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二十七节 战苏仆延(四)

maxian1908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0/



傍晚的夕阳笼罩着大地,灼人的太阳正悄悄向西天坠去,草原上微风吹起,将人们的汗水轻轻抹去,在晚霞的挟裹下,天空闪着一层金光。玄菟郡的望平,一座烽火台正矗立在山脚。作为大汉最北的一个郡,玄菟郡原来是汉武帝征服高句骊后设立的一个郡,至后高后骊重新崛起后,本来统辖高句骊的玄菟郡也就逐渐被后高句骊人收复,只好勉勉强强在辽东郡北面划了一小块地方,重设玄菟郡,也算是维护着强盛的大汉最后一丝颜面吧。然而随着汉末朝廷的日渐腐败,军备不断废驰,往日隶属大汉的玄菟郡也成了辽东乌桓人活跃的地方,再也难见一个汉朝的官吏和守军。

采纳了逢纪的建议,苏仆延在与辽东接壤的地方广设烽火台监视汉军的行动,自从黑山一战后,被汉军龙骑吓破了胆的苏仆延再也不敢去触霉头,只好带着大部龟缩卢龙一带,完全靠周围的烽火台给自已通风报信,遇到小股汉军出动,方才派军出击,如果是大股汉军,则远远逃遁。

烽火台以二十里为距设立,中间一个高达三丈余的高台,作为燃放狼烟为号,每个烽火台驻守士卒二十人左右,通过举火、发烟等方式传递敌情。望平的烽火台地处玄菟最南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经过,守台的士兵都有些麻痹了。 正当守台的士兵百无聊赖地看着远处的晚霞发呆时,忽然间从南方的天际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来人很快接近烽火台。

“有情况。”正在发呆的士卒反映过来,连忙大声示警,守台的其他士兵也都箭上弦,刀出鞘准备应战,负责举火的士兵也已站到举火台边,只待一声令下就举火报警。

等到人群逐渐接近,守台的乌桓士兵终于放下心来,只见一支数十人的逃难人群,歪歪斜斜地趴在马上,衣衫褴褛,由于汉军最近加大了对辽东乌桓各部的袭击,经常可以见到小股的逃脱难民向北逃奔,所以守台的乌桓人已经见怪不怪。

“弟兄们,看在同时乌桓人的份上,救救我们吧。”一个领头之人狂奔至台下大叫。

“你们是哪个部的?”守台的屯长大声问。

“兄弟,我是黑狼部的散葛,汉军的龙骑袭击了我们部,部中青壮大半被杀,女人、孩子和财物都被汉人抢走了,我们这些人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要到卢龙投奔大头领,请兄弟行个方便吧。”字正腔圆的乌桓语顿时打消了守台屯长的疑虑。

“快开门,放黑狼部的人入内。”沉重的大门轰然打开,数十名逃难人群一拥而入。

“兄弟,谢谢你啊。”散葛坐于马上,冲屯长道谢。

“不用谢,都是乌桓兄弟。”屯长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非常高兴。然而就在屯长得意之时,散葛突然大喝一声:“杀!”

待屯长一回头,七八个乌桓兵已经倒在那些难民刀下。

“你们不是乌桓人。”屯长大惊,连忙拔刀应战,散葛怎么能容他拔刀,旭刀一挥,屯长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圆睁的双目仍燃烧着层层怒气。

“不错,我们就是让你们闻风丧胆的大汉龙骑。”“散葛”面色狰狞地笑了笑,“给我杀,不要留活口。”

“啊——”数息之间,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乌桓人就变成了一具具没有生命的尸体,领头的“散葛”一脚踢在屯长的尸身上:“这等战力,还想与我龙骑作对,弟兄们,把这鸟台给我烧了,咱们再去踏平下一个烽火台。”

“轰!”大火腾起,在熊熊烟火中“散葛”与数十骑龙骑一起消逝在茫茫天际。

白天,龙骑不断地冲击着乌桓人的烽火台,晚上,神出鬼没的龙骑也会突然出现,将一座座烽火台拔除……

野外的营地里,巡逻了一天的乌桓游骑正酣然入睡,辛苦巡视了一天的人们正在舒服地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睡眠时间。营地的周围,辛苦了一天的哨兵也抱着刀枪不停地打着盹,这里是距辽东百里之遥的乌桓草原,这么远的距离,汉军还未曾孤军深入过。

远处,一个个身影牵着马悄悄地接近了乌桓人的营地,马鼻上了套,就连马蹄也包了起来,在静谧的夜色中,除了人们轻微的喘息声,几乎听不见一点点响声。很快,人影就将乌桓人的营地围了起来,领头的人影一声呼哨,那些人立即踩镫上马,营地明亮的篝火照亮了一群杀气腾腾的脸庞!

“杀!”马蹄暴响,打盹的哨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骑兵弩钉死在地上,奔腾的铁蹄卷起死亡的黑云,刀光闪处,一颗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黑色的夜空中,得意的死神又收走了一批不屈的冤魂……

大草原深处的白牙部,早起的人们正打开畜栏,驱赶着一群群牛羊向草场而去,女人们正三三两两地从帐篷里走出,一边慵懒地梳着头发,一边看着身边的男人骑着马匹驱赶羊群出门,脸上荡起满足的笑容。孩子们钻出帐篷,互相追逐打闹着,在帐篷边捉起了迷藏。这里是白牙部几代人游牧的牧场,草原人是逐草而居的,这里的牧草水草丰美,白牙部每年的夏天都会在这里放牧,到秋季来临时,他们就会向南面的牧场迁移。

“达达达——”急促的马蹄声拍打着地面,大地轻微颤动着,远处受惊的鸟儿也扑楞楞冲天而起,很快,马蹄声如滚雷般从云端划过,大地也剧烈抖动起来,空气中也迅速聚集起了不安的因子,祥和而平静的白牙部被猛地笼罩上一层危险的气氛,驱赶牧群的牧人们停止了手中的鞭子,牧羊犬也被惊得趴在地上呜呜直叫,惊慌瞬间爬上了人们的脸……

“怎么回事?”不安的人们互相询问着。很快答案出现了,就在人们疑惑不解地时候,猛然间,南面不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朵红云,红云越飘越近,变成了一个个大黑点,直到黑点迫近,奔雷声也传到人们耳中。

“杀啊——龙骑无敌——……”

白牙部人们的疑惑瞬间被惊恐所代替:“汉人,是汉人的骑兵!”

“汉人的骑兵怎么躲过烽火台和游骑杀到这里来了!?”现在重要的不是答案,重要的是如何在龙骑的旭刀下逃命。于是乎,心底被巨大恐惧填满的人们一起大呼“快逃啊——”手快的牧人飞快地疾驰而过,将傻立当场的女人和孩子抱上马,向远处疾驰奔逃。

可是太迟了,这么长时间的安逸让本该警觉的白牙部彻底松懈,冲锋中的龙骑的骑兵弩瞄准奔逃的人们,一支支夺命的箭矢带着死亡钉向了人的肉体,冲天的大火燃烧起来,从一个帐篷迅速蔓延到另一个帐篷,熊熊的火焰映红的清晨的天空,在朝阳的照射下,汉军们的面孔格外狰狞!隆隆铁蹄声中,一间间帐篷门被划开,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汉军冲了进去,很快,男人的惨叫声,女人的哀求声,还有孩子的哭闹声……无数种声音在平静的草原上响起。

刀光闪闪,人头翻滚,茫茫草原上奔逃的人们被一柄柄旭刀劈翻在地,血肉横飞……

就连天空中升起的朝阳也不愿看到这副人间地狱,悄悄地隐藏进云朵里。火,越烧越大, 哀求声却越来越小,最后除了四散的牲畜,白牙部彻底安静下来了。熊熊烈火中,被鲜血染红的龙骑揣着丰厚的背囊,扛着女人,一翻身将战利品扔上马背,迅速消失在草原深处。

同样的故事不断地在辽东乌桓的大地上上演着,仿佛是一转眼间,原本该发生在汉人百姓身上的惨剧竟然不断地在乌桓人的头上出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