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5.html


“我们从来没有把她的档案放进待销毁的清单里,真是奇怪!”

档案科长感到委屈,支吾着解释。老严瞪着眼睛,对他的工作作风感到不满意。

“档案还能长腿?不是你们工作疏忽能是什么?一个大活人的档案硬是让你塞进销毁名单里,真是乱弹琴!”

可是,当老严将档案交给钟彭,打开时,却出现了更加让老严气恼的怪事!

里面内容完全是空白,学籍,学分,体检表,鉴定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黑白小照片显示出蓝可美丽的容貌。但是,正当老严怒气发作时,惊疑的事瞬间发生,当两位警官小心翼翼查找失踪档案内部痕迹时,却发现在蓝可档案的最后一页牛皮纸上用胶带粘了一个奇怪的骨花!白色的骨骸塑造成惟妙惟肖的花朵,诡异而恐怖,那是人的骨头,经验丰富的钟彭毫不怀疑,这个发现简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此案立即上报省公安厅,令警方惊疑的不是骨花本身,而是这个骨花模样竟然和我安全机关正在侦查的敌特潜伏组织骨花标志如出一辙,神秘的恐怖疑案从此开始了。

二十天前老首长蓝厅长命他去殡仪馆狩猎敌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首长亲切而严肃的目光是那样坚定,也那样深重:老冯啊,蓝可的境外亲属很可疑,自从蓝可遇害的消息传开,他们不知怎么就消息那么灵通,特意打电话到风华大学,非要最后瞻仰仪容,并不允许解剖,也不许火化,一切都得由这个姨妈来亲自处理,另外,他们提出要给遗体整容,所以,组织上有个打算让你……。”


老冯的视线从回忆中收回来,他也在合计着这个叫彦诗云的女人,姨妈没有亲自来,而是来个表妹,她的身份现在无法调查,可她一个女孩子家,竟要独自处理遗体并在晚上来瞻仰,其中必然有难以琢磨的原因。


此刻殡仪馆内,天色暗下来。雕栏画栋的大小亭子和假山此刻都变得有些可怕了,黑色的轮廓仿佛是一具具尸体在喷水池和长廊里静静地蜷伏,靠近里面的化妆间前面的开阔地,阴风阵阵。

突然,一个奇怪的呜咽声从化妆间后面的停尸炉里传出来……那声音幽咽而尖细,虽然细弱游丝,却令人毛骨悚然!

彦诗云害怕起来,她拉住老冯的胳膊,紧张地问:

“这是什么声音啊?”

“哦……我也不知道,往日没有的……。”

不过,为了不让彦诗云害怕,他还是改口了,

“往日里也有的。”

“每天都有啊?”

“是吧,我都习惯了。也许是生理现象,有些尸体的腹内由于细菌增生,产生腹胀气体,就会有一股很强的气流……带动声带而振动发声,这应该很自然,所以,不要害怕………,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过诈尸的事情发生!”

“真的没有吗?”

“假如我就是蓝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