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勇敢的交通员

007qweqwe007 收藏 2 207
导读: 深夜,冷月孤灯,犬吠星寒。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的一天傍晚。一间小茅屋里,只见抗日武装一师联络部的老于同志,正在与地下交通员王玉林说话:“老王,这情报,得赶紧送到山里去......”说完,用信任和期待的目光看着王玉林。王玉林平时就少言寡语,这时,他只是用力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就算做了回答。 深夜的暴风雪填满了沟沟壑壑,路上没有一个行人。王玉林就在这恶劣的天气下出发了,只见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没膝深的积雪奋力爬过了一道山坡,疾步向一师驻地老顶山奔去。 一年前,当日本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深夜,冷月孤灯,犬吠星寒。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的一天傍晚。一间小茅屋里,只见抗日武装一师联络部的老于同志,正在与地下交通员王玉林说话:“老王,这情报,得赶紧送到山里去......”说完,用信任和期待的目光看着王玉林。王玉林平时就少言寡语,这时,他只是用力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就算做了回答。

深夜的暴风雪填满了沟沟壑壑,路上没有一个行人。王玉林就在这恶劣的天气下出发了,只见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没膝深的积雪奋力爬过了一道山坡,疾步向一师驻地老顶山奔去。

一年前,当日本鬼子踏上东北这美丽的土地烧杀、抢夺的时候,王玉林满怀国仇家恨,毅然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送到了抗日部队里,他自己则当了交通员。

透过朦胧的夜色,老顶山已经隐约可见了,风也越刮越紧。王玉林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功夫,身上穿的棉袄被汗水湿透了。当他走到三棱顶子山下的农民老张家门口时,忽然,发现不远处有十来个鬼子扛着枪正向这边走过来。怎么办?王玉林知道碰见了鬼子的巡逻队了。王玉林急中生智,赶忙进院操起了家伙,镇定下来慢慢向院外走去。

见有人影晃动,一个伪军拨弄着枪栓喊:“干什么的?”王玉林回答:“砍柴的。”

“这么晚还上山?”

王玉林便往前走,边回答着问话:“干活刚回来,家里没烧的了。”伪军上下看了他一遍,骂了一句:“穷光蛋,还不快滚。”王玉林刚要走,这时又过来一个骑马的鬼子军官,鬼子军官恶狠狠地问道:“什么的干活?”

“打柴的。”

“你的马胡子(土匪)的干活。”

几个鬼子上来搜身,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鬼子军官又问:“仙人洞的,你的知道,明白?”

王玉林心里一惊,“仙人洞”是一师的营地,这一定是鬼子要去偷袭,说不定自己身上藏的情报正是这事情。想到这里,他往西边一个围子一指,陪着笑脸说:“太君,那边就是‘仙人洞’。”

“那边马胡子的有?”

王玉林随即回答:“有,马胡子,大大的有!”他知道鬼子说的马胡子指的就是抗日武装。

鬼子军官听完话,回头对身后的鬼子“哇啦”几句话,就带着大队的鬼子向西边急跑过去。

就这样,他把鬼子只走了。王玉林赶紧扔下打柴的家伙,一溜小跑,抄近路很快把情报送到了一师负责人的手里。

王玉林猜得不错,这封情报,正式通知抗日武装转移的。日伪军集结了新宾等地的二百多人,企图趁着大雪封山的时候,把抗日武装消灭。一师的领导根据这个情报,立即进行了战斗部署,在仙人洞口附近,给鬼子、伪军摆了个“葫芦阵”,同时派出一个小分队到山下引诱敌人上钩。

日伪军们走进了“葫芦阵”时,抗日战士的枪响了,经过八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打死打伤日伪军大半,只有极少数日伪军夹着尾巴狼狈逃走了。

这一次战斗,使鬼子、伪军遭到沉重打击,可敌人并不甘心失败。日伪军在拼命“讨伐”抗日武装的同时,又打肆抓捕“反满抗日”人员。

几天后,一个汉奸向鬼子告密:王玉林通“马胡子”。

一天早上,十多个日伪军杀气腾腾来到王玉林家。王玉林往外走时,故意摔了一跤,把门前立着的一根木杆踢倒。愚蠢的敌人哪里知道,这木杆是王玉林与抗日武装联系的暗号。敌人把王玉林捉住,五花大绑地捆好推上车,抓到了鬼子的据点里。

王玉林被带到鬼子的据点里,立即遭到审问。屋顶上挂着一个汽灯发着阴森的白光,正门口摆着一个桌子,桌子后边坐着一个老鬼子,大约四十多岁,胖胖的身子,大大的脑袋,大嘴叉子往上撅着,活像一口大肥猪。紧靠老鬼子左手站着一个头发梳的油量的嘛脸,是汉奸翻译。老鬼子的两边个站着五六个人,有鬼子,也有伪军。这些人的手里都拿着木棍子,整个场面活像个阎王殿。

王玉林被两个汉奸推到屋子中间,正对着老鬼子。老鬼子一点头,那个麻脸汉奸赶紧走到王玉林跟前,狐假虎威地问:“说,你给谁送了信?”

王玉林心里说:我就是死了,也不讲。他干脆的回答:“我没给谁送信。”

汉奸翻译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来,但仍不死心,把桌子一拍,喊道:“王玉林,你当我们不知道?你是他们的交通员。放老实点!说实话,放你回家;要不然,到了这儿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王玉林慢条斯理地说着:“我什么也没干,啥也不知道。”

汉奸翻译急了,一下子拔出了手枪,对准了王玉林的胸口:“再不说,我就毙了你!”

老鬼子一看王玉林不吃这一套,装模作样地阻拦汉奸说:“生气的不要。”他挥了挥手让汉奸退到一边,有咧开嘴笑了笑,说:“你的,中国人的这个。”说着,冲王玉林伸了伸大拇指。接着老鬼子又说,“我的佩服,你的实话,我的大大有赏。”

老鬼子软的、硬的叨叨了半天,王玉林还是一言不发。老鬼子气得“啪”的一拍桌子:“你的,说不说?”他看王玉林还是不说,冲左右一招手,上来两个身强力壮的鬼子把王玉林按在地上,“说不说,不说打死你!”老鬼子喊道。

“打死我也不知道!”王玉林还是那句。

老鬼子气得用拳头一擂桌子狂喊:“打!”两个鬼子一人拿一根一把粗的木棍子,轮圆了向王玉林身上打了下来。王玉林只觉着身上猛地一震疼,每打一下都疼得全身打颤,痛得像万箭穿心。可王玉林咬紧牙,一声不吭。“咔嚓”、“咔嚓”两根棍子打断了。老鬼子让打手停下,问:“‘马胡子’的在哪里?说,放你开路!”

王玉林虽然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但他还是咬紧牙关摇摇头。老鬼子气得哇哇怪叫,把手一挥,两个打手又换了根棍子“劈里啪啦”打了起来。开头,王玉林还硬挺着,后来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夜里,王玉林在真真伤痛中醒来。他望着窗外的月亮,想了很多、很多,得想办法逃出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中外面传来敌人的吵嚷声:“快吃饭,一点半出发......”王玉林凑到门前,仔细听着。外面,有杂乱的行走声,看样子敌人要出发。他试探着叫道:“长官,我出去接手。”

看守走过来不耐烦的骂道:“毛病挺多,叫唤什么。”

王玉林用手捂着肚子说:“拉肚子。”

“妈的!事还不少。快去快回。”看守一边叫骂一边打开了门。

王玉林一步一弯腰向厕所走去,看守在后边跟着,到了厕所门口,看守坐下来抽烟。

王玉林趁看守抽烟的功夫,一跃翻身上墙,跳出墙外,只听,“扑通”一声响,惊动了看守。看书哦大喊起来:“犯人跑啦!犯人跑啦!”日伪军们一听,从大门追出来,一边追一边打枪。王玉林趁着夜色,三拐两拐顺着小胡同就跑远了。日伪军东找西找,折腾到天亮,连个人影也没找见,原来准备的“军事行动”也告吹了。

几个月后,王玉林在一个亲戚家养好了伤,继续为抗日武装当交通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