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电风云 第二部 沉睡者 第一章 祸起萧墙

走过冰山 收藏 4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2/[/size][/URL] [内容简介] 1941年的元旦刚过,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就制定了对江南地区的扫荡计划。 但这次的扫荡不同于以往,要和国共两党在江南地区的武装同时进行作战,兵力上显得十分吃紧。为了让这次扫荡取得成功,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从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部抽调了2个师的皇协军到江南地区。 经过1个星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


1941年的元旦刚过,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就制定了对江南地区的扫荡计划。

但这次的扫荡不同于以往,要和国共两党在江南地区的武装同时进行作战,兵力上显得十分吃紧。为了让这次扫荡取得成功,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从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部抽调了2个师的皇协军到江南地区。

经过1个星期左右的集结后,2个师的皇协军开拔了,选择的交通工具是运载能力较大的火车。

每一车次运兵的火车刚刚抵达南京,就会被日军重兵层层包围起来,每一个下车的人,都缴枪后进行登记,日军不断地根据已有名单和新登记的名单进行比对,然后从中抓人。

抓人的理由是这些人要哗变。

自进入相持阶段以来,伪军哗变事件是层出不穷,让战争初期狂妄到了顶点的日军,开始防不胜防。而且哗变的规模还不小,基本上都是团以上的单位,哗变的方式很血腥,都是以杀死驻部队的所有日军训练队教官开始,然后整支部队集体反正后投靠到相应策反的国共两党任意一支武装力量的麾下。

日军担忧的不是什么方式哗变,担忧的是其带来的政治影响。每发生一起哗变事件,就会无情地打日军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一个响亮的耳光,长此以往所谓的粉饰太平不但是一句空话更会是一句笑话。

所以当日军特高课在重庆的内线发出有哗变可能的警示后,日军特高课立即安插了暗探在这2个师集结期间,进行暗中调查。这一查,就查出了问题,暗探记录下了在士兵中进行鼓动的军统特工,并获知了确切的哗变的时间。

是以开头的一幕出现了,日军特高课将所有的所谓“重庆分子”都抓到了南京监狱,开始仅仅是关押这些人,到后来根本连审都不审,直接弄到刑场枪毙了事。

一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让人惨不忍睹。


就在这些军统特工被枪决的当夜,日军特高课的监听电台截获到一个神秘的电波,但电波很短暂,紧紧很简短的四个字,“事败,疑为......”

根据这份不完整的密电,他们进行了猜解,这上面说的是什么事败呢?

哗变,还是?

如果仅仅是哗变,疑为怎么解读,这让人莫衷一是。

被枪决的人的尸体是有专人殓葬的,可是让他们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同样在当天夜里,所有的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盗尸的现场给打扫了个干干净净,更别说有任何蛛丝马迹了。就是弄来品种最优良的德国狼犬,这些平日里嗅觉灵敏的畜牲,突然罢工了,反咬起了训犬的驯犬员来,不但将一名驯犬员咬死,还将三名在现场的士兵咬了个遍体鳞伤。

日军特高课科长高桥大佐寒毛都竖了起来,这事要不是有人在弄鬼,就是真有鬼。他派出了法医官去现场收集证据,却是一无所获,毕竟是人,不是狗,鼻子哪有那么灵敏哟!法医官学狗爬在地上,也变成了狗,因为他张嘴就咬了自己的助手。这让高桥大佐大为头疼。

既然人和狗都疯了,那就只能相信一个解释,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这个结论很无奈,但又不得不让人接受。至于鉴定报告,高桥大佐一直拖着不写,不写就不能结案,此案就不了了之。


此时的高桥大佐伤透了脑筋,他上面的事还未了,新的事又来了。南京城周围开始出现了日军士兵事件。开始还以为是逃兵事件,毕竟武器都没带走,很难不让人想到是因为士兵开小差。但渐渐地不对了,士兵出事的地方,都集中在哗变鼓动军统特工被捕的地方。

到2月下旬,至少失踪97人,这不是一个小数字,足够组大半个中队了。如果放在战场上,至少可以消灭200-300的国军士兵,还有剩余。有一点足以说明这些士兵的素质了,第一,他们都是三年以上有战斗经验的老兵;第二,他们都是关东军;第三,他们都是一等射手。要想符合这个特点,真的是太难了,关东军部队很少进入满洲国之外的地方。

而且,他们之外的地方的士兵,却一个不少,这很难不让人觉得这是一场内讧。就是支那人的地下组织,也不可能同时掌握这么多人的资料,而且下手这么精确。

假如不是内讧,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把这件事解释为鬼魂时间,估计报告交上去的地一时间,他就会被勒令剖腹自杀。

所以高桥大佐是真的伤透了脑筋,这也诱发了他的偏头痛,那是他在平津时,带部队和中国军队作战时留下来的后遗症。

派遣军司令部严令限期破案,否则他真的无法交待了。

闹偏头痛也就罢了,闹心的事情再次缠上了他。那个愚蠢的李轶群总是和一脸和气的周明海搞不好关系。支那人爱闹内乱,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国共之间的十年内战,也不至于让皇军有可乘之机,从关外杀进关内了。常言道,蚌鹤相争,渔翁得利。他怎么看到的不是什么渔翁得利,反而发现他们这么斗来斗去,却便宜了另外的人。

这个人就是林若远,很冷漠的一个人,除了唐云生,跟谁都不亲,还没有见过这样搞特工工作的。上班时,此人绝对忠心于周明海,一出周明海的视线,就彻底把周明海忘记到了脑后。只要李轶群稍微有一点拉拢,就立即靠拢了过去,帮着李轶群整周明海。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人都对他信任有加。

在汪伪政府里,身兼多职并不奇怪,但是能同时兼任两个死对头手下的职务,算是让所有的人开了眼界。不但开了眼界,还见到了什么叫脸皮最厚,更见到了什么叫心最黑,此人就是一个矛盾体,矛盾到了让人猜不透。

按说如此双重面具的人,他应该是没有绝对地效忠对象的,但他再次让人大跌眼镜,他就忠于一个人,他的老上司,提携他在南京站住脚的唐云生。有做曹操的本事,却要学关羽的忠义。

“让人猜不透,让人看不懂,林若远,你究竟是人是鬼?”高桥大佐不禁在心中这么问自己。

当然他不具备双重人格,所以,他只能单线条地思维。事实上,他也不适合做特工工作。如果不是上级照顾他在华北作战时受伤,将他调到这个看起来轻松,却累人的岗位上,他还在哪个地方作战,或许已经进了靖国神社了。

既然,看不懂林若远,又跟他没有太多的关系,他更多的时候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在看李轶群和周明海的争斗,其实也很意思的。至少比一板一眼的歌舞伎看起来好了太多了,不过再好看的东西,都有看腻歪的时候。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做一些干涉,但后来,他发现就是管了也没有用,两个人永远会斗个你死我活。

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继续去闹好了,只要对“大东亚共荣圈”没有影响,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再说了,直接管辖李轶群的是梅机关,与特高课是上下级关系。梅机关又管着李轶群的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他就不越级插手此事了。梅机关都没有管,他又何必操那么多的心?

算了,还是把思路回到,对士兵失踪案的破获上来吧,这个才是真正让人催命的东西。


看材料时,有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些士兵失踪前,都跟自己的军曹请过假,都说要去“突击一番”,不用说,就知道他们去了慰安妇那里。但去了那里,也不至于失踪啊。那里有专门维护治安的宪兵,就算为了慰安妇争风吃醋,打架斗殴,这些骄横的关东军士兵也应该是很齐心的才对。

从1940年起,司令官就特别强调过,士兵外出时,必须是两人以上才能准假,否则请假的人和准假的人都要受惩罚。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那就没有一个士兵应该是单独出门的。但是怪了,这些士兵确实不是一个人外出。为什么会一个人回来了,另外一个没有回来?

有人会不顾命令,丢下自己的袍泽不顾?这在关东军的士兵中,是非常少见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高桥大佐又仔细看了下材料,让他失望了,陪同出去的人,好像都不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士兵是跟同一个陪同人出去的。

那问题就出在慰安所了,就此他打电话要了车,并召集了宪兵队的人,跟他一起区查封那个慰安所。

当他把所有的慰安妇,集中在一起后,才开始了对他们的训话,“帝国戦士が、ここでは、行方不明に説明を行う場合がありますか?(有帝国的勇士,在你们这里失踪了,你们做何解释?)”

没有人回答他,即使是那个平日里相熟的老板,都是嘴巴张得大大的看着他,一股大蒜的臭味,熏得高桥大佐忍不住地扇了扇鼻子。

在很久以后,有个慰安妇怯生生地回答,“ウィルは?(会不会是他们?)”

“彼らは誰ですか?(他们是谁?)”

回答高桥大佐的却是一阵枪声,有偷袭?

没错,就是有偷袭,说话的慰安妇被人远程狙杀了。使用的枪支是“三八大盖”,看贯穿伤就知道了。

这就证实了一件事,士兵失踪事件,是内部人所为。但为了什么事,需要杀人灭口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