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民军叛将李相朝大将

鬼子六 收藏 28 35107
导读: 李相朝(朝鲜语:이상조,又名金泽民)   1913年(另有1915年一说)出生于中国辽宁沈阳郊区,祖籍南朝鲜釜山人。能讲流利的汉语和俄语。中**员,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在八路军总部机关工作。1942年赴中共晋察冀革命根据地,加入武亭指挥的朝鲜义勇军。1945年8月,朝鲜义勇军奉朱德命令开赴东北,11月,朱德海和李相朝赴哈尔滨地区组建了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由李相朝任司令员,朱德海任政委,李德山(即金昌德,另一位朝鲜传奇将领,人民解放


李相朝(朝鲜语:이상조,又名金泽民)

1913年(另有1915年一说)出生于中国辽宁沈阳郊区,祖籍南朝鲜釜山人。能讲流利的汉语和俄语。中**员,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在八路军总部机关工作。1942年赴中共晋察冀革命根据地,加入武亭指挥的朝鲜义勇军。1945年8月,朝鲜义勇军奉朱德命令开赴东北,11月,朱德海和李相朝赴哈尔滨地区组建了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由李相朝任司令员,朱德海任政委,李德山(即金昌德,另一位朝鲜传奇将领,人民解放军164师师长,以后介绍他)任副司令员,该部后来发展为人民解放军164师,全部由朝鲜族组成。


后随金光侠返回朝鲜,任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兼侦察局长,被授予中将军衔,参与人民军的组建。1950年7月12日,奉金日成命令赴北京,向毛泽东、周恩来汇报朝鲜战况,此时人民军在战斗中处于优势,毛泽东、周恩来要求其告诫金日成,提防美军在仁川登陆,结果未受到金日成重视。9月15日,美军果然在仁川人民军侧后成功登陆,人民军全线北撤,损失惨重。1951年7月,双方开始停战谈判,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谈判代表团成员,期间同“联合国军”谈判代表斗智斗勇,已有许多公开史料介绍了谈判过程中有趣的细节,这里不在一一罗列。1953年7月,朝中方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调任外务相,李相朝出任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首席代表。1955年8月任驻苏联大使,1956年4月在劳动党三大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对于这个曾在苏联留学和参加中国革命的显赫人物来说,接下来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1956年8月,发生了崔昌益(他是延安时期是李相朝的上级)、朴昌玉发动的反金日成事件,南朝鲜史料称八月宗派事件(8월 종파사건),上文已给予介绍,不再重复。他被认为参与了这个阴谋,在得知自己的前同志遭到逮捕后,拒绝奉召回国,在苏共默许下长期滞留苏联,过着隐居生活。


1988年汉城奥运会,苏联不顾朝鲜的反对积极参加并以此谋求同南朝鲜改善关系,导致两国关系全面恶化。1989年9月,李相朝在戈尔巴乔夫默许下突然返回南朝鲜,这个昔日的将军现在决心成为一个彻底的叛徒。他在汉城大肆攻击朝鲜的社会主义制度和金日成本人,并以讲话和回忆录的方式,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进行了大肆歪曲。1990年9月,苏联同南朝鲜建交,苏、朝之间几乎中断一切往来。至此,李相朝在反共反朝的危险道路上越走越远。1992年1月27日,在南朝鲜以及美国、日本支持下,流亡世界各地的朝鲜叛徒拼凑了一个所谓的“朝鲜民主统一救国战线”,李相朝成为这个反叛组织的头目之一。


苏联留学生-中**员-八路军战士-朝鲜将军-政变未遂者-流亡者-叛徒······所有这一切,使得李相朝的一生充满了戏剧性。


介绍一下李相朝在中国的革命活动经历:


李相朝,朝鲜庆尚道人,移居中国沈阳公太乡。1920年毕业于沈阳市东光中学后去北京、上海等地从事革命活动,后到广州上中山大学。在大学里,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在武汉作为“朝鲜青年前卫同盟”(领导人崔昌益)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开展革命工作,这时他化名胡一和。七七事变后,李相朝根据党的指示到了延安,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到八路军工作,以后又转到朝鲜义勇军、华北朝鲜青年联盟和朝鲜独立同盟工作。1942年,李相朝化名金泽明,受独立同盟派遣,作为特派员到东北,在朝鲜人民中开展工作。1943年春,他到达黑龙江省巴彦县东城屯。这个屯基本上是朝鲜人,其中有一位叫金石柱的农民,他为了寻找九·一八时失散的弟弟,在长春出版的朝文报纸《满鲜日报》上登了寻人启事。李相朝的父亲见到了这一广告,正好认识金石柱这个人,了解他们一家过去的情况,知道他弟弟同李相朝年龄相同,而且口音也一样,于是李相朝冒名顶替,去找金石柱“认亲”,结果“兄弟”团圆,皆大欢喜,李相朝顺利地利用这个新身份潜伏下来。


李相朝有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他主动接触群众,最先吸收赵庆衡参加了独立同盟。在李相朝领导下,先后有韩铎周、韩铎治、赵尚用、赵尚叶、申东基、元龙周、金龙德、韩进镐、金大元秘密加入了同盟。在这个基础上,于1943年5月成立了朝鲜独立同盟第十二支部,支部书记赵庆衡,组织委员元龙周,宣传委员韩铎周。


1944年春,为了扩大组织,支部派赵尚用和申东基搬家到离东城屯南三十多里的南城屯。他们在那里又发展了十多名盟员,成立了南城分支部。


1944年11月,独立同盟的活动引起了日伪警方的注意,他们开始调查李相朝这个十多年前失踪的人。李相朝便以经商为借口,来到哈尔滨市,以办旅馆为掩护,继续从事独立同盟的工作。


李相朝虽然离开了,但已经播下火种,抗日救亡的火势在北满地区迅速蔓延。


李相朝在东城屯直接发展、单线领导的一位盟员金镛震,化名玄龙朝,于1944年春到绥化县长义屯,以农民为掩护,秘密发展盟员,成立了绥化支部,开展反日活动。


金镛震在1945年春先后三次派盟员、绥化国民高等学校教员金万善(解放后任中央民族出版社总编)到当年抗联英雄赵尚志活动的延寿县黑龙宫(今属尚志县),调查当地朝鲜群众的思想动态,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态度以及对战争前途的看法。当年5月,金镛震到黑龙宫,在金万善的哥哥金承善家当了长工,秘密工作,成立了黑龙宫支部。


1945年7月,金镛震又到了朝鲜人聚居的河东村,成立了河东支部。


盟员玄正民则利用吉林榆树县青山浦农场事务主任金仁焕是自己妻舅的条件,经常去农场秘密发展盟员,于1945年5月成立了青山浦支部,7月组建了武装组织——反日青年义勇队。

1945年8月17日,朝鲜独立同盟转为公开组织。20日,各地同盟骨干集中在哈尔滨道里区的满蒙旅馆开会,正式宣布朝鲜独立同盟北满特别委员会成立,李相朝任书记,郑京浩任社会委员,玄正民任宣传委员,金镛震任组织委员,赵庆衡任农民委员。


北满特委经过讨论,确立了以下工作目标:

1、稳定北满朝鲜人的大批迁移,救济流落到哈尔滨的难民;

2、在朝鲜人较多的县成立独立同盟委员会,在它的领导下成立建国青年会和农民组织兴农会,动员青年参军,迅速组建武装队伍。


8月28日,李兆麟率领的抗日联军进入哈尔滨,李相朝立即与其进去的联系,进行了工作汇报,从此北满特委在中共松江省工作委员会领导下开展工作。


当时,哈尔滨的政治军事形势是很复杂的,有苏联红军,共产党,国民党,也有日伪残余还在活动。朝鲜人内部也很复杂,有国民党支持的韩国民会、大同民主党、高丽青年团以及武装队伍修练队。


为了争取各阶层朝鲜群众,李相朝主持朝鲜独立同盟北满特委,自1945年8月末开始,在朝鲜人创办的金刚小学礼堂(今哈尔滨道外南马路第四中学),与支持国民党的朝鲜势力进行了大辩论。这次辩论持续了一个多月,每天有上千人参加,不仅哈尔滨的,附近各县的朝鲜定居者也派代表来参加演讲,使这次辩论成为决定居住在北满地区朝鲜人前途和命运的一次大会。


李相朝的主要对手是受国民党支持建立的高丽青年团团长权永朝,他坚持反苏、反共、拥蒋的立场,极力主张接受国民党的领导。而李相朝、郑京浩、玄正民等人,则利用中朝共产主义革命者在东北多年的斗争事实为依据,系统地向群众说明独立同盟的纲领和抗日斗争史实,指出朝鲜人民的根本出路在于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为建立人民民主政权而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朝鲜民族的彻底解放,从而赢得了广大朝鲜群众的拥护。朝鲜群众多年来耳闻目睹了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浴血奋战,又亲眼见到了苏联红军的强大,也曾经遭受过国民党军阀反动统治的残酷压榨和迫害。共产党,在那个时代是他们唯一光明的选择。


这次辩论大会的影响是深远的。当多年来骑在朝鲜人民头上的日本侵略者以冰山消融之势突然瓦解后,在东北定居的朝鲜人民犹豫不决,处于无组织状态。他们为了寻找出路,派出代表或以个人身份一批又一批地前来访问独立同盟。在接受了独立同盟的宗旨后,他们又回去向本地群众宣传,从而在县、区、村层层组建了独立同盟组织。到1945年底,五常、拉林、阿城、延寿、珠河、宾县、方正、通河、木兰、东兴、巴彦、绥化、德都、绥棱等县都建立了独立同盟县委员会。


1945年10月,李兆麟将军当选为松江省民主政府的副省长,他主持在民政厅内设置了朝鲜人科,统一管理全省朝鲜居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事业。李相朝任科长、郑京浩任社会股长、玄正民任教育股长、金镛震任产业股长。他们以新民主主义政权的政策为指导,大力发展卫生保健事业、编写革命内容的新教材、培训教员、开展文艺宣传活动、减租减息、调查城市产业、指导农村经济建设。


为建立人民武装,保卫新政权,李相朝在李兆麟将军的支持下,派玄正民、赵庆衡、闵大成等干部到五常、阿城、延寿、珠河、通河、木兰、东兴、巴彦、榆树等县动员朝鲜青年参军。从8月22日开始,不到一个月内,三百多名朝鲜青年集中哈尔滨市道里区的前日本人开办的樱花小学,装备日本军队留下的武器弹药,进行训练。9月25日,由松江省工作委员会领导的哈尔滨保安总队(10月中旬总队成立,王建中任总队长,后刘子奇接任)朝鲜独立大队正式成立,李相朝任大队长兼政治委员,赵庆衡任副大队长兼思想工作员,金锡柱任后勤部负责人。大队下辖三个中队和一个警卫小队,分别由郑治国、韩铎周、朴益洙、李英泽任队长。


当时在哈尔滨,也有国民党系统的保安队,并有不少国民党特务活动。为了保卫中共松江省委和松江省军区领导的安全,朝鲜独立大队担负了警卫任务。各县独立同盟也继续动员朝鲜青年们参军,送到朝鲜独立大队,到11月中旬,兵力达六百多人。并配合公安局,逮捕了以王万里为首的国民党松江省保安队的六个头目,将其三百余名匪徒全部缴械。


1945年11月19日,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政委朱德海率领十九名干部,随同关内八路军,从沈阳搭乘运煤火车到达哈尔滨。当时,国民党政府为发动内战,武装接收哈尔滨,准备把新编27军(军长姜鹏飞,原伪满少将,该军主要是其收编的土匪和伪满军,共16个师)空运到哈尔滨来,另一方面,驻哈尔滨的苏联红军为履行《雅尔塔协定》,准备将东北三省会的政权移交给国民党政府,于11月17日命令中共公开的党、军机关和武装部队必须在23日前撤离哈尔滨。


11月20日,李相朝、朱德海率领朝鲜独立大队撤离哈尔滨,前往宾县蜚克图,并于25日召开全体大会,正式宣布了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的成立,由李相朝任支队长。而在哈尔滨留下来坚持地下斗争的郑京浩、玄正民、金镛震等人,通过各县独立同盟组织继续开展扩军工作,把三支队的兵力扩大到二千多人。在五常、延寿、珠河、宾县、方正、绥化、巴彦建立了由朝鲜人组成的县大队或县中队,三支队派遣干部担任各县人民武装的指挥员。


李相朝一面建立武装,一面把李光国、李贤俊、许石久等十多名优秀的独立同盟盟员派到哈尔滨市公安局进行地下工作。他们负责保卫独立同盟北满特委的干部,并同国民党特务进行斗争。当时,朝鲜独立大队第一中队队长郑治国是国民党特务,他在部队撤离哈尔滨之际,伙同弟弟郑东明、堂弟郑守教,暗杀了三中队队长朴益洙等五人,企图把队伍拉出去投靠国民党。李光国、李贤俊将郑国治兄弟秘密逮捕,押送到义勇军三支队驻地进行军事审判,将他们处决。


从1945年末到1946年初,朝鲜义勇军从城市撤到农村,当时根据地还没有建立起来,部队没有经济基础,物质生活极为困难,天天吃的是高粱米和玉米渣子混煮的粥,穿的是参军时从家里穿来的那一套单衣,甚至有的战士还穿着白上衣套黑坎肩、白裤子系裤脚带的朝鲜民族服装,支队政委朱德海也穿着从延安带过来的黑色便服。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朝鲜义勇军自从建立那天起就投入了剿匪战斗。


当时东北地区的伪满军残部和土匪多半被国民党收编,一度成为东北中共政权和军队的




大患,哈尔滨周围的匪军多达万余人,比较大股的土匪有阿城附近的“新编27军77师”左建堂匪帮、双城县附近的“先遣军”第三军王正午匪帮、宾县“中央先遣军第五战区总指挥”曹兴武匪帮、五常“先遣军”18师刘昨非匪帮、呼兰“东北保安司令部95师”王兴武匪帮、“东北自救军”刘兆勋匪帮、通河“忠义救国军”高明三匪帮、木兰张玉书匪帮。


1945年11月25日,李相朝率领义勇军三支队配合松江省人民自卫军一团、老七团共1800多人借大雪掩护,接近了左建堂匪帮2500余人在五常县八家子镇的匪巢。七团包围南面和西南角、一团包围西面、北面和东北角,放开城东,由三支队设伏。


26日清晨,总攻开始,我军从南、西、北三面发起猛烈进攻,激战一天后,27日凌晨,老七团首先突入镇内,匪军仓皇从东门逃跑,被埋伏在那里的三支队打散。此战歼敌270余人,1700余名匪徒星散,剩下的匪徒向阿城逃跑,也被乘胜追击的我军消灭大部,从此一蹶不振。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