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新开岭一役歼敌一个师 ZT

蓟辽总督 收藏 0 488
导读:  60年前那个萧瑟的深秋,在解放战争初期的辽宁东部山区,东北我军进行了一场鲜为人知的著名战役--新开岭战役。   这场战役是1946年10月下旬至11月初,我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在民主联军总部和辽东军区的领导下,坚决贯彻毛泽东运动战的战略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在辽宁凤城北部的叆(阳)赛(马)地区全歼了国民党军52军第25师,首创当时东北我军全歼敌一个整师的先例,得到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充分肯定。   历史背景   敌我双方战前态势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0年前那个萧瑟的深秋,在解放战争初期的辽宁东部山区,东北我军进行了一场鲜为人知的著名战役--新开岭战役。


这场战役是1946年10月下旬至11月初,我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在民主联军总部和辽东军区的领导下,坚决贯彻毛泽东运动战的战略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在辽宁凤城北部的叆(阳)赛(马)地区全歼了国民党军52军第25师,首创当时东北我军全歼敌一个整师的先例,得到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充分肯定。


历史背景


敌我双方战前态势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军自1945年8月始经由陆路和海路陆续先行进入东北,国民党军于11月在美海军支持下由秦皇岛登陆后进入东北地区。随后,我军按照中共中央《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撤出大中城市及铁路沿线,到北满、东满和西满广大农村建立根据地。1946年10月中旬,国民党军队在美军顾问团的操纵和策划下,企图一口吞掉整个东北地区。在作战方法上,由于其兵力不足,制定了"北守南攻"的作战计划,企图先消灭我南满主力,而后集中兵力于北满作战,以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


1946年10月19日,杜聿明(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调集了8个师,约10万人,从沈阳地区出发,兵分三路向我南满根据地大举进攻。左路为新1军的30师、52军的195师及71军的91师沿沈(阳)吉(林)路向通化、桓仁进军,企图切断我南满3纵与4纵的联系。右路为新6军的14师、22师及60军的184师残部直取岫岩、庄河、普兰店,切断我军与山东和南满的联系。中路为52军军长赵公武率领的2师及25师的75团,沿安(东)沈(阳)路向辽东军区机关所在地安东(丹东)进犯,其左翼由25师师长李正谊率领从本溪进攻赛马集、宽甸,企图切断安东军政机关撤往北满的退路,进而击溃我南满主力,占领整个南满地区。


敌25师是一支极具代表性的蒋军嫡系部队,是关麟征、杜聿明起家的老本。早年曾参与"围剿"鄂豫皖苏区,抗战时期参加过长城抗战、台儿庄战役和长沙会战,后奉调入滇担任国境守备任务。抗战胜利后到越南受降,又自越南海防乘美舰北上于1945年11初在秦皇岛登陆。该师因善于长途奔袭,在国民党军中有"千里驹"之称。这是一支美械半机械化部队,多为云南老兵,有作战经验,战斗力较强。


当时,从本溪出发的25师(欠75团),附装甲车5辆、汽车20余辆、大车50余辆,全师6000余人。25师进攻速度很快,10月19日占领小市,20日占领田师傅、碱厂,21日开始进攻赛马集。


叆阳、赛马(旧称赛马集)位于凤城北部地区,属长白山余脉,这里山高林密,河道纵横,是辽东地区重要的交通和军事要隘,也是辽宁省著名的革命老区。1935年6月和8月,东北人民革命军(后改称抗日联军)1军1师先后2次进攻赛马集,并建立了以蒲石河和尚帽子为核心的抗日根据地。1936年4月,杨靖宇亲自组织指挥了著名的梨树甸子(今叆阳镇东新村)战斗,痛歼尾随半月之久的邵本良部并取得了重大胜利。


当敌25师向赛马集推进时,我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及所属3个师从领导到部队都是分散的,25师的进攻给4纵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根据东北局和民主联军总部关于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指示,肖华(辽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与南满部队首长研究了敌情。三路敌军相比较,中路最弱,却对我军威胁最大。目前敌25师孤军深入,与其他各路敌人拉开了距离。4纵首长根据辽东军区首长的指示,决定集中第4纵队主力8个团的兵力,将25师消灭在赛马集、新开岭一带。


艰苦卓绝


战斗异常紧张激烈


1946年10月19日晚,4纵司令员胡奇才奉肖华及辽东军区首长的命令,率领攻占本溪小市的部队主动撤离,星夜抄小路急行军赶往11师驻地赛马集。20日,敌52军2师在安沈路方向突破了我12师36团扼守的牛蹄崖、河拦沟防御,我34团扼守的连山关、摩天岭阵地战事吃紧。21日夜,12师主力主动撤离,敌占领摩天岭主峰,我12师35团沿安沈路节节阻击,掩护主力部队向东转移。


此时,12师师部及34团、36团在师长江燮元、政委潘寿财的率领下,从摩天岭地区主动撤离,以急行军速度经连山关、草河口,向赛马集岔路子后又向喜鹊沟转移。此时正值东北的初冬,天气寒冷刺骨,12师指战员身着单衣,连日征战,已经十分疲乏。转移途中,师参谋长李洪茂向纵队首长请示:"部队几天没有吃饭,没有睡觉,已经拉不动了,能否让战士们休息两个钟头再走?"。"两个钟头"--这是饥寒交迫、极度睏倦的12师战士们唯有的"奢望",纵队首长何尝不了解战士们的心情和辛苦。但是,为了赢得时间,争取主动,必然迅速集结。纵队首长要求:"一定要坚持走,分秒必争,火速集结。现在走1个钟头,胜过将来走10个钟头;现在走1里,胜过将来走100里"。于是,12师首长发挥我军政治工作的优势,用当年红军长征时所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鼓励大家,带领战士们日夜兼程,翻山越岭,一路小跑,迅速转移。战士们身上一会儿汗水结成冰,一会儿冰又化成汗水。有的连队怕战士行军打嗑睡掉队,让战士们抓住绳子坚持走。他们克服了难以相象的困难,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赛马集东北指定位置。


10月23日,敌25师主力开始采取步炮协同战术猛攻赛马集分水岭阵地。此时,我11师主力已经主动撤离赛马集,与刚刚到达的12师主力在赛马集东北会合。我11师31团在分水岭阻击敌人2昼夜,完成掩护主力转移后从容撤离阵地。23日黄昏,敌25师进占赛马集。


24日晨,敌52军军长赵公武电令25师师长李正谊留两个营驻守赛马集,保证本溪侧翼和后勤补给线的安全,25师主力继续前进,配合52军主力合围凤城。25师决定由74团两个营留守赛马集,师主力向西南前进。当晚,敌25师在距赛马集60华里处的松树嘴子附近宿营。


为了拖住25师,打乱其进攻部署,趁留守赛马集之敌立足未稳,我4纵队集中11师(32团已归建制)、12师(欠35团)共五个主力团,于24日黄昏向赛马集发起进攻。11师31团由东北面夺取东甸子、下潘家堡子及赛马集东山高地,继向赛马集攻击,12师34团随后跟进扩大战果;11师33团及军区警卫团由南面夺取车家堡子、洋马林子,继向赛马集攻击。经过一夜激战,31团攻占了东山高地,我军随后夺取了赛马集外围所有据点。拂晓,在9门野炮的配合下,我军向赛马集发起猛烈进攻。敌人龟缩到赛马集街上顽抗,我军向顽守在碉堡、房舍里的敌人发起冲击,顿时赛马集枪炮声大作,杀声四起。经过数小时激战,歼敌200余人,我军夺回赛马集。残敌出山嘴河经红石砬子向小市方向逃窜。


25日凌晨,李正谊得知赛马集失守,残部在赛马集西20华里处待命,李正谊命令该部立即择路向25师靠拢。黄昏前,被击溃的74团残部和配属给52军2师的75团归还建制。赛马集之敌被歼后,25师立即掉回头来,于26日午后到达赛马集西南30里的双岭子、河南堡子、马房子一带。


此时,我4纵己经撤出赛马集,布置在双岭子地区。我军考虑到当时敌人可能不到2个团,而且突然向后转,部署必然紊乱,4纵决定乘胜把敌25师全部歼灭在双岭子地区。27日上午,我军向双岭子敌人发起了攻击。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异常激烈,11师31团在河南堡子一举击溃敌5个连,12师34团也击溃敌3个连并占领岔路子。4纵原以为集中了5个主力团,1万多人的兵力,能给当面的25师以重创。结果激战一昼夜,毙伤敌500余,敌25师却凭借优势火力毫无动摇迹象,司令员胡奇才与政委彭嘉庆等纵队首长开始研究判断这一复杂情况。后来从俘虏口中得知,原来配属在安沈路的75团已归还建制,敌人不是5000人,而是8000多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4纵决定于拂晓前主动撤出双岭子,脱离战斗。随后,12师主力沿公路两侧迅速转移并向新开岭地区隐蔽集结,11师在赛马集附近节节阻击敌人,诱敌深入到我所预定的下一个战场--新开岭,并请示辽东军区首长立即调回10师,以便集中兵力全歼敌人。10月28日下午,敌25师重占赛马集。


同时,4纵队经辽东军区首长同意,令韩先楚率领10师及所属部队,从新宾、永陵出发,日夜兼程,经碱厂向新开岭一带集结。10师陆续到达碱厂后,先头部队28团又于29日晚从碱厂沟门出发,一夜行程130里,翻越了几座大山,赶往指定地点。10师主力于30日拂晓从碱厂地区分路出发。为了抢时间,不失战机,步兵爬山抄小路跑步前进,炮兵沿公路随后跟进,全师以17小时急行军65公里的速度,于当晚(除炮兵营外)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八里甸子和柏林川集结。


战役典范


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


新开岭位于宽甸以西约70公里,包括叆阳边门、黄家堡子、王家堡子等地。四面皆为高山,宽甸至赛马集的公路和叆河穿越其间。山间沿叆河两岸地形比较开阔,北面有老爷山制高点,东有叆阳边门东山可以控制公路出口,黄家堡子和潘家堡子均有高地可以设伏。当年日本人在老爷山顶修建了碉堡,这里是一个隐蔽兵力打大包围歼灭战的理想战场。


30日晨,敌25师分两路纵队由赛马集向东北沿大致平行的两条道路推进。25师主力为左纵队,经拦马岭、顾家堡子到达王家堡子、韩家堡子;75团为右纵队,经李家堡子到达新开岭、太平岭,再分3路小股敌人于新开站、宫家堡子会合后直犯黄家堡子。30日午后,25师先头部队75团首先接近新开岭地区的黄家堡子。我11师坚决阻击敌军,迟滞敌人行动,争取时间让几十里外的10师主力赶来参加战斗。傲慢的敌军没把我军放在眼里,直接进攻老爷山。守在山头的我11师警卫营及33团两个连伤亡过大,被迫撤离阵地,老爷山遂被敌军占领。31日下午,10师主力急行军赶到,未来得及很好组织火力便投入战斗,与敌人展开正面遭遇战。敌军占有老爷山顶的日军碉堡,地形反对我方不利。从黄昏开始,10师28团的一个营向老爷山发起进攻。因战术上指挥不灵活,只从正面硬攻,又没有炮火支援,在敌人密集火力封锁下,虽然有3个战士冲到山顶碉堡下,但后续部队上不来,突击未能成功。11师隐蔽在叆阳边门的黄家堡子,敌25师为了冲开南进道路,以一个团兵力向黄家堡子山头进攻。守卫阵地的我32团2营在敌人强大火力压制下丢失了阵地,但11师并未后退,仍然守住了叆阳边门的通道。这一夜我军对25师已形成三面包围,但制高点多被敌人控制,出现了对峙局势。


11月1日,我10师29团经一夜激战后,攻占了黄家堡子西北、正北两个高地,威胁到老爷山敌军侧翼。敌军为了巩固阵地,停止向外冲击,集中兵力收缩到老爷山,组织防御。11师乘势占领了叆河南岸高地,12师攻占了潘家堡子高地,完全切断了敌人的退路。但敌25师仍未查清我军兵力,认定我军无力歼灭他们。当沈阳方面用无线电与25师联络时,25师指挥官高喊:"只要(空投)炮弹,不要援兵"。坚持自己突围。这就断送了25师脱离的机会。此时,我10师不顾疲劳和伤亡严重,连续向老爷山发起攻击。但指挥不灵活,没有采取正确的战术,炮火配合不当,敌人依据老爷山顶碉堡拼命顽抗,一夜战斗10师28团伤亡500余人,进攻仍未成功。


11月2日,新开岭战役到了关键时刻,我军与敌军苦战两昼夜,都已相当疲劳。前来增援号称"虎师"的新22师已由草河口赶到双岭子附近,其余各路敌军分别占领了通化、宽甸和安东。沈阳来的飞机空投弹药接济25师,并投下杜聿明给李正谊的信件,叫他固守待援。在这种情况下,是打还是撤?4纵队首长决定咬紧牙关,不惜一切代价作最后努力。这天早晨,我11师2个团渡过叆河,进至北岸,使老爷山侧后暴露,对敌形成严重威胁。12师由潘家堡子向老爷山旁边的丛家堡子小高地进攻,随后又占领了敌人的重要据点--大庙,老爷山阵地更加孤立。10师的炮兵和预备队此时都已到达老爷山下,炮兵迅速瞄准向山头猛轰,预备队30团的两个营向老爷山西北、正北侧翼发起攻击。正面进攻的28团因连日作战伤亡太大,进攻迟缓,有的人员擅自脱离战场。


此时,司令员胡奇才来到老爷山北山10师指挥所,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老爷山碉堡附近密密麻麻地趴满了我军战士,有的战士离碉堡只有十几步,但是被敌人火力压得抬不起头。胡奇才与师长杜光华、政委葛燕璋研究决定:马上发起冲锋,并派师作战科副科长段然前去传达命令。段然跑出指挥所迅速接近前沿阵地,向副师长侯世奎及28团首长传达完进攻命令后,拔出并举起手枪,高喊:"同志们,冲啊!"的口号,勇敢地向敌人碉堡冲去。段然同志用自己模范行动实践着进攻的命令。霎时间,地动山摇,杀声震天,战士们一跃而起,冲向敌人的碉堡。副连长王喜芹率领4名战士,第一个抢上碉堡。28团团长胡润生、政委张继璜和参谋长李书轩亲自率领战士们冲向老爷山山顶。10师炮兵集中火力,将山顶的碉堡摧毁。经过顽强冲杀,反复争夺9次的老爷山阵地终于被我军占领。此刻25师全线混乱,兵败如山倒。先是向南突围,被11师堵回。又向潘家堡子突围,被12师堵回。此时,几架蒋军的战斗机和运输机飞临战场上空,空投的弹药和食品均散落在我军阵地上。10师不顾敌机轰炸,从老爷山上冲杀下来。11师、12师也全体出击,四面山上杀声震天动地,25师残部被压缩在黄家堡子河套内,被我4纵队全部歼灭。师长李正谊、副师长段培德以下5877人被我军俘虏,毙伤敌团长以下1600多人。我军也付出了伤1582人,阵亡338人的代价。28团参谋长李书轩、10师作战科副科长段然和28团副连长王喜芹在最后攻击老爷山的战斗中壮烈牺牲。随后4纵迅速地打扫战场,并向通化以东地区转进。


历史价值


新开岭战役振奋了军心民心


新开岭战役整个过程前后历时十余天,经过我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先后3次集中兵力,经历了前期的赛马集争夺战、双岭子攻击战和最后的新开岭围歼战,最终以我军在新开岭地区全歼25师的全面胜利而告结束。这次战役是4纵队第一次全歼国民党军一个整师的歼灭战。我军集中全纵队八个团,武器装备也落后于敌军,但全纵队指战员下定决心,不怕困难,集中兵力,连续作战,特别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咬紧牙关,坚持到底,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也显示了"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作战方针的正确性。


新开岭战役的胜利,也是当地人民全力支持的结果。新开岭战役期间,赛马县县长王海之亲自带领公安队做群众工作和支前工作,广泛发动我军驻地村民给参战指战员做饭送饭,战斗和转移中掉队或受伤的战士得到了很好地保护,赛马集附近各村都派出担架队转运伤员,新开岭战场附近20多个村给战士送去了玉米面饼子。据宽甸8个区统计,当地就出动担架800多副,大车300多辆。战场附近群众(包括老人、儿童)对敌人是严格保密,守口如瓶,使敌人对我军一无所知,变成战场上的聋子和瞎子;而对我军则挺身而出,不怕危险,千方百计打探消息,使我军对敌人的情况了如指掌。


新开岭战役的胜利,极大地振奋了军心民心。11月3日,毛泽东同志代中央军委起草并发给辽东军区嘉奖电:"(一)庆祝你们歼灭敌人1个师的大胜利。望对有功将士传令嘉奖。(二)这一胜仗后南满局势开始好转,望集结兵力,争取新的歼灭战胜利。"11月5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敌二十五师的毁灭》的社论,指出这是对国民党进犯者的"一个沉重的歼灭性打击",对于新开岭战役的胜利给予了高度评价。之后,《东北日报》也发表《欢庆辽东大捷》的社论,指出新开岭战役"创建了南满自卫战歼敌最大的一次辉煌战绩,鼓舞了南满及东北解放区全体军民粉碎蒋军进攻的胜利信心"。


为了纪念这次著名的战役和人民军队立下的不朽功勋,1986年10月,丹东市委、丹东市政府和凤城县委、凤城县政府在叆阳镇新开岭战场旧址立下了一座高13.5米,白玉质地的"新开岭战役纪念碑",上面书写着《人民英雄丰功伟绩青史永垂》的碑文,陈云同志为新开岭战役纪念碑题写了碑名。


沧海桑田


昔日战场已成黄金旅游热线


60年弹指一挥间。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的人和事都已淹没在历史尘埃中。今天,从本溪小市经分水岭进入赛马镇,再越过拦马岭经叆阳镇前往灌水和宽甸,已经成为辽东山区一条黄金旅游线路。如今,乘自驾车出游的人们,可否知道这条几十分钟便可顺畅通过的高等级公路沿线,就是当年闻名遐迩的新开岭战役的战场。今天幸福安康的生活来之不易,有些事情是不该忘却的。每当看到公路上满载货物奔忙的车辆,你可否能感知到当年指战员们奔赴战场那匆匆的脚步;每当看到公路两侧收获季节那满眼的金黄,你可否能体验到当年战士们的奋勇冲杀和前赴后继;每当看到公路边疾闪而过的富足村屯,你可否能感受到革命前辈们建立的历史功勋,已经成为矗立在今天人民小康生活上的一座永远的丰碑。今天出游的人们,不要忘记山间的那座纪念碑,不应该忘记那些永远长眠在这里的革命先烈们。


社会的发展需要一种精神力量的推动,需要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作为支撑。当前,我们在构建和谐辽宁、实现全面振兴的进程中,需要更好地在广大人民中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需要让广大青少年更多地了解中国革命史及其丰富的精神内涵,需要年轻一代了解新开岭战役及其表现出来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