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议中国的南海战略

meridians 收藏 0 65
导读: 南中国海,中国的后院。曾几何时,南宋北拒金元,经营南海,走海上丝绸之路,开创一富庶的海上帝国。可惜崖山一站,精英尽失。至今面对前朝故器,不慎唏嘘。南洋诸岛,尽我大宋子民遗冢。 驱元复汉,我大明水师,七下西洋,国威远播。南海乃我南出之门,天国后院。奈何明中后乃至有清一朝,皆惧外夷倭患,实施海禁。从此关起门来成一统,管他春夏和秋冬。天国海洋意识日淡,西方列强,趁机殖民南海诸国,南海遂不复为我所控。清末下南洋谋生者甚众,成为当地经济支柱。无奈天国势力在南海并无立足,以至于同胞受辱,骨肉离心。98

南中国海,中国的后院。曾几何时,南宋北拒金元,经营南海,走海上丝绸之路,开创一富庶的海上帝国。可惜崖山一站,精英尽失。至今面对前朝故器,不慎唏嘘。南洋诸岛,尽我大宋子民遗冢。


驱元复汉,我大明水师,七下西洋,国威远播。南海乃我南出之门,天国后院。奈何明中后乃至有清一朝,皆惧外夷倭患,实施海禁。从此关起门来成一统,管他春夏和秋冬。天国海洋意识日淡,西方列强,趁机殖民南海诸国,南海遂不复为我所控。清末下南洋谋生者甚众,成为当地经济支柱。无奈天国势力在南海并无立足,以至于同胞受辱,骨肉离心。98年印尼排华,骨肉同胞凄风血雨,记忆犹新,让人刻骨难忘。


而今,我石油外赖日深,南海乃我必经之道。加之日韩亦赖此道,美印觊觎在侧,南海并无强势掌控,东盟小国,各怀心思,互相倾轧,南海纷争,一团乱象。此乃天赐我进图之机。或曰,台海未定,何言定南海?此言差矣。台湾乃我同胞骨肉,非不得已不动干戈。诸强知我一统之决心,亦不敢在台海妄动。台海近年难有战事,这也是两岸共愿。而南海则危机四伏,前有诸国霸我海礁,后有越南抢我油气,且“海盗”频仍,杀我渔民。美日印皆伺机进入,尤令人寝食难安。一旦大国势力扎根坐大,再解决起来就难矣。如今,我方国力强盛,东控西沙,西和缅泰,正宜水陆并进,进击南沙,夺回故土,掌控东盟。那时,大棒之后再予胡罗卜,南洋诸小必乖乖就范,所谓中国东盟经济一体也就水到渠成耳。唯有南海真正成为我后院,才可西出印度洋,包围印度;北扼日韩,令其俯首。


观地图可知,南海咽喉,实为马六甲。新马印尼,小国无谋。更有甚者,新加坡小儿,为虎作伥,常引美国军演,扰我油路。一旦有事,我无可进之兵,美有全球之势,咽喉必为人制耳。窃以为需加快泰国克拉运河开凿,速破马六甲之局。废了马六甲,我陆路南下可直接控制运河通道,保我天国能源无忧。


掌控南沙,除宜强我之短(海空军),还宜扬我之长(陆军)。目前首敌即是越南。越南小儿,本我天朝属国,后为法人所夺。此国无视北面强邻,屡屡两面三刀,蝇营狗苟,妄图引强援以自保,触天威而存幸。长此以来我对此亦警戒不足,79边界争端,只为教训耳,未得其利。如今在南沙未夺回之前,绝不与勘定陆界。欲夺南沙诸岛,应先陆后海,打下谅山,会饮河内,再商谈南沙事宜。越南乃南沙首恶,且损我最胜,一旦令其慑服,则其他或可迎刃而解。必须重新控制越南,此乃我控制南海之基石。


拿下南沙后,则需经营南海。窃以为和越南一战除夺回南沙诸岛外,还应该取得金南湾驻军权。一直以来,此港非美即俄,实为扼制我中华之桥头堡。我必夺之,以绝列强借越制华之望。此港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为控制南海之关键。


一切就绪,东盟诸小已在股掌,可与坐谈中国东盟一体化。当然经济为先,统一货币税率皆可行。其后,政治一体化也无不可,当然此为后话。中南半岛、南中国海本我天朝后院。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


对付小国,需恩威并施,所谓怀柔附远,乃我天朝千年之理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异族,我们从来也不会象野蛮人那样搞种族灭绝之类的,哈哈。

唉,真是梦想无罪,意淫有理啊。舞文弄墨,博君一笑。但愿肉食者早已成竹在胸,我辈多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