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徐蚌:1948》 第一章大战前夕 三颗子弹两个畜牲

姐夫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6/


19军直属特务营营部

马林少校驾着威利斯MB呼啸而至,一听见威利斯MB刹车声,一名少尉出现了,他就是马林少校的助手潘少尉。少尉一个立正,目光自然对着自己的长官,马林绷着脸看也不看少尉就把车钥匙扔给他,没了往日潇洒飙车回来后的惬意和爽快。每次飙车回来两人见面马林第一个动作就是向潘少尉扔吉普车钥匙,这个动作特务营的人都知道意思:洗车。

马林少校出生于新加坡,祖上广东台山,华裔新加坡人,现年27岁,19军特务营营长,陆军少校,皮肤坳黑容貌英俊,人特别爱干净,每次飙车回来都要洗车,洗吉普车就像洗自己身子一样马虎不得。潘少尉第一回给他洗车,前后景洗了五遍才过关,那一回潘少尉私下里抱怨马林长官是虐待狂洁僻。

特务营副营长林天镇少校来营部见马林,敬礼后正要说话,马林先开了口:“我刚消耗了三发子弹。”说完马林自信锐利的目光盯着林少校看。林少校虽一时不明白,但身为军人随身带枪打两枪并不奇怪,况且他知道马林刚从军营驻地外飙车回来,在驻地外打枪更不算什么事。想到这林少校正要说话。

“我杀人了,”马林又挡住了林少校,冷不丁来这一句。这话可是再清楚不过了,马林的表情也不像开玩笑,林少校这才睁大本来就大而有神的眼睛瞅着他的顶头上司,想等他说完杀人的事再说自己的事。

马林双手叉腰恨恨地说:“两个和小日本穿一条裤的狗汉奸!”

什么?抗战胜利都三年过去了,惩办汉奸也早成了过去的事,现今还有哪来什么和小日本穿一条裤的狗汉奸?林少校不明白。马林利索地掏出自己配带的勃郎宁9毫米手枪递给林少校,林少校接过手枪嗅了嗅枪口,的确这支手枪刚刚发射过子弹,他默默把手枪还给了马林,关切地问:“怎么回事?”

马林少校今天心情不错,秋高气爽蓝天下飙车他心情格外爽。今天的天很像南洋的天,蓝的一尘不染。只要有时间他想狂飙过瘾就跨进属于他专用的美式威利斯MB吉普猛踩油门。猛踩油门的吉普狂奔不羁如入无人之境,稳坐在驾驶位上操握方向盘,他总有一种充满心头的快感,一直以来这种飙车快感从没衰减过。

可是今天车子上了公路不久就扫了他的兴,他踩刹车,紧刹住的前后轮胎硬是在路面拖出了两道黑色轮胎印迹,伴着刺耳的“吱——”一声,又紧急倒车再次踩刹车,路边有两辆脚踏单车,路基下面传来女人挣扎的恐叫声,马林跳下车瞅瞅路边这两辆脚踏单车走到路边,居高临下一看,已经几年不见的场面出现在眼前:两个男子一个三十多岁留平头,一个小点留分头,两人正把一个十七八岁的村姑的衣裤扒落得差不多,头顶上的阳光直射得村姑身上几处裸露在蓝天下越显白皙,村姑披头散发面目惊恐万状,两个畜牲身材倒是结实,身上各挎一支带皮套的德国二十响,棕色枪套皮革在阳光照耀下闪着新鲜光泽,身上带这家伙说明两人有点来头,不是这一带的地痞恶棍就是哪户大家的家丁。

国军少校突然出现使这两个家伙一时傻了眼,四只肮脏的手从村姑身上的衣裤抽回,留分头的那个皮笑肉不笑地朝马林点头哈腰,那面孔的无耻和奸笑令马林感到恶心。狗汉奸!马林嘴巴没动心里恨恨骂了一句很老套的话

在两个地痞恶棍看来,半路杀出个管闲事的国军少校真是扫兴坏了两人的美事,留平头的那个首先没了笑容,手靠近碰了下德国二十响的皮革枪套,大概他原以为这个国军少校只是路过看看,不会停留更不会下来。可国军少校还真下来了,气宇凛凛介入了这件事。留平头的后退了几步。

趁此机会那村姑尴尬惶恐手忙脚乱地提裤子抓衣襟掩盖自己。

这两个带枪的流氓恶棍长的人模人样,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暴民女,就像当年的汉奸和小日本一起糟蹋中国妇女,马林疾恶如仇两眼射出愤怒的光芒,他上前看了一眼那柔弱可怜的村姑,她已经把被剥落一半的裤子提了上来,掩盖住了里面的花裤头和白白的大腿。

那双白白的大腿刚才还被抓捏着摸着,如果不是国军少校半路杀出多管闲事,这会儿这双白白的大腿早被扯向两边了让老子干了,妈的狗屁国军少校坏了老子的美事。留平头的见过世面才敢这样想这样骂,一只伸手握住了德国二十响的枪柄。

留分头的陪着笑脸上前向国军少校递烟,被少校冷冷挡开了。

突然,马林只觉脑袋左后侧被什么东西顶住,那东西传递着冷硬,军人出身的马林清楚这是枪口,所不同的今天是德国产的毛瑟二十响,而不是当年小日本的三八大盖或南部王八盒子。留头头的对国军少校动武了,却没敢喝令举起手来。

妈的老子自从上战场就从没有被顶住自己脑袋的枪吓趴过挨过枪子,就是训练有素凶悍无比的日本军人也没能把老子怎么样,别说是你们这些狗仗人势欺霸一方的地头蛇。马林清楚对方敢用枪口顶住国军少校的脑袋一定见过世面,一定杀过人,有来头背后有人撑腰,枪口顶着国军少校的脑袋,那食指一定是紧扣二十响的扳机,接下去的动作就是用拇指按下德国二十响的保险开关,那时自己的命可就悬在对方的枪口上了,岂能让堂堂国军少校的宝贵性命悬于这个流氓恶棍的枪口。

职业军人出身的马林宁可相信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会下手,对方用拇指按下德国二十响的保险开关这个动作马林能精确感觉到,就在这一刹那,马林少校出手了,动作娴熟迅疾有力,先是左肘臂闪电般挡开对方肘臂,令德国二十响的枪口脱开,同时右手快速掏出勃郎宁手枪,勃郎宁手枪急速从左腋下探出上扬枪口,扣动扳机射出一发子弹,“砰——”一声,子弹近距离打进对方的胸部从肩胛穿出,对方中了枪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马林动作连贯枪口抵近又是“砰——”的一枪,那家伙额头上爆开一个洞,两眼一瞪表情一僵身体一晃倒地毙命。

留分头的那个被眼前闪电般杀人的一幕吓得屁滚尿流扑通下跪,惊恐万状地向身手不凡的国军少校磕头求饶:“长官饶命!长官饶了小人一命!长官饶命啊!长官……”人模人样的家伙这会儿眼泪屎尿出来的一大糊涂。

马林冷静而威风地握着勃郎宁手枪怜悯地瞅瞅一边的村姑,她早被枪声和杀人场面惊吓得抱头护耳双目紧闭。死了一个,还剩一个,马林不想放过这个畜牲,放他回去一旦卷土重来这村姑必死无疑,甚至连她的家人都不能幸免,再说好汉做事好汉当是马林从小的家教,也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的家教。

你个欺民霸女而又贪生怕死的东西应该为你的暴力奸淫的所作所为负责,为了这村姑和家人日后免遭殃受罪不能留下你这个活口。马林充满疾恶地蔑视眼前这个从强暴者在死亡面前变成贪生怕死者。

这跪地求饶的家伙此时哪里知道,眼前这国军少校要杀他的另一条理由,是少校脑海中痛苦地交织着和强暴女人有关的情形,以及内心被强烈复仇的火焰愤怒点燃的这句话:为了自己心爱的莲,为了心爱的莲和她相依为命的妈妈,为了那些被日军强暴的中国妇女,决不能放过这个畜牲!马林少校决不放过任何强暴女人的畜牲!

当村姑惶恐不安抱着头睁开眼睛时,见跪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傻了眼,仰视面前威武手狠疾恶如仇的国军少校,少校黑洞洞的枪口正近距离对准他的前额,子弹随时射出枪膛打穿这个脑袋。

“饶命啊!饶命啊!姑奶奶!小的以后再也不敢干这等伤天害理的事了!都是他拉上我做出这种不是人干的事啊!我是畜牲,我不是人!饶小的一命啊!”留分头的转向村姑,奴颜婢膝又是作揖磕头又是哭丧求饶。

惊魂未定的村姑此刻突然产生了恻隐和怜悯之心,如果不是马林的出现她早就被这两个流氓恶棍糟蹋败身了,现在危险过去了,看着还活着的这一个将被打死,善良的村姑竟可怜起这恶棍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