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可恨的崇祯皇帝

高诚 收藏 1 843
导读:在我们的印象中,亡国之君往往都是像夏桀殷纣胡亥杨广一样道德沦丧人格破产穷奢极欲祸国殃民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淫鬼恶棍,崇祯皇帝朱由检可要算是一个例外。他不贪财,不好色,不懒惰,天资不算低,身体也不差,日夜辛劳,废寝忘食。可是,终究回天无力,后世常常把他当作中兴之主,对他的际遇结局很是惋惜同情。李自成《登极诏》里面说:“君非甚暗,孤立而炀灶恒多;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 《明史》对他的评价是“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为。即位之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

在我们的印象中,亡国之君往往都是像夏桀殷纣胡亥杨广一样道德沦丧人格破产穷奢极欲祸国殃民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淫鬼恶棍,崇祯皇帝朱由检可要算是一个例外。他不贪财,不好色,不懒惰,天资不算低,身体也不差,日夜辛劳,废寝忘食。可是,终究回天无力,后世常常把他当作中兴之主,对他的际遇结局很是惋惜同情。李自成《登极诏》里面说:“君非甚暗,孤立而炀灶恒多;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 《明史》对他的评价是“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为。即位之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迨至大命有归,妖氛尽扫,而帝得加谥建陵,典礼优厚。是则圣朝盛德,度越千古,亦可以知帝之蒙难而不辱其身,为亡国之义烈矣”。 “ 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 更是成了对他褒贬的通俗易解广为人知的不刊之论。历史果真如此吗?他真的不用对明朝的灭亡负责吗?



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八月二十四日,信王朱由检接哥哥朱由校的班继皇帝位,改年号为崇祯。朱由校几年前的承诺兑现了(朱由检曾问他哥哥:“你这个官我能不能做?”哥哥回答说:“当然可以,等我做几年就给你做。”),17岁的朱由检,成了大明帝国第十六位皇帝,也是最后一位皇帝。


崇祯皇帝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魏忠贤反革命集团”铲除,没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以致于不仅是当时的满朝大臣,就是三百多年后的我们,也在赞扬这位年青皇帝的足智多谋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但是从这一后,他再也没有干一件值得称道的事了,在以后的岁月里,他表现得是那样的刚愎自用优柔寡断凶狠残暴,最终国破鼎移身死庙隳,那么到底哪个形象才是真实的他呢?历史上宦官为祸最甚的是汉朝唐朝和明朝,汉朝的宦官势力强大是因为皇帝年幼女主擅权,皇帝要用宦官对抗外戚,故壮大宦官势力为自己向外戚所用。唐朝的宦官权势煊赫是唐朝的储君地位极不固定,宦官常在新皇帝登基时有拥立定策之功,被委以重任渐成尾大不掉之势,掌握宫廷禁卫军的宦官可以行废立国君之事。而明朝的宦官完全是皇权的寄生虫,离开皇帝他们没有任何权力,如蝼蚁一般任人宰割,故正德之诛刘瑾崇祯之诛魏忠贤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魏忠贤及其党羽轻而易举地被铲除实质上应归功于皇权的强大而不是崇祯的雄才大略,明白了这一点,才能理解他的“ 前明后昏”。就在魏氏集团瓦解后,他继续大量任用宦官,诸如长期主管辽东军事的大太监高起潜,主管东厂事务的曹化淳,主管锦衣卫的骆养性等都深受他的宠信,这一点>也说他“乃复信任宦官,布列要地,举措失当,制置乖方”,哪里还有半点中兴明君的样子。






作为帝国的首脑,他所需要做的工作是总揽全局,选贤任能,赏功罚过,从而保证帝国正常运转。


朱由检执政后,大明政权处在东有后金、西有农民起义军的两面夹击之中,他对这样的危险局面没有深刻的认识,不能统筹全局,制定切实可行的宏观战略规划,完全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对待陕西农民军,他经常在剿抚之间摇摆不定。就抚而言,从未抓住机遇,把和谈进行到底,从而达到平息农民的目的。早在崇祯二年春天,三边总督杨鹤就提出对起义农民以招抚为主、追剿为辅的方针,朱由检对此事认可。但崇祯四年正月,他派御史吴甡往陕西放赈是,仅拨给吴甡区区十万两的帑银,面对饿殍遍地的饥民,无异于杯水车薪,“所救不及十一”。很快,已经投降的起义农民,为了生存,又再度起义渐成燎原之势。此后十几年间,明廷与李自成、张献忠等人,曾多次和议,均以失败告终,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崇祯的缺乏果断举棋不定有关。

对待关外的后金方面,华夷之辨的观念深入人心,朝野中所谓的正人君子理学门徒竭力反对与后金讲和,他们认为议和就是卖国,谁倡议和谁就是卖国贼,袁崇焕被杀时,与后金讲和也是他的一大罪状。

在国事日坏中原鼎沸,两线用兵困难重重的时候,崇祯想到了与后金议和,他清楚,攘外必先安内,只有这样才能腾出手来剪除流寇。然而他又是个自尊心、虚荣心极强、极好面子的人,这种丢面子伤自尊会遭到舆论谴责的事他是无论如何不肯先开口的。最终,一直有意议和的兵部尚书陈新甲主动作出议和的表示,并让大学士谢升出面告知皇帝。崇祯帝大松了一口气,有阁臣出面提出此事,无论和谈成败,均可找出自己退身进步的理由。于是,他就让陈新甲全权负责,派职方郎中马绍愉等人出关与皇太极议和。而由于陈的不慎,秘密进行的和谈被曝光了,弄得举朝皆知。这样一来,言路哗然,群情激愤,崇祯更是大为恼火,找了些罪名将陈新甲处死!真是宋不当议和而和,明当议和而不和。他若有力排众议乾纲独断的勇气,能破除腐儒之见大胆与后金和谈,或许不会那么快身死国灭。


他在位十七年内阁走马灯般得换人,前后共任命过50位内阁大学士,以至被后世讥讽为“崇祯五十相”。被他杀死的首席内阁大学士有2人。他直接下令杀死的总督7人巡抚11人,被迫自杀的1人。1639年,朱由检一次就杀掉文武官员36人,包括英勇尚战的总兵祖宽,无罪有功的山东巡抚颜继祖等。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在宁远连续重创清军并因使后金大汗努尔哈赤命丧黄泉的袁崇焕被冤杀。充分说明崇祯多疑任察苛刻寡恩,既乏识人之明,也无容人之量,更没有策略头脑。皇太极用了一招“蒋干盗书”的翻版,就让这位皇帝没头没脑的杀了这位敌人最害怕的将军。




朱由检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妄想短时内扭转万历以来的颓势,使天下大治中兴功成。他“委政柄者非庸即佞,剿抚两端,茫无成算,败一方即戮一将,隳一城即杀一吏,赏罚太明而至于不能罚,制驭过严而至于不能制”。不停地更换阁臣,不断地遣将调兵,而国事稍有不利,就将所有责任全加到大臣头上,《明史》批评他 “性多疑而任察,好刚而尚气。任察则苛刻寡恩,尚气则急剧失措 ”,他至死都认为“皆诸臣之误朕也”,而从来没有反省自己,可谓死不悔改 。






本文内容于 2008-11-17 19:53:42 被高诚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