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点出林黛玉的月经初潮时间强悍!

开天雷 收藏 36 7831



当我还耐着性子呆在某个所谓“红楼梦爱好者”QQ群里的时候,有一次我刚出声,有个坏家伙就阴阳怪气地说:有人还研究出林黛玉确切的月经初潮时间呢(大意)!


我当然知道这个坏家伙是故意冲我来的,可是我打算不动声色地把这个坏家伙打到满地找牙,所以接口说道:林黛玉的月经问题值得认真研究,因为林黛玉来月经,表明她已经成人了,她的婚姻大事日益成为她的沉重压迫(也是大意)。


这样的“一唱一和”,使QQ群里几个蠢丫头处女的耳朵当场被玷污了,她们连连发出淑女的尖叫:不要谈这个问题好不好!


不好!这个问题就是要谈!


我今天再来谈林黛玉的月经问题,也是因为我对小说的这一处情节描写有了更多更深的思考。小说为什么要写林黛玉的月经?因为林黛玉有月经,表明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极可能有生育能力。既然林黛玉又聪明,又正常,又跟贾宝玉彼此相爱,贾府的长辈为什么要拒绝林黛玉成为贾宝玉的妻子呢?今天我不打算讨论这个话题,我只需要指出——林黛玉又聪明,又正常,又跟贾宝玉彼此相爱,贾府的长辈却拒绝林黛玉成为贾宝玉的妻子,这是很残忍很荒唐的一件事。


话说回来,小说到底有没有写到林黛玉的月经问题呢?当然有,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小说文本的事实。


小说第六十二回写到,探春和袭人谈论起每个月里的生日,袭人说:“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林黛玉生于二月十二日,这是白纸黑字的事实。


可是,到了第八十五回,林黛玉的“生日”却突然变到了九月中下旬,这是怎么回事呢?


第八十五回写到,九月中下旬,贾政升了工部郎中,贾府上下准备庆贺。小说写道:


这里贾母因问凤姐谁说送戏的话,凤姐道:“说是舅太爷那边说,后儿日子好,送一班新出的小戏儿给老太太、老爷、太太贺喜。”

因又笑着说道:“不但日子好,还是好日子呢。”

说着这话,却瞅着黛玉笑。黛玉也微笑。

王夫人因道:“可是呢,后日还是外甥女儿的好日子呢。”

贾母想了一想,也笑道:“可见我如今老了,什么事都糊涂了。亏了有我这凤丫头是我个‘给事中’。既这么着,很好,他舅舅家给他们贺喜,你舅舅家就给你做生日,岂不好呢。”


聪明的,请告诉我,林黛玉的生日为什么变到了九月中下旬?


QQ群里有个蠢丫头尖叫说(我感觉那是尖叫,哈哈):后40回是高鹗续写的!


我耐着性子一句重话没喷出口:高鹗比你还蠢么?我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拿出证据来,证明高鹗续写了后40回——你们知道,这个蠢丫头当然拿不出来。


聪明的,请告诉我,林黛玉的生日为什么从二月十二日变到了九月中下旬?


鄙人的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写的是多么精辟啊——


答案是:这不是黛玉真实的生日,所谓的“好日子”,是指“女子日子”,也就是说,这一节文字含蓄地写出了林黛玉月经初潮的时间,贾母等人准备为她举行“成人仪式”。


女孩子有月经了,就表示已经成人了。古代女子长到15岁时,家长会为她举行成人仪式,称为“笄礼”。笄礼和男子的冠礼同为成人仪礼,宋代理学家朱熹在《家礼》中比较具体地规定了笄礼的程式,《中国妇女生活风俗》一书对此有详细的介绍,本文仅录该著介绍笄礼当天情况的部分文字:


在约定的佳日里,笄礼由母亲主持,仪式一般在正厅举行。女宾至,主妇出中门见宾,宾主互拜,主妇请宾客升堂,各就各位,主妇东立,女宾西立。接着,充当侍者的女性眷童引女子出房,由女宾手揖女子即席,女子即跪下。侍者向女宾呈上梳子,女宾为之解发梳理,并为之合髻。女宾退下,盥洗片刻即复位。侍者将簪置于托盘进呈女宾,女宾走到女子前祝辞,……祝毕即跪下为女子加笄。女宾起立后女子亦起,进房易服。出房后便要进行醮礼仪式。


女宾在醮礼仪式上为女子祝酒,并宣布为女子所取的表字,女子拜受后,由母亲引女子见于祠堂,见于尊长,全部笄礼仪式便告结束。


以上是汉族女子笄礼的情况,“三九健康网”所载四川民族研究所马英林著《凉山彝族传统性文化述论》一文写到了彝族女子成人仪式,可以作为理解林黛玉成人仪式的一个很好的参考。该文写道:


作为彝族女子成熟的标志,需要举行公开的成人仪式。仪式的进行主要视女子发育情况即月经初潮期而定,一般在十五至十七岁,也有个别十三或十九岁时举行的,但不可太晚或过早。多在女子单岁时择吉日举行,通常由母亲或年长而子女多、漂亮、能干的女性主持,仅限成年女性亲友参加,不许男子在场。


按照本文的年代推定,第八十五回为1722年壬寅年,因此林黛玉初次月经的时间是15岁零7个月。当贾母等人为她庆贺时,的确选的是庆祝贾政升官的“吉日”,也的确没有男子在场:


这日一早,王子腾和亲戚家已送过一班戏来,就在贾母正厅前搭起行台。外头爷们都穿着公服陪侍,亲戚来贺的约有十余桌酒。里面为着是新戏,又见贾母高兴,便将琉璃戏屏隔在后厦,里面也摆下酒席。上首薛姨妈一桌,是王夫人宝琴陪着,对面老太太一桌,是邢夫人岫烟陪着,下面尚空两桌,贾母叫他们快来。一回儿,只见凤姐领着众丫头,都簇拥着林黛玉来了。黛玉略换了几件新鲜衣服,打扮得宛如嫦娥下界,含羞带笑的出来见了众人。


如果真是过生日,实在犯不着“含羞”。在整个庆贺仪式过程中,贾宝玉根本没有出场,此前此后亦未致一词。可见,这个“生日”的的确确是林黛玉的成人仪式。


好了,连林黛玉的月经初潮这么简单的事实都读不出来,你到底读的是什么《红楼梦》?到底是如何读的《红楼梦》?你《红楼梦》读的都是些什么?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