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电话外交划分四重世界 中俄在第三重

江东大虾 收藏 5 2392
导读:奥巴马对国别关系亲疏远近的划分,遵循了二战后美国外交的传统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董晓宾发自北京 如果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拿起电话,他会第一个打给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呢?   答案已有了。   从11月6日开始,奥巴马展开了连续的“电话外交”——与世界各国领导人通话,在探讨双方共同关心话题的同时,也顺带表示对他们祝贺自己当选的谢意。   第一重:关键盟友   11月6日,9个国家的领导人成为首先通话的对象。用美联社的话说,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美国的“关键盟友”。

奥巴马对国别关系亲疏远近的划分,遵循了二战后美国外交的传统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董晓宾发自北京 如果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拿起电话,他会第一个打给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呢?

答案已有了。

从11月6日开始,奥巴马展开了连续的“电话外交”——与世界各国领导人通话,在探讨双方共同关心话题的同时,也顺带表示对他们祝贺自己当选的谢意。

第一重:关键盟友

11月6日,9个国家的领导人成为首先通话的对象。用美联社的话说,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美国的“关键盟友”。




“同盟”这一词汇在9次通话中被反复提及。加拿大总理哈珀和奥巴马更是强调加美是最密切的“盟国”。

当然,重要的议题总是免不了要讨论一下,尽管未必能得出什么结论。在与法国总统萨科齐、英国首相布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交谈中,除了金融危机,奥巴马还谈及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朗核问题等议题。奥巴马与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重点谈论了打击贩毒和有组织犯罪。与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的交谈中,奥巴马承诺推进中东和平进程。奥巴马还与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商讨了地区安全、全球变暖等话题。

在6日的通话中,萨科齐与奥巴马通话的时间最长,双方聊了30分钟,据说气氛“极为热烈”。而韩国《朝鲜日报》则突出报道了奥巴马夸奖李明博英语水平高。据说通话刚开始时本有翻译在,中途估计是为了节省时间,李明博要求直接对话,奥巴马当时在电话里回应说“你的英语比我的韩语更流利,我只会说‘你好’一句韩语”。

相比之下,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在与奥巴马长达10分钟的电话会谈中,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的麻生太郎始终未使用口译。据说奥巴马当时在电话里告诉麻生太郎,说他“对日本感到十分亲切”。奥巴马还说自己知道日本“奥巴马”小镇的故事。

第二重:一般盟友

如果说前一天的通话对象属于“关键盟国”的话,那么11月7日就是奥巴马与“一般盟国”的联络日了,共有6个国家领导人与之进行了联络。

在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通话中,话题自然离不开加强合作推进中东和平进程。而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则得到了奥巴马支持该国民主的承诺。与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的“良好”交谈中,对于卡钦斯基提及的导弹防御系统问题,奥巴马未作评论。

通电话的好处就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在盟友之间。在奥巴马和贝卢斯科尼通话之前,这位一向口无遮拦的意大利总理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赞奥巴马“英俊、年轻、肤色如日晒般黝黑”,引起国内外一些人不满,被指评论有欠妥当。不过,或许是批评者有些多虑了,人家奥巴马压根就没往心里去,两人“在长时间友好交谈中,确认密切两国友好合作关系”。

第三重:比较重要国家

6日和7日,奥巴马过渡班子分别就当天通话情况进行了通报。之后几天,虽然奥巴马的“电话外交”还在继续,但发言人已不就此专门进行说明。如果想了解通话的内容,一般要从对方国家的媒体上寻找。

而据公开的报道,在8日这一天,奥巴马只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进行了通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朱锋认为,在奥巴马的外交排序中,中俄属于“在美国对外关系中比较重要的国家”。

在与胡锦涛的通话中,奥巴马表示,“在当今国际舞台上,美中关系是至关重要的关系,发展美中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世界。”而在与梅德韦杰夫的通话里,双方认为“为全球稳定发展,美俄应该建立有建设性、具有正面意义的互动关系”。

“奥巴马遵循了美国外交优先次序的传统,首先是美国的同盟,这是美国外交的核心利益。”朱锋说。但这并不足以说明,在奥巴马的心目中,美中、美俄关系不如美欧或与其他盟友的关系重要。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认为,“不是说不重要,只能说从感情的联络上,从无话不谈的角度上,在奥巴马看来,中俄显然不是第一个圈子里的国家。”

第四重:拾遗补缺?

奥巴马“电话外交”的排序的确让一些国家感到不快,反应最激烈的就是印度。

“自奥巴马胜选后,印度焦急等待了上百小时,奥巴马已经和9个‘关键盟友’通了电话,却没有印度。”一位在职的印度外交官在香港“亚洲时报在线”上如此写道。

印度《政治家报》则说:“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进行了电话交流。(奥巴马)对印度的冷落仍在持续。”

其实最让印度人难以忍受的,用《华盛顿邮报》的话说,就是奥巴马不仅在6日就和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通了电话,而且两人在电话里还足足聊了20分钟。一直以来,印巴关系都是南亚地区最紧张的双边关系。

面对国内外舆论压力,印度总理辛格10日赶紧“打圆场”,解释说奥巴马曾试图联系他,但因正赶上自己出行,所以没能联系上。 “尴尬”的局面在12日才得以缓解。据印度官方消息,奥巴马在这一天和辛格通了电话,他亲口表示“美印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关系”;辛格说两国关系“非常好”,不过强调“我们对现状并不满意”。

不难看出,印度方面怨气未消。据说,奥巴马表示会在总统任期内尽早访问印度,不知能否有助于平息这场风波。

其实,奥巴马的“电话外交”并未在8日之后停止,奥巴马还和巴西总统卢拉通了电话,从而弥补了“南美的空白”。

他当然也不会忘记南部非洲。在奥巴马生父的故乡——肯尼亚一个叫科杰洛的小村庄,当地人早已开始庆祝自己“入主白宫”,但直到选举结果公布一周后,肯尼亚总统齐贝吉才和奥巴马通上电话。据肯尼亚《商业日报》报道,齐贝吉邀请奥巴马再次访问“故乡”肯尼亚。

“奥巴马的‘电话外交’基本都照顾到了,但从中也可以看得出奥巴马外交的亲疏远近。”朱锋认为。正如同一位美国华裔学者所说,“打电话顺序的选择,不管是出于奥巴马自己的意愿,还是其高级顾问的建议,可以看出他仍难以跳出美国传统的看待国际政治力量与国际关系的局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