以经营电子产品为幌子而在经营别的东西。”丁松吸了一口烟,若有所思地道。

“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1号,让他派个经济专家过来专门查这事情。另外,你今天看到没有,市公安局的张开手头上可用的而又可靠的人确实不多。依孙子成的能量,在地方上如此根深蒂固的势力,还不知道他在其他部门安插或收买了多少人呢。我们要想把他这黑窝一锅端了,彻底地斩草除根,不能完全依赖市公安局的力量。我想请1号从部里边抽调一点人手过来,你看怎么样?”王忠征询着丁松的意见。

“嗯,也好。虽然我们不是无端怀疑自己人,但孙子成在洛阳的关系网确实很广,国安局虽然不隶属于地方管辖,但毕竟在地方上生活,家也大多在本地,我们谨慎点好。”丁松附和道,顿了顿接着道:“另外,另外,我有种隐隐的感觉,孙子成他真的是那个我们要找的枭雄吗?”

“呵呵,你小子的感觉和我一样。这样吧,我立即打电话给1号,最好让他派几个机灵活脱点的人来,否则这样复杂的局面太一本正经的人可能处理不好。”王忠笑道。

“等等,忠哥,我提个建议,如果请1号派机灵活脱点的人来洛阳,不如把导火线那几个家伙派过来吧。”丁松见王忠拿起手机就要拨打王长亮的电话,赶紧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导火线那小子?呵呵,好的,那小子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个严肃的家伙,但头脑却也活脱机灵,正好是个合适的人选,还有他的几个小兄弟也是如此。好,我马上跟1号联系。”王忠点头采纳了丁松的建议,拿出手机拨打王长亮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