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客机遭劫迫降中国 “意外”缓和中苏关系

防水墙 收藏 1 296
导读:80年代中期,中苏关系仍处在“僵持”之中。就在这个时候,突发一苏联人劫持一架苏联客机降落我国的事件,这迫使双方高层不得不“往来”和“沟通”。劫机事件最大的价值无疑是为中苏两国关系的缓和提供了一次“意外”的契机。张持坚作为唯一参与采访的新华社记者,“遵命”只作了简单的公开报道。张持坚现为新华社高级记者,上海证券报高级研究员。近日,他讲述了这起尘封近23年的劫机事件。 “我要到中国避难!”   1985年12月19日晚上将近10点钟,进入深冬的哈尔滨在白雪的覆盖下,一片寂静。我正把脚泡在热水里舒

80年代中期,中苏关系仍处在“僵持”之中。就在这个时候,突发一苏联人劫持一架苏联客机降落我国的事件,这迫使双方高层不得不“往来”和“沟通”。劫机事件最大的价值无疑是为中苏两国关系的缓和提供了一次“意外”的契机。张持坚作为唯一参与采访的新华社记者,“遵命”只作了简单的公开报道。张持坚现为新华社高级记者,上海证券报高级研究员。近日,他讲述了这起尘封近23年的劫机事件。


“我要到中国避难!”



1985年12月19日晚上将近10点钟,进入深冬的哈尔滨在白雪的覆盖下,一片寂静。我正把脚泡在热水里舒缓一天的疲乏,门突然被“咚、咚”敲响,采编部主任老康要我赶快到黑龙江省公安厅了解情况,说基层通讯员反映,有一架苏联飞机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地区,不知情况到底如何。



我不由一惊,外国飞机被劫持到中国,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事情发生在下午2点30分左右,一架苏联AN-24b47845民航客机突然降落在齐齐哈尔市甘南县长吉岗乡农场的一块平坦、狭长的麦茬地里。由于这是架小型飞机,加上地面被严冬冻得很硬实,飞机在滑行了380多米后停住了,飞机和38名乘客、5名机组人员均安然无恙。机体上“CCCP”四个醒目的字母,使懂俄语的人认出,这是“苏联民航”的缩写。一名自称阿里穆拉多夫·沙米利·哈吉-奥格雷的副驾驶员下了飞机,打着手势,对我方公安人员说,飞机是他用刀子逼着正驾驶员在这里降落的,“我要到中国避难!”现在劫机者已被单独控制,当地政府正安抚机上人员,为他们提供饮食和保暖衣物等。省里已派出省委常委、省外事办公室主任王耀臣带队的工作组赶赴现场。



此刻,黑龙江省和国务院都迅速成立了劫机事件处理领导小组,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陈俊生为总协调人。



凌晨近3点赶到现场的王耀臣立即开展工作。他们提审了劫机者,据劫机者供述,他劫机的原因,是因为看不惯所在民航分局领导的做法和作风,对他们的腐败现象不满,给当局写信反映,信被转回当地处理,可当地纪委领导和民航分局领导有裙带关系,非但不处理,还对他打击报复,强行做精神病检查,并调离空勤三年多才恢复,他感到压抑,没出头之日,趁这次飞行机会,出逃中国,寻求避难。



做机上人员的工作,碰到了一些问题。当这些苏联公民知道被劫持到中国后,不免紧张起来。两个国家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关系恶化,相互指责和批判已有20多年,“分歧”和“积怨”不可谓不深。在他们的意识中,他们到了和苏联 “敌视”的地方,因此很警惕,不知道中方会怎样对待他们。一开始,我方人员送上去御寒的衣服、食品和饮用水,他们接受了。因为AN-24是小型飞机,此次航线是从雅库斯克飞伊尔库安斯克,属苏联国内的短途支线,机上储存的食品很少,而天气又很寒冷,苏联人衣着不多,妇女穿的还是呢裙子。后来劝他们下飞机到附近的农场招待所休息时,他们则坚决不同意,都表示不能离开飞机——这一苏联国土的象征。


丰盛的食品,周到的服务,使苏联乘客感受到了中方的友好和诚意,他们“警觉”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



20日早晨6点半,天刚蒙蒙亮,面包、牛奶、当地的农场乳品厂专门加工的奶酪以及鱼罐头和肉罐头等,送上了飞机。丰盛的食品,周到的服务,使苏联乘客感受到了中方的友好和诚意。他们“警觉”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



大约9点多钟,时任外交部苏欧司副司长的戴秉国等外交部人员乘坐的直升机降落。11点多钟,苏联大使馆人员乘坐的直升机降落,为首的是领事部主任格里山。一见到戴秉国这个“老朋友”,他就提出三条要求:一、和乘客见面;二、和劫机者见面;三、与大使馆通电话。还问:劫机者是不是副驾驶员?戴秉国说:劫机者已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点,你不可能和他见面。但戴秉国和王耀臣没想到苏联大使馆来人后,乘客仍不下飞机。



“感谢!”“再见!”



在有了苏联政府的指示后,机上人员才肯下飞机到齐齐哈尔。到达齐齐哈尔湖滨宾馆已是深夜11点多钟。宾馆特意空出了两个楼面的客房,准备了热水,客人们洗好澡后,吃了顿热气腾腾的晚餐。



苏联乘客休息了,我方人员开会研究次日的工作。21日零点40分,外交部来电,说当天下午1时30分,苏联专机到哈尔滨接苏方人员回国。于是,大家又商量,这些人怎么赶到几百公里外的哈尔滨,决定还是动用两架直升机运输。等一切安排停当,离出发的时间已不远了。



直升机到哈尔滨机场是下午1点15分。半个小时后,从苏联赤塔飞来接人的图-134客机也降落在哈尔滨机场。苏联人被中苏友协黑龙江分会的领导请到贵宾室,参加欢送宴会。一共摆了六桌酒席,这些天陪伴苏联乘客的我方人员和他们已经相熟,彼此邀请共同入座。在既有点严谨又平和融洽的气氛中,王耀臣和苏联AN-24机长阿布拉米扬·维亚切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分别发表了诚挚、友好的讲话。



傍晚5点40分,苏联飞机要起飞了,不少苏联乘客眼含热泪,表情真挚而又激动,一再挥手说:“感谢!”“再见!”



22日,劫机者阿里穆拉多夫被押送到了黑龙江省公安厅外籍越境人员管理所。我在这里看到了这个个头不高、有些秃顶的33岁的中年人。他在这里要接受进一步的审查。



1986年3月4日,我国司法机关依据 《关于在航空器上犯罪及其他某些行为的公约》(即 《东京公约》)、《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公约》(即《海牙公约》)和《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为公约》(即 《蒙特利尔公约》)以及我国有关法律,在哈尔滨判处苏联劫机犯阿里穆拉多夫·沙米利·哈吉-奥格雷有期徒刑八年。判决书指出,劫持飞机的行为,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对劫机者无论以何种理由和何种借口,也无论其基于何种动机和目的,都要依照我国法律追究刑事责任。我是唯一到庭采访的新闻记者,当天,新华社向全世界播发了中国审判阿里穆拉多夫的消息。(据《现代快报》张持坚/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