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11五指湖:风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11

五指湖:风情


泰德从后门走出来,先伸了个懒腰,然后开始扩胸,压腿,活动脚腕子。几分钟后,只见他在自己的手表上按动了一下,人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山下冲去。

从山顶他的泰德城堡(对,再也不是什么亨利城堡了),一口气奔跑至山底的湖畔,泰德想像自己是一只自由的雄鹰,一路俯冲,一口气达到目的地。

下山容易上山难。所以,他注重下山的速度,希望能把它控制在十分钟之内。为什么?不仅因为他发明了这个最新的健身活动,更主要的,是湖边有汽艇,万一有不测之时,他需要由水路迅速撤离。

这条隐藏在浓密树林中的山间小路,蜿蜒崎岖,而且布满了落叶残枝。刚刚休假回来的布朗夫妇,从泰德那儿得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清理这条土路。

布朗夫妇的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三年前,他把经营奶牛的农场卖了,她辞退了餐厅经理的工作,夫妻两个人一道被亨利请来做这个庄园的管家。在这里,他们的分工是男主外,女管内。布朗先生膀大腰圆,聪明能干;布朗太太眉清目秀,精明利索。初次见面,泰德不得不佩服亨利的绝佳选择,下决心要和布朗夫妇保持好关系。因为他知道,在美国,他是没有能力找到这么出色的两个人帮忙的。

得意洋洋,泰德在这条越来越熟悉的小道上飞跑着。林涛陪伴着他,仿佛奏起了进行曲。

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带给他一种莫名的不祥之兆。怎么回事?他猛然注意到,虽然这是条土路,但每当陡峭处便有石阶出现,那数目不多不少,总是四阶。搞得泰德下坡的节奏是:一、二、三、四,一阵急跑,然后又是一、二、三、四……

干脆停住,他皱紧了眉头,上下观望,想弄清这条路上,到底存在有多少个四阶石梯?好像是九个?他妈的!一气之下,他给了旁边的老橡树一记拳头:这倒霉的老亨利,一牵扯到台阶的数目,他就是典型的丧门星。房子里的楼梯是十三阶;外面下山的路上要遇到九个“四”,四,四,四!亨利这老家伙到底是被他自己给妨死了。

气泄了。泰德心烦意乱,既没动力也无心情,他也不想再算计什么时间速度了,撅着嘴巴,吊儿郎当地走到了湖边。

五指湖,顾名思义似五个手指。泰德的山庄和领地,就在五指湖中最大的中指湖指尖。他现在面对的这个湖泊(CAYUGA),虽然细细长长,但是气势撼人。美国海军早已不在这里操练了,眼下湖水平平静静,两岸郁郁葱葱,一幅脱俗天堂景象。

湖畔有泰德的私家船坞。一艘银光闪闪的中型汽艇,正在整装待发,它那红色烫金的船名“夏娃”,被潋滟水光映照着,摇曳起舞。

西方人喜欢用女人的名字命名船只。想必最初的水手们都是男人,孤独单调的海上生活,使他们渴望着承载他们漂流的船只,温柔又坚强,像是母亲或爱人的怀抱。

“夏娃”是泰德拥有的第一艘汽艇。当他买下亨利山庄时,“夏娃”作为陪嫁品,自然而然被转到了泰德的名下。湖畔城堡,没有船只怎么能行?所以,她的功能作用是不可缺少的。下山进湖,泛舟垂钓,几天前第一次试用她,泰德就手脚并用,新奇得忘乎所以。熟悉“夏娃”需要满腔热情,于是乎,不知不觉之中,他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在湖面上急驶,她能把他挑逗得疯狂、忘我。在她的身上,他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扩展。那积郁长久的沉沉闷气,一股脑儿,随风席卷而去。他喜欢加速再加速,让“夏娃”脱离水面。飞,他要和她一起飞翔……

今天怎么不对劲儿!哪来的?一条彩虹七色的围巾,正斜挂在他平时垂钓而坐的椅子背上,带给了整个船坞一片鲜活,也把泰德的眼睛刺得生疼。再定神观看,泰德自己吓了自己一跳:“怎么回事?难道有女人来过这里,是谁?干什么的?莫非是美国警察?”

一阵冷颤,把他下山时冒出的热汗都给驱走了。几个健步走上前来,他一把抓起了这条刺眼的围巾。

如此的柔软,绝对是上好的细羊毛。啊!香气,围巾上散发的香水幽幽,顷刻把他熏了个半醉。

“夏娃,我怎么能够忘了你?你整整诱惑了我大半年,好残酷的小美人!”

泰德想起的,是他八年前在哈佛大学培训时,所寄住美国房东的小女儿,她的名字和这艘汽艇一样,也叫夏娃。

这是一段甜蜜而又苦涩的经历:想当年,那22岁的大学生夏娃,长长的金发,碧蓝的媚眼,高挑诱人的身材,像极了好莱坞电影艳后玛丽莲·梦露。整个夏天,她只要一回到家里,就是半裸的状态;而后院的游泳池边,绝对是她长待久留的地方。

那时泰德经常做的,就是躲在他楼上自己的卧室里,身藏在厚重窗帘的后面,偷看她的一举一动。夏娃在池中游来游去,他的两眼就跟来跟去,她像美人鱼一样地戏水,他比她还忙乱,成了被她弄出来的水浪。泰德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动作细节。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他就拼命用凉水喷头,但也解决不了问题。而夜晚,夜晚更是不可言状,馋猫饿狗一般,美丽夏娃的倩影,伴随了他无数的难熬之夜。

作为国家公派的高级官员,泰德和他的“同学们”一样,一个比一个更道貌岸然,别提美国人,就是当地华人,也看不出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和其他人又不同,泰德是真正勤奋努力的,每日分秒必争,他试图像海绵一样,吸取美国老师所传授的一切精华。

为了今后的光明前途,他必须要严格自律。可这夏娃实在厉害,他只能认输在她的石榴裙下、三点式旁,而且是完全彻底地被她打惨了。

他们的卧室紧挨着,这对他是天大的幸事,也是深重的灾难。擦肩而过,他承受不了她浑身散发的香水幽幽。每当她走进两人共用的浴室,他都会停下手头的事情,侧耳倾听她的全部清洁过程。至于她带回家过夜的男朋友,泰德更是比她的亲妈还在意,认为他们没有一个配得上夏娃的美丽,全是糟蹋她的混蛋狗崽子。

为了能够与夏娃同桌就餐,泰德咬牙包下了房东家的枯燥美国伙食。每日吃着味同嚼蜡的冷餐硬饭,他也心甘情愿,因为他能够面对总是对他挤眉弄眼的夏娃,她是他的精神食粮。

泰德(对了,那时他叫李思德)是在临离开美国的前几天,才鼓足勇气站在夏娃面前,打着结巴询问她,她那长年累月喷洒的迷人香水的品牌。夏娃淘气地拒绝回答,然后她鬼精灵般地赠送了他一瓶做礼物,让他转交给留守在国内的妻子周信漪。

永远难忘,泰德离开美国的那一天,夏娃没去大学上课,她执意陪伴父母去机场为他送行。临上飞机前,她给了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紧贴着身体的大拥抱。将自己柔柔软软地缠在他的身上,嘴里唉声叹气,嘟嘟囔囔,她就是不肯放开他。当时,他是那么无望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控制着自己,心中甜酸苦辣,满瓶晃荡。夏娃这个小女人太残酷,早已明白了他对她长久的渴望,她试图让他一辈子都受她影响,永远忘不了她。

选中五指湖安家,因为这里距离哈佛大学的所在地波士顿,只有六个小时的车程。还有,泰德把独生儿子李杰克的私立高中选在波士顿,难道没有夏娃的原因?再说,谁能阻止泰德哪一天会重新出现在夏娃面前,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他要把她撕碎扯烂,一定要让她声声求饶,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深深长叹一声,泰德顺手把这条幽香的围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现在他确定无疑,这围巾主人使用的,就是当年夏娃最热衷的英国名牌香水。

记得布朗先生提醒警告过他:由于他的船坞是赏星观月的好地点,这里常有青年男女停船靠岸,非法进入他的领地,深更半夜之时,在这里幽会做爱。

但愿如此!泰德决定塌下心来,不再去大惊小怪。就是嘛,一个香喷喷的女人,会是美国或中国政府派来追踪他的警方专业人员?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至于是不是夏娃本人撞上门来寻找他,他怀疑地连连摇着头,他俩有八年没有联系了,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

把丽丽一个人放去了纽约,刚开始他有些后悔,后来他发现重新获得了难得的清静,而这正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今天,他决定连“夏娃”也不理,只是闲闲地坐在岸边垂钓,因为有千头万绪,都在等着他梳理,要知道找出头儿容易,不好理出尾啊。

走向岸边小仓库,他取出了亨利留给他的整套高档钓鱼工具。因为只对大鱼感兴趣,所以他选用的是大大的鱼钩,一个钩上就能套上两条肥大的蚯蚓。左撇子的泰德,用左臂把鱼竿奋力甩了出去,他的身体向前倾倒,似乎随着鱼线一起飞蹿到了湖里。

收步,站稳,望着鱼漂在极远方的湖面上动荡,仿佛在向他点头默契地挤着眼睛,泰德坐了下来,心中又不禁百感交集。

“看来无论人怎么努力,也得不到所有想要的东西。真该知足常乐了,够了!绝对不能再贪婪了。”

泰德想起了年迈多病的母亲,又开始担忧她的近况,祈祷她能渡过又一个难关。如果妈妈能平平安安地不添什么新病,那么不出两年,他就会安排由李杰克出面,让他以孙子的名义,把他唯一的亲属——奶奶,接到美国。

“但是,唉!妈妈的脾气太倔强,也许她会继续固执己见,就是宁死也不肯出国门。”一直拿她没有办法,泰德知道自己的局限,他从来不能控制和安排自己母亲的行动。

鱼漂继续在水上逍逍遥遥,引来了一只好奇的海鸥,想衔走这个诱惑它的东西。

泰德内心好笑,“没有金刚钻,能揽瓷器活?你一只小海鸥,竟敢来找我的麻烦?我现在是衣食无忧,全然不在乎鱼儿能否上钩。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似乎听懂了他的话,那海鸥顿觉惭愧,它放弃目标,怏怏飞去。

的确,钓鱼对现在的泰德,纯粹是消磨时间。鱼不上钩,落得自在;鱼若上钩,得而无愧。天地悠悠,他在其中;异国故土,全都奈何他不得。

一家加拿大大雁在远方出现,它们在湖边的苇丛中与泰德玩着捉迷藏的把戏。啊!终于看清了,三只大雁二前一后,护卫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雁。泰德数了数,一共有十三只小雁。人口太多了吧?难道大雁也实行一夫两妻制,或者,是公雁收养了另一家的寡母孤儿们。他仔细观察,发现一只大雁的确比较高大,看来这公雁的日子是不错,子女多,妻子也不少。

惦记起了自己的独生儿子,“应该安排李杰克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了。”想到这里,他异常激动,“四年没有和儿子同吃共住了,真想给孩子烧些可口的饭菜,父子两人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一高兴,他随手摸了摸自己崭新的高挺鼻梁,顿觉尴尬。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离婚后,杰克受信漪影响太大,这孩子表面上听我的话,心里到底如何想我,我是一点谱儿都没有。再说,这种整容、假自杀的事情,是需要时间慢慢向他解释的。不然,一不小心,他回到波士顿学校后,向那些狐朋狗友们捅了出去,那所有精心计划的一切,都会泡汤完蛋。”

鱼漂突然一下子沉入湖底,手中的鱼竿被猛地一扯,弯如满弓,看来一条大鱼上钩了。此时,泰德并不欣喜,反而抱怨这条傻鱼打断了他的思路。

开始调节滑轮松紧,用来化解鱼挣扎的巨大力气,只听他哎哟惊叫了一声,因为他意识到这条鱼的不同寻常。

仿佛证实他的预测,一条大鱼跃出水面。它有一个长长的扁平鼻子。鼻子下的瘪嘴边,龇出了几根刺胡须;尾巴像鲨鱼一样张扬四散着。而它的身体,不是被鱼鳞覆盖,而是像鳄鱼一样,有行行相似的甲片。还有,它的头部像小龙!

泰德第一次看到了生存在北美的大湖鲟鱼,好漂亮呀,这可是中国中华鲟的长辈!这种长得像龙一样的古棘鱼类,在地球上出现得比恐龙都早。

上一次享用中华鲟是什么时候?有半年了吧,那是一尾人工饲养的小鲟鱼。而现在,送上门来的,是一尾大的、野生的鲟鱼!

“鲨鱼翅,鲟鱼骨,滋阴补阳,延年益寿。”泰德想起了中国的皇族祖训。

不容他多想,线上的这条鲟鱼可是绝不含糊。鲟鱼与钓者的抗争可是出了名的,它正在奋勇搏斗,渴望恢复自由。一连几个鲤鱼打挺,它跳跃的高度达到了几米。

到底是湖边长大的人,而且从小就是钓鱼能手,泰德岔开两腿,摆出了波澜不惊的架势,紧紧攥住鱼竿,放线给鲟鱼充分的自由。冷眼静观,耐心等候,待它终于折腾够了,再也跳跃不起来,只在水中做无谓挣扎时,泰德才一副大将风度,紧线遛鱼。整个局势,一直在泰德的绝对控制之下。

二十分钟后,鲟鱼终于败下阵来,从一条小龙变回成了一条大鱼。泰德用他的特殊钢鱼竿,还有能承受50磅大鱼的韧性鱼线,从从容容,一寸一寸,将这尾低头屈服了的鲟龙拉到了湖边。

用带柄渔网把它麻利地兜上岸来,泰德一把抓住了它的大尾巴。一掂,结结实实,身长个大,这条被擒物至少有30磅重。

其实,这条大鱼实际上是个小少年。作为淡水中最长寿、最庞大的鱼类,鲟鱼要长到十几岁,体重大约60磅以后,才可以生育后代,这也是它们在世界各地濒临灭绝的原因之一。当然,现在人类在帮助它们进行人工繁殖,但它们的前途还是不能预料。

泰德心里清楚得很,鲟鱼在五指湖区是受严格保护,绝对禁钓的,而且罚款将是天价。有那么一小会儿,他是想把这条鱼扔回水中放生的。

这条童子鱼在他的手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突出的眼目中带有一副哀求的神情。泰德发现它的皮肤并不像想像的坚硬,反而非常柔软。而且,它的肤色也不是通常的灰褐色,却是很独特的浅绿色。

不能放弃,放弃这个宝贝便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天底下不会再来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望四周没有人,他迅速把这条大鱼放进网中,扛着这个沉重的带柄渔网,一溜烟向家中跑去。

想起了《本草纲目》上对中华鲟的记载:“其脂与肉层层相间,肉色白,脂色黄如蜡,其脊骨及鼻,并鳍与鳃,皆脆软可食……其肉骨煮炙皆美。”

垂涎三尺,他一路上琢磨着该怎么为自己准备这条鱼。整条做不行,鱼太大了,再说他一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忍痛把它切开吧,他决定先享用它的脊背精肉,用油煎的方法吧,干脆利索,他可以在顷刻之中,完成一道在大陆价值上万美元的鲟鱼大餐。

终于回来了,身后的玻璃门还没有关好,他便急急忙忙地来到厨房。把鱼放下,拍着手掌,泰德庆幸这天是布朗夫妇周休的日子。

拿出了自小看家的本事,三下五除二,泰德麻利地把这条可怜的活鱼大卸了八块。不想丢弃任何可以享用的部位,他用塑料袋把它们分别冷冻了起来。

待他坐在餐桌上,有酒配菜。望着眼前镶金大盘上的罕见鱼肉,他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得意满足的男人。一不小心,他碰到了一直没有来得及摘下的幽香围巾,惆怅袭来,他一个人默默地举起香槟酒杯,哎!多么希望餐桌的对面,有夏娃小姐的出现。

“味道真是香极了!我能陪着你一起享用吗?”

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而来,把泰德吓得了个半死。他赶紧循声望去,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人,已经飞步来到了他的对面。

“对不起!先生。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夏娃。”伸出了纤细的右手,她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别害怕,我是原房主亨利的未婚妻,这里曾经是我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