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揭秘:奥巴马——左翼“真面目”! (ZT)

shan..lin 收藏 2 410
导读:[明报专讯]奥巴马大胜,还帮助民主党巩固国会多数,新兴网上媒体Politico的头条即以「奥巴马革命」来形容11月4日发生的一切。   用革命来形容奥巴马胜利,绝不夸张。一个非裔候选人,凭左倾的经济主张,和没有一个南方人的竞选团队,竟能攻陷共和党在南方与中西部的3个票仓,还夺得一向最讨厌大政府的3个西部州份,相信没有多少人预料得到。   他在北卡罗莱纳州胜出,还可说是因为当地黑人的高度动员;赢得弗吉尼亚州,勉强可归因于该州北部与华盛顿接壤的城郊中产票;在西部的胜利,则与近年有大量年轻专业人士移居

[明报专讯]奥巴马大胜,还帮助民主党巩固国会多数,新兴网上媒体Politico的头条即以「奥巴马革命」来形容11月4日发生的一切。


用革命来形容奥巴马胜利,绝不夸张。一个非裔候选人,凭左倾的经济主张,和没有一个南方人的竞选团队,竟能攻陷共和党在南方与中西部的3个票仓,还夺得一向最讨厌大政府的3个西部州份,相信没有多少人预料得到。


他在北卡罗莱纳州胜出,还可说是因为当地黑人的高度动员;赢得弗吉尼亚州,勉强可归因于该州北部与华盛顿接壤的城郊中产票;在西部的胜利,则与近年有大量年轻专业人士移居到落基山脉附近有关。但自1964年后从未支持过民主党的印第安纳州,竟然也投进奥巴马怀抱,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印第安纳州的人口白过白面包,非裔极少。州内除了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学城如布鲁明顿,以及北部与芝加哥为邻的地区属自由派绿洲外,其余全是由福音教派与小农企业家主导的保守地区。印州南部当年更是三K党的大本营。有州民自嘲说,change可能是他们最讨厌的一个英文字。一个黑皮肤的民主党左派竟能在印州胜出,唯一的解释,便是美国的主流民意,真的正在大举向左移。


要了解美国民意的左移有多激烈,便要先理解奥巴马其实有多左。


出身左派世家


竞选期间奥巴马不断强调来自中西部的白种母亲与外祖父母对他的影响,说服选民他其实拥有典型美国中产家庭背景。但《芝加哥论坛报》在去年刊出过一篇有关奥氏身世的侦查报导,发现他的母亲StanleyAnnDunham,其实成长于一个左派世家。奥巴马的自传对此并无提及。


奥的外祖父母来自肯萨斯州,在1950年代移居到西雅图经营家具生意。他们每周做礼拜的教堂,因为是附近隐蔽共产青年聚脚论政的据点,所以被当地人称为「红色教会」。他们更将奥巴马未来的母亲送进附近一家学风最自由的中学念书。那家学校的校董会主席,因为曾是美国共产党党员,而在麦卡锡白色恐怖时代受牵连,被召往国会的「非美活动委员会」作供。1950年代该校的英文与哲学课老师,更在课程中要求学生阅读各种前卫著作,当中包括《共产党宣言》。


在此背景下,奥的母亲在60年代于夏威夷大学求学时嫁给一名肯尼亚知识分子(奥巴马的父亲),在夏大人类学系读博士时以印度尼西亚农民手工业者的日常生活抗争为论文题材,其间更活跃于多个亚洲国家的草根组织与扶贫工作,便应该不是出于偶然,而与当时美国校园盛行的第三世界主义(ThirdWorldism)运动有关。


奥巴马的左翼影响,并没有随他离家而终止。他在1980年代于芝加哥贫民区当小区组织者时,任职于GeraldKellman主持的DevelopingCommunitiesProject。Kellman乃是美国激进小区组织之父阿林斯基(SaulAlinsky)的得意门生。阿林斯基自1930年代起在芝加哥组织弱势社群向地方政府与大企业抗争。他在1971年出版,归纳一生抗争经验的经典作RulesforRadicals中表明,小区组织的终极目标,是让无权势者在个别小型抗争中慢慢发现自己的力量,最后汇聚成足以推翻不公义既有秩序的巨大能量。这部经典对香港70与80年代的小区组织运动也有极大影响。台湾南方出版社的中译本《反叛手册》,在当年台岛的反对运动中,更是人手一本。


师法激进小区组织之父


根据奥巴马的旧同事回忆,作为阿林斯基直系徒孙的他,是少数极认真地实践和反思阿林斯基抗争法的组织者(杂志NewRepublic曾对奥的小区组织岁月作过深入报道,极有参考价值)。他的妻子米歇尔在民主党党大会的演说中,更无意中透露了奥巴马追女不忘阿林斯基的秘史﹕奥在认识她后不断尝试约会她都遭到拒绝,但有一次他说他的抱负是要「将实然的世界改变成应然的世界」(tochangetheworldfromwhatitistowhatwebelieveitshouldbe),她即深受打动,芳心暗许。但只要读过RulesforRadicals都知道,奥巴马的这句对白,其实是抄自该书的第一章﹗


他赢得大选,阿林斯基也功不可没。奥巴马逆势而行大获全胜,除了各种人云亦云的原因,如他的动人演说和新世代的网上动员外,最重要的,还得靠逐家逐户将每一票刮出来的地面人海战(即所谓的get-out-the-voteoperation)。紧贴奥巴马阵营的政治记者,无不对他们能组织起一支庞大机动、纪律严明、战力韧力俱全的党工义工军团,赞叹不已。一些论者即从这支军团的实战过程,看出阿林斯基组织法的三大法宝﹕


一、运动中的每一行动,都要有周密的剧本,还要确保群众与干部紧跟剧本行动;


二、重视行动的趣味与创意,鼓励群众在战术规划中发表意见,使参与者在持久战中保持热情;


三、开始时诉求不能超出群众经验,但获得群众信任后,便要引导他们超出原有经验,鼓动他们追求更激进的变革。


敢于攻击自由市场教条


奥巴马的深远左翼背景,或可解释为何他在初选后没有按惯例向中间转移,反而愈选愈左。他在提名演说中,一方面细致勾画出他的左翼经济纲领,例如向富人增税、向中产减税、向下层增加福利,又例如通过大力扶持新兴绿色能源企业创造就业等。另一方面,他更攻击共和党的自由市场教条,例如人人靠自己、自由市场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后便会惠及其它人等,都是被实践否定的「破旧哲学」(old,discreditedphilosophy)。民主党中能这样不留情面地向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市场核心信条公开宣战的,几乎只有奥巴马一人。其批判的力度,可谓直逼香港的许宝强。


十月初「水喉佬阿祖」问奥巴马为何要对他这种企业家加税时,奥更爆出了「当你将财富均匀地散开,便会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金句(whenyouspreadthewealtharound,it'sgoodforeverybody)。选战最后阶段,共和党便是捉着这一句不放,指摘奥巴马要搞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


对于社会主义的指摘,奥巴马一直没有响应。但他在搞笑节目DailyShow中亮相,被主持人问倒他到底是不是社会主义者时,却半讲笑地说﹕「对﹗我在幼儿园时,最喜欢跟其它小朋友分享我的玩具,这对他们(右翼)来说,可算是极具颠覆性的(社会主义)活动呢﹗」理解社会主义本义的朋友,都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谁还相信右派?


美国选民不会看不出奥巴马是一个大左派。问题是美国在经历过20多年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管治后,还有谁相信右派?过去几年,美国不少支持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或富豪如LawrenceSummer、RobertRubin和GeorgeSoros等,都相继讲出良心话,表示实践证明自由市场全球化,最终只能惠及一小撮人,其它人的实质生活水平,却只有停滞或下降的份;政府若不及时改善中下层福利,市场化政策最终会失去选民支持。


这次金融风暴,更是压垮市场意识形态的最后一根稻草。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平衡预算,但政府财赤却在他们治下达天文数字,更搞到要将金融企业国有化。他们反对财富再分配,但暗里却大搞财富的向上再分配,股市楼市好景时向富人减税,股市楼市被他们炒爆后,却用中产纳税人的血汗钱帮他们埋单。他们说政府干预会搞死经济,但他们却不敢承认自由放任政策能引发末日式大灾难(一次大衰退和一次金融海啸还不够?)。凯恩斯主义在70年代闯出的滞胀之祸,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当时还有石油危机和越战因素)。


选民一旦发现右派膜拜的那只无形的手,原来是一只从中产口袋里偷钱补贴富人的扒手之后,急速向左转,绝对是合情合理的。选战后期,麦凯恩愈骂奥巴马是左仔,奥的民调就愈高升。一名右翼女主播攻击奥巴马要将美国变成一个「像瑞典一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少舆论与网民的反应竟是﹕这不是很好吗﹖


奥巴马革命,令美国出现第一位黑人总统,更出现了一位具有强烈社会民主主义倾向的总统。1980年列根当选,掀起了全球右翼旋风。2008年的奥巴马胜利,又能否激发全球左翼政治的复兴? 作者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 布鲁明顿校区社会学系教授


转自:昆仑军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