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转贴 谈谈1931年到1937年东北军是如何抗日的

wangfanb 收藏 10 1980
导读:为东北军所蒙的不白之冤屈正名~~~

很多人都在骂当年东北军不抵抗 当年张学良不抵抗~~ 这些人如果仅仅是出于无知而得出的偏见的话 我是可以谅解的 我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人都了解所有的历史,但我不允许任何人再继续污蔑东北军民为抗日牺牲的先烈~~ 别忘了成作于1935年的《义勇军进行曲》 也就是我们现在高唱的国歌是怎么来的~~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东北抗日义勇军~~~ “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时,东北军政当局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所属19万东北军,除部分爱国官兵参加抗日义勇军外,一部退入关内,一部投敌,致使日军仅用不足半年时间,迅速占领东北三省省会及主要城镇。在民族危亡之际,东北各阶层群众和东北军、警察部队的部分官兵纷纷组成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这些武装部队无统一领导和编制,各自具有相当独立性;军费靠自筹或全国人民捐助;主要用轻武器乃至大刀长矛,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样式打击敌人。义勇军高举“誓死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的旗帜,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的武装斗争。

下面是转贴的 关于1931年-1937年东北军民和张学良的抗日情况里面还有《义勇军进行曲》的来历: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在沈阳发动了罪恶的"九一八"事变。如今,在沈阳北郊屹立着一座形状如同打开的残损台历似的高大建筑,人们称之为"残历碑"。残历碑镌刻着那个黑色夜晚所发生的一切:"夜十时许,日军自爆南满铁路柳条湖段,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攻占北大营,我东北军将士在不抵抗命令下,忍痛撤退,国难降临,人民奋起抗争。"


"九一八",这个黑色的日子,是中国人民永世难忘的国耻日,也是中华儿女奋起抵御外侮,用血肉筑起新的长城,拉开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序幕的抗争之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东北抗日义勇军风起云涌的抗日斗争,孕育了《义勇军进行曲》(也就是后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也铸就了国歌魂。


今天,在"九一八"75周年来临的日子,让我们重温那段侵略与反抗的历史,以史为鉴,振兴中华。


"九一八"事变真相:一段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也没搞清的历史,25年后由日本当年策划事变的核心人物最终揭穿


赵杰,省政协委员,省政协学习宣传和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国内外知名的张学良和抗战史研究专家。在他手中,保存着一套日本学者送给他的《大阪朝日新闻》29份、58版号外,这套号外(从1931年9月19日至1932年1月4日)记载了"九一八"事变到日本关东军占领锦州实现对东北的占领为止的全过程。


由赵杰所著、新近出版的《起来》一书,登载了《大阪朝日新闻》1931年9月19日披露的"九一八"事变(当时称"柳条沟事件",是柳条湖之误)发生的过程:


18日22时半,在奉天北方一角,冒着黑暗,响彻了隆隆大音响,惊醒了奉天在住日本人。这是日支(注:日本当时贬称中国为"支那")兵冲突的烽火。


在我满铁铁路文官屯、虎石台中间,名叫柳条沟的地点上,大约300名支那兵安装了烈性炸弹,爆破了我满铁线的一段。突发这件大事的同时,受到支那兵猛烈攻击的我方所属满铁守备队的监视兵,及时报告虎石台驻屯的河岛中队长,因而河岛中队长马上率兵乘军用列车迅速到达现场,这是粗暴的支那兵向守备队猛烈开火。于是奉天驻在的全体日兵下达总动员令。正值长春开过来的客车进站,满铁车站造成了大混乱,居住附属地也出现了混乱状态。由于警察、青年团、自卫团、青年训练所等人齐出动,承当警戒控制住局势。


奉天在留的日本人,受到了极度兴奋。


在同一天,《大阪朝日新闻》号外上还刊登了日本陆军省来电:


18日午后10时半左右,由于暴戾的北大营支那军破坏了奉天北方的满铁铁路线,与赶来的我方守备队部分兵发生冲击。奉天独立守备第二大队,已向发生战斗地点出动。


这份电报的发出者名叫花谷正,时任日本驻奉天特务机关辅佐官、关东军参谋、陆军少佐,是"九一八"事变的策划人之一。


当日,花谷正还在《大阪朝日新闻》号外上发表了谈话,把"九一八"事变嫁祸于东北军的青年士官:"日支之间突然爆发战火开启的惨状,令人感到实在遗憾。这事是起因于北大营的青年士官们轻视日本军阀,为牵制中村事件而暴拳于爆破满铁铁路之结果。"


就这样,日本关东军以"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日本守备队遭到袭击"为借口,发动了对我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的袭击,并很快占领了北大营,继而又占领了东北军第二大营区东大营。


"九一八"发生爆炸事件之后,关东军怕事实真相败露,在爆炸现场放置了三具穿着中国士兵服装的尸体,将此作为被击毙的爆炸铁路的"凶犯"。


尽管事变发生后,中国方面就指出,所谓中国士兵尸体,为日军"枪杀十七日雇佣之华丐十数人,衣以中国军人制服,复用刺刀刺破军衣,拍摄照片",战后又有外国记者在远东军事法庭作证时认为这是一个伪造的爆炸现场,但很长一段时间,关于柳条湖铁路是谁爆破的,在国际上并没有定论。


但谎言终究是谎言。事实的真相在1956年由策划事变的核心人物之一花谷正(其他策划人还有板垣征四郎,"九一八"事变时任关东军高级参谋,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列为甲级战犯判处死刑;石原莞尔,时任关东军作战主任,陆军中佐)亲自揭穿。由辽宁省政协学习宣传和文史委员会牵头、历时4年编辑完成的史料性图书《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一书中,收录了花谷正的回忆录《"满洲事变"是这样策划的》一文。


花谷正回忆道:"1931年春,制定了柳条沟事件的概略计划"。"9月18日夜里,一弯明月落进高粱地里,天色顿时昏暗下来。疏星点点,长空欲坠。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视铁路为名,率领部下数名,向柳条沟方向走去。一边从侧面观察北大营兵营,一边选了个距北大营大约800米的地点。在那里,河本亲自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装置在铁轨旁,并亲自点火。时间是10点钟刚过。轰然一声爆炸,炸断的铁轨和枕木向四处飞散。""在炸毁路轨的同时,用随身携带的电话机报告大队本部和奉天特务机关。这使呆在爆破地点以北4公里文官屯的川岛中队长,立即率兵南下,开始进攻北大营。""到黎明时,奉天全城都落到我们手里"。


日军占领沈阳后,竟然在爆破处竖起一块栽赃的木牌,称此处为"昭和九月十八日支那兵线路爆破地点";1938年,日军又毫无顾忌地在爆破处重建了一座纪念碑,即"奉天柳条湖事变纪念碑"。此碑尾翼呈炸弹冲击波状,为钢筋水泥结构,坐落在石砌的方台上。这座带着日本侵略者罪恶和中国人民耻辱的纪念碑,在日本投降后,被群众推倒了。如今,那座被推倒的炸弹状纪念碑,躺倒在"残历碑"下,成为历史的记录和警示。


"九一八"之后,有血性的中国人纷纷拿起武器,自发地组织起来,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斗争。这些人,就是我们称之为抗日义勇军的人们


"九一八"事变,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著有《"九一八"全纪录》、《张学良去台之后》、《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等多部书籍的省政协学习宣传和文史委员会副主任赵杰认为,代表打响中国14年抗日战争第一枪的,是驻守在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的官兵们。


第七旅是东北军的劲旅,旅长是王以哲。"九一八"夜晚,当日军向驻守北大营的第七旅营房进攻时,留在旅部值班的最高指挥员是旅参谋长赵镇藩上校。在枪炮声中,赵镇藩向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请示应急办法。荣臻又向身在北京的东北保安司令、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副总司令的张学良请示。根据张学良的指示,荣臻命令部下一律不许抵抗,把枪锁在仓库里。但是,情况越发紧急,日军攻入北大营后,向营内驻军猛烈射击。荣臻急忙又用电话向张学良请示,告知日军在疯狂进攻,不抵抗已是不可能了。这时张学良说,可以在自卫的情况下撤出北大营,向东大营方向前进。于是,就发生了所谓的不抵抗的抵抗。


《大阪朝日新闻》9月19日号外对此报道说:"北大营方面的支那军,直到午前3时半,还在以大炮猛烈炮击日军,展开顽强地抵抗,开始了猛烈战斗。"


北大营突围战,日军死伤25人,东北军约死伤400多人,还有几百人失踪。但这次突围战在历史上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它实际上打响了中国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60年后,张学良承认:"对九一八事变我判断错误了。"当时,张学良确实没有意识到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会造成故土沦丧、国破家亡的严重后果。在9月19日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张学良还在奉行蒋介石此前多次强调的"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以免事态扩大"的命令,张学良在会上说:"总期这次事件,勿使事态扩大,以免兵连祸结,殃及全国。"


不抵抗的命令,封锁了自卫的脚步,偃息了反击的枪声。"九一八"事变之夜,南满路、安奉路沿线的日军全面出动,仅仅一天时间,辽宁的战略要地和主要城镇就大部陷入敌手。至1932年1月3日,日军攻陷锦州,日本实现了觊觎已久的对中国东北的占领。


日军的侵略行径和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激起了全民族特别是东北民众的极大愤慨。冒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硝烟,不肯做亡国奴的广大工人、商人、学生,自动停工、停市、停课。一时间,白山黑水、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遍响抗日救亡的呼声。


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成立的第一个抗日救亡组织(1931年9月27日成立),由原"东北国民外交协会"等抗日团体负责人阎宝航、杜重远、车向忱、高崇民、卢广绩等人在北平发起组织。卢广绩和当时在救国会作会务工作的郑洪轩后来回忆说,救国会成立后,中心工作是支援和领导东北人民抗日武装。通过宣传、慰问、补给枪支弹药、补助经费等途径,使各路义勇军不断袭击日军据点、拆毁铁路、炸毁日本军用火车、破坏敌人机场。在两年多时间里,由救国会委任的抗日义勇军达56路之多,根据这些义勇军的活动范围,救国会在1932年4月将他们划分为辽西、辽南、辽东、辽北和热边5个军区。救国会做的具体工作有:派车向忱带着张学良写给马占山的密令,去黑河联系发动了嫩江桥抗战的马占山,使马占山受到很大鼓舞,坚定了他抗日的决心;支持爱国工人尚元吉回辽阳焚烧日本人创办的辽阳纺纱厂,尚元吉在火烧纱厂后壮烈牺牲;派东北大学学生苗可秀去凤城联系凤城县公安局长邓铁梅抗日,并由救国会委派邓为抗日义勇军司令,苗、邓二人后来都壮烈牺牲;组织在北平的流亡学生和流亡同乡赴南京请愿;向国联调查团揭露"九一八"事变真相,等等。


据赵杰介绍,抗日义勇军组成成分中包括共产党员、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军人、警察、士绅和绿林人物等。他们中涌现了众多铁骨铮铮的壮士豪杰,如:黄显声、高鹏振、马庆福、田心斋、马子丹、郑桂林、白子峰、唐聚五、李春润、邓铁梅、苗可秀、尚吉元、马占山、冯占海、王凤阁、王德林等等。


义勇军的斗争,以"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的前两年最为活跃。阎宝航在"九一八"事变10个月后所写的《东北义勇军概况》中,提到当时辽宁已有20万义勇军,并提到"义勇军之战绩"达150多次,他在文中说,因"消息不灵","兹编所录,要不过百分之一",由此可见,当时义勇军是如何英勇顽强地反抗日军侵略的。


替蒋介石背上"不抵抗将军"恶名的张学良,暗地里对东北民众的抗日活动给予了极大支持


据发起组织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卢广绩后来回忆:"我们组织救国会,事前并未请示过张学良,但他也未对我们干涉。救国会常委会的主要负责人都是在沈阳时国民外交协会和各人民团体的领导,这些人过去都和张学良有关系。""此后,日文报上报道辽西民团消灭古贺联队并打死联队长的新闻,同时辽宁各地警察以及保安团队领导人接连来北平要求进行抗日,以及国联调查团要来东北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张学良就同我们进一步取得联系,给予配合和支持。"


张学良对救国会和义勇军的支持有如下一些事实证明:救国会派黄宇宙到辽东策动唐聚五抗日,派车向忱到黑河会见马占山,都带着张学良用绸条亲笔写的手谕,因为张学良是东北最高领导人,各方面尊重并听从他的指挥。


辽南义勇军司令李纯华到北平请求武装,张学良答应提供武器弹药。后来,这批武器运到了辽南,使辽南义勇军在关门山战役中取得了重大胜利。


1931年11月,时任黑龙江省代理省主席的马占山在齐齐哈尔打响震惊中外的江桥抗战之后,张学良发出通电予以褒奖,还令哈尔滨中国银行拨款50万元,接济马占山作整军建军费用。


救国会成立之初,经费主要靠募捐,时断时续,影响工作。不久,张学良批准在北平市发行爱国奖券。通过发行奖券,救国会每月可收到二三万元固定经费。这些经费,主要用于支援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活动。这是张学良对救国会和义勇军的最大支持。此外,为确保救国会的安全,张学良还允许成立一个警卫班,并配发枪支。救国会负责人外出,都有警卫人员进行保护。


张学良对东北民众抗日的支持还体现在对黄显声工作的"默许"上。"九一八"事变前,张学良任命黄显声为辽宁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负责全省地方的保安事务。鉴于东北形势日趋紧张,黄显声经请示张学良,在扩充各县公安队编制建立地区公安联防区的同时,将三至五个县的警察合编,连同所属的公安部队,统编为12个总队。9月初,黄显声又以警务处长的名义,将存放在沈阳的20万支枪、100余万发子弹发给全省58个县的公安队。正是这批枪支弹药,为后来迅速组织起来的包括义勇军在内的民众抗日武装,创造了有利条件。


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当夜,黄显声带领公安部队进行了顽强抵抗,至21日退出沈阳前往锦州。9月23日,张学良电令将东北的军政中心迁往锦州,设立辽宁省政府行署,黄显声以警务处长的名义主持工作。在得到张学良的默许之后,黄显声积极组织民众参加抗日义勇军工作,部署各地成立武装民团,鼓励和支持退役及潜回家乡的原东北军军官组建抗日义勇军。一时间,全省各地的警察和民团到黄显声警务处联络组织义勇军的接踵而至;各地爱国志士赴锦州请缨者纷至沓来。至1931年11月末,经警务处和救国会分别加委的抗日义勇军就达30多路,人数不下四五万人,均接受黄显声调遣。后来有人以"血肉长城第一人"赞誉黄显声。


完成于1935年的《义勇军进行曲》,后来被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东北抗日义勇军在中华民族危亡时刻不屈不挠的抗争,凝聚成为国歌"魂"


赵杰说,任何文艺作品都是与时代紧密相连的,是作家对生活认识的反映。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电影《风云儿女》主题歌)也是如此。


1933年3月,东北四省之一的热河沦陷,长城抗战宣告失败,全国舆论大哗,张学良被迫引咎辞职。因得不到任何接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抗日活动从高潮转入低谷,各部被逼接受改编。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也于1934年停办。


1934年秋天,田汉应允为新成立不久的左翼电影公司――电通公司写一个新剧本,以示支持。到了冬季的时候,面对电通公司的急切催稿,对祖国和民族的前途充满忧患意识的田汉,以全国关注的长城抗战为背景,以流亡上海的东北学生为主人翁,写了一个故事梗概,并在原稿的最后一页写下了主题歌的歌词,即《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交给了电通公司。


1935年2月,田汉被捕。电通公司为了尽快开拍,决定由夏衍根据田汉留下的故事梗概写成电影剧本,名称改为《风云儿女》。


曾和田汉合作为电通公司的《桃李劫》创作了主题歌《毕业歌》的聂耳,听说田汉为《风云儿女》写了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后,主动找到夏衍,请求为这首主题歌作曲。导演许幸之见到聂耳后,认为他不仅有音乐家的天赋,而且还具有表演的才能,在同意他为《义勇军进行曲》作曲的同时,还让他扮演了重要配角梁质夫这个角色。


赵杰认为,虽然《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是田汉在匆促紧迫中写成的,但却蕴含了他多年来,特别是"九一八"事变以来的历史感受,对民族的深切忧患,促使他写下不朽的诗句: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聂耳着手为《义勇军进行曲》配曲时,田汉已经被捕入狱。尽管两人无法促膝交流,但两人志同道合的情谊,使聂耳对田汉心头怀有的民族危机感、忧患意识和自救意识,能够产生共鸣,并准确地在乐曲中加以体现和拓展。1935年4月15日,聂耳在完成初稿后,离开上海东渡日本,大约半个月左右,他从日本将定稿寄回。不幸的是,7月17日,聂耳在日本神奈川县海滨游泳时溺水身亡,时年仅23岁。


《风云儿女》上映后,《义勇军进行曲》由于深刻反映了当时全国各阶层强烈要求抗日救国的愿望,立刻像一根导火索,点燃了深藏在广大观众心中的爱国热情,并且迅速在全国各地爱国同胞中扩展,成为不可抗拒的潮流。


赵杰多年来一直认为,是"九一八"把中华民族推到了危亡的边缘,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抗争与鲜血 孕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正因为如此,2001年,赵杰和9名省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了关于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建立"国歌墙"的建议。如今,"国歌墙"已矗立在博物馆展厅中,它时时警醒参观的人们:勿忘国耻,团结一心,振兴中华!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