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四十四章

刘才友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size][/URL] 小城刘家老豆腐坊的当家人刘大禄睡到后半夜,由于长年起早的习惯,人已醒过来了,但懒得动。一者是因为小城人在重重盘剥之下,一天喝得一碗稀饭的人都很少,啃树皮的家庭越来越多,生意没法做,有些老人临死前想喝一口豆浆,下人都无力办到。二者是因为乡下大豆连年歉收,战乱年代土地都被地主占去了,越来越多的家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小城刘家老豆腐坊的当家人刘大禄睡到后半夜,由于长年起早的习惯,人已醒过来了,但懒得动。一者是因为小城人在重重盘剥之下,一天喝得一碗稀饭的人都很少,啃树皮的家庭越来越多,生意没法做,有些老人临死前想喝一口豆浆,下人都无力办到。二者是因为乡下大豆连年歉收,战乱年代土地都被地主占去了,越来越多的家庭沦为雇农,生产作不主;地主故意抬高收购价,刘家也买不起了。这生意就没有法子做下去了。现在,他只是混生活,打点零工,寻点野菜,有一顿没一顿的。有时,儿子小勇从伪军伙房里偷几个馒头带回来,刘大禄夫妇当宝贝似的,一天掰一块放到野菜里煮,要吃好些天。只是这日子看不到希望,这般熬下去,何时才是一个头啊。他哪里睡得稳?一晚到天亮,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会从恍惚状态中清醒过来。他最怕的就是打战,怕小鬼子的一钢炮,把祖宗留下的基业给毁了。只要房子还在,心就是定的,就有盼头,日子就慢慢熬得下去。如果祖宗的房子都保不住,他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啊,每天都吃草咽糠的,这个世道,有什么活头啊,谁不想早点解脱啊?又响枪了,由远到近,后来,杂乱的脚步声竟好像从他头顶踏过,咚咚咚,踩得他的脑袋生疼。他一头钻进破棉絮中,吓得瑟瑟发抖,仿佛有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叭勾一声枪响,他眼前一黑,尘埃泛起,他完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不,他分明听到咕咚一声,好像有什么重物在小巷里栽倒,又似乎有什么东西跳进了他家的院子。他害怕极了,又怕是什么尸体落进他家,天一亮,宪兵队一来,他就有了通匪嫌疑,就算遍身长嘴,他也说不清啊,最终就会被投入万人坑,喂养那些肥大的蛆虫。不行,必须赶在天亮之前,把尸体搬出去,把一切打扫干净。他抖抖索索的爬起来,借着些些月光,迅速扫视了一遍院子,还好,没有尸体。他不放心,又仔细观察了两遍,还是没有找到什么。他定定神,喘了一口大气,不对呀,他分明听到了什么声音,怎么会没有呢。他想了一想,硬着头皮打开后门,不远处的河埠头,妇女洗衣的地方,有堆什么东西。不错,是有什么东西。他前后左右一望,没看见什么人,就猫着腰走过去一看,妈呀,还当真是一具身着黑衣的尸体。死人怀里还抱着个木头盒子,刘大禄掰开死人的手,取下木头盒子,一看,我的妈呀,竟是满满一盒子大洋。他心里一阵激动,又一阵慌乱,连忙将尸体推入河中,用水洗净石头上的血污,抱着盒子,踅进院子,拴上门栓,再定定神,拿来铁锹,将木头盒子埋在院角。然后,不声不响的躺到床上,他分明看到,老婆还在打呼,睡得正酣呢。


天还没有大亮,小城人为了减少一点消耗,节省一点体力,一般都要睡到小十点,这样,早餐就不用吃了。有那小孩子耐不住性子,在床上来来回回地打滚,被大人喝斥;再不听话,条把枝就上身了,痛得要命,再也不敢动了。刘大禄这会儿倒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之间,仿佛晴天一个霹雳,被一声狮子吼吵醒,原来是老婆在大发雌威,要他出去找事做。哪怕只是填填肚子也是好的,总比躺在床上,受气强啊。女人毕竟是女人,饿得皮包骨头,嗓门儿却越来越响,尖脆得可怕。一嚷起来,就像一根金针,直往人脑门里钻,刺得人根根神经都发疼发麻。刘大禄窝窝囊囊的爬起来,吞吞缩缩的走出门,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天,徘徊不想走。天气很好,没有下雨的样子。他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终于一步一挨的,拖着浮肿的脚来到菜市上,蹲在墙角,跟几个寻活的闲汉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大家都饿着肚子,也没有多大气力说话。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位雇主,是老神仙家的儿媳妇,要找两个人抬一个病人下乡,两升小米,管一顿饭。这年头粮食比银子宝贵,不说没有钱。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粮食啊。大家听了,都凑上前,争着接活。可是,这兵荒马乱的年头,最怕的是万一遇到什么意外,小工丢下病人,独自逃生。那病人更没有活路了。梅医生左挑右选,反而相中了一直蹲在壁根唠嗑的刘大禄和老憨。说道,就你俩个,老老实实的,大概不会耍弄歪门邪道,你俩跟我走。刘大禄和老憨就一前一后的跟在医生的后面。梅医生一边走路,一边向他们介绍病人情况。


原来这个女病人是一个孕妇,宫外孕,突发性出血,送来时已昏迷不醒。现在经过半个多月的治疗,病情已稳住,但病人身体还很虚弱,要他二人抬的时候,尽量要轻柔些,平稳些,不要颠簸,把病人送到吴庄集,自然有人来接应。说着说着,已到家里,梅医生带他们指认了病人。女人二十几岁,脸色苍白,一点血丝都没有。想不到她态度很温和,指了指病床下的一小袋米,说,麻烦两位大叔了,这一小袋米,你们分了,先送回家去吧,回来再抬我出城。刘大禄老憨一听,喜出望外,当下千恩万谢,捧着救命的米,送回家了。刘大禄老婆见了,也不问什么了,连忙抓了一小把,下在锅里,熬粥喝。


大禄和老憨抬着病人,来到了城门口,已是下午一两点了。进出小城的人并不多,十几个伪军在百无聊赖的聊着昨晚打麻将的手气。一看到刘大禄老憨抬着一个女病人走过来,就大声吆喝着,想诈点油水。梅医生知道城门难过,也跟了过来,陪着笑脸,叫着老总,拿出一包香烟散了,众人方才无话可说。因为在场的伪军,谁家没有受到过老神仙的恩惠,那脸是拉不下来的。刘大禄一愣,站在边上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小勇吗?拄着枪,像不认识自己似的,看也不看一眼。他心里就很纳闷,小勇一直很乖的,这是怎么的了?两人出了城,抬着病人,往吴庄集那儿走。四十多里地,很快就走出了一身臭汗。两人坐在地上,歇息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两人吓个半死,赶忙把病人抬进小树林,一齐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不久,只见几个短衣的汉子在前面狂奔,后面追过来十几匹马,一身的军装。大禄老憨看到了,更吓得发抖,这不是杀人不眨眼喜欢活埋人的广西佬吗?落到他们手里,不给活埋了才怪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