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二十二节 心向贫民 浩气荡寇

zhouzhonfu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URL] 洛尘等大步地走进鬼子营地,龟田带着一帮凶神恶煞日本兵拦住了去路,龟田用半生半熟的中国话问道:“谁是陈洛尘!”跟在后面的鬼子兵们立即亮出了刺刀,围住了三人。刘书凯不屑一顾地看着他们,用日语回敬道:“我们是你们花泽将军请来的客人,不要在我们的面前武刀弄枪,快把吓孩子用的家伙收起来,我们身上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洛尘等大步地走进鬼子营地,龟田带着一帮凶神恶煞日本兵拦住了去路,龟田用半生半熟的中国话问道:“谁是陈洛尘!”跟在后面的鬼子兵们立即亮出了刺刀,围住了三人。刘书凯不屑一顾地看着他们,用日语回敬道:“我们是你们花泽将军请来的客人,不要在我们的面前武刀弄枪,快把吓孩子用的家伙收起来,我们身上的枪跟我们一样,脾气不好,易发火。到时候对双方都不好,我们是来谈俘虏换村民的事,而不是来打仗的,快把花泽那个老滑头叫出来!”



龟田气势汹汹地说:“不要做梦了,花泽根本不会与你们谈判,你们中计了,快把他们抓起来!”鬼子们迅速上前,想擒住洛尘。这时,刘书凯立即甩掉上衣,露出绑在身上的烈性炸药,敏捷地将龟田摔倒在地,用脚踩住他说道:“尔虞我诈,出尔反尔,是小日本的惯用伎俩,老子今天先把你给办了,再去把花泽给杀了,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说着便左手举起匕首,右手拽住导火索。一下子把鬼子给镇住了,有几个不服气的鬼子,想冲上来。孟赞护着洛尘露出上身的炸药吼骂道:“小鬼子们,**你十八代祖宗,只要你们敢再迈一步,定叫你们一起上西天!”





“嚷什么嚷?你们是来谈判的,还是来打仗的?都给我静一静。我兄弟洛尘来了没有?”花泽一面走过来,一面大声地说。众鬼子一见到花泽,便退到一旁站直不动了。刘书凯也放下龟田,迎着花泽走到他的身旁。微笑地说:“花泽将军,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不知怎的,我感觉跟你站在一起,心里比较踏实。”花泽盯他看了看,才想起,那次劫法场的年青人就是他。但看他绑了一身的炸药与自已并列而站时,不由地心中发怵。他强作镇静,便冷冷地挖苦道:“你们中国人,胆太小!这种常规的军事谈判,犯了作如此紧张,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们日本人,最讲的是信誉!”书凯笑侃道:“将军不要吓我,我这个人胆小,好紧张,一紧张就会乱摸,万一摸上了导火索,那大家岂不冤枉死了!我们中国人是最怕死的!”





花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刘书凯便立即扶住了他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浮玉纵队,付队长陈洛尘,他和你才是今天真正的主角。”陈洛尘一直旁若无人地站在那里,仿佛刚才那紧张的一幕与他无关,只见他悠闲地抽着烟,眼睛盯着山上那成片成片的绿荫,好象是个真正地走亲访友的客人。当他听到书凯的介绍,便热情地迎上前去,抓住花泽的手,高兴地说:“啊!花泽兄,又见面了,你这个人就是不地道,自家兄弟相会,你何必搞这么大的排场,小弟实在不敢当啊!”花泽也笑道:“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防范地挺周到。你这位小兄弟把我弄得冷汗直冒!呵呵呵!”


“不会吧!堂堂的大日本的军人,从小岛上打到中国内地,是多么的威猛。竟然被一个中国农民的儿子吓得直冒冷汗,那是您说笑话在骗我吧?”洛尘面无表情地说道。花泽笑着说:“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犹其是大日本的军官,决不能轻易丧生,因为大日本军队将要统治广阔陆地,天空和海洋,天赐的重要使命在身,所以必须要为统治世界而保重自己的生命!”





洛尘严肃地看着他,严正地说:“不要将日本军国主义的狼子野心,当着经文朗诵,要看清世界潮流,你们的一厢情愿的打算,只不过是南柯一梦。等到你们的梦醒时分,就是你们的灭亡之日。不过我想有些人是看不到军国主义的彻底失败而先行灭亡了,这也是一种遗憾!”花泽心中一惊,怒道:“你能保证你能活得长久吗?在含沙射影地咒我,我现在就灭了你,不要以为我做不出来!”



洛尘听到后便哈哈大笑:“没想到你如此不识玩笑,还出尔反尔,这么快就说出了心里话,真是沉不住气。试问就凭你这么点才智,怎能打胜仗呢?我看还是跟我们走,等哪一天我们浮玉纵队攻下了东京,我任命你做个东京市的市长,怎样?”花泽被气得七窍生烟,但也知道不能和他耍嘴皮,在这一点上自己永远不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他便说:“我不想和你胡扯,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洛尘回答:“其实!说那些不作天际的大话,还真没什么意思,你我之间也用不着斗气,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谈俘虏换村民的事,你先提出个方案,我俩好好议议,你不是也想尽快地让你的部下归队吗?”花泽问:“你们抓了我们多少人?”洛尘说:“这个人数与你无关,我知道,我们有365个村民在你们这里,那我就用365个日兵换回我们的村民,你看行吗?”


花泽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问道:“我可有伍仟人的部队在你手上,你就拿区区几百人来唬弄我,不行!要么你们三人全部扣下,叫你们浮玉纵队再派人过来重新谈。”


洛尘微笑地看着他,冷冷地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人民战争,中国有四亿伍仟万个同胞。这是一股神圣而不可战胜的力量,犹如奔腾的黄河和波涛汹涌的长江,她能席卷一切罪恶,所向披糜,一往无前。如果在这场斗争中少了我陈洛尘和他们二位,还是照样风卷残云,锐不可挡。小鬼子!你就动手吧,但不出半小时,定叫你们全军覆灭。”



这时,一个曹长疾步走来,向花泽报告:“我们被浮玉纵队包围了,四面的山上他们架起了几十门土炮,而且有上万人的队伍在四面运动,形成合围态势,情况危急!”花泽心里想:陈洛尘是有备而来的,但他不知道田野己带五万大军从南京出发了,现在暂时放他一马,等大军一到再收拾他不迟。


想到这里,他便和颜悦色的对洛尘说:“洛尘老弟!不要生气,就按你的办,不过肖山一郎,你要把他还给我,但不能在交换的数字里,你看行吗?”洛尘说:"哪样办,你不是讨了大便宜吗?肖山一郎是战争罪犯,双手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一但还给你,他又要重新犯罪。我想把他关起来,等战争结束的时候,和你一起交给人民,作个公正的审判。”





“唉!老弟又在说笑话了,等战争结束时,还不知道你我还是否在世。”花泽流露出怜惜生命的忧郁。洛尘也不想与他深论,便直截了当地说:“好!就这样办吧,不过我要去看看我们的村民。”花泽亲自把洛尘带到看押村民的树林中,村民们已是精疲力尽了,但他们看到了洛尘,书凯.孟赞,的到来,立即打起了精神。洛尘走到受伤的村民中间,嘘寒问暖,鼓励大家,树立信心。几个伤势较重的老人已奄奄一息,洛尘气愤地谴责花泽这种非人道的行为。叫花泽叫来日军医生给受伤的村民给予治疗。便亲自背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娘离开敌营。





龟田看着洛尘的背影,向花泽进言:“机不可失,乘这机会干掉他,以除心腹大患!”花泽气愤对龟田地骂道:“就知道杀人!天皇的事业就败在你们这些丧心病狂者的手上!什么叫(仁者无敌)你懂吗?”

按照约定,李锐押着肖山一郎和一批死不悔改的鬼子俘虏,一共是366人,到交换地点。龟田也押着一批村民在此候着,双方清点人数后,便各自撤离。肖山一郎惭愧地向花泽说道:“我有辱使命,对不起田野的栽培,本想一死了结,但心中不服,所以冒死回来,希望将军你立即调整战略,不能给陈洛尘牵着鼻子走,也不能在大山里和他兜圈子。他们的诱导战术,实在厉害。但更厉害的是他们的(无产阶级大联合的学说),已造成了700多名日本士兵,投降浮玉。这真是鬼斧神工,不可思议!”





听到这里花泽差点被气死,“700多人投降,帮助浮玉来打我们,怎么可能?”肖山一郎认真地说:“是真的!陈洛尘找来了一个日语专家,给士兵们讲什么马克思和无产者大联合的理论,把那些工农出生的士兵听得是如痴如醉,那些浮玉女战士把俘虏当亲人,一会儿送水送饭,一会儿送医送药,嘘寒问暖,还用日语说:天下无产者是一家,全是兄弟姐妹。陈洛尘把他们集中起来,成立教导队,让他们教中国人如何打我们,这一招!真他妈的厉害!”



花泽脸色凝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如中国人全都象这样对付我们,那大多数皇军都回不了本土了,必须彻底地消灭他们,否则大日本无威严可讲!”


肖山一郎喃喃地说:“我在被关押的这两天,没有受到任何虐待,相反地每日三餐热汤热饭地侍候,还给日本烟抽,除不允许私自外出以外,没有被俘的感觉,他们的看守也十分地礼貌,从来没有污辱性的语言,后来,我问了其它被俘士兵,他们的遭遇和我一样,你说奇怪不奇怪?”





花泽提高了嗓门,没好气地说:“一点都不奇怪!这正是浮玉的可怕之处。试问:人家如此对待你们这些俘虏,将来战场上相遇,你们能竭尽全力与他们撕杀吗?再说他们一句:天下无产者是一家!把700多名日士兵忽悠到浮玉旗下,还帮他们出主意杀我们,这个陈洛尘,真是太厉害了。”说完他看了肖山一眼,又缓缓地说:“不过!浮玉纵队这个词,将会成为历史了,田野将军已带五万皇军,今天将杀奔过来,他命令我们:死死地拖住浮玉纵队,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一个都不能留。”


肖山一郎听到后,心里有一种莫名奇妙地忧伤,便深沉地说:“如把 <善良和大度 >当成克敌制胜的武器,确实是战争史上的精典,可惜,没能看到他们继续实施下去,也是一大憾事。”花泽也沉默了一会之后,便命令全体集合,下达战斗命令。龟田带一支精锐部队,去迎接田野大军。与大军汇合后,立即包围这附近的三座山,然后发三发炮弹,作为花泽残部的进攻暗号,等花泽与浮玉打起来时,大军全面合围。





崔玉豪,姜成海领着一帮伪军,站在外围听着花泽的讲话。心中一惊,焦急万分。姜成海的心都出蹦出喉咙口了,解散后,他们被派到山口作先锋部队打头阵,队伍刚刚进入树林待命,忽然树上跳下一个人来,崔玉豪立即扑了上去,姜成海忙拽起他,对崔玉豪说:“老崔!他是三弟啊!他就是你日思夜想的三弟!”

崔玉豪忙拉起跌倒在地的王拥东:“你怎么才来!快把我和成海急疯了。”王拥东说:“我到阎王殿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今天腿脚刚刚利落一点,便来与你们联系。怎么样?临阵起义有困难吗?”





姜成海说:“几个媚日,死不改悔的汉奸己被办了,现在的皇协大队,全是我们的兄弟,放心吧!什么时候起事?弟兄们都等急了。”王拥东高兴地说:“洛尘非常关心你们,要不是村民和你们与花泽在一起,早就把鬼子灭了,现在花泽有什么打算?”



“你问的正好!花泽已搬救兵五万,由田野亲自率队,正向我们杀来,你赶快回去向洛尘报告,让纵队早作准备。”王拥东感到军情紧急,匆匆约定联络暗号,立即回纵队去了。



王拥东回纵队后,向洛尘汇报了紧急情况,洛尘对大家说:“我正愁着花泽的人马太少,填不饱我们浮玉纵队的胃口,现在好了,我们原来精心准备的长山大峡谷的伏击阵,足够五万鬼子喝一壶的。浮玉纵队全体队员,立即进入战斗准备,二十分钟后,宣布各人的战斗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