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5/


1



我记忆深处有一条大江,那条大江里流的不是水,全是血。我经常梦见自己泡在那血水里,粘稠的血水让我无法动弹,让我窒息。那条流着血水的大江阻隔了我的去路,我的生命有了一种断裂感。

那条江就是湘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