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分兵 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败笔! (ZT)

shan..lin 收藏 0 229
导读: 打败仗才是怪事!陈司令已经看到三野部队的战术问题了:"如我们打仗打三天三夜,消灭敌人二三个旅,打了三四百万发子弹,实际予敌杀伤只有四五千人,你想多少子弹才打倒一个敌人...... 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第二个败笔是要陈粟"七月分兵"。在"七月分兵"前陈粟打了孟良崮一仗,本来形势好的很,这个时候只要继续坚持这样打下去,再打一个类似的胜仗,就可以彻底打败敌人的重点进攻敌人。虽说孟良崮战役后敌人已经吸取了一定的教训,队伍相对密集,但敌人总共只有40多万,又分了几路,我华东解放军此时有60万人,其中野


打败仗才是怪事!陈司令已经看到三野部队的战术问题了:"如我们打仗打三天三夜,消灭敌人二三个旅,打了三四百万发子弹,实际予敌杀伤只有四五千人,你想多少子弹才打倒一个敌人......


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第二个败笔是要陈粟"七月分兵"。在"七月分兵"前陈粟打了孟良崮一仗,本来形势好的很,这个时候只要继续坚持这样打下去,再打一个类似的胜仗,就可以彻底打败敌人的重点进攻敌人。虽说孟良崮战役后敌人已经吸取了一定的教训,队伍相对密集,但敌人总共只有40多万,又分了几路,我华东解放军此时有60万人,其中野战部队12个纵队30万人,随便打哪一路敌人只要指挥得当都可取胜,算不上什么难事。


即使"分兵"也不意味着一定会打败仗。分兵使华东共军的兵力分散,形成战场局部优势要相对困难一些,但华东野战军共有12个纵队,留在内线的部队仍然有4个纵队,它们是二纵、六纵、七纵、九纵。3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通常已经足够,如果粟裕觉得不够可以不打,可以继续运动寻找适当的的战机,寻找4-5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或3个纵队打一个杂牌师的机会。既然他作出决定打,说明他觉得3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是有把握的。


最后失败了,只能说明是他对"有把握的仗"判断不准,把本来没有把握的仗误认为是有把握的,结果打了败仗。或者是战役战术指挥水平不够,把应该打胜的仗打败了。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有责任。南麻、临句都是乡村野外,敌人没有坚固的工事。南麻战役打了五天,整编十一师这个"硬核桃"没有啃下来,我军估计敌人伤亡9千多人,自己伤亡1万4千多人后撤出。几天之后,又包围了临朐城,打"顽八路"。


这次打了七天,四面城关占了三面,还是解决不了战斗,援敌已到,又不得不撤围,又估计敌人伤亡9千多人,自己伤亡1万1千多人。部队连续受挫,干部战士情绪极坏。同时外线兵团也打了败仗。


此次"7月分兵"总供损失5万余人。内线兵团在粟裕的直接指挥下,粟裕对失利要负完全责任。对外线兵团的损失陈粟也要负责。华野47年7月分兵后,深入鲁南的叶飞兵团连连失利,首先陷入困境,一、四纵队落入敌人重兵包围中,损失也是非常惨重。这时的敌人得意忘形,通话根本不用密码,直接称呼叶飞部为"面包",陶勇部为"西瓜",把两位将军气得半死:"老子打了半辈子仗,竟然成了别人嘴里的面包和西瓜了。"后来陈、粟来到西线兵团,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陈士榘道:"两位运筹帷幄,大概不知道外线疲于奔命之苦吧?",陈士榘转述战士编的顺口溜:"运动战、运动战,只运不战。我走圆圈,敌走直线。敌人走一,我们走三。昼夜不停,疲劳不堪。这样下去,只有拖死。与其拖死,不如打死"。叶飞的俏皮话也来了:"鲁西南水多,泥鳅成了龙。吴化文过去是我们的手下败将,现在竟然敢跟着我们的屁股追!我叶飞现在有了个外号,你们知道不?我叫面包!"


陶勇接过话来:"面包虽然稀松了点,却是干货。我陶勇英名全逝,被人家点着名叫西瓜!"王必成直来直去:"过去的手下败将,现在追得我们东奔西跑,到处躲藏。真他娘的丢人现眼!我觉得造成这种局面的责任在粟裕同志,陈毅同志也有责任!"


打败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三野部队的技战术水平和作风差也是打败仗的原因。比如事后:三野60团炮兵因嫌炮弹太重,干脆在战斗中全部打光,浪费几百发炮弹也没有打到一个敌人。60团2营阵地上5挺机枪,一天打了4000多发子弹,也没有打死几个敌人。7纵60团占领一个山头750高地,不做工事,在敌人的炮火下伤亡惨重,一棵炮弹就打倒9个战士。三野几百发炮弹没有打倒一个敌人,敌人一棵炮弹就打倒三野9个人。


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第二个败笔是要陈粟"七月分兵"。在"七月分兵"前陈粟打了孟良崮一仗,本来形势好的很,这个时候只要继续坚持这样打下去,再打一个类似的胜仗,就可以彻底打败敌人的重点进攻敌人。虽说孟良崮战役后敌人已经吸取了一定的教训,队伍相对密集,但敌人总共只有40多万,又分了几路,我华东解放军此时有60万人,其中野战部队12个纵队30万人,随便打哪一路敌人只要指挥得当都可取胜,算不上什么难事。


即使"分兵"也不意味着一定会打败仗。分兵使华东共军的兵力分散,形成战场局部优势要相对困难一些,但华东野战军共有12个纵队,留在内线的部队仍然有4个纵队,它们是二纵、六纵、七纵、九纵。3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通常已经足够,如果粟裕觉得不够可以不打,可以继续运动寻找适当的的战机,寻找4-5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或3个纵队打一个杂牌师的机会。既然他作出决定打,说明他觉得3个纵队打一个整编师是有把握的。


最后失败了,只能说明是他对"有把握的仗"判断不准,把本来没有把握的仗误认为是有把握的,结果打了败仗。或者是战役战术指挥水平不够,把应该打胜的仗打败了。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有责任。南麻、临句都是乡村野外,敌人没有坚固的工事。南麻战役打了五天,整编十一师这个"硬核桃"没有啃下来,我军估计敌人伤亡9千多人,自己伤亡1万4千多人后撤出。几天之后,又包围了临朐城,打"顽八路"。


这次打了七天,四面城关占了三面,还是解决不了战斗,援敌已到,又不得不撤围,又估计敌人伤亡9千多人,自己伤亡1万1千多人。部队连续受挫,干部战士情绪极坏。同时外线兵团也打了败仗。


此次"7月分兵"总供损失5万余人。内线兵团在粟裕的直接指挥下,粟裕对失利要负完全责任。对外线兵团的损失陈粟也要负责。华野47年7月分兵后,深入鲁南的叶飞兵团连连失利,首先陷入困境,一、四纵队落入敌人重兵包围中,损失也是非常惨重。这时的敌人得意忘形,通话根本不用密码,直接称呼叶飞部为"面包",陶勇部为"西瓜",把两位将军气得半死:"老子打了半辈子仗,竟然成了别人嘴里的面包和西瓜了。"后来陈、粟来到西线兵团,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陈士榘道:"两位运筹帷幄,大概不知道外线疲于奔命之苦吧?",陈士榘转述战士编的顺口溜:"运动战、运动战,只运不战。我走圆圈,敌走直线。敌人走一,我们走三。昼夜不停,疲劳不堪。这样下去,只有拖死。与其拖死,不如打死"。叶飞的俏皮话也来了:"鲁西南水多,泥鳅成了龙。吴化文过去是我们的手下败将,现在竟然敢跟着我们的屁股追!我叶飞现在有了个外号,你们知道不?我叫面包!"


陶勇接过话来:"面包虽然稀松了点,却是干货。我陶勇英名全逝,被人家点着名叫西瓜!"王必成直来直去:"过去的手下败将,现在追得我们东奔西跑,到处躲藏。真他娘的丢人现眼!我觉得造成这种局面的责任在粟裕同志,陈毅同志也有责任!"


打败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三野部队的技战术水平和作风差也是打败仗的原因。比如事后:三野60团炮兵因嫌炮弹太重,干脆在战斗中全部打光,浪费几百发炮弹也没有打到一个敌人。60团2营阵地上5挺机枪,一天打了4000多发子弹,也没有打死几个敌人。7纵60团占领一个山头750高地,不做工事,在敌人的炮火下伤亡惨重,一棵炮弹就打倒9个战士。三野几百发炮弹没有打倒一个敌人,敌人一棵炮弹就打倒三野9个人。


转自:昆仑军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