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26章:训练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9/

六人乘坐沙漠袭击者,像是闲逛的游客在岛上的小路上缓缓而行,梅特约支队的训练场上两名带着红色拳击手套的老兵正在对打,围观的几个老兵手里握着几张大面额美元,看上去像是赌博的筹码。

“嗨,晚上好。”威廉跳下沙漠袭击者,问最近的老兵:“你们的德林队长在哪儿?”

几名梅特约的老兵警惕地看着他,之后悻悻地互相对视,他们的目光说明德林给他们下了不许和黑桃小组的冲突的命令。

“怎么,不欢迎客人吗?”吉娜又穿上了露背短裙,参军不是旅游,军装以外她只有两件衣服,内衣相对多一些。

一个老兵用拳击手套朝别墅的方向比划着“东边,第二栋别墅。”

“谢谢,我发现你有轻量级拳击冠军的潜质。”威廉说完朝别墅区走去。

沙漠袭击者继续前行,一路上库尼不停嘀咕:“头儿,你保证他们不会跟咱们动手,他们的机关枪比我的汗毛还多。”

“如果你闭上嘴,他们肯定会像迎接朋友一样款待我们。”威廉朝库尼挤了下眼睛。

威廉敲门时,附近别墅外的几名梅特约老兵都远远地围了上来。

“干什么?想打架吗?”库尼指着一名老兵,拍拍陶野说:“他,中国硬汉!”

“别胡闹。”陶野推开库尼的手,朝老兵们报以微笑。

一名光头老兵打开了门,愣了下不满地咧着嘴那天就是他和陶野蒙上眼睛,进行枪械比赛。

“怎么是你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威廉依旧保持微笑“我找德林队长。”

“他不在!”光头老兵关门时被威廉用脚硬生生顶住了门。

“干什么?”光头老兵充满敌意的声音响起后别墅里马上传出一阵嘈杂,围在外面的梅特约老兵也都跑了过来。

看到群殴近在眼前,库尼用手捅了捅吉娜,展示着自己发育不良的胸肌“美女,我会保护你。”

“保护好你自己吧。”吉娜活动着颈椎,发出一串清脆的响声。

这时赤身裸体的德林跑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身上全是白色泡沫“怎么回事?”

“黑桃小组的人找你。”光头老兵敞开了门。

“哈哈,中国硬汉!”德林一眼就认出了陶野,他伸开双臂上前拥抱,陶野的身上顿时沾满了白色的泡沫。德林对陶野的印象最深,那天的比赛中陶野是唯一对他表示友好的黑桃小组成员。

威廉靠在门框上笑着说:“还有我们,远道而来的客人。”

“你好,威廉教官!抱歉!快请进。”德林和威廉握了下手,看到吉娜连忙遮住了下体,朝别墅里跑去,军号般的大嗓门在别墅里回荡“我得换掉皇帝的新衣,你们这帮家伙,愣着干什么,招呼客人。”

光头老兵讪讪地把众人请进客厅,虽然别墅里的装修和家并不算奢华,但比黑桃小组的铁皮房可要强多了,库尼嘴里马上发出了妒忌的口哨声。

小岛上的别墅都是两层,德林这间也不例外,五六名梅特约老兵穿着训练背心站在过道上,他们刚从摆满枪支零件的桌子前,跳跃着蓝色火焰的壁炉前离开。雇佣兵的军营并不像正规部队要求那么严格,所以客厅里显得有些凌乱,墙壁上的飞镖靶,裸体女人的油画和客厅中央的轮盘赌具让房间里充满了雄性气息。

别墅里的老兵们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跟在威廉等人后面的老兵也走了进去,双方都是沉默不语,虽然黑桃小组名正言顺地打败了他们,但在他们心里始终认为是黑桃小组取代了他们,抢走了他们的执行任务的权力和佣金。

“欢迎各位。”德林容光焕发地从浴室走了出来,上身穿着军用背心,他朝光头老兵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去,拿点啤酒。”

光头老兵看了看威廉等人,撇着嘴没动。

“去呀。”德林用力给了他一拳,笑着对威廉耸耸肩“前天晚上聚了一次餐,冰箱里只剩下啤酒了,别介意。”

“谢谢。”威廉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德林“最近你们的训练量好像比以前减少了。”

德林苦笑着说:“梅特约支队解散是迟早的事,前一阵我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别的不说,我手下这几十号兄弟去留就是个大问题,兄弟们同生共死这么多年,要说分还真难。”

“我理解。”威廉诚恳地点点头,几乎每个佣兵都经历过和战友分别,那种痛楚就像用锤子把心砸得粉碎,很久都无法愈合。

“我得为上次的事情道歉。”德林的表情尴尬,用力搓着大手说:“事实证明一切,你们比我们优秀,听说你们上次的任务完成的很漂亮,干掉了六名黑水公司的佣兵。”

“有四名是被黑水挖走的梅特约老兵。”库尼嘴快,看到德林脸色铁青,连忙闭上了嘴。

德林用微显沉重的目光看着四周的老兵们说:“我们也想明白了,梅特约虽然解散了,黑桃小组还在,你们会延续梅特约的荣誉。我正准备给司令官打报告,请求解散梅特约,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做事却拿着佣金。我和兄弟们已经商量好了,无论留在军团还是去其他佣兵公司,绝不分开!”

威廉说:“这可不像梅特约队长说出的话,好像有点泄气。”

陶野等人看着威廉,沉默不语,他们不知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光头老兵抱着一大堆罐装啤酒走了过去,噼里啪啦丢在桌子上,德林拿过几罐啤酒分别丢给威廉和陶野“喝一杯吧,算是我们送行。”

“不!”威廉举起打开的啤酒,站起身环视着梅特约的老兵们“这杯酒不应该是送行的酒,是用来庆祝的。”

“庆祝?”德林眉头紧皱,觉得威廉好像在挖苦他们。

威廉说:“昨天我跟司令官阁下通了电话,希望保留梅特约支队的建制,做为黑桃小组的训练部队和第二梯队,如果不出意外,批文下周就会送达。”

梅特约的老兵们被突如其来的好消息惊呆了,客厅里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然了,让优秀的梅特约做陪练太委屈你们了。”威廉话没说完客厅里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热泪盈眶的老兵用紧紧拥抱在一起,接着抱起威廉高高抛了起来。

“噢,小心!”威廉被抛时距离吊灯就差几英寸。

更多的啤酒小山似的堆在了桌子上,老兵们和黑桃小组的成员闹成一团,纷纷用力摇晃啤酒,用喷出的白色啤酒沫互相嬉闹,还有几个老兵脱光了衣服楼上楼下的疯跑。

所有的隔阂和不愉快都在痛饮和欢庆中消失了,他们即将成为并肩作战的兄弟,为了捍卫共同荣誉而奋斗的战友。

这是属于男人的狂欢之夜。

梅特约支队是拥有光辉历史的部队,每名梅特约老兵都对这支部队具有深厚的感情,就像固执的老人不愿离开贫瘠的故乡,老兵无法接受因任务失败而解散的命运。

正如军团司令官所说,佣兵集团是商业化的军事机构,佣兵们是优秀人才,如今的世界人才流动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佣兵的使命是拿钱办事,谁给的钱多就给谁买命。梅特约的老兵却不是这样,他们希望和自己的兄弟战斗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永远用自己的枪口捍卫梅特约的荣誉,只要能保留梅特约的建制他们甘愿去做任何事情。德林不止一次地说过:“如果用我的肾脏可以换来完整的梅特约,那我再送一对眼珠子。”

梅特约老兵们的固执颠覆了陶野对佣兵原有的看法,他们不是没有情感的刽子手,他们有血有肉,像很多战士一样,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和荣誉感,冷酷无情那是他们在战场上对敌人的表现,其实这是对士兵基本的要求,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迟疑和懦弱都会让自己送命。

每个行业的都有害群之马,尖锐的媒体总会抓住那些败坏佣兵荣誉的家伙大做文章,结果让整个佣兵业在外人眼中都变得浑浊不堪。

想想库尼和菲尔德豪爽地答应为陶野垫付违约金,想想梅特约老兵们为保留梅特约所做的事,陶野忽然觉得庆幸,如果他选择了离开,那才是人生的一大憾事。

接下来的几天小岛上充满了欢笑和振奋人心的呐喊声,横亘在别墅区和悬崖基地那道无形的屏障消失了,梅特约的老兵和黑桃小组的成员像亲兄弟一样,训练在一起,吃饭在一起,就连睡觉都挤在一个房间,两个集体飞速融为了一体。

陶野仔细体会着岛上令人愉悦的气氛,落日妖艳,军靴整齐,他真切地感觉到这才是他熟悉的军营,他将付诸鲜血,实现梦想的军营。

一天清晨,德林带着十几名梅特约老兵来到了悬边基地。

“母鸡们,准备丛林对抗训练,不许穿作战服,不许携带枪支,除了老妈给你们的零件,不许带任何装备。”脸上抹着绿色油彩的威廉用力敲着铁皮门,刚开始午睡的陶野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天空,现在是正午12,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将是一天中最燥热的时间。

“嗨,中国硬汉。”德林走到门口,笑着和陶野打招呼。

“怎么,搞搏击对抗赛?”陶野丢过去一根中南海香烟,走过去寒暄。

德林望着岛上仅有的一片森林,小声说:“精神点,威廉这回下了血本。”

陶野朝森里方向张望,两家大型运输机飞速掠过森林上空,两吨重的水袋不断砸落。

威廉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为强者游戏做准备,非洲小国圣普属于热带雨林气候,进行屠杀游戏的森林又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随时都会有毒虫或者蟒蛇冲出来,所以威廉让梅特约的老兵们在岛上森林里布置了两天,尽量制造出和热带雨林相近的环境,洒水的大型运输机也是同样的目的,热带雨林24小时内极度潮湿。

参加强者游戏的参赛者不许携带枪械,威廉专门搞了这次搏击训练,为的就是让参加比赛的黑桃成员能够完好无损地生还。至于参加比赛的人选,威廉最初考虑的人选是菲尔德和陶野,他们是小组中搏击最出色的两个人,但陶野的情况特殊,他过剩的同情心和在战场上不应有的善良可能会让他永远留在那片弥漫着血腥的森林里。

陶野和欧阳铎在军事素质方面不比小组里其他人差,但缺乏实战经验,上次行动结束后威廉看到陶野的手指尖还在轻轻颤抖。参与强者游戏的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杀人连眼睫毛都不会动一下,派陶野参加也许会在残酷的环境中让他的对战经验快速提升,但威廉担心的是如果陶野出现了什么不测,那对于刚刚组建的黑桃小组来讲无疑于晴天霹雳。

梅特约支队的优秀传统中有一种被威廉视为首要条件,那就是执行任务零死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