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四章 4

zhenaisusu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5/


湘江之战,据说那一役死了几万红军,可我竟然没有死。我的身体像一片羽毛在黑暗的天地间飘飞。我醒过来时,躺在一张床上,我看到一张女人菜色的脸。我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左边的大腿钻心的疼痛。我挣扎着想坐起,女人按住了我:“你好好躺着吧,别动!”

我的耳边似乎还响着枪炮声,眼前一片血光。

女人又说:“你终于醒过来了,我们以为你会死的。”

我喃喃地说:“我还活着?我在哪里?你是谁?”

女人轻轻地说:“你没有死,可你差点死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你一直在说胡话,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在我们家里,是我爹在河滩上救了你,他当时以为你是具死尸,河滩上好多从上游漂下来的尸体,都被江水泡烂了。你要是不动一下,我爹就不可能救你。他发现你还活着,就把你背回家了。我叫秋兰。”

她正说着,从外屋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清瘦的老者。

秋兰转过脸,欣喜地说:“爹,他醒了。”

老者走到床前,面无表情地说:“醒了就好,你命大呀!有多少人没有逃过这一劫,看到江面上漂满的尸体,我的心冰冷冰冷的哇,这打的什么鬼仗哟,造孽呀!”

我沙哑着嗓子说:“大爷,多谢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老者还是面无表情地说:“好好养伤吧,不必说好听的话,活着就好。”

接着,老者转过身,对秋兰说:“去厨房看看药熬好没有,倒给这位壮士喝吧。”

秋兰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顿时,我感受到了温暖的人间气息,久违的人间气息,仿佛秋兰是我的妹子,老者是我爹。想起张宗福以及那些死在湘江边上的人,我是多么的幸运呀,他们却永远体味不到温暖淳朴的人间气息了,他们的魂魄是不是还在那散不尽的血雨腥风中呼号?我长长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疲惫的眼睛。

老者说:“叹什么气呀,活着应该高兴才是,那么多人死你,偏偏你还活着,你的祖先积了德呀!好了,你好好躺着吧,我去给你找个郎中来,看看你腿上的伤,都化脓了。”

不知过了多久,老者领来了另外一个老者。那时秋兰用勺子给我嘴巴里喂红薯汤。老者对我说,另外一个老者是当地很有名字的郎中。老郎中低着头,看了看我的伤口,并且用手指按了按伤口周围的皮肤,神色凝重。接着,他又给我把了把脉,然后把老者叫了出去,我不知道郎中和老者在说什么。他们出去后,秋兰继续给我喂红薯汤,秋兰边喂边说:“大哥你放心,老人家是我们这一带口碑最好的郎中,他会想办法治好你的伤的。”

郎中走了,老者对秋兰交代了几句,也出门去了。天擦黑了,老者才回来。他带回来了很多草药,也许是郎中交代他去山上采的。老者把一部份草药放在锅里熬成汤水,一部分草药用洗干净的石头捣成烂糊状。准备就绪后,老者就用滚烫的中药汤水给我洗伤口,秋兰点着油灯给他打下手。

我痛得浑身冒汗,牙咬得嘎嘎作响,就是没有叫出来。

秋兰不不忍心看我痛苦的样子,就安慰我说:“大哥,你忍住哟,很快就会好的。”

我看到秋兰的眼睛湿湿的。

老者没有吭气,饱经风霜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给我洗完伤口后,就把捣烂的草药敷在了伤口上面,用破布条包上。草药敷上去后,火辣辣疼痛的伤口清凉了许多。做完这一切,他就默默地出去了。秋兰说:“大哥,你好好歇息吧,有什么事情叫一声,我就在隔壁房间。”

我说:“辛苦你了,秋兰,你们也早点歇息吧,放心,我忍得住的!”

秋兰笑笑:“我相信,你是条汉子!”

我第一次看到秋兰的笑容,就像看到阴霾的天空中露出的一缕阳光。

后来我才知道,郎中给我看完病后,觉得特别的为难,他从来没有治疗过枪伤,而且子弹深深地嵌进肉里,他也不知道伤着骨头没有,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把子弹取出来。于是,他就把我死马当活马医,开了些草药的方子,让老者去处理。

那个老者叫冯三同,他一直在湘江边上打渔为生。

我和这对父女的缘分将如何继续?前路还有什么风险和磨难在等着我?在那个晚上,我一无所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