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一章 失身 第一章 失身5

芳草人家 收藏 24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size][/URL] 麦草每天尽量躲着“油包四”,抽空就跑到油坊找书成说话,书成散工后就带着麦草在街上开心地玩,跑到鬲河边大声地唱歌扯开嗓门喊号子给麦草听,一点儿也不在乎麦联的冷脸和酸话偷偷和麦草好着,心里比喝了蜜还甜。麦草和书成的过度亲热让“油包四”知道了,“油包四”心里的火烧了起来。好你个麦草放着我这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


麦草每天尽量躲着“油包四”,抽空就跑到油坊找书成说话,书成散工后就带着麦草在街上开心地玩,跑到鬲河边大声地唱歌扯开嗓门喊号子给麦草听,一点儿也不在乎麦联的冷脸和酸话偷偷和麦草好着,心里比喝了蜜还甜。麦草和书成的过度亲热让“油包四”知道了,“油包四”心里的火烧了起来。好你个麦草放着我这富甲一方的老爷你不讨好,偏和一个穷小子打得火热,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油包四”让人喊来麦联,“麦联啊,有个事得给你说。”

“牛老爷有啥事你只管说,小的能办的全都应承着。”麦联以为“油包四”想跟他提麦草的事,心里裹着一包笑,面上却不带出来。

“最近油坊帐上开销大,又接了一笔大买卖,得去南河道子进几车花生来,你欠帐上的钱呢时间也不短了,也该结了,老是这样拖着不是事。”“油包四”吹了吹碗里的茶喝了一口。

麦联听了心就紧了,“老爷,您开着这样大的铺子日进斗金,还在乎我那俩小钱。我和闺女不是都……”

“嗯?”“油包四”把嘴从茶碗上挪开,咕咚一声响把一大口茶咽了下去。

“我,我是说老爷能不能宽限宽限,容我想想法子,但能弄到钱的话也不会拖着,您说是吧。”麦联的舌头有些饶不过弯来,眼光在“油包四”的脸上颤微微地打着晃。

“想想法子吧,我的难处比你大大了,你也该体谅体谅我这一大摊子的。”“油包四”挥挥手不再让麦联说话。麦联哭丧着脸回到油坊,缩在旮旯里蔫蔫的。

书成还以为麦联酒瘾又犯了,就偷偷地瞅空子出来到街上打了二两酒塞给麦联,麦联破天荒地一把推开酒袋子,“去,拿走,拿走,以后少跟那疯丫头搅和在一块儿,打我这里就不会应承。”

书成讨了个没趣,把酒袋子往他身边一丢,“喝不喝随你的便。”

“这回这坎儿算是没法过得去了”,麦联把乱蓬蓬的头往胳肢窝里一埋呜呜地哭起来。

“叔,怎么了?遇到啥坎儿了?”

其他的小工也都停下手里的活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到底遇到啥事了?”

麦联抬起头来,灰蒙蒙的眼白上挂上了血丝,“牛老爷要我把欠的帐都还上,让我想想法子,我去哪里想法子呀?”

“不是从工钱里扣吗,怎么就催帐了?”小球球蹲在麦联对面问。

“牛老爷说要去南河道子进花生,急着用钱,就要我把欠帐结上。小球球,柜上进货的事你知道一二的,老爷真的要进货不成?”

小球球摇摇头,“前天刚进了货的,记得当时老爷还说这货够用一阵子的了。”

麦联两手抱着头摇晃着,“这坎儿算是过不去了。”

正在这时,“油包四”咳嗽一声走进油坊来了,“都干吗呢?这磨都停半天了,老远也听不到丁点儿响声,照这样今天这油还出不出了?”

小工们呼啦一下散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磨杠一摇,“嗨哟,嗨哟”的油号子声重又叫起来。

“油包四”转悠一圈,没有看见书成,高着嗓门问,“书成干啥去了?”小工们都摇摇头。

“油包四”瞥了缩在墙角的麦联一眼把手往身后一背气哼哼地出了油坊,直奔内宅。一脚踢开门,果然在西厢房里撞见了麦草对着书成正抽抽答答地哭泣。

麦草看到“油包四”带着一脸的怒气闯进来,止住了哭泣抬眼望着“油包四”,“老爷先前不是说好了从工钱里兑了我爹的欠帐吗?今儿怎么就要全结了欠帐的?”

“先前是先前,今儿个是今儿个。”“油包四”看到一脸泪水的麦草,心里就不由地软了,可语气还是硬僵僵的。

书成喊了一声老爷,急忙地就抽身出来。却又不放心麦草,走了几步躲在门外听着。

“油包四”本来是冲着书成撒气来的,可一见到麦草哭了就顾不得骂书成了,“麦草,你知道老爷我是喜欢你的,凭老爷我的家产在云良县娶啥样的女子也不成问题,可老爷我偏就喜欢上你了。只要你答应了我,你爹的帐那根本算不上啥。书成是个穷小子,你跟他好,他能给你什么,他自己连个窝都垒不起,还能让你过舒坦日子?”

麦草低头听着,没有说话。“油包四”便走近了挨着麦草,伸出胳膊往怀里揽麦草,脸上浮着笑。

到这时麦草证实了自己和书成猜想“油包四”要父亲麦联结帐的真实目的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一想法是对的,心里就有了算盘。她把“油包四”的手轻轻推开,“老爷的心思咋不早说呢,既是这样就好说了。”

“那你是同意我了?”“油包四”喜得眉开眼笑。

“老爷三日后听我的消息,到时我给你个满意的答复。”麦草的嘴角浮起了神秘的一笑,“老爷先回去,既是同意了也要花轿抬进大门的,只要老爷不要因为麦草家贫小看就行。”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那你先让老爷我亲近一下,这些天你快把老爷的魂给勾走了。”说着又凑过来要亲麦草。

书成在门外听着心里一个劲儿地骂老色鬼,急中生智扯了嗓子喊道,“老爷,太太到处找你呢。”

“油包四”只好出来,对着书成鼻子里哼了一声扫兴地奔后面太太的屋子去了,又回过头来指着书成,“你再到处乱跑不好好干活,小心老爷我扣你的工钱。”

“油包四”一走,书成又回到西厢房里,“那老狐狸果真要娶你?”

麦草点点头,“我该怎么办?我死也不想嫁给这个老色鬼。”

“麦草,我喜欢你,可我郝书成是个穷光蛋,除了给人做工挣钱,家里分文不称。我有个念头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

“你快说”,麦草迫不及待地催促着,心里七上八下地悬着,盼着书成说出自己想听的话。

“跟我走吧,离开这里,离开云良,天下之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再说到处打仗兵匪横行,牛家树大招风,说不准哪天这油坊就给土匪打劫了,你要是给“油包四”做了小也会跟着倒霉的。”

“我们离开这里?”麦草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一把抓住了书成的胳膊。

“对,离开这里。到时候你会不会怕?”

“不怕,你呢,怕不怕?牛家家大势大,肯放我们走吗?走不了的话,‘油包四’会怎样惩处你?”

“先不管那样多,你肯跟我走,就是死我都不怕。”书成激动地握着麦草的手,浑身的热血翻腾起来。

麦草一头扑到书成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书成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

麦联一推门晃着有气无力的身子迈了进来,“你,你们,好啊,你个死丫头,你爹快给人逼疯了,你却在这里跟这个穷小子偷情。”

麦草抹一把泪水,“不就是让你把欠帐都还上吗?”

“你都知道了,你知道了到想想折子呀。”麦联两手在一块儿拍打着啪啪地响。

“爹,我实话告诉你吧,那‘油包四’要帐是假,想讨我做他的小老婆是真。”

“天啊,太好了,你咋不早说呢,是老爷自己跟你透的风?我就觉得催着结帐里面是不是有蹊跷。俺闺女能进牛家的大门这是天大的好事呀,那我还在这里犯啥愁啊。”麦联的脸上立时一片乌云散去。

“爹你真的想让你的闺女给人做小老婆?”麦草生气地瞪着麦联。

“做小老婆要看给啥样的人家做,牛家富得流油,有油坊,有铺子,吃穿不用愁,这样的人家哪里去找?咱们穷人家能攀上这样的高枝全是你的富气。爹不想让你吃苦受罪,想让你一辈子享福。草啊,答应了吧,明天我就去跟老爷回话。”

书成在一边听着麦联的话心中就来了气,“大叔,嫁人不能只看有没有钱吧,还要看麦草自己喜不喜欢才好,你老真是糊涂,你闺女是跟人过日子又不是跟钱过日子。”

“你小子给我一边呆着去,今儿这事没你的份你少参合,你少在麦草身上打主意,我不会让她跟你去过穷日子的。赶紧走。”麦联说着就把书成往外面推。

“爹,你真是的,干脆把你闺女卖了算了。你也快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书成和麦联一前一后离开了西厢房。

第二天麦联就跟“油包四”谈好了条件,欠帐的事麦草一过门就一笔勾销,用十坛陈年老白干作为定礼迎娶麦草过门,但那酒只能先给一坛,等迎娶那天那九坛才给麦联,理由是怕麦联反悔。

牛老爷催着麦联赶紧把闺女嫁过来,可麦草死活不依,说让人算过卦,要等枣花开了后才能成亲,否则不吉利。“油包四”只得耐心等待,麦草和书成却在悄悄酝酿私奔的事,等书成一从柜上领了工钱,他们就会远走高飞。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