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士兵的跨世纪成才之路

zhangjie_eq 收藏 5 9
导读: 潘海亮,1991年入伍,是首届全军十大“爱军精武标兵”中唯一的士兵代表。现为第二炮兵某旅五级士官。 问:你入伍前只有初中文化,后来却被评为首届全军十大“爱军精武标兵”,并成为所在部队大学生士兵的教员。你认为自己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潘海亮:谈不上什么秘诀,我觉得就两个字——一个是“勤”,一个是“拼”!我在1994年和1999年两次跨进第二炮兵士官学校的大门。那两年中专、两年大专,我感觉自己天天在“打仗”,有一个不清楚的知识点就“干掉”一个,绝不含糊。等我毕业回到部队,


潘海亮,1991年入伍,是首届全军十大“爱军精武标兵”中唯一的士兵代表。现为第二炮兵某旅五级士官。

问:你入伍前只有初中文化,后来却被评为首届全军十大“爱军精武标兵”,并成为所在部队大学生士兵的教员。你认为自己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潘海亮:谈不上什么秘诀,我觉得就两个字——一个是“勤”,一个是“拼”!我在1994年和1999年两次跨进第二炮兵士官学校的大门。那两年中专、两年大专,我感觉自己天天在“打仗”,有一个不清楚的知识点就“干掉”一个,绝不含糊。等我毕业回到部队,旅里让我去当教员,当时感觉压力很大。怎么办?拼呗!我默默地学、默默地干,有不懂的就及时问,终于把这个“教员”给当成了。


问:作为一名“专家型”士官,你如何做到立足本职岗位成才与履行使命职责的完美统一?


潘海亮:我觉得这两个方面是互为因果的。如果一个战士不想、不能在本职岗位上成才,履行使命职责就只能是句空话;反过来说,强烈的使命职责意识,也会催生一个人的紧迫感、逼你成才。像1999年士官制度改革,部队对士官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等我从学校回到部队后,发现以前死记硬背、苦练操作那套已经落伍了,怎么办?不把本职岗位的要求拿下,我拿什么来履行使命?所以,我觉得,心里头有了使命这个东西,在岗位成才的路上便怎么也停不下来。


问:你认为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普通士兵应该如何定位和追求?你最想对他们说的话是什么?


潘海亮:现在“提高信息化素质,打赢信息化战争”这句话提得越来越频繁,但我身边一些战友却觉得那只是指挥员的事,其实恰恰相反。士兵是部队的基础,基础不固,战斗力从何而来?所以学习信息化知识、提高信息化素质不管是“兵”还是“官”,都是一门“必修课”,不“及格”就得付出惨重代价。我们在这方面必须要有紧迫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