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四章 3

zhenaisusu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5/


白军共25个师近30万人,前堵后追,并利用湘江作屏障,在江边修筑碉堡,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潇水以西地区。

如果中央红军扔掉那些从苏区带出来的沉重的物资,轻装前进,也许能够尽早地抢在白军主力到达之前渡过湘江,可那沉重的物资拖累了红军前进的脚步,在崎岖的山道上行走,有时一天只能走20多公里的路程。这就使敌主力薛岳、吴奇伟纵队赢得了追击的时间,而红军则错过了时机,进入数十万敌军预设的伏击圈。幸亏桂系军阀因怕我军逼近桂林或深入其腹地,使蒋介石有借口派兵进入广西,便下令将兴安、全州的堵截部队主力撤到龙虎关、恭城一线,加强桂林方面的防御。白军在湘江的防线就露出了一段空隙,为红军所乘。红军先头部队渡过湘江,迅速控制全州脚山铺至界首间30公里的湘江两岸渡口,并与兄弟部队在左右两翼掩护中央纵队渡江。国民党军分别由全州、恭城向红军猛扑,战事之猛烈前所未有。

我死也不会忘记那个叫古岭头的地方,上级命令我们团死守这个地方,阻击白军的疯狂进攻。

湘江水沉缓地流动,河水的声音像是在悲鸣。

战斗是在晚上打响的。

深夜,我们发现了许多手电的光束,大批的白军部队在前方的江边往我们古岭头阵地移动。很快地,双方在黑暗中接上了火,枪炮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把湘江的流水声都淹没了。

老虎营永远是守住最重要的阵地,打退了白军的一次又一次猛扑。打到天亮时,我连已经损兵大半,排长吴有才战死。我看到他的半个头都被炸烂了。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血腥味,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变成了人间地狱。敌人又一次退下去后,阵地出现了短暂的宁静,我听见了湘江的流水声,我的目光朝江面上望去,江面上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尸体,江水被血染得通红。

我突然想起了上官雄,便大声地喊:“阿雄,阿雄——”

上官雄从死人堆里探出头:“我在——”

看到他还活着,我沉重的内心有了一丝欣慰。

我的目光在阵地上寻找另外一个人,那是张宗福,我看到了他,他坐在那里抽烟,我朝他跑过去:“营长,你没事吧?”

他看了我一眼:“我能有什么事?放心吧,阎罗王不会轻易收我的!”

我说:“营长,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撤出战斗渡江啊?这样打下去,非打光了不可!”

张宗福吐了口烟雾说:“没有接到命令,等着吧!打光又怎么样,在没有接到命令前,不能撤!”

我们正说着,白军又发动了进攻,而且人越来越多。

我们都杀红了眼,拼命抵抗。

江边那里,白军已经撕破了一个口子,那是三营的防区,团长带了一个连的兵力扑过去增援,企图把那个口子堵上,界首渡口中央纵队正在通过浮桥,如果让白军冲过去,那将是什么后果?团长冲在最前面,那个口子堵上了,他却中弹身亡,他的身上被击中十几处。

副团长接替了他团长的职务,指挥作战。打到下午时,副团长也在抢夺一个阵地时饮弹身亡。一天之内,两个团长牺牲,这样的事情多么罕见!我们老虎营的阵地多次被白军占领,张宗福带着全营官兵一次一次地把它夺回来。到第四天早上,我们全营只剩下了几十号人。

我们接到撤离的命令。

可敌人还死死地咬住我们。

此时张宗福身上多处受上,头上和胳臂上缠满了绷带。

他对我说:“麻子,你挑些人和我一起留下来,掩护兄弟们走!”

我就挑了十来个人留了下来,阻击着敌人。

张宗福把上官雄叫到了面前:“阿雄,现在,除了我和麻子,你是全营的最高指挥官了,你带着兄弟们赶快撤,你现在就是老虎营的营长,千万不要让我们老虎营这面旗倒下去!”

上官雄瞪着眼睛说:“营长,你带弟兄们撤,我和土狗他们掩护你们!”

张宗福吼叫道:“这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讨价还价!快带弟兄们撤,否则就一个人也走不了了!”

上官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那一眼意味着什么,那复杂的眼神永远留在了我染血的记忆里。

我管不了许多了,也冲他吼道:“阿雄,你赶快带兄弟们撤,否则就真的来不及了,敌人又压上来了!”

张宗福掏出了一支用红布包着的东西,递给了上官雄,笑着说:“阿雄,我知道你喜欢这玩意,现在归还给你,做个纪念吧!我也很喜欢它,可它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就是当初上官雄从郭大鸣手中缴获的那支勃朗宁手枪。

上官雄含着泪接过那支勃朗宁手枪后,张宗福朝他大吼:“阿雄,快带弟兄们走哇!”

上官雄颤抖地说:“营长,土狗,弟兄们,我们在前面等着你们!”

说完,他就带着那些战士撤出了阵地,和其他营剩下的为数不多了的官兵们汇集在一起,朝界首方向奔去。

我们把所有的弹药集中在一起,开始了最后的抵抗。

我们的抵抗不堪一击,可是我们还是赢得了那么一点宝贵的时间,让上官雄他们撤离了。当时,我们留下来的人都抱着赴死的心理准备,所以我们面对死亡,没有一丝恐惧,我的恐惧是后来梦中的事情,我压根就没有准备活着离开。战士们相继战死,我和张宗福最后退到了江边,躲在一颗大石头后面继续抵抗。

白军士兵密密麻麻地朝我们包围过来。

张宗福浑身是血。

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背靠在石头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每喘一口气,嘴巴里就冒出一口血。

他艰难地朝我做了个手势,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有话要对我说,我把耳朵凑近了他的耳朵,听见了他微弱的声音:“麻子,你……你恨我吗,是我,我让你留下来的,让你……你和我一起死——”

我哽咽着说:“营长,我不恨你,真的不恨你!能够和你兄弟一场,我死也值了!”

他又说:“麻子……你知道吗,你的枪法没我好,没有……我……我,不是吹……吹牛的——”

他还没有说完,一大口鲜血喷在了我耳朵上,就咽了气。

这时我才发现,张宗福的肚子被弹片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都流出来了。

我吼叫着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然后提着我师傅胡三德亲手给我打造的鬼头刀,站在那里,我本想冲入朝我围拢过来的白军士兵的,可我左边大腿中了一枪,已经跑不动了。那把鬼头刀的刀刃上布满了缺口,我已经记不起来,有多少人的血喂了这把刀。

一个白军军官说:“捉活的!”

他们就没有朝我开枪。

他们渐渐地逼近我。

我死也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如果那样,生不如死!

我突然大叫了一声,把手中的鬼头刀朝他们扔过去,然后猛地转过身跳进了血红的湘江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