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今日豪门择偶和古时皇帝选妃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


在下首先觉得很神似。比如都很受公众瞩目,都遵循权势金钱换美貌的原则,都打着很动听的旗号——过去是成为国母(更多是国合法二奶)进而完成麻雀变凤凰的蜕变,今天则一般包装成绅士约会淑女的现代PARTY。随着时代进步,也有与封建王朝有区别的地方,对于豪门来说,最痛苦的是必须遵守婚姻法,只能公开选一个,他们普遍担心这些美女冲自己的财产而来,一般都相当慎重,结果老大不小了还在等待灰姑娘,史称钻石王老五;女子呢,过去大都有逼迫的意思,许多苦命鸳鸯从此生离死别,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没人敢逼了,但不少女性的观念也有了巨大进步,积极主动献身的热情与日俱增,都有女大学生勇敢地宣称“宁当三奶不嫁穷人”了,所以豪门招亲往往会佳丽云集。


鉴于供需双方等价交换的愿望相当强烈,便有人敏锐地嗅到了这个效益可观的商机,开始遵循市场经济的原则做局。这样的事屡经媒体披露,已成这个社会重要的花边新闻。


最近一起发生在改革开放前沿地区广州。上周六下午6时,一场被主办方冠名为“遇见”的“绅士淑女私人约会晚宴”在广州天河汇景新城亚太国际俱乐部悄悄举行。据主办方负责人介绍,这场晚宴实际上是一场高端“相亲会”,光门票就高达9999元,若想得到额外服务,比如化妆等,则要另外加价。“寻妻绅士”的身家要求为至少拥有1000万资产,有人甚至坐拥30多亿元资产;而“寻夫淑女”中不乏选美冠军和美貌白领。


主办方称,这场晚宴是名副其实的“私人约会晚宴”——严格保密参加人员的个人隐私,甚至晚宴的举办地点也是直到上周五才通知的,因为“在行业内有名气的成功人士,他们不愿意身边的人知道他们去参加这样的‘寻妻宴会’”。但由于这样隐秘的聚会再次混入了记者,寻常百姓才机会了解当代一场堪比皇帝选妃的富豪版玫瑰之约。


据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最后被通知能参加“晚宴”的大约有40来人,男性的一般在30岁至45岁左右,而女性年龄最小的今年刚满18岁,年龄最大的31岁。


报名赴宴的女孩都借鉴奥运会点火仪式上的希腊女祭司衣着风格,经专业化妆师的帮助努力“打造”自己最美一面。化妆造型完毕之后,众女孩在主办方聘请的专业仪态老师的带领下“恶补”“优雅仪态”和宴会礼仪。不少女子很真诚,直言自己择偶要求是千万资产以上。理由是自己家庭环境也很不错,一直备受呵护,所以也不希望未来的生活过于起伏或者风险太大。


也有女子为了避免太物质化,连出雷语。当一位生于90后、年仅18岁的某高校大一女生被问及能不能接受年长的男人做丈夫时,这位女生毫不犹豫地答道:“当然。我有恋父情结,我的偶像是毛泽东。”我从这个答案进一步理解了翁帆嫁给杨振宁老师的群众基础还是雄厚的。


由于赴会的女子个个经过遴选,相貌应该不是沉鱼就是落雁,所以众成功男士做“真心表白”时,往往更看重“善良、感恩的心、宽容的品德”等传统美德,有人许诺“若两人真心相爱,不会只用百万珠宝来敷衍爱人,而是真正关爱爱人的家人,关心她的心灵和灵魂”。我靠,此语肯定再将许多人雷倒。相对于说此类大话的人,我更能接受真诚地看中女性相貌的富人——不怎么高雅,但至少真诚。


我不知道这场派对秀能促成多少金钱与美貌的结合,但这个场景只是这个时代婚恋大舞台的一个典型场景的精彩浓缩。当海枯石烂的爱情全面在物质面前败退时,我们至少还有不容易枯烂的金子,还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相对于封建王朝往往因沉湎于后宫三千如花容颜而早夭的皇帝,只能娶一个的富豪为了自己的健康考虑,自然需要慎重地千挑万选,无爱是小,老是被人在离婚时分一半家产却是着实让人肉疼——那才是要命的。也就是说,他们选择真爱的成本要远远超过皇帝,所以他们总是女友成群,老婆缺位。


从这个角度上说,富人也需要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