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四章:君请入瓮(三)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2 3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你确定这不是一场演习?”游弋于乌拉圭近海之上的巴西海军“圣保罗”号常规动力航母之上,负责指挥整个“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的巴西海军少将克拉罗惊讶的注视着眼前情报官惊异的反问道。“不是演习!阿根廷的坦克已经用履带丈量了乌拉圭1/3的领土。”显然在自己的长官一样,站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你确定这不是一场演习?”游弋于乌拉圭近海之上的巴西海军“圣保罗”号常规动力航母之上,负责指挥整个“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的巴西海军少将克拉罗惊讶的注视着眼前情报官惊异的反问道。“不是演习!阿根廷的坦克已经用履带丈量了乌拉圭1/3的领土。”显然在自己的长官一样,站在克拉罗少将面前的情报官也同样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战争。

“命令舰队立即进入一级战备,对地攻击机群准备升空,召集海军陆战队员……等等!国防部方面有什么指示吗?”作为军人克拉罗少将并不畏惧战争,毕竟他的舰队部署在这一海域其目的就是为有效的吓阻阿根廷的军事冒险。当然和大多数巴西军人一样,克拉罗少将一直都不敢相信阿根廷人真的敢干。但是战争竟然来了,那么兵戎相见便早已在情理之中了。何况巴西陆军的第一特战营事实上已经介入到这场战争之中了。不过同样作为军人,克拉罗少将必须服从,巴西国防力量所有的军种甚至民航都要接受巴西国防部的管辖。

在巴西国防部除了管理全国军事力量之外,民航系统也在其管辖范围之列。巴西的航空业发达,各个大中城市均有机场,航空运输在交通领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国防部则通过隶属于自己的三大机构对其进行管理。具体做法是,通过民航委员会来制定相关法律和政策,通过机场基础设施公司这一国有企业管理各大机场,通过国家民航局来规范和监管一切民航活动。不过不管怎么说民航管理对于巴西的国防部长来说是不小的难题,因此从2004年到现在,已有两位部长因为民航问题离开巴西国防部。其中81岁的瓦尔迪尔,皮雷斯仅仅执掌巴西国防部16个月便由于在巴西圣保罗孔戈尼亚斯机场发生一架A320客机在降落时滑出跑道,造成199人死亡的空难事故而刚刚被解除了职务。

比起皮雷斯来,新任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显然“年轻”多了。他现年61岁,1968年毕业于巴西南大河州联邦大学法律系,之后做过25年的律师,上世纪80年代末步入巴西政坛,一直以来都在司法领域就职,并两次担任巴西最高联邦法院院长。虽然在巴西政坛,若宾一直被看作是一个逻辑严密、特点突出且喜欢挑战的人物。在两次担任最高法院院长期间,若宾也赢得了政府利益捍卫者的名声。而在就职仪式上,这位新防长立场鲜明地表示,民航管理机构一定会在近期内做出深层次调整,相关法律也会尽快得到修改。不过,翻遍履历,若宾从来没有和军事领域有过接触,可以说这位新防长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人”。

“仅从国防部长的任命来看,我们就不难认定巴西总统卢拉并没有争雄南美的野心和魄力。巴西虽然拥有一支貌似强大的军队,但事实上却早已沦为了国防的象征力量和国内治安部门了。作为一个法律界人士,巴西新一任国防部长若宾根本没有足够的战争经验和战略思想。阿根廷军队一旦行动,巴西政府必然会首先陷入内部的混乱之中。”中国人民国防军“十三翼将”之中的“影傀”戚度的判断早已透过“持节”花宁平的口传达了阿根廷军政府领导人—胡安.卡洛斯的耳中,坚定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放手一搏的决定。

“阿根廷对乌拉圭发动入侵的情况,我们已经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国防部。但是到目前为止国防部还没有给出任何命令或意见。”面对着克拉罗少将的质疑,站在他面前的情报官此刻也惟有报以苦笑。“该死的,不知道他们还在犹豫什么?!在目前的形势之下,战机可以稍纵即逝的啊!不管这些了,先命令‘圣保罗’号上的VF-1舰载攻击机中队先起飞升空吧!毕竟我们目前已经在战争边缘了。”虽然还没有得到国防部的正式授权,但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克拉罗少将必须要求自己的舰队进入战备状态。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巴西海军航空兵只装备了6架S—2A/E型“追踪者”舰载反潜巡逻机和数量有限的直升机。巴西国家军政高层长期以来似乎都被第三帝国的戈林元帅灵魂附体了,他们也固执的认为固定翼战斗机只能归属于空军。因此,在“米纳斯.吉拉斯”号服役的41年里,并没有搭载过固定翼战斗/攻击机。直到1998年4月,巴西政府才从20世纪90年代的几次局部战争中姗姗来迟的意识到固定翼战斗机在海军航空兵中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并同意为巴西海军航空兵装备固定翼作战飞机,在作出这一决定仅三周后,巴西就同科威特签定了从该国空军购买23架A—4KU“天鹰”轻型攻击机的合同。这批战机是美国麦道公司在1978年生产的最后一批“天鹰”轻型攻击机,在运低巴西后,根据巴西海军的规定,它们被重新命名为AF—1(单座型)和AF—1A(双座型),编入巴西海军第1截击攻击机中队(VF—1中队)

“圣保罗”号服役后,作为巴西海军新的舰队核心,对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一支固定翼舰载航空兵力量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2001年7月,由巴西海军飞行员驾驶的“天鹰”舰载攻击机第一次成功地降落在“圣保罗”号的甲板上。显然这对于巴西海军具有历史性的重要意义。到2002年9月,在“圣保罗”号进行第5次为期两周的海上巡逻训练期间,能够驾驶喷气式战斗机在舰上起降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8人。

巴西海军的第一批“天鹰”轻型攻击机飞行员都来自直升飞机中队。他们首先被派往乌拉圭和阿根廷,在那里驾驶T—34初级教练机完成基础训练,之后在美国海军位于密西西比州的梅里蒂安航空站与美国海军第7教练机中队一起,驾驶T—45“苍鹰”教练机进行舰载机的起飞和着舰训练。回国后,这些飞行员在“圣保罗”号完成第一次巡逻后的一年半时间内,又紧张地进行了驾驶“天鹰”轻型攻击机在舰上起降训练。当VF—1中队的飞行员都掌握了在中型航母上起降的技术要领后,该中队才开始在“圣保罗”号上部署。

随着此刻2架巴西海军航空兵的双座型AF—1A舰载战斗机在航空舰桥的引导之下分别滑向倾斜甲板和位于战舰首部的飞行甲板,等待着借助着老旧的BS5型蒸汽弹射器再度翱翔蓝天。而在岛型舰桥后部的飞行甲板之上,1个连的巴西海军陆战队的突击队员正在忙碌的检查着各自的装备。在他们的前方,1架法制UH-14“超级美洲豹”型军用直升机正通过位于航母右舷长16米,宽11米的升降机被送上飞行甲板。而就在“圣保罗”号航母左侧远方的海面之上,巴西海军老旧的直升机航母“米纳斯.吉拉斯”号上更多的巴西海军陆战队士兵已经开始分批登机了。毕竟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除了有着巴西的国家利益更有着他们的巴西陆军第一特战营的战友。

如果巴西利亚决定介入阿根廷与乌拉圭之间的这场战争,那么由“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上起飞的巴西海军陆战队的1个突击营将成为巴西军队海上“左勾拳”的前锋,在48小时之内,巴西海军另一支两栖登陆舰队将抵达战场。由英国海军退役的无恐级两栖船坞登陆舰“加里福德爵士”号将与2艘巴西海军“托马斯顿”级船坞登陆舰协同行动,向控制着乌拉圭东部沿海的登陆场的巴西海军陆战队投送重型装备。虽然是“托马斯顿”级船坞登陆舰美国海军于20世纪50年代由商船改建而来,航速只有11节,而且服役期横跨了半个世纪,整体性能落后,与两栖舰队整体协调产生极大困堆。但是从英国皇家海军“转会”来的马岛战争“功臣”— “无恐”级两栖船坞登陆舰“加里福德爵士”号却是正值壮年。

“无恐”级两栖船坞登陆舰属于二战后设计的第二代两栖船坞登陆舰,其船坞设在舰尾,当向船坞注水后,可打开坞门收放登陆艇。舰中部设有坦克车辆舱。该级舰满载排水量12120吨,航速21节,续航力5000海里/20节。“无恐”级登陆舰可搭载380人—400人(超载时可达1000人),以及15辆主战坦克、7辆3吨卡车、1辆20吨卡车。与“托马斯顿”级相比,“无恐”级的优势主要在于垂直投送能力和大型登陆载具运载能力,而这正是巴西海军两栖战力所需要的,船坞内可载4艘MK9型通用登陆艇,在上层建筑两侧的吊艇架上还可吊载4艘车辆人员登陆艇。此外,在甲板上最多可停放4架“海王”HC—4直升机。也就是巴西海军可以在48小时之内向阿根廷陆军的侧后再多投送1个团的兵力。

“4架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的FBC—1A型战斗轰炸机高速接近中……。”就在克拉罗少将焦急的等待着来自巴西利亚介入乌拉圭战争的决定之时。“圣保罗”号上的作战数据系统却突然传来了巴西空军的EMB-145型预警机传递来来的危险信号。“看来阿根廷人按耐不住了,命令VF—1中队所有战斗机全部升空作拦截准备。”显然在这个危险的距离之内,阿根廷和巴西的军人都担心会遭到对方的突袭,因此先发制人便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阿根廷海军航空兵摧毁智利海军的麦哲伦海峡战役已经足以令来自中国的FBC—1A型“飞豹”战斗轰炸机成为威胁的代名词。此刻它们的出现无疑令克拉罗少将神经高度紧绷。

巴西研发预警机的目的是为了监控亚马逊。世界第一大河亚马逊河全长6751公里,其中9/10流经巴西。巴西的亚马逊地区面积达520万平方公里,占巴西国土总面积的61%。由于这里山深林密,地广人稀,盗伐林木和滥采矿业资源现象十分严重,更严重的是这里成了国际制贩毒集团和反政府武装组织活动的天堂。巴西政府一直为无法掌握这里复杂的情况而头痛。20世纪80年代初,巴西政府制订了“亚马逊侦察项目计划”(SIPAM),决定在亚马逊地区建立一个多层次的监控系统,以应对热带丛林屏障掩护下的非法武装、毒品贸易等各种现实的或潜在的威胁。这个计划的主要项目便是研发一种适于亚马逊地区活动的空中预警机。

最初的预警机设计方案是用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研发的EMB-120支线客机作空中平台,再装置瑞典研发的“爱立眼”机载预警雷达系统,亦即成为用EMB-120作空中平台的“百眼巨人”。巴西空军否定了这个方案。巴空军不希望发展只能完成侦察预警任务的预警机,而要为“百眼巨人”配上聪明的“大脑”——既能预警又能承担指挥控制任务的空中预警与指挥控制系统。这样,EMB-120的机体就显得过小。其30座的机舱无论如何装不下庞大的雷达预警和指挥控制设备。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又不愿让外国飞机获得这个项目,便大下功夫对EMB-120进行改进,终于在1995年研制出了50座的EMB-145支线客机。1997年,瑞典爱立信公司正式成为巴西SIPAM计划机载雷达预警系统的承包商。爱立信公司按巴方要求提供了5套“爱立眼”型机载预警雷达、1套机载指挥控制系统以及敌我识别系统。这是爱立信公司第一笔机载预警雷达系统订单,有力拉动了“爱立眼”雷达系统技术升级。2003年12月12日,巴西空军总共装备了5架EMB-145SA预警机,标志着巴西空军组建预警机部队的任务全部完成。

“爱立眼”机载雷达系统与EMB-145飞机搭配被国际评论家视为非常完美的组合。“爱立眼”机载预警雷达是这个组合的核心。EMB-145预警机系统不像美国E-2“鹰眼”预警机那样过于庞大和沉重,因而能在快速布设的机动基地或临时机场起降。“爱立眼”预警雷达系统也不像“鹰眼”预警雷达那样只在海上表现好在陆上表现糟。“爱立眼”预警雷达系统自出世以来多次改进,尤其是巴西提出指标要求后,更促使“爱立眼”系统得到一次大的技术升级。

“好在阿根廷人没有采用低空突防的模式……。”面对着逐次弹射升空的AF—1舰载战斗机,克拉罗少将多少有些庆幸。巴西海军虽然获得了象“圣保罗”号这样的中型航母,但是由于没有装备诸如美国海的E-2系列“鹰眼”舰载预警机或俄罗斯海军的卡—31型舰载预警直升机,因此海军航母战斗群的远程雷达预警更多的时候只能依靠空军和舰载雷达。虽然EMB-145型预警机接到起飞指令后7分钟便可升空工作,5分钟便能爬升到万米高空。它采用的PS-890型“爱立眼”电子扫描阵列相控阵雷达,综合性能也非常优异,可以在8000米高度巡航时可探测到500公里远处如战斗机般大小的空中目标。还可以互联预警网络的一个关键节点,可发挥通信中枢的作用。但是和智利空军所装备的“费尔康”型大型预警机,其不具备360度全角扫描能力。同时也无法长时间的伴随舰队行动。而由于雷达哨舰由于地球曲度的影响事实上也无法发现采取超低空突防的敌军战机。因此如果阿根廷人采取麦哲伦海峡上空的战术,克拉罗少将相信自己并不会比自己的智利同行—鲁道夫.戈迪亚中将幸运多少。不过此刻克拉罗少将还是对自己的舰队充满了信心。毕竟A—4“天鹰”轻型攻击机凭借数量上的优势依旧可以压倒阿根廷人。

“将军阁下……。”但就在克拉罗少将信心满满的注视着己方弹射起飞的A—4“天鹰”轻型攻击机群逐渐接近目标之时,卫星通信系统之中却终于传来了巴西利亚的声音。通过通信卫星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直接向克拉罗少将下达了总统的命令:“未经允许不得主动攻击阿根廷军队的任何目标……。”“这等于自杀……,要知道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的战斗轰炸机已经出现在了我们舰队的附近。一旦他们发起攻击,我们的舰队必然将遭遇毁灭性的打击。”克拉罗少将无法显然接受这一束手待毙的命令。

“执行命令,我的将军。”通过通讯频道内尔松.若宾只能无奈的回答道。“难道要等阿根廷人的导弹脱离了发射架,我们才能准许开火吗?”克拉罗少将努力说服着自己的上司。虽然在移交给巴西海军之前,法国海军的“克莱蒙梭”级中型航母拥有一定的防空自卫能力,装有2座汤姆森-CSF“响尾蛇”八联装舰对空导弹发射装置,每个弹库装18枚导弹,雷达和红外制导,射程13公里,速度2.4Ma,战斗部重14ks。虽然在80年代中期的现代化改造中拆掉了4门100毫米炮,但是装上4座“西北风”舰空导弹。可以说是初步构建起了中程、近程两道防空火力网。但是在出售给巴西海军之后,这些武器系统都被悉数拆除。目前“圣保罗”号上仅有2座MBDA公司研制的"信天翁-蝮蛇"海上防空系统和2门40毫米的“博福斯”型高射炮,显然无力抵御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混合超饱和攻击”。虽然“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外围的护航舰艇不少。但是无论是“格林哈希”级导弹护卫舰上的英制造六联装“海狼”舰空导弹还是“尼泰罗伊”级导弹护卫舰上8联装“海麻雀”舰空导弹事实都只能满足20世纪70年代拦截亚音速大型反舰导弹的“点防御”要求。对于中国出售给阿根廷的C—802和C—301型反舰导弹都无可奈何。

“那你以为挂载着老式的AIM—9‘响尾蛇’型空对空导弹的‘天鹰’真的可以拦截住中国的‘飞豹’吗?”对于克拉罗少将的坚持,内尔松.若宾只能遗憾的要求他面对现实。“舰队两翼出现多达4个以上的危险声纳信号。”而情报官的惊呼,似乎更成为了巴西国防部长此刻无奈的最好注脚。“阿根廷人的潜艇?他们什么时候……?”克拉罗少将面对着突然出现在距离自己的舰队不过数海里之内的威胁,同样被惊出了一声冷汗。

虽然“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之中仅部署了1艘专职反潜作战的“帕拉”号(原美国海军“加西亚”级“戴维森”号)反潜护卫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巴西海军忽视了来自水下的威胁。毕竟在“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之中还有2艘“图比”级(德国209-1400型)常规动力潜艇—“塔默伊奥”号和“提姆比拉”号。这两艘来自德国的海狼后裔即便谈不上水下尖兵,却至少也可以成为舰队的声纳哨舰。但是此刻阿根廷海军的潜艇却直到数海里的距离才用大范围的水下机动来主动暴露自己,才吸引了巴西海军的注意。“布宜诺斯艾利斯秘密向中国方面订购了8艘最新型的‘元’级改进型常规动力潜艇,这些潜艇和海军航空兵的战斗轰炸机协同作战,这可是中国人用来克制美国海军‘尼米兹’航母战斗群的手段啊!你认为你的舰队有机会逃脱吗?”内尔松.若宾也是刚刚获得了中国向阿根廷出售“元”级改进型常规动力潜艇的情报,此刻这种中国版“水下黑洞”的恐怖便已经昭然的表现了出来。

“我们现在无力与阿根廷一战,无论是在海上还是……。总之现在立即撤出乌拉圭近海吧!”即便是无线电通讯之中,内尔松.若宾的虚弱也是那么的明显。而在“圣保罗”号的DRBV-23B型对空搜索雷达之上,一场无声空中角逐依旧好在继续。虽然已经到了服役的极限,但是A—4“天鹰”轻型攻击机还是一种相当容易操纵的飞机,飞行员可随意操纵以达成作战要求而不必担心结构载荷过重,而高推重比及低翼载可提供极佳的操控性能。而在后期改进型纷纷加装各式新型电子设备足以弥补这种战斗机基本的缺憾。因此巴西海军在采购之初,依旧相信A—4KU“天鹰”轻型攻击机足以压倒南美洲的主要对手。但是此刻这些看似机动性优异的战机却被中国制造的FBC—1A型“飞豹”战斗轰炸机轻松的压制着,双方飞行员斗志斗勇的空中较量宛如一场雄鹰追逐麻雀的嬉戏。而就在巴西海军接到撤退命令的同时,来自水下的多个危险声纳信号竟也在刹那之间消失无踪了,一切就如同一场不真实的噩梦一般。4架阿根廷海军航空兵FBC—1A型“飞豹”战斗轰炸机最终低空掠过巴西海军“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的上空,南美两强之间雌雄已分。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