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胡主席开中药,布什敢吃吗?

意气书生 收藏 6 322
导读:不敢小看涛哥在华盛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上发表了题为《通力合作,共度时艰》的讲话,搞好了,它或者是中国成就世界经济领袖地位的一个首倡宣言,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搞不好--唉,没什么再搞不好的,世界经济还会比现在更糟吗? 作为一个国际论坛,二十国集团由欧盟、布雷顿森林机构、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巴西、阿根廷、墨西哥、韩国、印度尼西亚、印度、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等19个国家的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组成。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约

不敢小看涛哥在华盛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上发表了题为《通力合作,共度时艰》的讲话,搞好了,它或者是中国成就世界经济领袖地位的一个首倡宣言,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搞不好--唉,没什么再搞不好的,世界经济还会比现在更糟吗?


作为一个国际论坛,二十国集团由欧盟、布雷顿森林机构、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巴西、阿根廷、墨西哥、韩国、印度尼西亚、印度、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等19个国家的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组成。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约占全世界的85%,人口则将近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但这次是"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远远超过了一群财长和央行行长组成的论坛的级别,原因就是世界经济危机太严重了,要崩溃了。


二十国集团,大部分国家属于发达国家或者西方国家。


而这次峰会的推动者是美国总统布什。


这似乎印证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有病乱投医,也可以说,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不,"中医"大师涛哥一上来就给开了付中药。


涛哥对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提出4个原则:


其一,全面性,就是要总体设计,既要完善国际金融体系、货币体系、金融组织,又要完善国际金融规则和程序,既要反映金融监管的普遍规律和原则,又要考虑不同经济体的发展阶段和特征。其二,均衡性,就是要统筹兼顾,平衡体现各方利益,形成各方更广泛有效参与的决策和管理机制,尤其要体现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利益。其三,渐进性,就是要循序渐进,在保持国际金融市场稳定的前提下,先易后难,分阶段实施,通过持续不断努力最终达到改革目标。其四,实效性,就是要讲求效果,所有改革举措应该有利于维护国际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有利于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福祉。


全面性,应能被接受,因为它毕竟只是原则,但希望西方"考虑不同经济体的发展阶段和特征"似乎还不到时候,我觉得大家病得还不够重,本着自私的目的而来,难以考虑别的经济体个性差异。


均衡性,尤其要体现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利益,中国若作为新兴国家,还会有一定发言权,但西方国家很难接受国际金融体系体现发展中国家利益,因为这个以西方国家为本的金融体系如果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利,它们还去哪儿找利润源呢?


渐进性,这是中国可以坚持的,但却不是美国和欧盟可以坚持的,布雷顿森林机构这样的西方经济代理人也可能承受不了渐进,既有的金融体系需要强心剂,而中药强调的是去根。


实效性,这可能是大家都接受的,因为它只是种表态。


为此"中医"大师涛哥还向峰会开出了另一剂速效中药方--中方主张重点实施四方面改革举措:


一是加强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完善国际监管体系,建立评级机构行为准则,加大全球资本流动监测力度,加强对各类金融机构和中介组织的监管,增强金融市场及其产品透明度。二是推动国际金融组织改革,改革国际金融组织决策层产生机制,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尽快建立覆盖全球特别是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早期预警系统,改善国际金融组织内部治理结构,建立及时高效的危机应对救助机制,提高国际金融组织切实履行职责能力。三是鼓励区域金融合作,增强流动性互助能力,加强区域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地区资金救助机制作用。四是改善国际货币体系,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共同支撑国际货币体系稳定。


第一点,加强监管是个共识,但由谁参与监管可能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第二点和第三点都是发展中国家更多地干预国际金融组织内部治理结构的主张,只有让发展中国家在治理结构中有更多话事权,才可以增进区域金融合作,这个提议应得到西方的接受,但具体落实上,即发展中国家对治理结构的参与程度可能又是一个漫长话题;第四点是人民币对美元为主体的国际货币体系发出的隐约挑战,虽未明说,但它一定很敏感,东道主美国人肯定很失望,很生气,也很无赖。


因为它们只希望救美元,而不是为之寻找替代方案。


涛哥开出的中药,其实并没有达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刺激和救治国内金融和经济困局时霹雳功夫,也没有赤裸裸的以丰厚的人民币权力向世界收买利益的强权资态,而纯粹出于中国式思维的经济拯救策略,但这样的策略,对西方来说最不能接受的是,它是是缓效的,而又可能从根本上动摇现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布林顿森林机构等这些所谓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利益分配原则,即,即使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加入金融救援之后国际金融体系得救,但最终的受益方及受益方分配比例会发生很大改变。


这恐怕是最让布什和布朗他们挠头的。


但是。


我亦把本次峰会同时看成一次外交会议,完全可以理解为涛哥只是代表中国放出了一只斥候气球,是在这个关键时必的一次中国经济政策输出原则的侦察而已。


侦察西方国家在经济危机的泥足到底陷了多深?


侦察西方国家在改变国际金融体系上能够接受(让利)的最后底线在哪里?


侦察中国在这场世界危机中最少能有多少话事权的增加?


侦察我们的朋友到底是谁?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


不管你们肯不肯吃这两付中药,我们的药方子是开了,但那些灵丹妙药和祖传秘方是不能就这样轻易示人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