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对于秦风的担忧,周扬笑着说道:“秦兄,你放心,就保安团那些团丁,我保证他们连我的影子也摸不着,就算看到了我也可以让他们装作没看见。”秦风见无法说服周扬,只好告诉了周扬马天云的住处。



秦风其实对于周扬的自信还是深以为然的,据保安团的内线报告,周扬在保安团内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甚至有些迷信的老团丁认为周扬肯定是上天的星宿下凡,来到人间专管不平之事的。这下子连那些平时嚣张狂妄的兵痞子们都收敛了一些,变得小心翼翼了。县里的老百姓们则把周扬呼作“周青天”说他是包公转世,专门替百姓做主的。有些虔诚的百姓把周扬的牌位供在家里,每日焚香膜拜,一时间周扬的威名传遍了整个涉县。


秦风想到这里,面露奇怪的笑容,周扬看着秦风的表情,不由得问道:“秦兄,你笑什么?”


秦风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周兄,你知道涉县的老百姓管你叫什么?保安团的团丁又叫你什么?”


“什么?”周扬有些茫然。


“涉县的老百姓管你叫周青天,说你是包公转世,专管人间不平之事的,保安团的士兵则说你是天上的星宿下凡。”


“什么?!包公转世!星宿下凡!这这什么跟什么呀?”周扬闻听此事,失笑道。


“涉县的老百姓苦啊!不但地主老爷们欺压剥削他们,官府也是课税繁重,保安团的士兵们打仗不行,欺压起百姓来则个个如狼似虎。”说起这些,秦风脸上满是愤恨与凝重。


“是啊!不但是涉县的百姓,我看中国的许多地方同样如此,百姓贫穷,地主剥削和官府摊派严重,士兵欺软怕硬,再加上外敌入侵,虎视眈眈,国民政府不思抵抗,却把心思放在剿共上,兄弟相争,外人得利啊!”周扬长叹道。


“是啊!国难深重,我等肩上的责任重于天啊!”秦风感慨道。


“好了,我们在这里大发感慨,还不如做些实事以报国家呢!秦兄,情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周扬正容道。


“这件事周兄你就放心吧,万事一切小心!”秦风关切的说道。


“多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再见!”两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其间凝聚了兄弟般的情谊和信任。


周扬告别了秦风和白梅母女,带着杨二等人离开了如归客栈,迅速消失于茫茫黑夜之中。看着周扬告别自己时那平静如常的面容,白兰心里似乎有些失落,原来巧笑善睐的明眸黯淡下去了,活泼爽朗的性情也不见了,变得有些闷闷不乐。这一切都被白梅看在眼里,心里长叹了一声,真是女大不由娘啊!白梅自从秦风那里听说了周扬的许多事后,其中包括了杨月儿与周扬的事。对于白兰与周扬的前景并不看好。心道该找个时间好好开导开导女儿了。


三人站在客栈门口目送着周扬等人离去后,白梅环顾了一下周围,见并无可疑之处,转身说道:“咱们进屋吧。”遂拉着情绪不高的白兰与秦风进了客栈后院,白梅把门拴上后,才低声问道:“你们谈得如何了?”


秦风把两人商定的结果告诉了白梅,白梅听了若有所思,良久才感叹道:“没想到他还能想出这种计谋,可惜了这等人才!”


秦风自然知道白梅可惜的是什么,对此他深有同感,虽然从周扬的言谈中可以看出他对于共产党很有好感,在思想上也倾向于中共的政策路线,可现在毕竟不是一个阵营的,有些事情秦风还是瞒着周扬的,例如在钱闵的军统中就隐藏着共产党的地下特工。虽然不是钱闵的心腹,但对于钱闵的许多隐秘他还是有所闻的。钱闵的住处他也知道两处,另有一处秘密的住处则只有钱闵本人与他的两个神秘心腹知晓,这两个人那个特工虽极力打探,却所获无多。




周扬获知了马天云的住处后,带着杨二等人迅速朝着目标而去,一路上,周扬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危险的预感,就是今晚一定会发生一些事情,想到事情可能有变,周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也就在周扬他们隐蔽的接近马天云的住处时,异变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