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13五指湖:放纵

追逐马甲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URL] 13 五指湖:放纵   面对着这个自称夏娃的漂亮女人,泰德发着愣,一时间,不知她是人还是鬼。   夏娃可是先发制人,“我的围巾怎么在你的脖子上?一个大男人戴着女人的东西,你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泰德一把把围巾扯下,尴尬之极,他有些脸红脖子粗,“你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不仅闯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13

五指湖:放纵


面对着这个自称夏娃的漂亮女人,泰德发着愣,一时间,不知她是人还是鬼。

夏娃可是先发制人,“我的围巾怎么在你的脖子上?一个大男人戴着女人的东西,你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泰德一把把围巾扯下,尴尬之极,他有些脸红脖子粗,“你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不仅闯入我的领地,还竟敢进入我的屋里。难道不怕我打电话报警?”

嫣然一笑,夏娃走上前来,将泰德身旁的椅子拉出来,自己坐下来后,还拍了拍他放在桌上的手掌,“听你的口气,你是中国人吧?怎么只有一个人在家?难道你是单身汉?你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你,以后你习惯了我就好了。我今天早上刚从英国飞到美国,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呢。这样吧,我先陪你把晚餐吃完,然后我们谈点重要的事情。我保证,你会对我告诉你的情况,非常的感兴趣。”

说完,她又站起身来,扭动着腰肢,熟门熟路地向厨房走去。泰德的眼光跟着她,好奇之中有惊讶,惊讶之外有欣喜。这个从天而降的的女人,和那波士顿的夏娃还真像是姐妹俩,只是比她更高、更瘦、年纪更大些,当然态度也更放肆。但她们绝对是一样的美丽。

她飘飘散散的卷发刚好过肩,那头发的颜色特殊,既不是金黄色,也不是褐红色,而是居于二者之间,耀眼夺目。望着她走过去的背影,他紧盯着的,是她牛仔裤紧紧包裹的上翘臀部。当她面对着他走回来,他看到她花衬衫下的双乳颤颤,于是怀疑她根本就没戴乳罩。

给自己找到了盘子、刀叉,又添上了饭菜和鱼肉,夏娃也没忘斟上香槟酒,然后她举杯,“这位先生,对不起了,我现在真的饿坏了,不客气享用你的晚餐了。祝你也好胃口!”

话没说完,她已经开始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叫好,并对泰德投来赞赏和感激的目光。

无可奈何,泰德只好冷眼继续观察着她。他已经看出这个女人不是等闲之辈,是那波士顿的小夏娃所不能比拟的。的确,她的语调太明显,是英国口音。听说英国口音是有贵族和平民之说的。她还真有些贵族的气质,说话抑扬顿挫,和戴安娜公主相似。

如此的近距离,他连她白净脸上的点点雀斑都看得一清二楚。琢磨着她眼角的细小皱纹,他估计她的年龄在35岁左右。她的面庞非常的姣好,前额光亮、颧骨迷人、双唇性感,显现出一种饱经风霜的成熟美,就像那珍藏了十年的葡萄美酒,香醇馥郁,耐人回味;当然最吸引他的,还是她的一双眼睛,它们既不是纯净的天蓝,也不是深沉的橄榄绿,是蓝中有绿,而且是出奇的朦胧,给人一种恍恍惚惚、神神秘秘的诱惑。

从容地享用了一半的盘中餐后,夏娃对着这个细心端详她的男人笑了,“我漂亮吧!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女人。”她开始关心他,“你让我闹得吃不下饭了?对不起,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我这样喧宾夺主是不应该的。可你的饭菜太可口,真的是你自己做的?我可早就听说了,中国男人的厨艺了不起!”

泰德将计就计,决定先沉着地用餐,等这个女人耍尽花招,再琢磨对付她的办法。

果然,那夏娃连喝了三杯香槟酒后,便打开了她的话匣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泄露出去。”见他一个劲儿地直点头,她一句话就直逼主题,“亨利不是自杀的,是他杀。杀死他的人,是我!”

这话太吓人!泰德惊吓得差点把嘴里的鱼肉全吐了出来。他铁青了脸,但还是没有讲话。

机械地切着盘中的鱼肉,夏娃开始向他解释,“亨利犯有非常严重的神经衰弱,不能睡觉曾是他生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我俩相识后,为了能够战胜疾病,他答应我要重新生活:休笔不再写书,我们结婚成家,两个人生一群孩子,享受天伦之乐。”

抬起头来,她可怜巴巴地望着泰德,眼圈已经变了颜色,“为了他,我离开了英国,卖掉了外祖父留给我的房产,和他一起设计建成了这个山庄城堡。可是没想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改变主意不娶我了,背叛了我们人人皆知的订婚誓愿。我哪里受得了这种打击?于是天天和他吵闹,用尽心思折磨他。直到有一天,我在他的安眠药中掺进了另一种药片。”

这时她那双蒙眬的眼睛,早已是雾茫茫一片,“其实我哪里是想让他死,只是一时气昏了头。可他是个太聪明的人,马上发觉了两种药片的不同,他是当着我的面,吞吃了整整一大把药片的。”

此时的夏娃,还是直直地坐着,但她的声音开始哽咽,“然后,他拼命地把我抱住,扔在了床上,开始昏天昏地和我往死里做爱。我当时是给吓昏了。而他……他就是在我的身上死去的……”

还好,她没有失去控制,只是脸上有成串的泪珠往下掉,看得泰德惊心动魄。

不敢说话,再说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但他理解她的心情,非常理解。

看来夏娃需要的就是一个倾听者,“我当时好不容易才从他的身下挣脱出来。使劲儿地摇他,他也不醒,便知道大祸临头,什么都要由我一个人来承当了。想来想去,我认为再活下去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慌手慌脚、浑身发抖,我打开了抽屉,想找手枪自杀,没想到却看到了亨利在当天早上写好的遗书。”

擦干眼泪,她使劲地摇着头,“他的遗书上一句话也没有提到我,只写下了他自杀的原因:他厌倦了人生,战胜不了疾病,希望能在壮年时期就离开这个尘世。他恳求亲朋们不必悲哀,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另一个极乐世界,只想着早一天赶过去报到。”

突然意识到了夏娃的无奈和可怜,泰德本能地张开了双臂。夏娃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已泣不成声地说:“整整一夜,我像疯了一样,不知何去何从。待布朗夫妇第二天早上赶到时,我想我已经失去理智,被他们判定为不正常了。人们把我送回了英国我父母的家,从那里,我又被安排去了精神病疗养院。”

“那你现在完全康复了?”泰德终于问出了第一句话。

“我在疗养院一阵好,一阵坏。清醒的时候,我就思前想后,不明白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我从小一帆风顺,亨利曾经是那么的宠我、爱我,可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我一被疗养院释放,就决定回到这里,我要找到答案,不然我这辈子,怎么也不能再正视人生。”

“你认为你真能在这里找到答案吗?要记住亨利已经不在人世了。答案不应该在他的身上,而应该在你自己的身上。你说呢?”搂着她软软的身子,不知不觉中,泰德的语调非常柔和。

“也许你是对的。但我一定要回到这里,才能找到答案。你不知道,我在疗养院里,尝试了他们教给我的所有办法,都没有成功,原因是我失去了对所有人的信任。而且我始终最迷茫的,是不知亨利和我,到底谁欠谁的,究竟谁有罪。”

看来她还是个半精神病。泰德知道再这么说下去,便是车轱辘话来回转了。他换了话题,“你知道吗,你不对的地方,是闯入私宅,这是违法的行为。我知道你不怕我报警,因为你也可以像亨利一样,嫁祸于我的头上,说是我这个外国人欺负你弱女子。可你就不怕我是一个坏人,私下里就把你给收拾了?”

从泰德的怀里挣脱出来,夏娃冷笑着:“我现在连死都不怕,还怕你收拾我?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个东方男人能把我怎么样?我死了,你难道会好过?再说了,我还就是想死在这里,这样不管亨利去了何方,我径直找他去算账!”

似乎在挑战他,她此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反倒让他觉得自己有些像胆小鬼。

该是他控制局面的时候了,他开始一本正经:“你别担心,我怎么会是坏人呢,哪里敢伤害你?我看这样吧,现在已经是英国的半夜了,你今晚就在我这里选一间卧室早点休息。等你明天缓过劲儿来,我们一起再商量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好不好?”

赶紧点头,这时她的语气是如此的娇柔,“谢谢啦,好先生。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撵我走的。但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前我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天都是要游个泳的。现在我就想去游泳池里解解乏。你愿不愿意来陪着我?”

每天游泳,也是泰德搬进来后新养成的习惯。最近不间断的进行各种运动,他已经成功地减掉了10磅赘肉。丽丽刚开始也喜欢这室内游泳池,后来在杂志上读到,水中的漂白杀菌剂会损伤人的皮肤和头发,以后她就拒绝下水了。看来这夏娃到底是英国女人,自然而不拘谨。不过……泰德猛然反应过来:夏娃是什么意思?她应该知道室内游泳池并不够大,两个人在里面难免会碰头、相撞,难道她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就要下手引诱他?

正在这时,他身上的手机铃声响了。明白是丽丽打来的,泰德本能地走了出去,赶紧来到另一个房间。

那边的丽丽已经不耐烦了,“怎么回事?你不是让我每天按时汇报行踪吗?快说话呀,你现在在忙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忙,在吃饭呢。你真能吵!东西买完了没有?明天什么时候到家?”泰德极力控制着他的语调,不想让她听出,家里已经发生了变故。

丽丽换上了撒娇的语调,“我是想求你,能不能再给我一天的时间?这里有这么多的好东西,我都看花眼了,恨不得把整个纽约都给买回来。”

泰德望了夏娃一眼,发现她早已没有了踪影,说不定已经扎进游泳池了。他犹豫着:丽丽明显地不喜欢住在这偏僻的地方,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他的容许,去纽约购物三天。如果现在给她宽限一天,她就会再要第二天,而且以后再去纽约,就不会把他的话当真了。但是,如果让她明天下午就回来,这边有夏娃在添乱子;而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这个主动上钩的女人。所以泰德现在琢磨的是能否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同意了!那我就后天再回来了。继续吃你的晚饭吧,明天我再打给你。”丽丽那边快言快语,生怕他改变主意。

“不行!”泰德急忙把她制止住。让丽丽这样离开他一个人在纽约乱逛,实在是太危险。泰德太了解丽丽了,身边没有他,她难免会去勾引其他男人。还有,时间一长,她说不定会在纽约找个什么代理人,又想重温她在大学时的美梦,什么当明星、做模特的。

没有别的选择,他不能给丽丽自由,让她惹出可能带给他的巨大祸害。“丽丽,我不同意!我们说好三天就是三天,决定下来的事情就不能改变。但你明天不必着急着赶回来,只要不开夜车就行,记住我可不想让你出事。还有,回来的路上,别忘了去趟中国超市,多买些中国蔬菜和水果。”

害怕丽丽继续央求他,泰德匆匆结束了电话,顿觉卸掉了一个包袱。

蹑手蹑脚,他向游泳池走去。果不其然,他发现夏娃正赤身裸体地在池中戏水。泰德还没有来得及躲藏,她已经在向他招手,“水温正好,里面舒服极了。你就别害羞了,快进来陪我吧!”

看来此夏娃和彼夏娃真是不同。波士顿的夏娃嫌他老,知他穷,因为八年前的他,只是中国的一个公派官员。那时她在诱惑挑逗他时,从来都和他保持着距离,让他自卑得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当然她也从来没有邀请他下过游泳池。而他呢,哪里敢自告奋勇,因为如果他换上游泳裤,下面的勃起就会让他露足了怯,为了不让小夏娃看不起他嘲笑他,那时他干脆就假装不会游泳。

现在他整了容,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了好几岁;人呢,不是吹牛,长得比好莱坞的哪个亚洲影星都帅气;而且他巨富,是这个一千多万美元的山庄城堡的主人。不管这英国的夏娃是否贵族,他怎么也配得上她。再说,她还是个半疯的病人;泰德可不是寻常人,他是高手,久经沙场的大将主帅。

想到这里,他不慌不忙,一件一件从容地脱下衣服。没想到了最后的内裤,他还是失去了控制,浑身燥热,脸红心跳,他一个猛子,扎进水中。

本来以为夏娃会迎上前来,像刚才那样扑在他的怀里。没料到她羞羞答答,在远远的地方躲着他。他向她快速游去,她却和他玩起了捉迷藏的把戏。虽然泰德从小就在湖中泡大,具有潜深水、憋长气的本领,可夏娃的游泳技术一点不比他差,不管怎么追赶她,他都是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听见她的笑声不断,在游泳室内朗朗回旋;看到她像小姑娘一样快乐,脸上得意得像开放的花朵,泰德也仿佛回到了童年,眼前没有尘世,只有一个玩耍的伙伴。

到底还是她先累坏了。夏娃在池中最浅处喘着粗气,她高举着双臂,仿佛在告示着投降,等待泰德前来收容她。

在游泳池的碧蓝水波中,这时的她,的确像美人鱼一样美丽。金红的长发更加曲鬈,蓝绿的眼目更加深邃,她那丰满的双唇半张着,是最诱人的形状。

泰德感到浑身的血液,从大脑、从心脏、从四肢,全部向一个地方流去,他只能听到一个声音了,那就是他自己的剧烈心跳。忘掉了所有的一切,他知道必须要擒获她。

终于摸到了她的裸体,她通身像雪一样洁白,润滑的肌肤下,似乎能看到她的血液在奔腾。不敢贸然亲吻她,他恳求地望着她的双眼,两手不能停歇,它们贪婪地在她的胴体上下,抚摸、探索。

是夏娃捧住了他的脸庞,轻轻地、一寸一寸地亲吻他,这时她的声音性感极了,“我的东方王子,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英俊?让人见了就情不自禁。你这样独守空房,是多么可惜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吗?我是来解救你的,让你尽情释放的。想让我吗,想要我吗?”

“想,当然想,太想了!”还没说完,泰德就扑上去锁住了她的香唇,发狂般试图把她融化在自己的怀抱里。

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反应是这样的强烈。浑身颤抖、四肢酥软,她的眼中盈满了泪水,“陌生人,请你好好待我,我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做爱了。”

原来如此。看来他才是她的救星,“美人,你放心。我会好好地珍惜你,让你忘掉所有的不幸。你会达到最快乐的极点,只管好好放松、享受,信任我,好吗?”

看到她连连点头,他把双手放在她的臀部,把她拦腰抱了起来。水的浮力帮助他,她是那么的轻盈、顺从。他的双唇快速寻找到了她的双乳,贪婪而又忙碌,他不知道自己在发出什么声音。

夏娃的两只手紧紧抓着他的头发,双腿缠绕在他的身上。他们伴着池水不停地揉摩着对方的身体,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激荡。夏娃引导着泰德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她,两个人终于成为了一体。

溅起了处处水花,看来夏娃是水中的做爱能手。她在他的身上变换着姿势,竭尽全力地享受,仿佛没有明天,她毫不控制地大声喊叫,快乐地呻吟。泰德被她深深地感染,进而忘乎所以……

高潮过后,他们两人都漂浮在水面上,手拉着手,谁也不想放开谁,共同喘着粗气。

他们相拥着上岸。泰德看到了全裸的夏娃后,又是自控不住地激动。一丝不挂的她,只比出水的维纳斯更美。泰德又想到了那个小夏娃,突然有些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返身躺在池边的软沙发上,夏娃用舌尖滋润着自己的双唇,张开双臂,向他伸开了修长的双腿。面对她如此明显的邀请,泰德只能又一次屈服,弯腰下跪,他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她的面前……

就这样,从水池边开始,她不知疲倦,连续不断地引诱着他。下一处是客厅,然后是楼梯上。当他们最后在卧室中,两个人在亨利的大床上精疲力竭的时候,夏娃仿佛在自言自语:“告诉你亨利,我没有失败。因为活着的是我,我在这里继续享受着做爱。这个中国男人带给我的快乐,远远地高于你。我感激他,他使我重新变回了女人。我有能力好好地生活,我会重新获得满足和幸福!”

泰德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心中感到无限地自豪。他早就知道,这个美国人亨利不是他的对手。虚弱的失败者,哪能与他泰德相比?真正的赢家永远是他,泰德是能够获得一切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