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22:00之前。聆听着最后的审判。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二天,22:00之前。聆听着最后的审判。 “噬魂岛的什么秘密啊?”舒梁一脸疑惑的问道。 “攒眼睛的小女孩。。。。。。” “。。。。。。” 。。。。。。 殷月看着舒梁,眼睛似乎在说话,攒眼睛的小女孩是什么意思,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听上去却足可以令人毛骨悚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二天,22:00之前。聆听着最后的审判。


“噬魂岛的什么秘密啊?”舒梁一脸疑惑的问道。

“攒眼睛的小女孩。。。。。。”

“。。。。。。”

。。。。。。

殷月看着舒梁,眼睛似乎在说话,攒眼睛的小女孩是什么意思,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听上去却足可以令人毛骨悚然。

童明没有理会他们的疑惑,继续着自己的讲述:

“你的前任在做管理员的时候,他知道的秘密越来越多,他通过查看会员的IP地址,看出来了很多的问题,比如有的会员的IP地址居然就是管理员的,还有的会员是几个人来回来去的互换使用,有的甚至是刚刚还在新疆,过了一会儿却到了北京。起初还以为是代理服务器的问题,可是后来发现不是,这些会员根本上就是鬼魂。”

舒梁也想起来了,自己家的IP地址也被会员盗用过,苛刻可可就在自己家里登录过,而且也发现过平行线的IP地址有问题。

童明继续说道:

“奈何桥对岸那时候还没有这个版块,但是那时的管理员确实想开设一个类似的交流版块,他把想法告诉了你,最终你实现了奈何桥对岸的版块,而且有很多会员确实通过了这里见了面,成为了现实世界中的好朋友。可是,也确实有些人通过这里达成了丑恶的勾当,这个是无可奈何的。”

舒梁的脑子里一直在跟着童明的讲述而思索着。自己和秦芳的一夜情不是因为奈何桥对岸,但是也最终达成了所谓的丑恶的勾当。

“其实奈何桥对岸这个版块,也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也不是你一个人造成的这个现实。你的前任在后来其实也登录过噬魂岛,他用的是另一个ID,他一直关注着噬魂岛,也一直对你产生着影响,甚至他还和你见过面!”

舒梁又一次陷入了迷思,童明居然说前任管理员和我见过面,他是谁呢?

“是平行线吗?”舒梁问道。

童明笑了笑,摇了摇头。

“是蔡临吗?”舒梁继续问道。

童明毅然摇了摇头。

“那是谁?”

“湿!”童明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舒梁的头皮瞬间就炸开了,湿!这不就是坐在自己面前的童明吗?他难道就是前任的管理员?舒梁真的有些难以接受了。

“是你!”舒梁惊道。

“是的!我就是你的前任。也就是说为什么我不愿意你来接手我这个空缺的原因。”

“你已经死了吗?”舒梁试探的问道。

“是的!”

“你是怎么死的?”

“和你一样!不对,应该说是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在卫生间里用剪刀剪断了自己的喉咙,因为我们是受到了同一个诅咒。”

“什么诅咒?来自于哪里的诅咒?”舒梁问道,他感觉谜底就快要出来了。

“攒眼睛的小女孩。”童明仍然说的是这句话。

又是攒眼睛的小女孩,这不得不让我们重温一下这段故事。殷月的眼神渐渐的也变得有些疑惑和惊恐,这还是舒梁第一次看到殷月的眼中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攒眼睛的小女孩:

“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人首先想到了,如果我们死了,哪么我们的QQ怎么办,这个话题一经推出,却引发了无数人对此的极其认真的思索。互联网是一个虚拟的不能再虚拟的空间,但是它居然有自己的时间概念,虽然它的时间是贴服于现实世界的时间,但是这足以使得互联网成为有自己时空概念的另一个世界。既然它是有时空概念的,那么它就有一切事物存在的承载体,现实世界中能够存在的事物,在互联网里就完全可以并且有理由存在,而且现实世界中我们抓不到看不见的东西,也许同样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存在。时空的交错,有时可以造成某种力量的产生甚至聚变,有一个真实发生的事情就告诉大家这个事实的存在。那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一个女孩,不论是什么原因,反正她已经离开了这个现实的世界,远遁到我们所谓的迷信的彼岸,她有太多的仇怨和冤屈留在了这个由她自己和互联网共同搭建的理想天地中,于是她不舍的离开,过着奔波于彼岸和现实的生活。起初,她仍然默默的注视着令自己惆怅和离开现实的那个人,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并没有因为那个人的变化而怎么样,直到有一天,她听到了他将那些以前她认为只对她自己说过的话说给了另一个女孩听的话之后,聚变了,她明白那个人了,于是她化身为一切她可以幻化的事物,去围绕着那个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觉得可以轻而易举的取走她认为那个人身上有的,并且也是她日日夜夜梦寐以求的东西,他的生命。其实这些就发生在这个互联网搭建的虚拟的小院子里,而他则是这个小院子的缔造者,这是炼狱岛的覆灭,也是他的覆灭,他是死在她温柔的怀抱中。当一切可以结束了的时候,她却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充斥着他这样的人,你说他是坏人吗?不是,他只是追求刺激和紧张的快感。那么他是好人吗?不是,因为他毕竟真真切切的伤害了没有把这些当作游戏的女孩。于是,她的所谓的复仇就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肆意的在网络上开始了,她恨那些人的眼睛,恨那些曾经欺骗了她的眼睛,她赫然发现这些眼睛的眼神几乎都是一样的,于是她开始积攒他们的眼睛,一对一对的,她发誓要将自己曾经用过的衣柜里装满那些人的眼睛,知道什么时候,打开柜门,无数眼球倾然而出,将她自己淹没在那些害人的眼球中,看那些曾经诱人但恶心的眼睛在自己周身上下散发出死羊眼的茫然,那才是她的快感。说到这里,我的眼睛其实早已经放在了她的柜子里了,我也诱惑了她,可是实际上是我被她算计了,这些都是我也到了彼岸之后的一些心得吧,我再也回不去了,但是我发现互联网真的是非常好,因为我还可以用我原来的IP地址,用原来的我想都想不到的方式在网上游荡,就连这些字也不是我在键盘上敲打出来的,我是借助了一个正在上网,而且我又发现她打字速度奇快的人,是她的双手在为我书写了这些文字,然后点击,发送,送向我曾经迷恋的那个论坛。好了,最后一句话,千万别向她睁开你的那双自认为迷人的双眼,她就在屏幕的另一端等待着,伸出她的手就能拿到你的双眼,为她的衣柜里再增加一对战利品。我走了,但是我还会回来,看看你们这些傻小子,看看你们的眼睛是不是还在。”

。。。。。。


殷月听完了,她在想,谁是这个女孩呢?

舒梁再一次听完了这个故事,他在想,这个小女孩到底是谁呢?

童明看着舒梁和殷月,他似乎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童明,你知道诅咒的内容吗?”舒梁问道。

“她诅咒噬魂岛上的人都去枉死地狱。”

“所有噬魂岛上的人吗?”

“起初是这样的,但是后来有了奈何桥对岸,就改成了那里所有的人了。她恨那些道貌岸然的色狼,他痛恨那些趴在女人身体上只为了追求那最后一射快感的人,她痛恨那些以吹嘘经历过的女人多少多少的人,他痛恨那些把自己的配偶拿出来交换以换来变态性快感的人。总之,她痛恨奈何桥对岸。”

舒梁低下了头,他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人世了,他和秦芳的荒唐经历就是这样的诅咒吗?

谁是那个攒眼睛的女人呢?

。。。。。。


之前的一段时间。

刘庆家,曙光小区里。

车子发动了好几次,都不行。刘庆着急的汗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正在刘庆着急的时候,车窗外突然出现了一张脸。刘庆大叫一声,手中的钥匙也掉落在了脚下。

。。。。。。

刘庆惊恐看到车窗外有一张脸,被小区里昏暗的路灯照耀着的一张恐怖的脸。

车窗的敲击声惊醒了刘庆。

原来是刘庆家对门的刘伯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庆惊魂未定,他见刘伯伯敲车窗,有话要说,但是刘庆也仅仅是打开了一条缝隙。

“刘庆!你家刚才出什么事了?”刘伯伯问道,他的表情也很不好看。

“您怎么在这啊?”刘庆慌张的说道。

“你家刚才什么声音啊,嘭的一下。”

那是枪声,但是刘庆不想多说。

“没事没事,没什么,我得走了!”

“真的没事啊?有事你说啊!”刘伯伯说道。

刘庆一边应付着支支唔唔,一边低下身子找车钥匙,黑灯瞎火的什么也摸不到。刘庆不管刘伯伯了,他只顾着自己找车钥匙。摸了足有四五分钟,终于摸到了!

刘庆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刘伯伯早就不见了踪影,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慌忙间把车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使劲的拧着,终于车子发动了。

引擎发动的一霎那,车里的灯亮了,正当刘庆回忆是不是刚才停车的时候是不是忘记了关车内的灯的时候,他看到了后视镜里赫然有一个女人的脸。

任惠!

刘庆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舒梁现在就想知道,谁是那个攒眼睛的女孩。

童明也看出来了舒梁的想法,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想知道那个攒眼睛的女孩是谁,是吗?”

“是的!”

“别着急!”

“你知道吗?”舒梁问道。

“知道!”

“她是谁?”

“她快来了!”

舒梁站起了身,惊恐的看着门口。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