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皇妃 [第二卷]金杯潋滟晓寒妆 第二章

zhenaisusu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size][/URL] 桃花香蕊入帘里,素腕灼灼轻红惹衣香,残枝掠鬓桃瓣逐水流。 我站在屋前的桃花林,望经风吹散的桃瓣,原来我在兰溪镇已经待了整整有一年又五个月了,我踩着纷铺于地的残瓣走过小径,芬芳扑鼻。   我合起双掌接着不停掉落的桃花,接了满满一掌心,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充实感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3/


桃花香蕊入帘里,素腕灼灼轻红惹衣香,残枝掠鬓桃瓣逐水流。

我站在屋前的桃花林,望经风吹散的桃瓣,原来我在兰溪镇已经待了整整有一年又五个月了,我踩着纷铺于地的残瓣走过小径,芬芳扑鼻。

我合起双掌接着不停掉落的桃花,接了满满一掌心,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充实感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我低头浅吟,望着手中粉嫩欲娇的花瓣,出神许久,当我回过神时,却不知我到底想了些什么。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低沉阴郁的声音依旧冷淡如冰,却多了一份沧桑之感。我回头望着一身黑锦丝缎长袍随风而舞的韩冥,眼中闪过惊讶之色,我记得他每个月才来一次,而这个月这却是第二次。

他立于我面前,从树梢摘下一瓣桃花,别于我侧鬓说:“你瞧,依旧是人面桃花。”他勾勾嘴角算是笑吧,却惹来我一眼恼怒之色。

将鬓侧的桃花取下后紧紧地握于手中,“你来这儿只为取笑我的?”口气有些生硬尴尬。

“我是说真的,确实很美。”他很认真地向我点头,想用他的目光来证明他没有说谎,我别过头没去看他,只是眺望远方之渺茫一片。“说吧,你这次来做什么?”

“我要成亲了。”他的声音中隐约带着一丝自嘲,“皇上赐婚,灵月公主。”

“皇上……”我将“皇上”二字低吟一声,然后淡笑,现在的皇上已经是亓宣帝纳兰祈佑,他于半年前即位。真的好快,他都已经当上皇帝了。“成亲是好事。”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树枝被折断的声音,清脆无比。我回首望着他手中那枝被折断的残枝,原来他发怒了。我轻轻一笑,“灵月公主只是脾气差了点,其他都挺好。”我见他捏住残枝的关节已经开始泛白,难道娶她真有那么痛苦吗?

“是,她哪都好,但是我不喜欢她。”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残枝,残枝倏然滑落至地面,又是一声轻响。

“那你是有喜欢的人了?”我侧眉浅笑,用暧昧的目光望着他,他立刻回避着。

“你别乱说。”他低斥一句,表情很不自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于是便打趣道:“你在紧张?”

“说了没有。”他的声音猛地提高,我的声音戛然而止。不习惯地望着这样的他,真的很不像他,以往我无论如何拿他开玩笑他都不会如此生气,今日的心情似乎真的很不好。他望着我清清喉咙,“对不起。”

我微微摇头表示我不介意,他平复了脸上的怒气,声音又转为冷淡,“下个月我就要成亲,可能要忙着准备大婚,大概四个月不能来看你了。”

“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安心大婚吧。”我说完后沉思了许久,“你大婚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就为你唱一曲《念奴娇》吧。”

我清了清嗓子,心里却有些紧张。因为太久没有开唱,怕唱不好,于是背对着他望着茫茫桃花小声低唱:

纤腰袅袅,东风里,逞尽娉婷态度。

应是青皇偏着意,尽把韶华付与。

月榭花台,珠帘画槛,几处堆金缕。

不胜风韵,陌头又过朝雨。

唱到此处,我的声音也由最初的细小渐渐放大、放开,只是微微蹙起娥眉,心底的伤却不能放开。

闻说灞水桥边,年年春暮,满地飘香絮。

掩映夕阳千万树,不道离情正苦。

上苑风和,锁窗昼静,调弄娇莺语。

伤春人瘦,倚阑半晌延伫。


直到夕阳即将落山,烧云连绵万里空敛踪,韩冥才离开兰溪镇,我将他送到镇口就回到桃源居。这个桃源居是韩冥找人专门为我所建,里面很安静,很少会有人来打扰我,对于这样宁静的日子我也乐得安逸。

推开屋门,我坐在青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仔细瞧着我这张脸,素雅清秀,肌肤白皙如纸,隐约有些病态,眼睛依旧如深海明镜熠熠泛光,每当凝眸低笑时两颊都会有不湾不深不浅的梨窝,很是动人可爱。

自那日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我就被韩冥救了,将我带回亓国的兰溪镇居住。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更不想询问,那段往事我早已经不想再回首。我深深记得我的脸总共被灵水依划了五道伤口,触目惊心。但是我在意的不是我的容貌,而是被我收入怀中的奏折,我发了疯地问韩冥救我时有没有看见那份奏折,可是他却说救我之时什么都没看见,我当场就哭了出来。我现在能拥有的只有祈佑那份对我的爱,可现在连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东西都不见了,我只能绝望。

后来我将自己锁在屋中,根本不让韩冥见我,也不敢让他见我,一张已毁的脸还如何见人?可是他没有介意我的样子,一直在身边安慰我,或许,那一日是他这辈子说过最多话的一天。

过了五日,我终于能冷静下来,也想开了,脸只是一张皮面而已。可是韩冥却带了一位神医来,其易容之术堪称天下一绝,目的只为让他将我的容貌恢复,我却拒绝了。

“姑娘想要什么样的脸?”

“平凡。”

“还有呢?”

“只要平凡。”

想到那日与他对话后,他无言地望着韩冥的样子仍觉得好笑,可能他认为世间的女子所追求的皆是美貌吧。但是我不想要,我不想再被人毁一次容,更不想要一张与袁夫人一模一样的脸,我再也不想被人利用,所以我选了一张清秀淡雅的脸,一段平凡无奇的生活。

后来我对韩冥说谢谢,他说他是在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我只是苦涩地一笑,那我是该庆幸那日的决定是正确的吧,否则现在的我早就惨死深山了,世界上再也没有馥雅这个人。我只是不舍,我不舍祈佑,哪怕我真的不能再与他相见,每月听着韩冥带回来给我的消息就足够了。

一年前,听说皇上病重之日,东宫竟然策动了一场兵变的戏码,想逼宫于皇上让其退位。皇上何等精明,早就让祈佑在暗处布置好一切,在东宫逼宫那一日,大军突然出动将其一举拿下。太子千夫所指,皇帝愤怒之下将其废黜,逐出皇宫永不得归。而以皇后管教无方为由,将其打入冷宫永不复出。其后身为嫡子的纳兰祈佑名正言顺地登上太子之位,半年后皇上病逝养心殿,太子登基为亓宣帝,尊九嫔之首韩昭仪为皇太后,册封结发之妻杜莞为皇后。


两个月后已是桃花散尽,此片桃林长满了一个个鲜粉嫩白的桃子,挨在墙脚的几颗竟蔓延出小院。我站在院内听闻几声清脆的声音由外传来,细听此声应是出自小孩子的口中。我当下就猜到是孩子贪嘴,正想摘那几个蔓出墙外的桃子。我顿时童心大起,立刻推门而出,几个孩子一见我出来,立刻想撒腿就跑。

我不急不徐地喊住他们,“想吃桃子的随我进来。”而他们也很奇怪地瞧着我,似信非信地站在原地不肯动。

“进来呀!”我朝他们招了招手,很快他们就朝我奔来,我则牵着他们的小手走进院中。不可否认,我很喜欢孩子,因为只有孩子的眼神才是最单纯无杂念的。只有在他们的眼中才找寻得到久违的纯净,而我的纯净,早就随着时间岁月的推移而被磨光,但愿这些孩子们能永远这样纯真下去。

我从树上摘下一颗又大又红的桃子,笑望他们,“你们要是想吃的话,就与姐姐接诗,接对了就能吃,要不要来?”

几个孩子用力点头,我眼波一转,“榴枝婀娜榴实繁,榴膜轻明榴子鲜。有谁知道下一句?”

他们都互相对望,皆不知道如何接下去。我这才恍然,他们都还是孩子,哪有那么厉害能接下去,正想改口换个容易点的,却见一个约十二岁的男孩举起手道:“姐姐我知道,这是唐朝李商隐的《石榴》,下一句为,可羡瑶池碧桃树,碧桃红颊一千年。”丝毫没有犹豫地将诗接了下去。我眼前一亮,在这个小镇上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孩子。我将那颗桃子递到他手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展慕天,爹之所以为我取名为慕天,就是盼望着我有朝一日出仕朝廷,慕得天颜。”他接过桃子放在身上用力擦了擦,张嘴就是一大口。

我轻轻抚摩着他的额头,一听他说起慕得天颜我就一阵苦笑。百姓们都梦想着出仕在朝为官,却不想这朝廷你没有任何势力,如何才能找到容下自己的一席之地。除非攀附权贵,依附党羽,否则定难在朝廷大展抱负。

当我的思绪飘向远方之时,数十位官兵竟破门而入,一脸凶神恶煞地朝我走来,许多孩子都吓得躲至我身后。唯独展慕天依旧不动声色地站着,注视着那群官兵朝我们走来。

“登记你的名字!”为首的粗野男子拿着一本小册与一支毛笔朝我吼道。

“为何登记?”我将身后的孩子们护好,就怕他们会伤着这些幼小的孩子。

他不耐烦地瞪我一眼,口气很不好地说道:“新皇登基,后宫宫女严重减少,皇上有命,于民间征收一批女子进宫为婢。”

“你们这是在强征。”展慕天竟然比我还快一步,口气凌厉得根本不像个十二岁的孩子,倒有王者般的气势。

“小鬼,哪轮得到你插嘴,一边待着去。”他的手一挥,就朝展慕天打去。展慕天用力抓住他的胳膊,张嘴就咬了下去。众士兵一见此景象,立刻上前将他拖走,却也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小鬼,你不要命了?!”那位士兵首领捂住被咬的胳膊,已经疼得龇牙咧嘴,满脸通红,可见展慕天下嘴还真是没留一点情面。

我见一个士兵挥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我气愤地挡到他面前,拦住挥之而下的手,“小孩子不懂事,官爷莫计较,我随你们进宫便罢。”


宫粉玉砌,希涉紫庭,禁苑奇珍御花芬,九龙壁彩朱门粉淡殇。

再次进到亓国皇宫,看到的依旧是这气派倾世之宏伟大气,我与一千名从民间征召进宫的姑娘一起被领到关陵殿,一位公公捧着小册一个一个地念着我们的名字。

“陈绣绣,张兰,王冰凤,李静。分往邓夫人之凤吟宫。”

“马香,小玉,赵黛云,上官琳。分往妍贵人之雨薇轩。”

“郑晶儿,白紫陶,陈艳,万欣欣。分往华美人之紫雅居。”

我低着头,听着他一个一个地念着,我的心中竟连苦涩都已淡了。我在进宫前还想着若真被征召进宫,能见着他一面也好,可是我却忘记了,他有自己的后宫佳丽三千人,就算看到了又能怎样,还不是徒增伤心。

“雪海没来吗?”公公一阵怒喝,将我的思绪硬是拉回来,我立刻应道:“雪海在这儿。”

“雪海,程梦琳,小茜,南月。分往绣贵嫔之翩舞阁。”

我与其他三位姑娘一同进入翩舞阁,三位姑娘都在好奇地四处张望,似乎第一次见如此辉煌之宫殿,忍不住多瞧几眼。

金水桥白宁寿秀,啼莺舞燕,晓花颦笑。

此景正配翩舞阁之名,时而有高山流水之声入耳,确是一个好地方。不知这位绣贵嫔又是何许人,貌若天仙抑或蕙质兰心?

“好了,本公公就送你们至此了,自个儿进去拜见绣贵嫔吧。”他一拂袖便丢下我们悠然而去。

待他走远,我与在场的姑娘们互相对望一眼,很有默契地同时走进那扇暗紫檀木门。细细观望房内的景色,只想到一句话“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寝宫内的前窗半掩着,风轻轻地将其吹动,几瓣杏花又从缝隙中偷偷溜入,落在地上,时而被风卷起飞扬,随后又安静地躺在地上。

“你们是谁?”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我们就知道是主子来了,立刻跪在地上行礼,“参见绣贵嫔,我们是新派遣来侍候您的奴才。”说话的是南月,声音婉转悦耳,口气平稳,看得出来是一位很有头脑的女子。

“起吧。”绣贵嫔淡淡地说了句,还轻咳了几声,似乎受了风寒,怎么不请御医呢?我不禁对她产生了好奇,偷偷抬起余光打量着她,可这一看我就愣住了,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绣贵嫔,竟然就是云珠!难怪祈佑要赐名为绣,也只有他知道她的本名为沈绣珠吧。

她未施朱抹粉,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更令我骇目的是她的左颊,一块殷红如拳头大小的红色疤痕,令原本娟丽如花的脸尽失颜色。

“她是第一个发现着火的,为了冲进屋救你,半边脸已被烧毁。”

祈星的话蹿入脑海,我的双拳紧握,指甲狠狠地掐进我的手心,紧咬双唇,泪水凝眶。是因为我,云珠才会毁了那张脸。她早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可为什么上天连她的容貌都要夺去?!

“怎么,本宫的脸吓着你了?”她蹙眉凝望紧盯她不放而失态的我,随即苦笑出声。我立刻摇头,在摇头的瞬间也将眼中的泪水甩出,滴至地面。

她莫名地望着无声哭泣的我,怔忡了许久,“本宫的容貌真的丑到能将你吓哭?”口气突然转厉,还夹杂一丝羞愧,最终拂袖而去。


在翩舞阁内,我花了两日时间将云珠所有的处境形势摸透。听闻祈佑在册封皇后的第二日就封其为九嫔第五等贵嫔,赐号“绣”,所有人都不解,皇上为何要将一位长相丑陋、身份低微的人封为贵嫔。最令人奇怪的是,自封贵嫔以来,皇上从未召其侍寝,更未踏入过翩舞阁。就连我都奇怪,既然祈佑真的不喜欢云珠,为何又要册封她,留她在身边做奴才服侍自己不是更来得实在?

“娘娘,该用晚膳了。”我毕恭毕敬地站在寝宫槛内轻唤一直呆坐在妆台前细凝自己容貌的她。

她突然回首用异样的目光望着我的脸,良久,由最初的光芒四射变为黯淡无光,后又坐正身子继续凝望镜中的自己。我隐约从镜中瞧见她的苦笑。“娘娘怎么了?”朝她走进几步轻问。

“乍听你的声音,我还以为……”她没有往下说,只是动了动唇,将话隐入唇中,再轻咳几声。我明白,她说的是潘玉,是馥雅。我压下心中的蠢蠢欲动,我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娘娘您身子骨似乎不好,奴婢为您请御医。”看着她的样子我很是担心,仿佛她随时可能就此倒下,一蹶不起。

她摇头轻叹:“老毛病了,不碍事。”她欲拿起妆台上的象牙骨玉梳,却被我抢先一步,“让奴才为娘娘梳妆。”

“你不怕我了?我可是清楚地记得昨个儿你被我的容貌吓坏了。”她勾起嘴角露出淡笑,在我眼中看来是如此地娇媚淡然。

轻轻勾起她披肩的一缕青丝,细腻柔滑之感充斥手心,我轻轻地为她理顺,“我从未觉得娘娘丑。”认真的口气让她的身体一僵,我继续道,“人的容貌只不过是一副皮囊,更重要的是本质,相信娘娘的本质定如莲花般高洁。”

“你真这样认为?”她带着兴奋的声音猛地回头,吓了我一大跳,手中的象牙骨玉梳一个没拿稳,掉落在地碎成两半,我立刻蹲下想拾起,口里还喃喃着,“奴婢该死。”

“不碍事。”她将蹲着的我扶起,才触碰到她的手心,冰凉之感传遍全身。她的手,好冷,“可是皇上为什么就不注意我呢?”

一听她提起祈佑,我的心就一阵抽痛,云珠真的如此喜欢祈佑,那么深切。“娘娘,那你就想办法让皇上注意你啊。”

她自讽地一笑,“皇上根本不见我,我如何让他注意。”她的手一松,将我放开,再转身望望自己的容貌,她始终介意这张脸吧。“况且皇上的眼中,只有静夫人。”

“静……夫人。”我的声音有些颤抖,祈佑他……另有所爱了吗?

她突然一阵冷哼,“静夫人之所以受宠还不是因为她的身上有姑娘的影子,否则哪轮得到她宠冠后宫?”声音有了一丝畅快与不甘。

我的心跳因她的话加快了几分速度,但见她深吸一口气,从木凳上起身,“去用膳。”

来到正堂,桌上有满满一桌山珍海味,我与南月立于桌前侍候着她用膳,门外是程梦琳、小茜与两位公公守着。一丝月光照进,铺洒在地如凝霜,我与她们的影子交错重叠,拉了好长好长。

“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细声开口询问,再抬起丝帕轻拭嘴角的油渍。

“回娘娘,奴婢南月。”

“回娘娘,奴婢雪海。”

她怔住,凝眸细望我,浅吟出声,“路径隐香,翩然雪海,好美的名字。”

“娘娘谬赞。”我回避着她的目光,生怕她会察觉出什么。

“奴婢能问娘娘一个问题吗?”南月突然插了一句进来,得到云珠的颔首应允后,她开启朱唇,“您的脸,何故如此?”

听了她这句话我在心中暗叹她的大胆,竟敢当着主子的面问如此避讳的问题,她是真傻还是充愣我就不得而知了。只见云珠目光一凛,良久才将紧锁的娥眉松开。

“为了从火海中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救出,可惜,徒劳。”她冷淡地将我们屏退,独居案前,也不知在想何事,如此出神。


夜幕绣帘卷,虫蛩鸣深切,夜来花娇媚。

在云珠就寝前我与南月捧着亮赤金铜盆前往秋琳院的井中提水为她梳洗。

正好,由于正为就寝之时,在井边提水的宫女也就多了,排了长长的一条小队。等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终于轮到我们,可是却被另外两位宫女给插了过去。南月一阵怒火将她们推开,“去后面排队。”

“你敢推我们?”其中有位差点被她推得摔跤的宫女怒气腾腾地叉腰大叫一声。

“为什么不敢?”南月见她火气大,也不甘示弱地叉起腰,想将她的气势盖过去。

那位宫女一见她的盛气凌人,有一刻的怔忪,“你们是哪个宫的?”

“翩舞阁。”南月很大声地报出了这三个字,却换来两位宫女的对望,随即轻蔑地一笑,眼中净是嘲讽与不屑一顾,“原来是那个丑贵嫔的奴才。”

“你们说什么?”我将挡在我身前欲发怒的南月拉开,冷冷地瞪着说话的那名宫女,连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格外阴冷。

她一阵轻笑,更加放肆地出言不逊,“说错了吗,你们的主子根本就是丑陋不堪入目,也难怪皇上厌恶她到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我的火气在她这句话落音后顷刻冲上心头,扬手就扯住她披洒在肩的发丝。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划破这清冷的小院。她也不甘示弱地反手扯住我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掐着我的手臂。我更是顾不得其他,双手齐上用力扯着她的发丝,而她则是一脸痛苦,掐我胳膊的手臂又加了几分力道。

“你好大胆……我们可是静夫人的侍女……”与她一起的宫女尖叫着拉扯着我,想将我拉开,却徒劳无功。

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这样辱骂云珠,在我心中,早已将她当做我的亲人看待,况且她的脸也是因我而毁。

“你们还不住手!”一声怒喝让我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接着一声“嘶——”的声音,在这安静的一刻格外刺耳。我的衣袖被那位宫女扯破一大半,显得残破不堪,手臂上雪白的肌肤露出几点,触目惊心。可是现在我已无暇注意我的狼狈,而是看着站在院门前的男子。

不知是谁先唤了一声“弈大人”,其他人跟着也纷纷跪倒,伏身而拜。独我立于原地,望着一脸冷漠略带愠怒的男子——弈冰。

他走向我们,视线来回地在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至我脸上,终于还是离开。似乎他并不介意我没规矩地站着,出言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后宫重地厮打。”

“是她先动手的。”那名宫女立刻抢先指着我,理直气壮地将责任推至我身上。

“是她先侮辱我们娘娘的。”南月不甘示弱地顶回一句。

弈冰皱着眉头,眸中闪过一丝不耐,“你们娘娘是谁?”

“绣贵嫔。”我用不高不低的语气回答,却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用审视的目光将我从头至脚地打量了一遍,“你是谁?”

短短三个字让我心中一慌,他看出来了吗?不可能,我的容貌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没有人会看出端倪的,除了这声音。“奴婢雪海。”

后来,这一场闹剧在弈冰的一句“散了”中结束。回到翩舞阁我向两位比我们早来的公公小福子与小善子打听起弈冰,从他们口中得知,现在的他已经是正一品领侍卫内大臣,皇上身边的大红人,百官巴结的对象。弈冰已经开始享受起这样奢靡的日子了吗?他已经忘记馥雅公主,忘记他要帮助我复国的承诺了吗?这样也好,你就安逸地过你的生活吧,反正对于复国,于离开亓国之时我便已放弃。


翌日辰时我与小茜准时进入云珠的寝阁为其梳洗,而南月与程梦琳则在外准备早膳。

“娘娘,奴婢为您梳妆。”我请她坐于金凤妆台前,将金木檀盒打开,里边琳琅满目的首饰令我眼花缭乱。

“随便一些。”她面无表情地回了句,我明白现在的她对梳妆打扮再无多大兴趣,毕竟她有一张骇目丑陋的疤痕。

我不语,只是动手为她绾鬓,此次所选双环望仙鬓,头顶双配五凤宝珠紫花钿,斜嵌碧玉兰熏缨络簪,耳挂玉蝶豆绿细耳坠,项佩珞金玲珑玫瑰环。轻描芙若柳黛之细眉,恰到好处,淡扑珍珠香粉于双颊,欲隐疤痕,微拂瑰香胭脂于两腮,白里透嫣红。

“大功告成。”我开心地后退一步,让她自己欣赏镜中的自己。

她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镜中人是自己。她脸上的伤痕已被我利用香粉胭脂尽量隐去,若不细看实难发现。况且她原本就天生丽质,经珠光宝气,玲珑首饰一番装扮,她宛若脱胎换骨。

“雪海,你是怎么做到的?”她终于肯相信镜中之人真是她,即刻侧首询问。

我薄笑欣赏这样的云珠,只是说了句:“娘娘,以后有雪海在您身边,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听了我的话,她先是怀疑,后为迷茫,最后转为感动,晶莹的泪珠在眶中凝聚。

“娘娘……”南月慌张地跑了进来,神色焦急担忧,“百莺宫的静夫人请贵嫔娘娘过去。”

“她?”云珠一阵疑惑,而我明白,大麻烦来了,定是因昨日与那两名宫女厮打之事。正好,我也想见见这位静夫人。

宫楼曙色气派,辉煌壁彩铺陈,碧玉妆绿丝绦,屐齿印苍苔。

我们伴着云珠来到百莺宫的侧殿,一名高傲自负的女子在首位等着我们的到来,手中不停地把玩着茶水,似沉思。

我们都向她行了个礼,在起身时我听闻一声:“夫人,就是她。”目光直射于我。

而我只是凝眸而望静夫人,乌黑的青丝,白嫩的娇肤,秀而细长的柳眉,修长深邃的凤目,配合着身上淡淡的天然幽香,如一幅令人倾倒的美女图。她,就是祈佑最宠爱的静夫人。她,也是那日在船上与我谈诗品画的女子,温静若。我不敢相信,她竟然就是宠冠六宫的静夫人,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知静夫人请我亲来,有何赐教?”云珠睥睨她一眼后淡婉掠过,口气似有轻讽之意。

静夫人诧异地望着云珠的容颜微愣,随即平复失态,“绣贵嫔你的奴才可真厉害,连本宫的芷清丫头都敢打。”她将目光扫向我。

云珠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我,神色中竟暗藏一丝笑意,“打也打了,那夫人想怎么样呢?”

静夫人脸色一凝,因她这句挑衅的话而变色,“这么说,你想护着她?”

“夫人可有先问问你的芷清,在我打她之前,她都说过些什么?”我回视她的目光,丝毫不顾虑她的身份与凌厉之色。“你,把昨夜对我们说的话,当着夫人与贵嫔的面再说一次。”我指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芷清。

她很为难地望望静夫人,再胆怯地凝了云珠一眼,一字不敢言。

“说。”静夫人厉声一喝,她立刻全身轻颤,“奴才不敢。”

“她说贵嫔娘娘丑,所以皇上厌恶她。”南月适时地开口接话,引得在场的静夫人与云珠脸色大变。

“夫人的丫鬟这样出言不逊,难道不该打?”云珠的声音格外生硬,略带一丝颤抖。

静夫人脸上一阵青白,“就算要打也轮不到这丫头打。”她伸出纤手指着我后一阵媚笑,凝视云珠,“况且,芷清说的是事实。”我猛然一怔。这话竟然出自温静若之口!是那日她隐藏得太好,还是我被她的外表所欺,竟然没有看出她是这样一个女子。

“静—夫—人。”云珠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真的发怒了。

静夫人依旧笑得娇媚如花,“即使你用脂粉将那丑陋的疤痕掩饰得再好,也不能掩盖住你丑陋的事实。”

我看见云珠的双拳紧握,似乎瞬间就能冲上去给她一拳,但是这件大逆之事决不能让身为贵嫔的云珠去做。我一个箭步上前就甩了静夫人一巴掌,清脆的声响伴随着静夫人跌倒在地,周围一片冷冷的抽气声。

“放肆!”怒火中夹杂着凌厉,我全身一僵,仿佛已经定在原地不得动弹,望着一身金锦龙袍的男子由我身边而过。

他冷冷地扫了我一眼,再关切地将倒地的静夫人扶起,关切地询问她可安好,我知道,他没有认出我。“来人,将这个大胆的奴才给朕拖出去杖责六十。”冰冷无情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笑了,让我苦苦惦念了四年的祈佑,要杖责我。

几名随同前来的侍卫上前欲将我拿下,云珠却紧紧地将我抱住,不让他们动我,朝祈佑乞求道:“皇上开恩,皇上开恩。”

他漠然不语,轻轻抚上静夫人颊上那殷红斑斑的肌肤,目光柔情似水,眼中只有她。

“皇上,她只是一个弱小的姑娘,哪里承受得了六十大板,您会打死她的……”云珠死死抱着我,继续乞求。而我的目光却始终盯在祈佑身上,心,好疼。

“拖出去。”他不耐烦地下令,根本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也不想继续听她说下去。

云珠突然将我放开,跪爬至他跟前:“皇上,您就看在……臣妾曾冒死冲进火海救姑娘的份上,您恕了她的不敬之罪……”她的声音哽咽颤抖不止,后猛朝他磕头。

祈佑听罢,眼神一闪而过的异样,俯视地上的云珠,沉思半晌,终于开口恕了我,搂着小鸟依人的静夫人离开。这侧殿顿时陷入一片死寂无声,云珠无力地瘫卧于冰凉的地面,而我则木讷地僵在原地冷笑。

对,这就是我所认识的祈佑,冷酷无情,对于没有价值的东西从来不会多去费神思量关注。那么当初他又花了多大勇气才下定决心放弃他多年追求的目标欲与我在一起,如今的他是不是已经后悔当初冲动的决定?现今的馥雅,在他的心中还有多少地位?

“你想知道皇上为何会封我为贵嫔吗?”云珠依旧伏在地上,口气近乎绝望,“为了报恩,因为我曾冲进火海拼了命地去救一个姑娘而将容貌毁了。他感激我,同情我,可怜我,所以封了我。可他不知道,若终日要受他的冷落,我宁愿伴于他身侧伺候他一辈子。”

我跪在云珠身边,颤抖地将她环抱入怀。原来是我将她推入这无情的后宫,到头来依旧是我的过错。是我毁了云珠,是我……“娘娘,您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了,您要将皇上的心夺过来。”

“夺?”她抬头,满脸泪痕,不解地望着我。

“我……会帮您的。”这是我的承诺,为了回报云珠这些年来为我所牺牲,所承受的一切,我一定会帮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