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卢旺达和非洲退无可退

x1c1t4 收藏 4 3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1月12日,德国法兰克福最高地方法院裁定,将把其9日逮捕的卢旺达礼宾司司长罗斯.卡布耶夫人(Rose Kabuye)引渡给法国。9日,德国警方依据法国请求,在法兰克福机场拘捕了随同总统卡加梅(Paul Kagamé)出访的卡布耶,卢旺达方面随即作出强烈反应,于11日驱逐德国大使,并同时召回本国驻德大使。


这一问题实际上是法国惹出的是非。2006年11月,法国法官让-路易.布吕吉埃(Jean-Louis Bruguière)以涉嫌对引发 1994 年卢旺达大屠杀的“前总统哈比亚利马纳(Juvenal Habyarimana)座机坠毁事件”负责为由,向卢旺达 9 名政府高官发出国际逮捕令、并一度威胁将卢旺达总统卡加梅送上法庭,作为报复,卢旺达于当年11 月 24 日宣布与法国断交,并随即关闭了在卢全部法国官方机构、电台、国际学校和文化处,这种在非洲非常罕见的、直接对抗“非洲老大”法国的行动,一度引起全球轰动;今年8月5日,卢旺达政府下属专门调查委员会(Mucyo)发布调查报告,指控33名法国人(13名政客,20名军人)涉嫌直接参与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被指控名单中包括已故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前总理巴拉迪尔和德维尔潘、前外长朱佩等等,这一行为被认为是对法国此前起诉卢旺达高官的直接报复。


47岁的卡布耶夫人号称“铁玫瑰”,曾出任过国会议员,基加利市长,卢旺达爱国阵线(APR)主席,是卡加梅十分倚重的人物,也是被通缉的9人中名气最大的一个,法国法官起诉她的理由是“涉嫌和袭击前总统座机有关”,由于德法两国有引渡协议,此次德国便以此为由,帮了法国一把。


由于卢旺达地处非洲热点要冲,尤其在解决刚果(金)和大湖区争端中作用重要,事实上不论法国或德国政府,都并不想把事态扩大。两年前法国法官判决之后,法国政府再三用“三权分立”为由,试图摆脱干系,并低调处理了断交事件;而此次德国在事发后也一再表示“不希望事态扩大”,德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两国关系尽快正常化“对双方都有利”。


德国一些政治分析家曾认为,卢旺达很可能不会过于执着,因为作为其第一个宗主国,德国对卢旺达提供过大量援助,后者犯不着为了一个官员,同时跟两个欧盟大国闹僵。


然而事态显然出乎这些分析家预料。12日法兰克福法院裁决作出当天,卡加梅便向全非洲发表强硬讲话,称“决定非洲前途和命运的时刻到了”,呼吁非洲各国团结一致,反抗欧洲国家用司法手段强加给非洲人的压迫和不公正,以维护非洲的“独立、自由、尊严和责任”,这一呼吁得到非盟和非洲各国政府、舆论和民间的积极响应;14日,卢旺达正式向联合国提出抗议,指控德国违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等国际协议,是不尊重联合国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会员国的行为,要求联合国干预。


如果说法国法官对卡布耶等人的指控缺乏证据,尤其作为当年受害者的卢旺达爱国阵线,究竟有何动机去做击落总统座机、破坏和平协定这种明显损人不利己行动,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布基纳法索总统孔波雷就坦言“谁会比卡加梅更痛恨卢旺达大屠杀”),而卢旺达政府的反讼究竟有多少真凭实据也令人怀疑,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即在当年的卢旺达大屠杀中,法国是脱不了干系的责任一方。


作家Martin Meredith在《非洲的命运》一书中曾经指出,大屠杀刚开始时,法国军人不但仍在为胡图族政府军提供武器和训练,而且为胡图族人提供庇护,却拒绝庇护被追杀的图西族人。屠杀开始后,以“维护当地稳定”和“人道主义帮助”为口实展开“绿松石计划”,所派遣的法国特种部队对胡图族军队的暴行视若无睹,甚至冷酷地将逃到自己驻地的图西族难民拒之门外,任凭他们被虐杀,这一幕也被好莱坞影片《卢旺达饭店》无情揭示给全世界的人。当时的总统密特朗让其儿子小密特朗(Jean-Cristophe Mitterrand)负责非洲的“特别事务”,并以军火和政治掮客的身份插手很多非洲内部争端,其中就包括支持当时的卢旺达哈比亚里马纳政府,令其得以在短时间内扩军3倍,并获得大量军火,而这些军火后来几乎都被用于大屠杀。


法国法院对卢旺达高官的指控萌于坠毁飞机上两名法国飞行员家属的控告,法国法官始终强调,这一判决是“对两名法国人的生命负责”,然而这两名法国人的死是否与卡布耶有关姑且不论,又有哪些法国人有勇气站出来,为当年因他们的纵容、帮助,而无辜惨死的80-100万卢旺达人的生命负责?


很显然,法国、德国在这一问题上出现了判断错误:他们没有预料到卢旺达和整个非洲所作出的强烈反应,而这原本是它们早该预料到的:为了反击这一判决,卢旺达不但和法国断交,甚至开始和使用了百余年的法语切割。


对于法、德而言,这样的一次草率行为,不过是本国司法的一件例行公事;而对于卢旺达和非洲而言,这却是事关“独立、自由、尊严和责任”的头等大事,正如卡加梅在12日所愤然指出的那样,如果一个法国法官,仍然可以随便对一名卢旺达高官发布逮捕令并辅助实施的话,那么明天、后天,他们就完全有可能用同样的手段和借口,去逮捕塞内加尔的部长,或南非的总统。


事情是明摆着的——这一次,卢旺达和非洲都退无可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