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二十八节 战苏仆延(五)

maxian1908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size][/URL] 广阔的辽东大地上,随着汉军的不断突袭,原来安静祥和的草原再也不复存在,红袍黑甲的汉军龙骑和步兵军团如幽灵般不断在这片大地上肆虐着。仅仅一个月过去,狂暴而凶悍的汉军如蝗虫般掠过,所过之处寸草不留,草原上到处都是残破的烽火台、焚毁一空的帐篷和满地的乌桓人尸体…… 略带凉意的秋风从这片呻吟的土地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


广阔的辽东大地上,随着汉军的不断突袭,原来安静祥和的草原再也不复存在,红袍黑甲的汉军龙骑和步兵军团如幽灵般不断在这片大地上肆虐着。仅仅一个月过去,狂暴而凶悍的汉军如蝗虫般掠过,所过之处寸草不留,草原上到处都是残破的烽火台、焚毁一空的帐篷和满地的乌桓人尸体……

略带凉意的秋风从这片呻吟的土地上走过,带起一片片腥臭……

在通往高显的路上,挤满了逃难的人群,扶老携幼,饥寒交迫,哭声震天,不断有伤病而亡的人们遗体被抛弃在路边、沟壑……偶尔有马蹄声起,惊惶的人们如无头苍蝇般乱撞起来,被汉军杀寒了心的乌桓人现在终于尝到了什么叫恐惧,什么叫无助,这样的场景曾经无数次在与他们相邻,对他们礼待有加的汉人们身上出现,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原来南面的这个民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孱弱,那样彬彬有礼,他们也会屠杀,他们也会抢劫,他们更懂得如何报复……

高显,苏仆延大帐内

苏仆延正脱得赤条条地趴在一个女人的肚皮上不停地蠕动,几个漂亮的侍女几乎身无寸缕地服侍在一旁。半天,苏仆延大吼一声,一阵剧烈的抖动后才满足地翻倒一旁。身边的侍女连忙递上毛巾,帮苏仆延擦去满身的臭汗,甚至是下身上的污秽。

稍事休息,看着给自己擦身的侍女,苏仆延忽然嘿嘿一笑,一伸手搂过一个侍女,在她全身上下不停地搓揉。黑山一战,将苏仆延的精神彻底催毁,如果说黑山一战前,苏仆延还自以为天下无敌的话,黑山一战后,自信心被打垮的苏仆延仿佛感觉到自己正在与死神赛跑,死亡的阴影时刻笼罩在他的头顶,深受打击的苏仆延也只有每天躲在帐内,在女人身上不停地发泄,妄图找回那一点属于自己的自信。

“大头领!”牛皮帐篷的门被人一下子掀开,正趴在侍女身上吮吸乳房的苏仆延一下子抬起头来,原来是那颜部的头人那颜陀。黑山一战后,被苏仆延依为臂膀地逢纪消失不见,使苏仆延对汉人的厌恶上升到了极点,回到卢龙后,狂暴的苏仆延屠杀了所有的汉人奴隶,才觉得出了口恶气。

“那颜陀?什么事。”苏仆延一把拉过侍女,上下其身,不停地搓着她的乳房。

“大头领,一个月来黑狼部、白牙部等十几个部被汉人袭击,人口牲畜损失惨重,活跃在各地的游骑也被汉人屠杀,烽火台几乎被汉人销毁一空,现在无数的各部难民拥入卢龙,眼看秋天已到,如果再不改变这种情况,我们恐怕连这个冬天也熬不过去了。”那颜陀低着头。

令人沮丧和悲愤的消息不断地传到卢龙,惨遭汉军蹂躏的乌桓人出离地愤怒了、震惊了,那些聚集在卢龙的各部头人和将士听闻自己的部落被汉人屠杀和掠夺,他们怎么能不愤怒,更让他们愤怒的是,他们的大头领除了在女人的肚皮上寻找男性雄风外,对汉军的屠杀却不能作为任何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卢龙的乌桓铁骑士气越来越低迷,有的人甚至偷偷地溜出卢龙,希望回自己的部落,不断地有逃兵出现,军纪已经不能约束他们了。

“我知道了。”苏仆延不耐烦地打断那颜陀的话。

“大头领,再不采取行动的话,不出一个月我们辽东乌桓除了高显,就会被周坚从辽东的土地上抹去的。”看到苏仆延将侍女放倒在地,又要提枪上马,那颜陀再也忍不住,大吼起来。

“娘的。”被那颜陀打断了兴致的苏仆延恼怒异常,一挺身站了起来,“我是大头领还是你是大头领,竟敢在我的大帐中大吼大叫,你是不想活了,来人——”

一声大喝,帐外的侍卫一闪身手拿兵器冲了进来。

“将这个咆哮头领的大胆之徒给我拿下。”苏仆延一伸手拿起放在地下的衣服,胡乱套到身上。

“是!”侍卫们应了一声,但没有一个人动弹。

“怎么了,你们为什么不动手。”一抬头,苏仆延看到侍卫们眼中愤怒的目光,这才意识到他已经犯了众怒,如果坚持下去的话,估计就会发生兵变了,连忙将衣服裹住,冲那颜陀一笑,“那颜头人说得对,你快去召集其他各部头人来我的大帐,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周坚。”

看到苏仆延软了下来,那颜陀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苏仆延作为辽东乌桓的大头领这么多年的积威还在。苏仆延的侍卫们见他没再提拿人,也都重新收起兵器,走出大帐尽职尽责去了。

很快,辽东乌桓二十个部落的头人们陆续来到大帐,此时大帐中的侍女早已被打发走,苏仆延也穿戴整齐,端坐在桌案后等候各位头人,见头人们都来得差不多了,苏仆延正了正身形,重新恢复往日的神彩。

“各位头人,一个多月来周坚不断派出骑兵和步卒深入草原深处,袭击游骑,屠杀部落牧民,甚至已经将我们依为耳目的烽火台尽数销毁。这一个月来,我们连挨周坚两记闷棍,黑山一战,狼骑大溃,我军士气大破,接着又将我们赖以维护草原安宁的烽火联防系统破坏殆尽,可以说,自从我苏仆延成为辽东乌桓大头领以来,周坚是我遇到的最狠辣、最难缠的对手,其军力的强大超出了寻常汉人数倍,其用兵方法可以说是无耻之极,这种不顾廉耻屠杀平民的事,平常汉人是做不出来的。”

“大头领,我们不能这样被动挨打了,一定要主动出击。”塔鲁部头人塔那顿忍不住大声说道,其他各部头人也纷纷点头称是。

“大头领,周坚实力再强劲,可是他的护乌桓校尉府总兵力也才五万人左右,为如果我们集中辽东乌桓全力,尚有哦数万狼骑可以出战,我就不信凭我们狼骑的战力,不一定打不过周坚。”那颜陀愤愤然,这也太丢脸了,乌桓狼骑什么时候被人挟在裤裆内这样羞辱的。

“对对对,大头领,你就下令吧,我们马上集合族人,踏平昌黎,活捉周坚,替死去的兄弟和族人报仇。”顿时底下群情激昂,仿佛狼骑一到,周坚就会束手就擒。

看着底下跃跃欲试的各部头人,苏仆延叹了口气,这些不长脑子的头人就知道杀杀杀,他苏仆延再笨,岂不知道周坚此举就是逼着他出战,可是现在的情形是他明知对方挖的是火坑,他也不得不跳,随着冬天的临近,如果不能消灭掉到处游走的汉军,南下的牧场就没有了,没有了牧场的乌桓人如何才能躲过这个严寒的冬天啊。

“那好,你们马上回各自的部落,抽调部落中最精锐的战士,三日后随我出征,这次不打败周坚我们誓不回卢龙!”苏仆延抽出弯刀,一刀劈在案角,桌案被劈去一角,劈落的木头在帐中崩了几崩,才跌落下来。

“不斩周坚,决不回营!”各部头人纷纷领命下去。

“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苏仆延仰天长叹一声,跌坐在案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