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三十节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size][/URL] 舰队离开台湾岛,便一直向东航行。 沿途经过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乔桥凭着一张地图,加上一些确定方位的知识,确认这些岛屿的名称,然后一一将见闻记下。 二十余天后,遥远的前方终于出现了地平线。乔桥站在船楼上看到,那地平线左右都无边际。那里,定然不是岛屿,而是宽广的大陆! 乔桥长舒了一口气,庆幸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50/


舰队离开台湾岛,便一直向东航行。

沿途经过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乔桥凭着一张地图,加上一些确定方位的知识,确认这些岛屿的名称,然后一一将见闻记下。

二十余天后,遥远的前方终于出现了地平线。乔桥站在船楼上看到,那地平线左右都无边际。那里,定然不是岛屿,而是宽广的大陆!

乔桥长舒了一口气,庆幸一路无事,终于不负义姊所托,保得乌恒平安。同时,心中又涌起一种激动,终于看到传说中的母(穆)大陆——太平国了!

两个时辰后,舰队进入一个大港口。乔桥放眼望去,只见船只密密麻麻,海面上白帆点点,船桅如林。码头上人来人往,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岸边矮的是木屋,高大的是石头建筑,一排排一行行,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边际。好一座繁华的城市!乔桥想,看来这太平国文明程度之高,还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乔桥后来才知道,眼前的这座港口城市名为西港城,是太平国中仅次于京城的第二大城市,也是西木王的封地,乌恒的老巢。在太平国的东南北三面,还有三大港口,分别名为东港城、南港城和北港城,也都是人口过十万的大都市。

舰队在一个大型码头停靠后,乔桥被乌恒召到旗舰上议事。

乔桥进到乌恒的坐舱,见军中几位将领,乌恒的几位亲兵队长和贴身卫士都到了。他心中有些疑惑,不知乌恒召他来是何目的,因为这样正式的议事,他还是第一次参与。一两个月来,乌恒军中之事从不让乔桥知晓。

人都到齐了,乌恒站起身来,道:“各位,赖天护佑,我等已平安回国。然此去京城,还有三日行程,沿途状况难以预料,各位仍需小心在意,不可有半点疏忽。水军一个时辰后各回本营,步军、骑军与卫队明日一早随我起程赴京。水军统领听令!”

水军统领站起身来,大声道:“末将在!”

乌恒道:“你听着,自今日午时始,水军各队准假半日,回家与亲眷团聚,然明日寅时前必要回营。明日寅时起,你要严加约束部众,如常巡视操练,不可有半分差弛!”

“遵命!”水军统领抱拳行礼,坐下。

乌恒又道:“步、骑军统领听令!”

“末将在!”步军与骑军统领同时站了起来。

“自今日午时始,步、骑军各队准假半日,入城购物消遣,家在西港的回家与亲眷团聚,然子时前必要回船。还要重申戒律,蛮横斗殴者斩,掳掠抢劫者斩,强买强卖者斩,奸淫妇女者斩!”

“遵命!”步、骑军统领领命坐下。

看着乌恒下达命令,乔桥想,乌恒这人确实不简单。单就他治军严肃来看,此人在朝中势力也决非幸运得来。

乔桥正想着,只见一值哨兵来到舱门口,向乌恒禀报:“禀元帅,乌管家自京城赶来,有急事要见元帅。”

乌恒愕了一愕,随即恢复平静,道:“请他进来。”

值哨兵转身去后片时,一个人急急地闯进舱来。乔桥拿眼去看,只见他一身黑色短衣,背上全汗湿了,脸上尽是风尘之色,想来是连续长途奔跑所致;年纪约五十余岁,脸上黑瘦,但双目精光湛然,并无太多疲倦之色。乔桥想,这人定有一身上乘武功。

那人跑到乌恒面前行了礼,道:“王爷请借一步说话,小人有要事相告。”

乌恒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对众人道:“诸位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说着站起身来,领着管家进到里间去了。

进得里间,乌恒又领管家沿一楼梯下去,来到一间密室,然后将门关好。

门一关上,那管家便在乌恒面前跪下,叫道:“王爷,大事不好。请王爷速速回京,搭救小王爷!”

乌恒心中一惊,但面上不露声色,沉声道:“慌甚么!你且起身,与我拣紧要的说来。”

管家起来,躬身道:“四日之前,小王爷与木小王爷不知因何事冲突,木小王爷便带兵将小王爷抓去,投入监牢。我四处托人打点周旋,却一点消息也探不出。我又买通宫内值事太监,进宫面见圣上……”

这时,乌恒插话道:“你见到圣上了么?圣上态度如何?有何话说?”

管家道:“我费尽周折,见到了圣上。圣上听说此事,沉默良久,提笔写下一道密旨,交与我收好,并说王爷这几日便可回国,叫我速速赶来,将密旨交与王爷。”说着,管家解开上衣,将衣襟的衬里撕开,掏出一小卷黄绢来,躬身递给了乌恒。

乌恒接过,展开一看,见上面只写了一行字:接旨后二日内率部进京。

看了密旨,乌恒在密室内来回踱起步来。他心中担心儿子的安危,但这不是主要的。最为重要的是,他从皇帝的密旨上短短的一句话里,嗅出了一种味道,京城里的异常味道!皇帝虽荒淫,却并不糊涂。皇帝心中明白,他乌恒一离京,木洋父子就有可能生事。所以当初皇帝叫他率军西征时,也同时叫木洋率军东征。但是,皇帝没考虑到,他的儿子决不是木洋儿子木腾的对手,两老虽同时离京,朝中还是可能生变。自己儿子无能,他又无法说得出口,无法去提醒皇帝。现在看来,那木腾是要在京中有所动作了。好在他离京之时,已暗中有些安排,事情还不至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麻烦的是,自己此次赶巧提前回朝,多半是因为乔桥的事,未曾带得许多部众。能够在两日之内赶回京城的,只有自己的卫队与不足千人的随行骑军,总数还不足千五百人。京城基本是御林军的天下,这点力量也不知能起到什么作用。然而,事已至此,也只有先赶回京城,相机行事了。

良久,乌恒对管家道:“把守京城西门的御林军统领,可还是齐泰么?”

管家躬身答道:“据小人所知,还是齐泰将军。”

乌恒点头道:“如此甚好。我即刻修一通书札,你今日即单骑快马返京,将书札密交齐泰。”说着,便去书案边坐下,展开黄绢,提笔写了起来。

管家心中有些疑惑,那齐泰是御林军一部的统领,按理说是东襄王的人,何以王爷在如此关键时刻找他办事?但乌恒不说,他也不问,甚至也懒得去想,这是他长年做奴才的习惯。反正,主子行事总有主子的道理,做奴才的不必也不能过问。

片时,乌恒将书札写完,用一个小布袋装起,又用蜡封好,递给管家,道:“你在此用过午餐,歇息两个时辰。我与你选两匹好马,而后起程。”

管家接过书札,依旧在衣襟衬里中藏好,道:“情势紧迫,歇息就不必了。烦王爷快些将马选好,小人用过午餐便即起程。”

乌恒听了,心中微微有些感动。这管家名叫乌里,是他长年培养的心腹死士,又是同宗,对乌家一向忠心耿耿。现在乌家有事,他自然是拼死效力。但乌恒想,自京城到此地,三日路程两日赶到,自然是马不停蹄。现又要立马返回,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禁受不了。于是便道:“还是歇息两个时辰,养养精神再走。事情还未急到要赶这两个时辰。”

乌里道:“也好。小人谢过王爷!”

乌恒向着舱门轻轻拍了两下手掌。

一名武士应声而来,轻轻推开舱门,躬身道:“王爷有何吩咐?”

“你带乌管家用膳,安排他歇息,并选两匹上好战马,两个时辰后交与乌管家。”

武士答应着退走,管家也跟着退了出去。


乌恒回到楼上船舱,环视众人,道:“害各位久等。事情有变,适才安排须有些变更。水军统领听令,自今日起,水军各队除如常操练巡查,还要严守各营各舰,不见本帅手令,任何人不得调动一兵一卒。如遇外人强力胁迫,则坚决反击之!”

水军统领站起,大声道:“末将遵命。元帅放心,我在,乌家水军在!”

乌恒满意地点点头,又道:“步军、骑军统领听令!”

步、骑军统领站起,齐声道:“末将在!”

“步军、骑军各队稍事歇息,两个时辰后随我起程赴京。骑军与卫队均一人二马,随我先行。步军定要昼夜兼程,随后赶到。”

“遵命!”两位统领坐下。在场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都在想,事情一定不小,不然决不会用得着一人二马,昼夜兼程。但乌恒不说,大家都不敢问。

乌恒挥了挥手,道:“各位将军都退下准备去吧,乔将军请稍留片刻。”

众人退出后,乔桥对乌恒道:“元帅将乔某召来,有何吩咐?”

乌恒沉吟一下,道:“不瞒将军说,近日京中或有大事发生。还要将军不辞辛劳,即刻随我起程。路途之上仍如前些日一样,伴我左右。老夫对将军多有仰仗呢。”

听了乌恒的话,乔桥心想,看样子这乌恒离京日久,那太平国朝中有可能出了大的变故。不然,那管家不会那样行色匆匆,乌恒也不会急着昼夜兼程地要赶回京去。自己原本担心卷入太平国权力斗争的漩涡,现在看来,这是很难避免的了。这乌恒是看中了自己厉害,想要笼络利用自己了。面对此种情形,自己又当如何处置呢?

见乔桥沉吟不语,乌恒道:“将军有何难处么?”

乔桥道:“保得元帅平安,是我应承的事,随行元帅左右理所应当。只是,到时只怕乔某本领有限,难为元帅担当大事。”

乌恒道:“将军不必过谦。你是乘车呢,还是乘马?”

乔桥想,这个时代的车,再高级也就是马车,路也难有好路。马不停蹄地赶路,乘车的话,不颠个七荤八素才怪。于是道:“我还是乘马吧。只是我及几位随从以往都未曾乘马长途奔行,元帅可得选些好马与我。”

乌恒笑道:“这个自然。既如此,将军早些回去歇着,两个时辰后即要起程了。”

乔桥道:“歇息怕是不行了。我的五位随从从未乘过马,还得稍加习练方能上路。请元帅早些着人将马匹送来。”

乌恒点头,道:“如此,就辛苦将军了。”

“不必客气。”乔桥向乌恒一抱拳,告辞出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