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足出资人为何死活退出 球员玩教练主帅出卖老板

啸傲雄鹰 收藏 0 51
导读: 深圳上清饮队在11月16日完美完成保级任务。这支历经磨难的球队,终于可以带着尊严等候命运的进一步安排。那么,深足的投资方、托管方、赞助商对于未来有何打算,我们就来探个究竟。   投资人杨塞新   明年不玩了   自从2007年11月14日在深圳体育场露面之后,深足投资人杨塞新就再没出现在深圳球迷面前。昨晚,“隐身”一年有余的杨塞新接受了晶报专访,首次披露入主深足三年的盈亏情况。   随时准备转让球队   晶报:深足16日3∶2战胜鲁能,你是否收看了比赛?   杨塞新: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深圳上清饮队在11月16日完美完成保级任务。这支历经磨难的球队,终于可以带着尊严等候命运的进一步安排。那么,深足的投资方、托管方、赞助商对于未来有何打算,我们就来探个究竟。


投资人杨塞新


明年不玩了


自从2007年11月14日在深圳体育场露面之后,深足投资人杨塞新就再没出现在深圳球迷面前。昨晚,“隐身”一年有余的杨塞新接受了晶报专访,首次披露入主深足三年的盈亏情况。


随时准备转让球队


晶报:深足16日3∶2战胜鲁能,你是否收看了比赛?


杨塞新:我当天在西安观看CBA首轮比赛,我投资的陕西亚旅联盟队110∶87击败了长春大成生化队。在这场CBA比赛前,我通过电视直播收看了深圳上清饮战胜山东鲁能的中超比赛。篮球和足球都赢了球,让我挺高兴,感谢深圳足协、深足将士保级成功。


晶报:足协托管期满后,深足下一步将如何安排?


杨塞新:深足托管期限到12月31日,只要深足在这个期限之前以合适的价格出手,我都同意。


晶报:转让深足的价格是多少?


杨塞新:2500万元。这一价格不包括俱乐部现有400多万元负债。也就是说,新东家可能要掏2900万。只要深圳足协批准,新东家又掏得起这笔钱,我随时可以出手。


3年亏了3500万


晶报:为何如此坚决要离开?


杨塞新:我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篮球上,对于足球确实无能为力。我为什么一直不来深圳看比赛?主要是去年最后一轮对亚泰的比赛,把我彻底伤透了心。作为球队的老板,控制不了自己的球队。球队不是老板说了算,而是教练说了算,堂而皇之地把我卖了!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不玩了,继续投资没有任何意义。


晶报:那么,这三年投资下来,你在深足上的经营情况如何?


杨塞新:我至少净投入了3500万元。2005年12月,我以一块钱的价格买下深足,同时承担2800万元的债务。2006年,深足通过出售队员进账1600万元,扣税后剩下1450万元。金威在2006年支付了1300万元冠名费,扣税后剩下1100多万元。整个2006赛季,深足总投资是2980万元。2007赛季,上清饮支付的税后冠名费大约是1300万元,卖掉李毅入账160万。整个2007赛季,深足总开销是2700万元。这样算下来,这三年我的收入大约4500万,支出8000多万,净投入3500万元以上。


2008赛季,我虽然没有大手笔投资,但是也掏了300多万元。第一笔是忻峰的转会费100多万元,留给了俱乐部使用。深足在本赛季中间财政困难,我也给了100多万元。包括购买菲利普的90万元,有60万元也是我出的。


倒贴钱也不玩了


晶报:投资足球这几年,你有什么体会?


杨塞新:中国的足球联赛很奇怪,队员可以玩教练,教练可以玩老板,老板掏了大笔钱不但没有任何收获,反而要挨骂,这就是我投资深足几年的惟一收获!中国足球实在是太特殊了,我实在不愿意在这里面浪费时间了,只希望平平安安离开。


晶报:对深足的未来,你有什么话要说?


杨塞新:我希望深足找个好东家,我确实没能力、也没耐心玩下去了。深足现在成功保级,本赛季终于有了一个好结局。


晶报:转让工作进展到什么程度?


杨塞新:我不太清楚,目前都是深圳足协在操作。


晶报:托管期结束后,假如深足卖不出去,下个赛季你还接着投资吗?


杨塞新:不玩了!就算倒贴钱给我,我也不想再去惹中国足球的麻烦了!


晶报首席记者 吴邦


托管方深圳足协


不想继续托管深足


深圳足协在今年2月27日正式托管深足,深圳上清饮也成为中超惟一一支由地方足协托管的球队。带领深足完成保级目标后,深圳足协的下一步工作重心,将转到为深足挑选一个好东家。


深圳足协负责人李少辉昨晚告诉晶报记者,之前曾经有不少企业对深足表示了兴趣,“其中包括一些香港的企业,也有深圳的企业。”不过,由于当时深足没有完全保级,这些企业的接洽也都浅尝辄止。李少辉说:“现在保级成功了,对于谈判是重大利好,相关接洽工作将会加快。当然,不管谁接手深足,前提条件是球队留在深圳。”


杨塞新与深圳足协的托管协议只有一年。万一在2008年的托管期满后,深足不能及时出手,深圳足协是否会继续托管?李少辉表示:“足协不会继续托管了。这一年下来,我们都心力交瘁,我的白头发猛增了不少。假如球队找不到好东家,只能还给投资方。”


截至目前为止,潜在的深足买家都在保持低调。最近几个深足主场,原深足总经理李虹都出现在深圳体育场的主席台上。2007年3月离开深足后,李虹现在是东莞某房地产公司的副总裁。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比较喜欢足球,公司旗下有一支球队正在征战香港职业足球甲组联赛。


李虹昨晚告诉晶报记者:“我来看了几场深足比赛,不过主要是个人事务。至于购买深足一事,我们还没有明确打算,只是有一点兴趣。前一段时间,我与深足投资人、深足的一些管理人员进行过一些沟通。中国足球现在的情况不太理想,这是我们最顾虑的问题。”晶报首席记者 吴邦




赞助商香雪制药和赛格车圣 我们不会接盘


最近这三年,深足主要依靠赞助商的投入在支撑。万一深足无法顺利转让,现有的赞助商是否会买下俱乐部股份?对此,深足赞助商香雪制药和赛格车圣都没有兴趣。


赛格车圣是深足背后球衣赞助商。赛格车圣的一位官员表示,该公司出于公司治理结构的需要,不会对职业足球俱乐部进行股权投资。代表香雪的深足副总经理刘孝五昨晚表示:“深足保级之后,投资方可以较好的价格叫卖。可是在目前的行情下,我感觉很难有人愿意接手!职业球队给一个城市带来较大影响,但是俱乐部的运营收入令人失望。过去还可以通过税收、土地等方式获得优惠,现在都已基本不存在。”


刘孝五说,赞助球队与拥有球队是两种“玩法”,“香雪之前赞助过羽毛球比赛,后来选择了职业足球。中国的羽毛球水平远胜于足球水平,但是赞助商还是喜欢足球,这就说明了职业足球的实际价值。不过,大部分的人其实都不明白职业体育应该如何运作。目前,中国职业足球是在不公平、不公正的环境下运作。所以,很多企业都望而却步。”


香雪打定主意不购买深足,那么他们明年是否会继续赞助深足?刘孝五说:“香雪的赞助决策有个科学的程序,会邀请咨询人员在赛季结束一个月后进行市场评估,根据相关数字决定下一年的计划。目前,我们无法保证香雪上清饮对深足一队的冠名赞助。可是根据合同,香雪对深足二队出征香港联赛的赞助会持续到2009年6月,因为香港联赛是跨年度举行的。”


有消息称,香雪目前还拖欠深足大约300万元的冠名费。刘孝五说:“香雪的支付款是按月支付,从3月份到现在大约支付了700多万,基本都是按时支付,进展基本正常。”晶报首席记者 吴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