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二章 复仇 第二章 复仇1

芳草人家 收藏 35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麦草在老枣树下痴痴等来的不是要与她一起私奔的书成,而是凶残野蛮的日本兵,麦草的天塌了,地陷了,麦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给毁了。 我麦草对天发誓:从此以后我麦草见一个鬼子我要杀一个,见两个我要杀一双,我麦草之所以忍辱偷生就是要杀尽云良县所有的鬼子。为我自己报仇,为云良县所有被鬼子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麦草在老枣树下痴痴等来的不是要与她一起私奔的书成,而是凶残野蛮的日本兵,麦草的天塌了,地陷了,麦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给毁了。

我麦草对天发誓:从此以后我麦草见一个鬼子我要杀一个,见两个我要杀一双,我麦草之所以忍辱偷生就是要杀尽云良县所有的鬼子。为我自己报仇,为云良县所有被鬼子兵凌辱践踏的女子报仇!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天地为正,立此誓言。

夏日的阳光直射在斑驳潮湿的土窑上,窑顶覆盖着与女萝草纠缠在一起的兔丝花,周围是一片茂密的野草,再远处就是庄稼、枣林还有深浅高低不一的沟壕和土岗子。除了窑口被麦草每日出入踏出的一尺来宽的小路,没有人会看出这里能有人居住,况且这个季节玉米、高粱都长得一人多高,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女萝草,兔丝花。

麦草把身子匍匐在地上湿润的泥土里,脸埋在臂弯中无声地呜咽起来,书成这个名字现在带给她的不再是期盼和温暖,却是撕心裂肺的痛苦,是在身体被撕裂开来以后的心的撕裂。

潮水在麦草几近枯死的身心里蔓延跌荡,她让自己努力去忘记郝书成这个名字,扑簌簌滚落下来的泪水把郝书成这三个字无数次洗刷和敲打,一次次在麦草的记忆中起落沉浮。

伏在地上的麦草突然听到了极远处隐隐约约由远而近的哒哒哒的马蹄声。

马蹄声把痛苦中的麦草惊醒,她又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地听着,不是一匹两匹而是一群或一队急速奔驰,一群马的马蹄快速有力的落地声和一两匹马是不一样的。

麦草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提起匣子枪冲出了土窑。她用手快速地拨开玉米棵在一片玉米地里穿行,宽大的玉米叶刷拉拉地打在麦草的脸上和身上,脸被划了一下又一下。越过这片茂密幽深的玉米地就是黄土马路,马蹄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麦草吁吁带喘,一个玉米棵突出来的根系勾住了她的脚,差点把她绊倒。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麦草坐在离马路几米远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茂密的玉米棵把她遮得严严实实,她蹲在玉米地头上从玉米棵的空隙里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马路上的一切。一队穿着黄色衣服的军兵骑在马上飞奔,一手把着缰绳,一手握着枪。

“鬼子兵!”麦草兴奋异常,她屏住呼吸把一把石子攥在了手里,匣子枪上好了子弹握在左手。

鬼子的骑兵就要在麦草眼前冲过去的瞬间,她抬起手来,嗖嗖嗖,几颗石子打了出去,前面的两个鬼子捂着眼大叫着从马上跌落下来。又几颗打出去,赶过来的一个鬼子接着掉下马去。地上的鬼子疼得哇哇地叫着打滚,后面的来不及躲闪从躺在地上的鬼子身上踏了过去,马被绊倒,马上的鬼子稀里糊涂地栽下来,鬼子的马队一时乱了套,人仰马翻,好不热闹。

鬼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身背战刀的鬼子军官急勒住马头,“什么地干活!”砰砰砰,鬼子朝着天上开了枪。

麦草嗖地朝那个鬼子军官打出一颗石子,石子打在了鼻子上,血哗地流了出来。麦草又把石子朝着乱套的鬼子打出去,又是一片喊叫声。

哒哒哒,鬼子发现了石子的来处,朝着玉米地里开了火。鬼子军官摘下白色的手套堵着流血的鼻子,把战刀往空中一举,“八哥呀路地,玉米地,杀!”

被打蒙的鬼子随即一起向麦草藏身的地方猛烈扫射。幸亏麦草打完石子后迅速跑到玉米地深处趴了下来。玉米棵被密集的子弹打折了一大片。

鬼子扫射了一大通见没有了动静,停止了射击,却又不敢贸然进到玉米地里。

麦草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被玉米叶划破的肉皮经汗水一湿丝丝拉拉地疼,这回远了,石子打不到了,麦草心里想。她抬起匣子枪瞄准一个鬼子啪地抠动了扳机,那个鬼子脑袋一歪被打死了。麦草啪啪地连着打了几枪,又有两个鬼子受伤。

鬼子的步枪和手枪又如暴豆般响了起来,麦草把身子紧贴地面趴着一动不敢动,砰砰砰的心跳声撞击着地面。子弹飕飕地从头顶上窜过去,玉米棵喀吧喀吧地折下来。

等鬼子的枪声一停,麦草又啪啪啪地打出去几颗子弹,然后把头一抱身子缩成一团顺着玉米趟滚出去十来米远。

鬼子的火力向着麦草子弹飞出的地方密集地扫过来,火星乱窜。

麦草猫在远处赶紧给枪装上子弹,一棵玉米被子弹打折弹起来正好打在麦草的脸上,顿时眼睛火辣辣地睁不开了,泪水哗地给呛了出来。

大约鬼子感觉出来玉米地里没有很多的枪,没有受伤的就端着枪排开了一边扫射一边向玉米地趟进来,大片的玉米在鬼子大刀的挥动下刷刷地断成两截。

麦草揉一把还在流泪的两眼顾不得许多,猫着腰急急地向玉米地深处退,尽量不撞到玉米棵,把身子放得低低的,不让玉米叶发出沙沙声。麦草一口气跑出玉米地,越过壕沟消失在另一片高粱地里,把鬼子的枪声甩在了后面。

鬼子找不到麦草,也不敢往玉米地深处追,撤回马路带着伤兵灰溜溜地上马继续赶路。

麦草在高粱地里没有等到鬼子追过来,就从地里钻出来绕到一个高土岗子上向远处的马路上张望,受伤的鬼子兵趴在马背上,马队如旋风般向前奔去。

麦草望着鬼子飞奔的马队有些不甘心,想道:要是我从这片高粱地穿过去没准儿还能劫上鬼子的马队,他们走公路要绕一大圈,我走这边是抄近路。对,抄过去,再打他狗日的一通,鬼子肯定想不到还有人等着袭击他们。

麦草在高粱地里奔跑起来,高粱比玉米要高,叶子少长在高处,麦草在里面跑起来比玉米地轻松多了,她用胳膊挡着脸,可脸上还是不时地被高粱叶划上,麦草已经顾不得疼痛,只感觉到不断向后倒去的高粱杆呼呼地从眼前闪过。

庄稼地里一点儿风都透不进去,闷热闷热的,麦草浑身上下被汗水湿透了,衣服紧紧地粘在前心后背上,脸涨得象紫茄子,头象在蒸锅里悬着一般,感觉气呼不出来。麦草的脚步有些踉跄,麦草啊,麦草,你一定要赶在鬼子兵前面抢过去。她摇了摇发晕的脑袋,继续往前跑。

麦草在高粱地边上弓着腰,把手支在膝盖上,向着通风口大口地喘着,能够听到清晰的马蹄声了。

被风吹透的麦草重新恢复了体力和冷静,她退到高粱地里做好了准备。

鬼子的马队跑过来,那个鼻子被打伤的军官冲在前面,麦草一抖手飞出去的石子打在了马眼上,马疼得四蹄腾空一个蹶子把那个军官给撂了下去。那个军官脑瓜着地咕咚一声摔晕了。

这次麦草连人带马一起打,后面的鬼子兵哇哇乱叫。

晕头转向的鬼子想不到再次被袭,拿着手里的枪乒乒乓乓地乱打一气,一颗子弹擦着麦草的耳边飞过去,麦草感觉一热,知道自己被打伤了。

清醒过来的鬼子把火力对准了高粱地,猛烈的子弹让麦草好半天抬不起头来,更无法还击。

待鬼子的火力稍稍减弱,麦草一个骨碌闪开了火力点,腾出手来打出去几枪,耳朵上的血滴到了肩头,麦草不敢恋战,又甩出去几颗子弹,向高粱地深处撤退。

这次鬼子不敢进到高粱地里,只在马路上打枪,麦草的袭击停止后,鬼子骑兵也狼狈而逃。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查看原帖 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款国产军事模拟刚刚曝出就被美日封杀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