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丽少妇支助我,我却爱上她并越了轨[影子]

宋海峰 收藏 28 26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好心大姐助我重返校园

考上高中那年,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屋漏偏逢连夜雨,被病魔折腾了三年的父亲心有不甘地走了,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夜之间变得精神恍惚起来,说话做事都有些胡来。大哭一场之后我决定退学,因为家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拿得出上千元的学费来了,再说母亲还需要人照顾。

向来对我抱有很大希望的班主任老师很快知道了我的情况,直接找到家里,说是省里面有份报纸正在搞“一帮一”助学计划,他把我的材料传过去了,过几天就可以刊出,应该会有好心人拉我一把。我含泪说了声谢谢,心里多了份期盼,但由于没有十足的把握,暗地里还是做好了退学的准备。

出乎意料的是,12月份的一天,我收到了一位名叫唐素的大姐的来信,她表示愿意负担我在校期间的一切费用,直至读完大学。接下来的那个礼拜,她便给我寄来了500块钱,是作生活费用的。拿着那张感觉特别沉重的汇款单,眼泪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在与唐素的通信中,我了解到有关她的一些情况。其实她也曾有过和我一样的际遇,因家庭困难面临过辍学,结果得到了社会的大力支助,顺利完成了学业。她参加工作的时间并不久,每个月拿800多块钱工资,她说她理应把那份爱心传递下去。

以后每个月唐素姐都会按时给我寄来生活费,而学费她则直接寄到学校,根本用不着我去操心。我一次又一次抱着感恩戴德的心态给她写信,她也会及时给予回复,两人姐弟相称,亲密如一家人。有一回我对她说,等我能自食其力了,一定去报答这份弥足珍贵的恩情。孰料却惹她生了气,她说如果她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图个报答的话,也就不会帮我了。

我把自己幸遇好人的事对母亲讲了,母亲当场就哭成了泪人,不但为那份永生永世也还不清的真情,也为儿子能奔个好的前程激动万分。从那以后,她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重又在街道旁摆起了水果摊。

母亲没念过书,她想给唐素道声谢却又提不起笔,于是就嘱我根据她所说的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母亲在信中对唐素讲了家里的具体情况,过了没几天唐素就把1000块钱寄到了母亲手中。她还在信里埋怨我为什么不把母亲生病的事告诉她。那个时候,除也抹眼泪,我真的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表达内心深处的无限感激。

眨眼间高中三年就结束了,我在学校入了党,并在最后一期被评为省三好学生。老师的意思是要我报考清华或北大,反正至少也得是名牌大学。其实我心里也明白,按平时的成绩和水平,只要正常发挥,上重点本科分数线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但那时我有个孜孜以求的梦想,那就是去看看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唐素姐姐。

考完试填志愿,班主任陪伴在我身边,指手划脚地做参谋。而我最终却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偷偷地填报了湘潭一所一般本科院校。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唐素在那个城市,我觉得自己理应到那里去,那怕只是看她一眼,亲口对她说声谢谢都行。

我读的是理科,那年的本科分数线是524分,我考了609分,名列全县第3名。老师和同学都为我的鲁莽唉叹不止,但我的心却异常地平和。接到通知书那天,我按捺不住兴奋给唐素姐打了电话,她也同样替我高兴,并许诺会尽快把第一期的费用凑齐。最后我对她说:“唐姐,我很快就可以到湘潭去看你了。”她说好啊,来之前一定记得先打个电话,她到火车站去接我。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掰着手指焦切地等着开学那天快些到来。母亲也帮忙弄了不少家乡的土特产,要我到湘潭后带给唐素。



1996年9月18日,我如期到达湘潭。出了火车站,远远地就看见唐素正举着块牌子朝人群走过来。我几乎是飞奔着跑向她,然后气喘吁吁地叫了声“姐姐”。她帮我理了理衣领,接过一只行李袋,说:“真是个可爱的小弟弟,和想像中的差不多。”看着她因微笑而倍显生动的脸庞,我有点儿手足无措,总在走路时悄悄地看她几眼。说心里话,她的确比我以前揣摸出来的样子漂亮许多。

我们先去了她的住所,那是一套租来的两居室旧房,但屋里的一切收拾井井有条。她端来水叫我洗把脸,并泡了杯热茶,我的拘谨在她的健谈的衬托下,表现出一种本能的木讷。聊了不到半个小时,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子进来。她介绍说是她相恋多年的男朋友魏剑。在那瞬间,我的思绪莫明其妙地绊了个趔趄,感觉怪怪的,就连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在大二的时候断定自己爱上唐素的,因为我总在夜深人静之时难以自遏地想起她的种种好,当然不只是对我的恩情,还有她的妩媚与温柔。但我却不敢去奢望,甚至在她与爱情这个字眼同时从脑中一起迸出时,都会产生一种深刻的自责,觉得是对某些东西的亵渎。

周末我常常到她家里去,每次都揣着错综复杂的心情。我希望我去的时候,她的男朋友魏剑不在,可往往都事与愿违。夹在中间,我感觉自己像一个不伦不类的角色,他们每句亲热点的话语都像把钢针,把我的心刺得声声呼痛。实际上唐素并没有冷落我,可陷入爱之泥潭的人总是异乎自私和敏感。

有一次魏剑当着我的面给唐素修指甲,我顿时就浑身不自在,谎称学校有急事匆匆离去。坐在公共汽车上,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各种各样的繁乱想法在脑子里面左右突奔。矛盾之时我决心去找一份现实的爱,来埋葬对唐素的畸形依恋。

自从在一次文学交流活动中与小美相识后,我愈加坚信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女子值得我去爱去眷恋。那时我已在校内外的大量刊物发表不少诗文,小美对我早有耳闻,所以见过面后就频繁地去找我,表面是说想请教请教,而她尽力掩饰的那份爱慕已被我看得尽然。作为男生,当然应该主动一些。于是在一次散步中,我试探性地向她表露了心迹。

我一直不清楚自己对小美的爱到底有多深,因为直觉告诉我,唐素在我心中的份量依然上在第一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撼动。所以有时面对小美,我觉得自己是在欺骗她。若有空到唐素那边去,我会带上小美,但从来没对唐素说她是我女朋友,顶多是介绍说是玩得最好的同学,由于对文学共同的爱好走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大三第二期,我因阑尾炎住进了医院。小美一下课就守到我身边,体贴得像个不折不扣的贤妻良母,我的心甚是感动。只是有一回她开会去了,唐素下班后赶去看我,我感情的天秤立刻又倾斜了,在唐素亲切的问候里不可自拔,想入非非。我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她说还年轻不急。我自言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她不明其意地看着我,问我什么东西好。而我的脸倏地红到了脖子,羞愧不已。

其实我和小美的爱情并非坚固得无懈可击。由于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上街的时候小美总是三番五次地吵着要我帮她买这买那,开始我还依着她。可次数多了,心里就不是个味儿,毕竟花的都还是别人支助的钱。结果两人大吵了一顿。

我没有同小美一起返回学校,而是直接去了唐素那里。魏剑不在,一股不可抑制的欣喜涌上心头。唐素问我不是周末怎么跑过来了。我鼓足勇气说:“我想你了,所以就过来了。”女孩子的感觉细腻无比,她自然可以掂量出“想你”二字里头所包含的不一般的用意。她故作镇静地说:“姐姐还不是老样子,有什么好想的。”

后来唐素给我写过一封信,无非就是告诉我要把精力花在学习上,别为了一些不现实的事情过分伤脑筋。她还说,她结婚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向我讨要红包的。就因为这些,我竟然流了一整晚的眼泪。我也知道所渴望得到的情感难以成为现实,但有些时候,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


2890字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14:12:23 被宋海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