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十九

走过冰山 收藏 14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77/


3月1日晨,决战的时刻即将来临,所有的老军人都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扫清越北重镇L市北区外围防御要点的战斗,在2月28日已经完成,我方部队三面合围的态势已经形成,L市东、西、北三个方向已经被我方死死地钳制住,只等总指挥一声令下,一场恶战就要展开了。

总指挥预期中的小霸预备队并没调动上来,对面小霸 “金星”师的指挥官在重整残部后,纠集了一些公安兵,组织了总计为一万多人,试图与我方部队在L市郊进行决战。

指挥官的如意算盘是,在我方展开进攻后,将少量的部队放在L市市区内与我方部队展开巷战,然后将打部队放置在L市郊,企图来个诱敌深入,在运动中达到最大杀伤我方士兵。

企图借此将我方抵制在L市南市区之外,从而避免后方的首都陷入兵临城下的困境之中。再往后就是平原了,他输不起,也不能输!

在对部下训话时,他说了一句很是经典的遗言,“Day la Stalingrad cua chung toi!(这里是我们的斯大林格勒!)”

算盘倒是好!可惜他在一开始就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时间到了,总指挥看了下表,冲早已接通的电话下达了命令,“总攻开始!”

炮兵阵地的火炮早已定好了跑标,300余门火炮在命令下达的瞬间怒吼了起来,半个小时之内,共计数万发炮弹倾泻在了L市北市区,这座越北重镇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炮袭之后,三面合围的我方部队对L市的小霸展开了猛攻,在吸引了小霸防卫部队注意力的同时。我方参战部队的一部,兵分两路迅速展开了穿插,绕到了L市北市区的南面的Q河大桥附近,准备并对那里的守敌进行猛攻。只要攻克了那里,就可以关门打狗,彻底全歼“金星”师,让它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里的守敌人虽少,却占据了两处高地的有利地形,以高射炮、高射机枪和重机枪组成密集火力封锁了进攻道路。小霸的守军依托阵地,展开了节节抵抗,战况空前惨烈。

至当天傍晚,鉴于守敌火力过于密集,互相支援侧射,给我方部队造成了重大伤亡的情况下,我方前线指挥官不得不命令部队暂停进攻,后退一段距离进行修整。


前线部队攻击受阻的情况,休战后汇总到了总指挥的手里,老军人气得拍了桌子,也骂起了娘,就差没有手持大刀片子上阵杀鬼了。

别说总指挥是如此,廖荣铠也想提着枪,带兵上阵,将对面的小霸给突突了。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正紧张地思考着战法。

思索了半天,他猛地一抬头,站起身就要向指挥部外走。

这个突然的举动,惊动了所有正在思索的老军人,也惊动了还在生气地总指挥。

“廖疯子!站住!不许冲动!”总指挥不得不出声制止廖荣铠,对这个老部下,他多少知道一点,发起疯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廖荣铠止住脚步,转过身,却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总指挥,“老首长,放心吧。我不会冲动,我是想去看看地形。”

“狗屁!现在黑灯瞎火的,你还看什么地形?少给我打马虎眼,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你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性的概念?”总指挥刚说完这话,却是一笑,要说没有组织纪律最差的就是他吧?除了听毛主席和邓政委的命令之外,他还真没讲过什么组织纪律性。

但他马上笑容一收,“廖疯子,说说吧!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心思被人看穿了,廖荣铠面色微微一红之后,装起了傻,“老首长,我就是去看看地形而已!”

“少废话,你今天不说,就别想出这个门。”对廖荣铠的装傻,总指挥太熟悉了。

廖荣铠知道,不说点东西,他连指挥部都走不出去,“好吧,一点不成熟的想法,我的意见是,火力压制,声东击西,然后分散突击。”

这么一说,总指挥马上就明白了,埋头看了一会地图,才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

总指挥抬起头命令道,“廖荣铠,你哪里都不要去,就留在指挥部。你敢抗命,我关你禁闭!”

除了廖荣铠,没人觉得总指挥这个命令有什么不对。所以,他还想争取一下。没等他开口,就给总指挥的一个手势打断了。他只好作罢,他是一名军人,更是一名老兵,知道什么是服从命令。

总指挥命令前线部队补充侦察后,重新确定了作战方案。


3月2日晨,离战斗打响还有一个多小时。

又是一夜无眠的廖荣铠有些熬不住了,往藤椅里一靠,闭目养起了神。虽然闭上了眼睛,但他睡不着,今天之内拿下L市是没有问题了,但再然后呢?会不会打到小霸的首都,不是他说了算,也不是总指挥说了算,而是邓政委和中央军委说了算。

预期的目标,只攻下L市北市区,就班师回返。从内心里来说,他是不希望就这么蜻蜓点水就算了事,从小霸现在都还在负隅顽抗,一直都没有服软的态度上看,对此顽敌,不让他们伤筋动骨,彻底感到痛了,后面还会反复。这不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历史经验说明,能让小霸彻底认输,都是拿下小霸首都之后才有的事。

除恶务尽,乘勇追击之!

想到这里,他睁开了眼,满眼的杀气。


听完廖荣铠的看法,总指挥叹了口气,“你我当了一辈子兵,风里来,火里去,还没打过这样的仗。我又何尝不想乘勇追击,但这是中央军委事先定下的方案,服从命令吧!”

听到总指挥这话,廖荣铠无话可说。他知道,国家的现实情况,只能把战争的规模控制在一定规模,如果没有经历过十年内乱,估计这场战争......


战斗打响了,调整了战法的部队,在进行了10分钟的炮火急袭后,我方部队把坦克和直瞄火炮前推至距敌500—800米处,进行猛烈的近距离射击,压住了小霸火力。

小霸控制的两处高地,各个山头上有很多碉堡、岩穴成群连片,我方部队分成多路集群在炮火掩护下奋勇迫近,利用炸药包、爆破筒和火焰喷射器,一个洞一个洞地拔点攻击,逐渐占领表面阵地。

至上午11时,小霸控制的两处高地被我方部队占领,前进的道路被彻底打开了。

与此同时,担任穿插的部队沿L市铁路对守卫Q河大桥的小霸部队发起了突袭,人经几度混战,我方部队夺取了Q河大桥,堵住了大桥以北地区的越军的退路。

就此,口袋阵彻底扎好,关门打狗开始了。

中午时分,我方部队全部突入L市北市区。小霸据守建筑物和路障和我方部队展开了巷战。我方部队以坦克向前直冲轮番打掉小霸的火力点,并将火炮推到大街上,近距离平射之后,才让兵们再冲上去肃清残敌。

中午12时,位于L市的小霸L省府大楼上升起了我方部队的红旗。随后,L市公安局、国际旅行社等地纷纷陷落,我方部队胜利会师于Q河大桥。

当晚,小霸的零星抵抗被肃清,L市北市区全被我方部队控制。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金星”师的主力部队却在开战之前,悄悄地撤过了Q河大桥南边的地区。但也有收获,我方在一开始就拨掉了“金星”师布置的重型武器,将它的炮兵彻底打残。


战报报告到了总指挥部,所有在等待结果的老军人都松了一口气,中央军委预定的目标完成,要班师了?

刚刚开战不久,还没有正式拉开架势大打,就这样结束了。这样的仗,在座的老军人,还真没有打过。伤亡了那么多人,不出一口恶气再走,确实让人气愤难平。可那又怎么样?总不能自打嘴巴吧,毕竟开战之初,就向全世界公布过,只是打一场局部战争,而不是整个小霸的国土。

“窝囊!真他妈的窝囊!”一个老军人气得拍桌子骂娘。

谁也没有想到,当天夜里,小霸却通过宣传工具向全世界宣布,“ L市北市区不过是新市区,在Q河之南的才是老市区。”

“狗日的,嘴欠!”廖荣铠不知是气愤,还是兴奋,吼了起来,“打!一定要打得他狗日的哭爹叫娘!”

说完,廖荣铠转头向总指挥,“老首长,下命令吧!突过Q河,只要过了这里,就是平原了,小霸无险可守,让我们的坦克车轮碾过他们的木棉花之地!我负责带先头部队突进!”

“廖疯子,我告诉你,想带部队搞什么突击,你想都别想!还有,打不打,中央军委说了算!等命令吧!”总指挥说完,就开始摇电话,“我是1号首长,请接北京,中央军委。”

几分钟后,总指挥放下电话,兴奋地擦了擦掌,“现在我传达中央军委的指示,奋勇前进,打过奇穷河!”

能让小霸尝到厉害就好!廖荣铠并不介意能不能带兵冲锋。


3月4日,我方以两个军的部队组成突击集群。

在猛烈的炮火开路下,冒着弥漫天地的浓雾,兵们乘坐冲锋舟、橡皮艇分成几路开始抢渡Q河。装甲部队则从Q河大桥通过。

大雾的掩罩下,小霸的守军部队看不到我方部队的进攻情况,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匆忙在Q河南岸的3个高地布置阵地,妄图通过顽强的抵抗,来阻止我方的进攻。如我方一开始估计的那样,“金星”师这次把防守重点放在了3个高地上,而且把主力部队最后的那点家底,分散到了3个高地上。

不知道是小霸指挥官盲目自信,还是怎么的,居然想在不依托重型武器的情况下,完成一次阻击战。在这里,他们再次搬照我方在抗战中的经验,占据有利地形,对敌展开阻击。按说想法是好的,但是我方在抗战中还是很注意利用重型武器配合的,即使炮弹很少,但也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也会先拨掉小鬼子的獠牙后,才会在有利地形进行阵地阻击战。

事实上,小霸指挥官是有苦难言,他一开始就错误地把炮兵摆在了Q河大桥的北岸,在3月2日的决战中,就把所有的重型武器消耗殆尽,他还怎么组织起炮火对我方攻击。

他这招还是跟我方学的,可惜的是没有学到家,一开始就把炮兵摆在前面和我方硬拼,不输就是运气太好了。

早在我方3月1日夜补充侦察后,廖荣铠就给总指挥建议,在3月2日的战斗中,一开始就拔掉小霸的炮兵阵地。这个建议是很有预见性的,事实上证明,在3月4日的战斗中,我方士兵的伤亡明显下降。


大势已去!

越北的“斯大林格勒”快要彻底陷落了。

小霸指挥官把枪举到了太阳穴,徒弟打师傅,一开始就错了。所以,他追随胡志明伯伯去了。

指挥官一死,苦战而无路可退的“金星”师主力部队,立刻就树倒猢狲散,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很快就被我方部队分割包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连事先设定的运动战斗来不及施展,丛林特种作战更是无从提起的笑话。

上午11时,小霸在L市最后布置的3个高地阵地被我方彻底夷为平地。

漫山遍野一片狼藉,四处是小霸士兵的尸体,即使是重伤的,也只有出的气,也没有入的气了。

L市彻底陷落,我方向Q河以南全线推进了5公里。

再向南,就是小霸的首都了,南面是一马平川,历史上都是如此,只要L市一下,后面就再没有什么屏障,小霸也没有什么退路了,因为再退就是大海了。只要我方愿意,饮马小霸首都也是指日可待。此时那里已是一片混乱。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小霸惊呼,世界第三军是强国,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并号召全民动员,要和对面打一场汪洋大海般的人民战争。

对这样的说法,总指挥问廖荣铠怎么看,廖荣铠只是淡淡地说,“毛主席说过,土豆烧牛肉,等于社会主义,不须放屁!希望他们靠真本事,自己做土豆烧牛肉之后,吃下肚子后,再来说这话!”

总指挥有些不解,“我说廖疯子,你就不能有话直说吗?你说这话,前半截我懂,是说小霸放屁,后半截又是个什么意思?”

“除了放屁,还是放屁!”廖荣铠一本正经地说。

“哈哈!我说廖疯子,你就损吧!”总指挥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笑过之后,总指挥想起了什么,“廖疯子,听说你有个外孙?”

廖荣铠有些莫名其妙,“是啊!我是有个外孙,怎么了?”

“听说,小家伙挺淘气!”总指挥想起前几天和廖荣铠一个军区的周副政委讲的小家伙的事,他听得是津津有味。

廖荣铠一脸苦笑,“难为老首长关心了,家门不幸啊!”

总指挥大手一挥,“少扯淡,什么家门不幸,要我说,你家那个小家伙是个天生的兵,我喜欢!你记得,将来一定要送他当兵,我喜欢这样的兵!哈哈!”

说完又要拍廖荣铠的肩,这次廖荣铠没有避过去。因为他知道,这次见面后,以后能见面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中国边防部队自2月17日起,被迫自卫还击,现已达到预期目的。自1979年3月5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开始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