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单身汉向亲母求欢被拒 狂殴母亲致死(图)

铁血废品 收藏 1 579
导读:[img]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081117/34ab4b1b1d.jpg[/img] 张仕奎家的木楼目前请人帮忙看管,村民们都说“等他回来后再交给他”   红网11月17日报道这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案件。一个单身汉要求与母亲发生性关系被拒绝后,用多种利器对亲母进行残酷殴打,最终,眼睁睁地看着老母亲死去。9月22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对他判处死刑。  此人名叫张仕奎,35岁,开阳县毛云乡鲁底村铁厂组农民。张仕奎中等身材,偏瘦,一直单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仕奎家的木楼目前请人帮忙看管,村民们都说“等他回来后再交给他”


红网11月17日报道这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案件。一个单身汉要求与母亲发生性关系被拒绝后,用多种利器对亲母进行残酷殴打,最终,眼睁睁地看着老母亲死去。9月22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对他判处死刑。


此人名叫张仕奎,35岁,开阳县毛云乡鲁底村铁厂组农民。张仕奎中等身材,偏瘦,一直单身,平时胆子很小,嗜酒如命。11月8日,记者采访时,鲁底村村民认为: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父母自小对张仕奎的百般溺爱,最后害了他。



张仕奎酒后哭喊着要打人杀人



从贵阳到毛云乡,一条90公里的盘山公路蜿蜒串起数个村寨,张仕奎所在的鲁底村铁厂组四周是山,山上的松树将小村寨包裹得严严实实。



60年前,这里一户倪家的女子,被邻乡一个叫张仲华的人看上,那个“精明能干”的木匠来到倪家“上门”,生育五女后,一男孩出生却病逝,1973年12月1日,在急切期待中,再度生下个男孩。



两夫妇迷信“取个难听的名字可保儿子好命”的说法,给儿子取名为“小粪桶”。一生辛劳,他们就“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对“小粪桶”关爱有加。“小粪桶”长到10岁,父亲张仲华把他送去3公里外的小学就读。从此“小粪桶”有了个文雅的名字:张仕奎。



村民们说:无论吃和穿,父母对张仕奎的要求都极力满足,在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几个姐姐做错事却常遭打骂。但由于成绩不好,张仕奎小学毕业就结束了求学生涯。



那年,张仕奎大约15岁。别家孩子放牛割草,帮助家里干农活,他却整天在村庄内四处游荡。由于张仲华平时喝酒时,张仕奎也跟着尝尝,“也许,张仕奎好酒的习惯那个时候便开始养成了”,村里61岁的赤脚医生王文书说。



与张仕奎年龄相仿的黄某回忆说,因为胆小,怕遭欺负,小时候张仕奎很少和大家一起玩。而他能用竹条编撮箕等常常受人称道。



就这样,张仕奎慢慢长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中等个子,偏瘦,瓜子脸”,村里的人这样描述他。



5个姐姐陆续出嫁,父母年事渐高,20多岁的张仕奎独自打理起一家5口人的田土和山林。一位余姓村民回忆:那几年,张仕奎干得一手的漂亮农活,田间地头时常锄得相当干净,收成很好,并且种有烤烟,每年有几千元收入。



与此同时,也到了张仕奎谈婚娶妻的年龄,“但他从小孤僻,不善言谈,亲友多次为他介绍对象均不成功”。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张仕奎找不到老婆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以为父母会为他包办”。



临近而立之年,找媳妇成了张仕奎的心病,他开始变得更加郁闷、内向,种庄稼的热情也渐渐淡了,除了喝酒,还学会了吸烟,经济拮据时,旱烟也弄来“吧嗒”。



其间,他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每次上山锄地,都要用瓶子装一斤白酒,渴了累了喝一口,收工时,带着空酒瓶回家。张仕奎的酒瘾与日俱增,他开始变卖家中粮食和牲畜,甚至赊账,“有时包谷和稻米才收进家,未等烘干,要账的人便上门拿走了”。



随着对酒精产生依赖,渐渐地,张仕奎的性格变得暴躁起来。一次,张仕奎酒后哭喊着要打人杀人,几个姐姐将他按住,最后他抱住几个姐姐痛哭。



王文书对记者说:因不施肥,张仕奎的地广种薄收,一年到头连猪也喂不了一头来过年。后来,张仕奎索性不再耕种田土,父亲苦心耕作的成片的山林最后都荒了。一位村民说,“从小卖部到家距离不到200米,他打一斤酒,才走到半路已喝掉一大半”。



“张仕奎不喝酒时对人很有礼貌,说话也有条理,喝了酒就神经紊乱”。村民们印象最深的有两个细节:一次,有人在一干枯水沟里发现一人双脚朝天,大家都以为死了,王文书用力拉出来一看,正是烂醉如泥的张仕奎。另外一次是,余姓村民的婚礼上,张仕奎自己倒酒便喝,醉后大喊大叫,被几个亲戚捆绑在树上。

殴打生母平均每月至少10次



当喝酒成为张仕奎生活中最大需求时,酒钱也成了他最大的经济困境。一次,他将自己反锁在家,把农药“敌杀死”倒在身上装死,威胁父母说,不拿钱买酒喝便自杀。村民闻讯赶来,其中一人诈道:“的确喝了不少农药,赶紧拿粪便灌进嘴巴才能解毒”。话音未落,张仕奎起身就跑。



张仕奎的大姐张仕先就嫁在同一个村里,“张仕奎经常上门讨粮,但我们并不敢多给他,因为怕他用来兑酒喝”。



由于喝的酒都是一两元一斤的老白干,“他可能喝了不少酒精勾兑的伪劣酒,时间长了,导致酒精中毒”,有村民推测。



没有钱花,张仕奎开始对父母拳脚相加,喝醉之后,又责备父母:“就怪你们,没有为我娶到老婆。”当时,张仕奎的父亲已年过八旬,母亲也七十有余。面对打骂和指责,父母只能忍或躲,几个姐姐和姐夫多次规劝,“他置若罔闻,甚至提起斧头要砍人”。



值得一提的是,一次张仕奎殴打父亲,被几个村民逼迫其给父亲下跪道歉,并欲将其扭送派出所拘留,但他父亲却对邻居说:算了,算了,断了我家“人根”可咋办哟。



2004年的一天,张仲华在被儿子张仕奎殴打过后,躲避到邻乡的女婿家,不久,张仲华在病痛中含愤辞世。



据村民介绍,70多岁的倪某身体还算健康,倪某提水摘菜时能快步行走。去年秋天,“很少见倪某出来走动”,随后才知,她的一只腿,被张仕奎打折了。



有良知的村民打电话到派出所报案,民警来到现场后,善良仁慈的母亲却下跪求饶:“张仕奎年轻、不懂事,我是自己走路不小心摔伤的”。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事后,张不但未吸取教训,而且变本加厉。“反正,一喝酒就要打”,余某告诉记者,张仕奎殴打生母平均每月至少10次。



2006年,张仕先去看母亲时发现母亲很憔悴,便接回自己家中。恰巧张仕奎也到开阳县城打工,铁厂组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2007年农历11月17日,张仕奎来到张仕先家,无论如何也要将母亲接回家住。“我们拗不过,只得让他接走,张仕奎没有背母亲,而是用一块木板垫着让母亲向坡下漫漫滑行,才半公里的路程竟走了五六个小时”,据目击村民说。



倪某的日子在张仕奎的打骂声中一天天过去。直到2008年4月1日,她悲凄死去。这一年,她76岁。



4月1日中午,张仕奎被警方带走,他的供述还原了案发的情景:当天凌晨6点左右,他欲与其母亲倪某发生性关系,但母亲睡觉的床是用薄木板铺的,他担心会把木板弄断,强行将母亲从卧室拖到外面一间自己住的床,并强行脱母亲的裤子,母亲不从,他就先用手在母亲两边脸各打了五六巴掌,接着又用一根木板凳打了两三下,板凳腿被打断,又找另一根木板凳接着打,之后又从炉子边捡起一根钢筋做的火钩乱打,直到其母躺在地上不动弹了,他以为死了才停手,之后他就在家中做饭吃,没有管母亲。



9点多钟,邻居周朝先从张仕奎家门前路过,见到倪某光着身子睡在地上,便让张仕奎找医生来,张仕奎说没钱,周便走了。直到早上11过钟,张仕奎的母亲死在炉子边。



张仕奎向警方供述:自父亲死后,他经常强奸其母



4月1日,张仕先接到余大明的电话后才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她迅速叫来几个妹妹,当时满身酒气的张仕奎并没离开,警察的出现让他感到恐惧。



随后,倪某的尸体和张仕奎一同被警方带走,据开阳县公安局尸检报告显示,死者六处创口以及全身大面积软组织受伤,肋骨骨折、脑挫伤、硬膜外血肿导致创伤性休克、颅脑损伤死亡。4月10日,张被依法逮捕。



对于张仕奎母亲倪某的死,村民们似乎都不愿再提及,他们只是希望此案能够警醒后人。很多村民认为,张仲华夫妇是自食其果,由于他们对张仕奎自幼百般呵护,对儿子百依百顺,使张仕奎形成了孤僻、不苟言笑、任性、嗜酒如命的性格。



按照一个村干部的统计,毛云乡一个上百人的某村民小组居然有9个30岁以上的光棍,与此相隔几十公里的高寨乡牌坊村,2249人的山村有282条光棍,约占男性总数的20%。这里的村民一年忙里忙外,人均收入也就一千元左右。



“大量的青年女性都外出打工,而且很少有人愿意回来”,而年纪稍长的很多村民,就是并不遥远的贵阳都从来没有去过。在当地,娶一个老婆,并不容易。



35岁的张仕奎就是光棍族的一员,“当然,这不能成为他作案的任何借口”。



让人惊讶的是,张仕奎向警方供述:自父亲死后,他经常强奸其母。接触张仕奎案子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案件侦查中,张仕奎曾告诉警方,他在开阳打工的时候曾经找过小姐,但是回家后就没碰过女人了。



采访得知,在案发前当地就曾经流传张仕奎有乱伦其母的说法,但是很多人并不相信,也没引起注意。有村民经常看见倪某身上出现新的伤疤,但是倪某每次都说是自己摔伤的。一村民分析说,就算之前儿子有强制行为,出于面子,忍气吞声的母亲也不会说出真相”。



张仕奎的一位亲人证实说,倪某曾被张仕奎脱光衣服后跑到她家找衣服穿。后来张仕奎被这位亲戚打骂一顿后,张低头认错,“我以为他早就改了”,这位亲戚连连摇头。



心理专家分析认为:“儿子若是施暴于母,多半因为从小被溺爱、心理幼稚,且孤僻、不合群,少与同龄人交往,才可能以这种异常变态的方式发泄性欲”。



2008年9月9日,贵阳市中院对此案公开开庭审理,“因为羞愧和没到过贵阳”,张仕奎的亲属无一人到场。



由于强奸证据不足,张仕奎被认定犯故意杀人罪,9月22日,张仕奎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初冬,记者来到张仕奎一家的居所,一栋80平方左右的木房在冷风中矗立着,房门紧锁,门外杂草丛生,为倪某办丧事时留下的对联因为风化,有些褪色,其中一副写的是:亲恩深似海,子罪重如山。



35岁的张仕奎没有上诉。法制生活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