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韦小宝奉旨勾女 正文 第一章 奉旨勾女

子静 收藏 1 4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size][/URL] 话说康熙帝病危,众太医束手无策,万般不得已只好招群臣上朝商议对策。   侍卫总管多隆上前一步,对康熙帝朗声献上一计:“皇上,奴才仔细端详皇上的龙颜,回到家后经过再三思索,肝肠寸断之后终于被奴才想到一计,奴才担保皇上听了奴才的话,一定会龙颜大悦,龙体康复!”   多隆乃一介武夫,身手大于智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2/


话说康熙帝病危,众太医束手无策,万般不得已只好招群臣上朝商议对策。

侍卫总管多隆上前一步,对康熙帝朗声献上一计:“皇上,奴才仔细端详皇上的龙颜,回到家后经过再三思索,肝肠寸断之后终于被奴才想到一计,奴才担保皇上听了奴才的话,一定会龙颜大悦,龙体康复!”

多隆乃一介武夫,身手大于智慧甚多,既然他信心十足如此一说,想必是十拿九稳,不会出什么差错,康熙大喜:“多隆平身,朕素知你赤胆忠心,办事得力,今日一见,果然对朕忠心可鉴,朕立即下旨,封你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你官拜太子少保!爱卿,你又什么妙计,尽管奏来!”

多隆屈膝下跪,道:“谢主龙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群臣一起来给多隆贺喜:“多总管.....呃,多太师您功在社稷,乃我皇上之福,大清之福啊!”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多隆不由得意气风发,神色高涨,道:“皇上,据臣多日来仔细观察,皇上的龙体不适乃是体力透支之故,哎,您真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大圣君哪。皇上,您勤政爱民,白天日理万机,到了晚上还得宠幸万千嫔妃,为我大清万世不拔基业积极奋战至天明,皇上啊,您真是千古一帝啊!”

内阁大学士索额图听的差点口出白沫,几乎当场为之气绝,道:“皇上,多隆放肆!敢讽刺皇上,犯大不敬之罪,理应灭其九族,臣请皇上下旨拿办!”

“臣附议!”

“臣附议!”

朝堂之上,哗啦啦顿时跪倒一片,康熙微一睁眼,完全不理睬众臣,道:“多隆,接着说!”

只道是皇帝病重得如此厉害,看不到我等臣子的忠心,索额图当即提高音量,道:“皇上!多隆实在是胆大妄为,居然于朝堂之上面对诸位大臣有意攻击皇上,藐视皇上已经犯下死罪,居然敢说皇上病情乃纵欲过度所致,皇上,这等无知的小儿应拉出去斩了,臣等实在不齿与他同殿为臣!”

康熙呵斥道:“你大胆,退下,多爱卿,你继续说!不论你说什么,朕都赦你无罪!”

“是,皇上!”多隆回头冲索额图瞪瞪眼睛,翻个白眼,继续慷慨陈词,“皇上,您想啊,人乃血肉之躯,精血为人身体的源头,俗话不是说一滴精十滴血嘛,所以要想长生不老,就得保住精血.......”

话未说完,索额图跳了起来,进言道:“皇上,您听听,多隆是要您以后禁欲啊,那不要是我大清绝了龙脉吗?”康熙出了一身冷汗,手不由得发抖指着多隆,身体瑟瑟发抖:“你这个阴毒的逆臣贼子,朕差点被你花言巧语所蒙蔽.......来人啊,宣旨剥夺多隆太子少保,降职留用,扣俸半年!”

多隆暗笑,索额图你是以我之茅攻我之盾啊,算你丫狠。多隆慢条斯理地跪倒磕头,道:“回皇上,臣的话还没有说完,请皇上容臣细禀!待微臣把忠心表完,皇上再定臣的罪不迟!”

索额图等唯恐天下不乱,煽风点火道:“皇上,不要听信此等逆臣贼子的胡言乱语,还是将他罢官驱逐出紫禁城,永不录用!”

康熙:“这个.......多隆,你有何话说?”

多隆道:“回皇上的话,臣一介蝼命,死不足惜,只是臣对皇上的忠心犹如长江之水,绵绵不绝,以后再不能为效犬马之劳了,再说臣的绝世妙计就此与皇上拜别了,再看不到皇上龙腾虎跃,征战床场.......臣告退!”

多隆一把鼻涕一把泪,依依不舍地向皇上告别。急得康熙不得不大叫:“多爱卿,慢走!哎,多怪朕一时糊涂,听信索额图这个奸邪小人,来人,将索额图拖出去乱棍打死!多隆,你官复原职,加太子少保赏双眼花翎!”

多隆一个箭步回头,高兴地道:“皇上圣明!”

索额图吓得胆战心惊,跪倒头如捣蒜,道:“皇上,念老臣一把年纪,呃,皇上,老臣差点忘记,臣有一孙女正值妙龄,正欲敬献皇上免费使用,不知圣意如何......”

康熙高兴地从龙座上跳起:“国丈大人,这......刚才只不过是故意吓唬爱卿而已,搞活一下气氛而已,满朝上下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你是个大大的忠臣,朕决定封你为镇国公!”索额图道:“谢主龙恩!吾‘黄’万岁万万岁!”

康熙道:“免了,平身!多隆,你说朕的病情.......”

多隆道:“皇上,臣以为皇上龙体安康,并无大碍,只是皇上一夜御女三千........”康熙一听大怒:“好你个狗奴才,敢造谣生事,朕只不过一夜才临幸两百多个妃子而已!”

多隆吓得倒退三步:“是是是,是奴才的错,是奴才调查.......呃.....是猜测有误,请皇上恕罪!”

“朕赦你无罪,继续编排朕!”

多隆道:“皇上,据臣多年明察暗访,终于得到一项失落民间多年的御女心经,皇上只要练就此等神功,哈哈,您就可以长生不老,成就我大清万世基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康熙心为之大动:“世上真有此等不传之秘?”

多隆道:“臣句句属实,请皇上定夺!”

康熙龙颜大悦,道:“多隆你功在社稷,朕特赐你黄马褂,准你十日夸官!钦此!”

“谢皇上!”多隆道:“皇上,要练就神功,必须两人合练,一阴一阳,阴阳合调方能大功告成!”康熙问:“此话怎讲?”

多隆道:“皇上,必须找个纯阳女子,皇上封其为皇后,之后便可以照章练习了。”康熙大惑不解:“多爱卿,女子何来纯阳之说?”

多隆道:“只因为皇宫内不是太监就是女子,皇上终日与他们在一起,是以阴气极重,皇上要阴阳协调,就必须要找个纯阳女子为伴,否则便不能成功,请皇上三思!”

“到底如何能寻得这样的女子?”

多隆道:“不在古时不在今!”

康熙于是命令朝臣:“朕龙体不适,亏多爱卿献上妙计,不知道哪位卿家愿意为朕前往?”

大家面面相觑,无一人敢奉旨前去。多隆道:“皇上,此非臣等不愿意为皇上排忧解难,实在是我等能力不足,怕办事不足,败事有余,如今有一上上人选,皇上何不下旨命他前往不在古时不在今的境界寻纯阳真凤皇后呢?”

“谁?”

“一等鹿鼎公韦小宝!”

“准!来人,六百里快马加鞭,宣韦小宝觐见!”

当圣旨到达韦府,韦小宝正与七个老婆酣战正欢,宣旨太监道:“韦爵爷,有性事在身,不能下床接旨,亦是无妨,皇上命韦爵爷火速进宫,不得有误!”

韦小宝得知皇上宣他火速进宫觐见必有要事,自己每晚正为对自己七个比妖精还妖精的老婆大为头疼,这会听皇上有圣旨到,正好借机脱离虎口,精神不由大振,对几位如花似玉的夫人欠欠身子,道:“几位夫人明鉴哪,实在是皇命难为,也不敢违抗,哎,为夫我只好委屈几位老婆大人了。”说完,不敢停留,拜别几位眼睛瞪得比铃铛还大的夫人们,比兔子还快,飘然出府。

有皇上的圣旨,几位夫人哪敢放肆,只好同意韦小宝半途退场,心里面虽然对皇上有所不满,可也不敢丝毫表现出来,只好在心里筹划等韦小宝回来再加倍夺精不迟。

在屋外候着的太监抿嘴偷笑,见韦小宝整理好衣裳出来,恭敬地迎上前去,唱诺道:“韦爵爷,深夜打扰您的雅兴,要不是皇上命奴才拖也把您拖进宫去,小的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把您从熟睡的好梦里惊醒,韦爵爷,您可千万别怪小的多事啊。”

深更半夜,皇上这演出的是哪出戏啊,韦小宝道:“哪里哪里,公公来的正是时候啊。对了,公公,可不知是什么要事?非得此时进宫不可啊?”

太监看了四周没有外人,壮着胆子在韦小宝耳边吹气,韦小宝听得先是一阵暗笑,后内心陡然一惊,大叫不好,问道:“皇上那玩意,果然不行了?可叫我去干什么啊,这得找太医啊!”

太监道:“小点声,韦爵爷,咋俩就别瞎琢磨了,还是赶紧跟小的走吧!”韦小宝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皇上突然召见所为何事,叹息一声,翻身上马朝皇宫急速驶去。

一路无话,直到皇宫西门,早有几个太监迎候,下马换轿,一路上风驰电掣,马不停蹄,一个时辰不到,韦小宝已经在乾清宫外,叫道:“皇上,奴才韦小宝叩见!”

康熙认得是韦小宝的声音,紧锁的愁容才得以舒展,喜道:“你爷爷的,快给老子滚进来!”韦小宝笑着道:“喳!”说罢,果然皇命大如天,韦小宝滚在地上,几个翻滚,推开朱红大门,滚了进去。

康熙见韦小宝如此滑稽,不禁大笑:“好你个韦小宝,还不给朕起来!”韦小宝笑嘻嘻地起来,道:“皇上,您对奴才真好!都这么晚了,还想念奴才,皇上急着召见奴才,奴才虽然愚蠢,可也能猜到一二,皇上一定是又要赏赐奴才什么大官和好玩的吧?”先给你戴顶高帽,免得叫我韦小宝做划不来的事情。

康熙叹息道:“小宝,虽说皇帝自古是拥有天下,九五之尊,富有天下,可要找个知己却是很难,正所谓千金容易得,知己一个也难求,小宝,朕有些话,环顾满朝上下,就只能和你讲了。”

韦小宝受宠若惊,道:“皇上对奴才的好,奴才永远记在心里,也时时刻刻为皇上杀身成仁,抛头颅,洒热血,就算是上刀上下油锅,奴才的眼睛眨也不会眨一下的。”这番话也不全是阿谀之词,康熙听来却是句句是肺腑之言,反而没有觉得丝毫做作。

只见康熙走过去把重重的大门关好,又神秘查看四周,确信没有太监和侍卫在侧,道:“朕有个秘密,要与小宝你分享,在朕没有说之前,你要对天发誓,不得对他人泄露半句,否则朕定不饶你!”

韦小宝道:“皇上,请放一百个心,奴才就是连睡着也不吐一个字,晚上睡觉用布捂上嘴巴再睡,总而言之,皇上不叫奴才说,奴才一定不会说,皇上叫奴才不说,奴才也是不敢说。对了,皇上要对奴才说什么?”

康熙神色凝重,不好意思地褪下衣裤,只见皇上龙根那里一片臃肿,韦小宝道:“皇上,您那里怎么也......奴才不敢欺瞒皇上,其实奴才也深受七个老婆所害啊。”韦小宝不等把苦诉尽,自己也退下裤子,康熙一看,原来是同道中人啊。

“唉!”君臣不约而同地长叹口气。

韦小宝道:“皇上,奴才平常觉得自己苦,可现在才明白,比起皇上自己所受的苦,实在算不了什么,好比是一滴水跟大海比。不知道,还以为身子帝王,有后宫佳丽三千,艳福不浅啊,可是有谁知道皇上是天下最苦的皇上,好比前面推着一桌好吃的,却又不能吃,这种滋味才是最难受最折磨人的啊。皇上,可惜奴才不能为您分忧解难。”

康熙暗骂:“狗东西,这种事情,又如何为朕分忧?难不成臣子要和皇帝共妻?荒唐之极!”正色道:“小宝,朕今日听多隆说,有种绝世秘笈,只要练就这种功夫,以后就再不受苦了。”

“皇上,真的?”韦小宝似乎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只不过,多隆说,要到不在古时不在今的未来境界,才能找到纯阳真凤皇后回来,届时朕的病就不治而愈。小宝,你是员福将,朕也知道你也为此困苦不迭,朕命你前往,你觉得意下如何?”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韦小宝自知没有退路,道:“皇上,只要是为了您的春秋大业,奴才就算死一百次死一千次也是要去的,就姑且试试吧。”

康熙道:“小宝,朕这次派你去这个东方,可能就根本就不存在,或许困难重重,朕一不给你兵士,二不给你钱财,你单身前往,记住,一定要活着回来见朕。”

韦小宝道:“奴才知道,这次不同以往,奴才就当是一路游山玩水,吹吹笛子,听听小曲,拼得九牛二虎之力为皇上泡个漂亮的妞回来。”

康熙大喜:“小宝,你果然有慧根,一点就通,朕明日就下道圣旨,命你奉旨勾女!”

哈哈!这对君臣开心而又放肆地大笑起来。

直到康熙和韦小宝笑得精疲力竭,两眼翻白,康熙拍了下韦小宝的肩膀,道:“小宝,你肯为朕分忧,朕实在是万幸,为了不被好色之徒捷足先登,朕只好委屈你,即刻为朕找寻真凤皇后回来,你肯还是不肯?”

万万没有料到,皇上会如此性急,韦小宝道:“奴才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正所谓去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定奴才运气好还能风生水起,赚他个大满贯回来,只是奴才要好久好久见不着皇上了,一日不见皇上,办事无力,两日不见皇上,就四肢酸痛,皇上。”

康熙道:“朕知道你对朕是忠心耿耿,朕常常对那些太监和侍卫们说,韦小宝才是我大清的巴图鲁,你是个大大的忠臣,你走后朕会下旨为你建祠堂,要世人都知道,你对大清对朕的莫大功劳。小宝,事不宜迟,你就乘坐无敌时空穿梭轮星夜出发吧。”

韦小宝不知道无敌时空穿梭轮是什么,道:“皇上,那是几个轮子的?比八匹马还快吗?”康熙笑了笑:“比死马都快,你说快不快?这是侍卫总管多隆日前截获的沙俄新玩意,据能日飞万里,最大的特点是能穿越时空。”

韦小宝一听顿时头皮发麻,这多隆一贯是信口雌黄,他的话岂能相信,心念急转之际,突然天际一片大亮,火光冲天,紧接着轰隆隆的巨响,仿佛天地塌陷,宇宙动摇。

康熙大惊失色:“来人,速速查查,到底出了什么事!”

几个侍卫迅速出去,就在此时多隆闯了进来,只见他满身飞尘,活像在泥土里滚过三回,康熙和韦小宝都是一愣。

只见多隆哭丧着脸像死了老娘,道:“皇上,大事不好,奴才刚才实验无敌时空穿梭轮,正在紧要关头,忽然.......”

康熙暴喝一声,道:“多隆,你胆大包天,尽然背着朕玩耍无敌时空穿梭轮,实在是罪大恶极,朕不是三令五申,这宝贝只能是韦小宝才可以摸的吗?”

多隆实验无敌时空穿梭轮时却当场爆炸,害怕皇上盛怒之下砍了自己的头,一时慌乱,却没有注意到韦小宝也在现场,好在他脑筋转得快,马上换了副贼脸,道:“皇上,时空穿梭机果然厉害无比,只听见馊的一声,几个侍卫就豁然不见了,当时臣还觉得是发生地震了呢。”

康熙嗯了一声,道:“这神器果然非比寻常,多隆,你先行出去小心看管,待会朕陪同韦小宝去现场,为韦小宝送行!”

“喳!”

此时已经是深夜,深冬季节冷风飕飕,直冻得韦小宝直打啰嗦,随着康熙屁股后面来到较武场,只见硕大的园炉子,浑身漆黑,上有一小洞仅容一人出入,体积有如道家炼丹炉之大,看上去实在瞧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

多隆笑嘻嘻地拉着韦小宝的手,道:“韦兄弟,时候不早了,该出发了。皇上,请下旨。”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韦小宝叹息一声,道:“皇上,奴才走了。”

康熙当下点点头,几个侍卫过来将韦小宝高高托起,走到园炉头顶,韦小宝大叫:“慢着,奴才韦小宝有话要对皇上说!”

康熙道:“你有什么心愿一一道来,朕都准就是了。”

韦小宝道:“皇上要好好照顾我七个老婆。还有,皇上,奴才的为人您最清楚了,不学无术,大字一箩筐都难得认识一两个,韦小宝三字只有连在一起,奴才才会一气呵成认个八九不离十,奴才的学识是半调子,只怕奴才完成不了您的宏图大业。”

就在这时,无敌时空穿梭轮嗡嗡作响,多隆提声叫道:“皇上,时辰到了,快请韦达人进神器吧。”

韦小宝心中虽有千言万语,犹如万马奔腾,可一时却又不知道从何说完,只好作罢,等四个侍卫将他放进黑乎乎的大炉子里,才想起很重要的话还没有问明皇上,可惜门已经关严,外面再也听不见里面任何的说话声。

韦小宝只好念念有词:“要是我万一到了不在古时不在今,而我又真的找到了真凤皇后,可我又回不来,怎么办?”想到这里,不禁恼了起来,可转念一想:“不回来也好,奴才只好对不住您老人家了,我潇洒无比玉树临风之韦小宝,就遇龙虾吃龙虾,遇螃蟹就吃螃蟹,不管她是不是真命皇后,总而言之,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韦氏皇后,哈哈。”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