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七章 半屏山战役 第八节 我们回家(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切断通信后,赵锐、周扬他们几个全都瞪着我,等着我拿注意。

“兄弟们,半屏山回不去了,高雄港登陆基地也回不去了,大家随便说说,看看咱们下一步往哪里去?”一时半会儿,我也一筹莫展。

“雷林这个狗日的,把我们丢到这里,现在让我们自生自灭,现在,我们一没弹药、二没水粮,坚持不了两天。”周扬愤愤地抱怨道:“执行了这么多次任务,这次是他妈的最窝囊。”

“老大,要不我们就在敌后打游击呢?坚持到B集群南下的那一天?”韩天宇试探地问。

“打游击不可行,按照现在的形势,别说B集群一时半会儿南下不了,他们自己在半屏山地区都是朝不保夕,因为我们杀伤了这么多联军飞行员,误杀了那么多伤病员和红十字协会的医护人员,天亮后,他们能不能顶得住联军方面疯狂的报复性进攻都很难说,我看,他们早晚会被挤回高雄港。”杨耀文判断说。

“连长,如果我们仅仅是游而不击呢?”田信从韩天宇的建议中得到了一些灵感。

我看了看田信充满企盼的眼神,笑了笑说:“游击战是我们老红军的传统,也是现代特种部队敌后的主要战法,但当前我们所处的形势根本不具备游击战的基本条件。”

我顿了顿,分析给他们听:“首先,我们是在敌后,但这个敌后不仅仅是指敌占区,而且还包括该地图平民对我们抱有极强敌意和对立情绪的因素,所以,别说韩天宇说的游击战,就连田信所说的游而不击这种作战方式,所赖以生存的情报和后勤支援得不到最基本的支持,更要命的是,我们连自己的行踪都很难隐藏,说难听点,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是来救人于水火的解放军,我看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比起在伊拉克的美国占领军,要恶劣得多得多!”

“其次,如果是一两个人,甚至是一个分队十来号人,或许还能够在这个山区里隐蔽,而我们是一个连队,七十多杆枪,活动痕迹太明显,一旦暴露,敌军势必不允许敌后有这么大的骚扰力量存在,到时候陆空一体,数十倍的敌人围追堵截肯定免不了。所以,我们没法在某一地区长期滞留,而只能靠我们的双腿做运动战。”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我们研究确立一个目的地,在短时间内能够到达安全区域。”说完,我看了看大家,明确否决了敌后游击的意见。

“那么化整为零呢?”周扬建议说:“按分队为单位,就粮于敌?这样或许能坚持得时间长一些。”

“这个主意要是一般的连队可以,但我们不行!”杨耀文在一旁说。

我们大家都看着他,等他的后文。

“你们想一想,雷林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去?”杨耀文眼睛露着寒光扫视了大家一圈,然后说:“关于我们袭击屏东机场的行动,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参与制定行动计划的领导知道,只要我们不出现,总部就可以一口咬死,是登陆前空降特种部队敌后游击所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一旦我们回去,B集群、甚至是统帅部到时势必要给联军、海牙法庭和联合国一个交代,到时候,那些亲美的所谓‘中立国’一会审,我们国家,以及我党我军声誉就会受到极坏的影响,在舆论方面也极其被动。”

“可我们是化整为零、分头行动,和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关系啊?”周扬反驳说。

“上面都不能接受我们回登陆场,大家想一想,是不是更不能接受我们这支队伍中,出现被俘或者集体投降的结果?如果我们化整为零,那就意味着组织弱化、不确定因素增多,所以,我坚决反对这个意见。”杨耀文斩钉截铁地说。

“他妈的,你是不是不信任兄弟们?”周扬猛站起来,冲动地走到杨耀文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恨恨地说:“你他们地给我说清楚,你说是我们海军陆战队还是他们空降兵的队伍里会出叛徒?”看他那冲动的样子,如果杨耀文不给出让他满意的答复,他还要动手。

我摆了摆手,赵锐和田信跑过去拽住周扬,把他们拉开。

“杨参谋说的有道理,把队伍化整为零是不可取的,我们自己把队伍解散了,没有统一的指挥,行动面积扩大,部队被发现或者俘虏的概率更大。”我冷冷地看着周扬说。

“他妈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雷林不要咱,游击打不了,还不能当俘虏!我看,我们大家一起拉光荣弹算了!不然就去投美军,总比坐在这儿纸上谈兵强!研究了半天,屁个结果都没搞出来。”周扬被赵锐按倒,坐在地上气鼓鼓地说。

“哥,你看这样行不行?”赵锐在周扬身后犹豫地看我说。

我点点头,示意他讲下去。

“既然雷林的B集群抛弃我们了,投降台独狗不仅我们不答应,兄弟们谁也不会答应,那咱们就向台湾西部海岸线运动,到了那里,搞一条船,沿着海岸去台北,直接投靠那个方向登陆的A集群或者C集群,怎么样?”

赵锐说完,大家眼睛都一亮,似乎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猛然间,从他的话中,我也找到了灵感,“这个主意理论上可行!不过你想过没有,沿海无论是敌控区还是我控区,都部署了大量兵力,整个海峡上空,双方的空军也正在激烈地争夺制空权,他们怎么会让我们大摇大摆地去台北?”

大家听了我的话,不仅又失望地低下头。

“不过,赵锐的前半部分计划还是可行的,向西部海岸运动,夺取船只,不过,接下来,我们不是去台北、也不是去高雄港!”

“那去哪?”大家都异口同声地问。

“我们回家!”我笑了笑说。

“回家?……”

一听到这话,大家立刻激动不已,田信和刘亚男甚至激动地有些颤抖起来。

“李拓连长,您是说我们渡海回大陆?”周扬将信将疑地确认。

“对,没错!到时候,整个渡海过程还要靠你们陆战队的多协助,毕竟海洋是你们的地盘!不过我们不直接回大陆,而是借道澎湖列岛!”我对着他说:“现在彭、金、马三岛不是被我们控制了吗?”。

这时,杨耀文在一旁有些犹豫地推了推我说:“李拓,你可要考虑清楚,你这么干的话,有没有私自脱离战场的嫌疑?”

“雷林让我们自行突围,而且不让我们回高雄,那除了大陆,还有哪里好突围的!”赵锐和田信他们一听到能回家,本来就兴奋不已,哪里还容许有人发表不同的意见,他们代替我把杨耀文的话打了回去。

但杨耀文不依不饶,继续说:“下面战士都无所谓,甚至包括我、周扬,还有赵副连长和排长们,你们毕竟不是决策者,到时候最多落个强行退役而已,但李拓你可要想清楚,私自脱离战场同逃离战场是一个罪,在战时,很可能不经过军事法庭,直接被枪毙!”

我抬起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枪毙很可怕吗?用我一条命,换兄弟们这么多条值了,我李拓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人。”

看着赵锐、田信他们都低下头,我怕他们因为顾虑到我,否决这个计划,于是笑着安慰他们说:“再说我们又不是回大陆,我们不是去澎湖岛吗?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整个东南沿海,都算是战区,我们怎么能算是脱离战场呢?”

“可雷林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希望我们在敌后自行了断,不要给敌人落证据和口实!”杨耀文继续说。

“杨耀文,我跟你说,我知道你觉悟高,但让我个人自戕可以,让我领着兄弟们去死,我办不到!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干这样的事!”我冷冷地看着他,继续斩钉截铁地说:“周扬、杨耀文,你们俩不是三连的人,也不是我们空降兵的人,现在我讲这番话不是作为这支分队的领导人,而是作为我身后三连这么多兄弟的兄长,我告诉你们,在战场上,让我带着我的兄弟们去赴汤蹈火,我李拓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如果谁要是为了让我们三连这样去背黑锅,这样稀里糊涂地去死,那么,我李拓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他们交给台湾人、甚至是美国人!所以,请你们不要再逼我!”

杨耀文和周扬在我怒目的注视下,都低下了头不再说什么了。赵锐、田信、刘亚男和韩天宇也没想到我会说这话,一时间震惊不已。

等他们都安静下来后,我接着说:“好了,我们接着说计划。我们这次的最终目标虽然是回大陆,但途中还有很多未知的困难,所以一路上一定要详细安排。而且关于渡海,我也有自己的考虑,既然总部不希望我的分队出现俘虏,所以,大家绑在一起,冒这么大的风险渡海,咱们要么全都安安全全回大陆,要么一起沉海底,隧了上峰的心愿!我的意思大家明白了吧?”

既然希望已经出现在大家眼前,那么,无论是多大的艰难险阻也再也阻挡不了大家回家的渴望,听了这话,大家都使劲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我和周扬分别拿出北斗导航系统,连续输了几遍密码,都发现接通不了系统,我们俩最后抬起头,相视苦笑一番。原来,我们终于发现雷林做事有多绝,他不仅切断了我们与各级指挥部的联系,而且还注销了我们北斗导航系统的用户权限。

最后没办法,我们只好按下了终端的自毁程序按钮,然后掏出指北针、地图、圆规和折尺在地图上作业。

“高雄港距离澎湖主岛76海里,折成公里数是……,是141公里。”周扬一边比划,一边轻声地计算:“我们现在的位置是骆驼山,李拓,我建议我们取道万丹,到小港抢船,然后去澎湖,你觉得怎么样?”

我看着周扬手指的地方,思考了一下说:“不行,小港地区是我军的备份登陆场,距离高雄港登陆基地太近!台军除了要防备我军高雄港方向海军陆战旅的突袭,还要抗击我们有可能发动的第二波登陆部队,在那里一定会布下重兵。所以别说抢船,就是进入东港地区的难度都很大!”

周扬点点头,示意我说的对。

“我看这样,我们取道万丹,接着向西南方向运动,在东港和林园之间的地区伺机夺船。”我指了指地图,然后说:“我之所以选取这一地点,主要是因为这一带地形破碎,不适合登陆,而且敌人即使有兵力驻守,因为那里的地形主要以山地为主,所以兵力展开不了,而且山区有利于我们迂回渗透。”

他们几个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接着说:“但选取这一地区也有不利因素,你们看,地图上等高线密集,而且落差极大!所以,根据地图显示,该地区临海位置大部分都是悬崖峭壁,所以,能否找到渡海用船只还很难说。”

“不管他,走一步算一步!”周扬说。

“好,那就这样,再犹豫什么计划都执行不了,就按这个计划执行!这次由韩天宇带九班在前方五百米处当尖兵,田信带四班、五班在主力后方五百米处尾随,主力按班序列,间隔百米前进,联络手段以步话机为主,受敌干扰改用灯光和旗语和人力通报。”

对于战斗行军,大家都很熟悉了,所以我只是简单地做了安排,韩天宇和田信就坚定地点头示意明白。

我看了看表,时针指示在凌晨两点半钟,于是接着说:“还有四个小时天亮,下去告诉兄弟们,今晚辛苦一下,我们抓紧晚上时间行军,白天休息!赵锐,你去统计一下剩余弹药存量和干粮的情况。”

“是!”赵锐跑了出去。

这时,周扬看着我说:“李拓连长,我们现在距离东港不到二十公里,为什么不急行军呢,我们争取三个小时到达目标区域,一个小时收集渡海船只,然后出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说:“呵呵,看来你们陆战队的兄弟们也是归心似箭啊?你让我大白天指挥一两条小船大摇大摆地渡海吗?”

周扬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咱们赶在天亮前到达东港和林园的交界处,寻找隐蔽所休息,白天派出侦察小组侦察沿海情况,晚上实施夺船和渡海行动!大家都明白了吗?”我最后说。

“很清楚!”“明白了!”

这时,赵锐跑回来,气喘吁吁地说:“弹药剩余量还行,除了爆破手的炸药用完以外,大部分兄弟都有两个基数以上的弹药,压缩干粮还够两顿正餐,省着点儿的话够四顿。”

“两个基数的弹药还是少了点,勉勉强强也就够两次战斗,我们大家行军过程中注意隐蔽,尽量不要同敌人发生冲突,遇到哨卡或者遭遇战的话,能绕就绕,能脱离就脱离,实在不行,就予以歼灭,从敌人那里补充弹药。另外,途中如果可能的话收集给养,不要错过,渡海的时候用得上!”我看着他们做最后的交代。

他们几个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我说:“上路,我们回家!”

“嗯!我们回家!”……

我们几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这时,杨耀文一下子按下跳频按钮,耳麦里顿时传来“滋”、“滋”的电流声。

“你这是……”

“李拓,我们的陆航大队过海峡没有?”杨耀文问。

“好像没有!”周扬直接回答他。

“从协调、批准、准备飞行、跨海需要多长时间?”杨耀文接着问。

“至少得四、五个小时吧!”我说。

“一般直升机接应突围部队是应该商定汇合点还是询问坐标?”杨耀文表情严肃地问。

我们几个面面相嘘,冷汗逐渐从我的脊背向下淌。

杨耀文取过地图,研究了半分钟,随后指了指距离我们两公里之外山头边的一片树林,我点了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后换频道重新接通了指挥部。

“‘后羿’,刚才是怎么回事?”

“哦!战斗中电台给摔了,有点接触不良!”我回答他说。

“你们的坐标在哪里?报战区栅格也可以!”参谋长有些不耐烦了。

“恩!B集群战术栅格E6位置,182号高地树林!”我报出了杨耀文指给我的地点。

“好的,原地待命,直升机很快就来!一定要原地待命,知道吗?”

“是!谢谢首长!”我回答他。

很快,指挥部那边关闭了电台,然后看着杨耀文的眼睛,想让他帮我把忧虑但又不愿意相信的形势说出来。

杨耀文顿了顿,正想说……

“小吴,你带海军的兄弟们去下边吧!周扬留下!”这么敏感的话题,我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

等士兵全都离开后,杨耀文就开始为我们分析形势:“刚才大家都听到了,指挥部那边让我们承担这次误伤非战斗人员的全部责任,大家觉得下一步他们会怎么干?”

“如果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把我们接回去是上策,到时最多也就是跟联军打打嘴仗而已!”周扬在一旁说。

“可现在的情况是,别说是撤咱们出去,连接应咱们突围的力量都没有!”杨耀文说。

“那就靠我们自己撤!”赵锐说。

“如果撤不出去呢?”杨耀文看着他说。

“全军覆没!”

“如果真的有被俘的兄弟呢?”杨耀文接着提示着他们。

“即使被俘了,我相信所有的兄弟都不会出卖自己的祖国,对于这一点我有信心。”我对着他说。

“你有信心,你觉得指挥部那帮人对我们有信心吗?”杨耀文苦笑着说。

“杨参谋,您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直说吧!”赵锐有些不耐烦了。

“根据我判断,这个行动计划是雷林和那个参谋长根据总部通报的情报而制定的,雷林那人跟我哥熟,我对他比较了解,敢作敢当,正面作战是员猛将,但让他做这种狠毒的计划,我看他做不来,所以,我想这个计划从构想到细化主要还是那位参谋长,所以根据各方面的利益来判断,目前急于推卸责任,主要还是那位参谋长。”杨耀文仔细地分析各种关系。

“那这根我们有什么关系?”赵锐问。

“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我怀疑这个参谋长会乘雷林不在指挥部,除掉我们灭口……”一字一句从杨耀文的嘴里嘣了出来。

“放屁!我不信!”韩天宇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杨耀文对形势的判断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指挥部会来这么一手,我想,即使是杨耀文,他也不愿意相信。

(盗贴可耻,铁血首发: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崛起之路》书友群73153118,欢迎书友参与交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