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7 军中抗战 牢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3/


这书传到现在我也懒的再传了,对这些天来的成绩我还是能看到的,大家可能从我没有写简介上也能看出我情绪有点低落。现在在这里发点牢骚。

首先这本书确实从亮剑上摘下不少文字,这点我承认。在我看来,文字这些东西是让人看的,我想大家都在小时候写过作文,也都听你们的语文老师说过“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的话吧。

另外,在我来看,抄袭要看你抄袭的比例,上5%能算抄袭,但是我这书签约的时候已经是31万字了,其中摘抄内容是多少你们应该也清楚。如果说上了1万字,那我二话不说,VIP停更。

第二说下从网站摘下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属于战役介绍,我想清楚的说明故事发生的情况。

第三,写书的初衷,我就是想写出点男人的血性,因为我发现现在男人的血性都开始在衰退了。我是79年出生的,还赶上了一段艰苦的时间,至少我小的时候饼子是5分钱一个,喝的水都需要用扁担去担,冬天的时候需要烧煤,多了不敢说就生活经历上应该比你们当中的某些人多一些。而你们当中的一些出生在85年以后的城市人,现在已经退化到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程度。不要说男人的血性,就是胆量也变的极小。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这些生活在柏油马路编制,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里的人敢不敢在见到一条你们陌生的没有丝毫毒性的菜蛇时抓住它,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敢不敢在你的爱人或者亲人面前驱赶他,或者打死它,我相信你们大多数人会选择撤退。再或者说你们敢不敢再用手去放二踢脚这种响声清脆的炮仗?肯定大多数都是不敢的人,可能你会说这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那我就算你们的理由成立吧。实际上是怎么回事你们心里肯定都清楚,恐惧,就是恐惧。

再说一下我对现在国人的认识,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时间1998年夏天,我那年大三,在石家庄一所大学读书,没事的时候喜欢打打篮球,爱好相同的哥们有几个,有一天我们一共9个因为学校没有空闲场地,而到一墙之隔的一个医学院里面打篮球,和那里的日本留学生在打篮球的时候发生了冲突,被23个人围着用棒子,钢管猛打,周围的中国学生只是远远的驻足观看。不过最后的情况是,警察来的时候我们九个人只有两个是站着的,5个在地上吐血的,两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同时地上还有8个鬼子,我是那两个站着的人中的一个,我们所有人身上都是血,有自己的也有鬼子的。在开打的时候是他们先动手的,不过最后逃跑的也是他们,因为我们不怕死,我们顶着抡下来的钢管在拼命。事后我们都被送到医院,我肋骨断了三根,头上缝了4针,被钢管砸的,其他的人比我也好不到哪去,受伤最轻的也在医院里面躺了2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里面我们收到了三个消息,一个是开出学籍,一个是医药费自理,最后一个是向日本人道歉,医药费自理我们认,毕竟是在他们的学校打的架,有理也得变成没理。但是开除学籍和向鬼子道歉我们如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最后我们的导员也是学校里最后一个有血性的老师给我们上下奔走,把开除学籍改成留校一年,道歉解除。由于有学校出面,事情被压了下来,我们毕业的时候每个人多交了3000快钱的学费。

我说这个事情的意思是说有时候我们中国人不需要理智,而是需要血性。因为我们得知鬼子在这事以后就集体退学了。理智这东西是对人用的,对畜生只能用血性去镇压。但是我们现在的国人似乎已经缺少这种血性了。我们血性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人民,所谓的势力人,一个个见钱眼开,欺善怕恶。而被欺负的人忍气吞声,连自己被铁门关起来的这一小片空间里的人都保护不住。我对你们这样的人只能说一声:“人妖,下辈子当个女人吧。你们知不知道,一条好狗还能守三邻呢,你们连狗都不如,还当什么男人,还提什么血性。”

最后,有些看我书的可能是军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对你们的感觉,因为我家住在河北张家口宣化区,我们那是北京的北大门,过了我们那里通往北京的路就是一马平川,我们那里驻扎了一个军部,两个师部,一个炮团。所以我们那的街面上有很多的军人,但是我见到他们的时候,一头一尾总会出现两个纠察,而且我还会在迪吧,洗头房看到你们的身影,说真话我对你们又爱又恨,你们在救灾的时候感动了全世界,但是你们在平时的时候打架斗殴,甚至某些退伍兵干脆在地方干起了看场子的事情……

不说了都是些废话,我算是愤世嫉俗的一个人吧,或者说我可能运气比较不好,在出事的时候没有遇见那些曾经在我书评区留下过“打死小日本”之类书评的热血男儿。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声,男人们,给你们自己身上多加点血性,我说的血性不是说让你们去好勇斗狠,我说的血性是希望你们能够保护好你们身边的人,在你身边的亲人受到伤害的时候能够像一个男人一样抗起男人这两个字。

拜拜了,兄弟们,思路很乱,看不下去就开骂吧,还有那些给书提意见的把数据请写出来,我指的的是武器的数据。本书是签约的书,所以不准备再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