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雨依然瓢泼样的下着,不过可以看出天色灰蒙蒙的暗亮着。海军陆战队第1旅旅长-章翰林大校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快是中午12点了。当面的‘越人阵’武装似乎休停了下来,退回去舔舐自己的伤口去了。一夜的激战也使得这些越南人和法国佬疲惫不堪了吧。

章翰林大校沉默着看着远方的天边。灰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无法看清。雨幕之间弥散着浓浓的硝烟味儿,怎么也散将不去。“部队的情况怎么样?”回头来,大校问道。

“在南线的进攻,我们已经顶住了。西线也是如此。”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少尉。

一脸疲惫的参谋长也顾不得满地的泥泞,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满身都是泥水的政委则是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干脆将烟揉成一团,扔了开去。

“陆战第164机动旅已经在南线沿湄公河而下,向安江省、同塔省发起了进攻。这将大大缓解我们的压力啊。”章翰林大校抬手指着远方的雨幕说到“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坚守住阵地,直至台风影响过去。后退一步,我们整个第1旅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湄公河流域,成排纷落而下的炮弹掀起一团又一团的火光,茂密的雨林被点燃成一片的火海,一辆辆装甲战车嘶吼着碾过柬埔寨、越南边境的铁丝网,隆隆的冲进越南国境内。

天空中无数的攻击直升机流星样的飞过,旋叶搅起的气流将天空中弥散着的硝烟撕扯的粉碎。更是高远的碧空之中,一架架喷气战机嘶吼着划掠而过,在人们的耳边留下远去的轰鸣。地平线处,一团团的烟柱高高耸起,绽放在如洗样的晴空之中。不断翻腾而起的火光似乎是那绽放的烟花样,一朵接着一朵。到处都是那火热的交战场景。

吱呀呀碾碎着满地破碎的武器,一辆辆99D型主战坦克和‘2000EFV’型两栖步兵战车如同泻地的水银样,汹涌推进着,势无可当的冲向那些边境哨所点。

大口径的重炮不断掀起冲突而起的火球,数千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端着步枪尾随着那些装甲战车在漫长的边境线上同时的发起进攻。嘶吼着低空擦过的战斗轰炸机群狂暴的轰炸着那些‘越人阵’边防要塞以及一些纵深的目标。数十门火炮同时的发出怒吼。排山倒海的炮击直接就使得‘越人阵’战线上的士兵陷入在火海之中。

咆哮而前的99D式主战坦克肆无忌惮的碾碎一切,在铁甲铿锵之声中,不时的掉转过炮塔来,冲着那些依然在顽强抵抗的‘越人阵’火力点就是一炮。

在边境遭遇战中,十余辆‘越人阵’的法制AMX-32B2轻型坦克和陆战第164机动旅支援营的装甲连所遭遇,一场激烈的坦克战瞬间便是爆发了。

15辆99D主战坦克在数公里之外便是发现了那些身形较为高大的轻型坦克。连指挥坦克内的数据链迅速的便是将方位坐标发送给了支援炮兵连,同时全连坦克呈菱形队列展开,杀气腾腾的便是压了上去。十五门PLZ-05式155毫米口径自行榴弹炮率先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全面数字化指挥系统的支援炮兵连首轮齐射,便是将炮弹直接砸在了‘越人阵’装甲集群的队列之后。喷溅而起的火焰直接切断了这些‘越人阵’坦克的后退之路。而伴随进攻的‘越人阵’士兵则是被落下的炮弹炸得血沫飞溅,残肢断臂是漫天飞扬。

几辆匆忙闪避的步兵战车来不及躲开,直接被淹没在炮火之中。那些薄皮装甲的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或是被气浪所掀翻,或是直接被炮弹直接击中,轰然的在一团火光之中成为了一堆破烂的残骸。散落的履带、负重轮到处滚落。

“中国战车,中国战车!”在观察员惊慌失措的叫嚷声中,远方的地平线处冒出了几个黑影。

这个倒霉的‘越人阵’坦克连是在得到边境发生交战的消息之后,方才加强了一个机步连的兵力,匆忙由朱笃赶来增援的。谁知道中国战车都已经切入到了这个位置上。

轰,打头的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忽然的腾起一团火光。整辆战车咣然的成为了一堆碎片,飞舞的车体碎片直接将一群奔散的士兵炸倒在旷野之中。

“注意,炮射导弹!”连指挥坦克内的‘越人阵’军官匆忙的命令后退,同时释放干扰。

咣,又是一声巨响,一辆正匆忙后退的AMX-32B2轻型坦克成了一堆冒烟的废骸。

两轮的炮射导弹轰击,直接让三辆AMX-32B2轻型坦克和多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成了燃烧中的碎片。而更重要的是,这段射程,是AMX-32B2轻型坦克的105mm线膛坦克炮所根本触及不到的。而中国人显然优先打击的目标是那些装有Milan反坦克导弹的AMX-10P型履带式步兵战车,因为相比之下,Milan反坦克导弹要比AMX-32B2轻型坦克更具威胁力。

“战车,中国战车!”在一片狂乱的叫嚷声中,乱糟糟的‘越人阵’士兵看到了那些从地平线处冒出来的中国战车正在逐渐清晰起他们的轮廓来。乖乖,楔形炮塔、浑身披挂的附加反应装甲模块,那杀气腾腾的125毫米坦克炮正腾放出一团的火光。

“炮击!”撕心裂肺的喊声还没有落地,一排大口径的杀爆炮弹便直接落了下来。-轰轰轰-的巨响接连震撼着大地,惨叫声中,许多‘越人阵’惨叫着被破片所打倒。

两辆‘ERC-90 Sagaie’装甲侦察车来不及打过方向。小车扛大炮-底盘不稳的弊端立刻暴露无遗,炮弹的气浪直接将这两辆ERC-90掀翻了出去。两辆战车内的‘越人阵’战车兵摔得脑浆迸裂,哼都没能哼出声来,便是去了黄泉之路。

炮袭来得是又猛又狠,成排而落的155毫米榴弹毫不留情的在‘越人阵’士兵的人群之中泼洒着死亡。几乎每一枚炮弹在掀起漫天飞扬的碎土破片的同时,也是将大片的越南人炸倒。

横冲直撞过来的99D主战坦克在那些PLZ-05式155毫米口径自行榴弹炮对‘越人阵’的步兵集群大开杀戒的同时,也是势无可当的冲了上来。几辆匆忙横过车身的AMX-32B2轻型坦克齐刷刷的稳住车身,-砰砰砰-随着车身的震颤,一排105毫米穿甲弹呼啸而出。

嘣嘣嘣,杀气腾腾而来的99D主战坦克接连的打出纷飞的烟幕弹,用气溶胶雾遮蔽起了自己的车身。同时看似笨重的战车车体轻盈的稍转。避开呼啸而来的炮弹。主动防御系统开启,激光干扰仪和近防系统同时工作。开始阻绝起‘越人阵’的反击。

大部分的炮弹都是失地了。不过倒是有两辆99D主战坦克结结实实的挨了两下。然而105毫米穿甲弹似乎并没有对这种钢铁怪物起到什么作用。因为除了一些反应装甲模块被打得四下飞舞之外,战车倒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依旧是杀气腾腾的而来。

当那些可怜的‘越人阵’战车兵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从散尽的烟尘之中冲出来的中国战车丝毫未损的时候,中国人已经开始了他们的首轮坦克炮齐射。

15辆99D式主战坦克同时的发出了怒吼,一排尾翼稳定钨芯脱壳穿甲弹呼啸而出。带着巨大的动能和势能直接的破入向那些AMX-32B2轻型坦克的装甲车身之内。

刺耳的金属贯甲声,侵彻入战车内的钨合金APFSDS(次口径脱壳穿甲弹)丝毫没有给予‘越人阵’战车兵们什么活命的机会。2000米距离上的穿甲厚度达到850毫米,这样的侵彻数据也就只能宣判着AMX-32B2轻型坦克,这种由法国地面武器工业集团ARE公司为出口,而在1970年代末所研制的坦克的死刑。

轧制钢板焊接而成的车体根本就无法阻挡住APFSDS的致命一吻。虽然加挂有附加装甲,可是就便是防护性最强的坦克正面弧形区域也直接被呼啸射来的钨芯脱壳穿甲弹给洞穿。

高速而来的穿甲弹直接的脱落外壳,尖利的钨芯锥如同针刺样的插入向AMX-32B2轻型坦克的防护装甲,高密度的钨芯锥根本就不是那些轧制钢板所能防护的了的。加上巨大的动能和势能,高速侵彻入车体内的钨合金弹芯连带着坦克装甲熔化时所产生的金属射流在车舱之内到处飞溅。许多战车兵来跑都来不及,便是被毙杀在车舱之内。

AMX-32B2轻型坦克上的那种采用焊接结构的TMS32型炮塔直接便是被冲涌而起的火浪给掀飞到了一旁。这种装有1门F1式105mm线膛坦克炮,左侧附加有20毫米机炮,在TOP7VS型指挥塔旁还装有一挺F1C1型7.62毫米附加机枪的弧形炮塔此时就如同被斩落的脑袋一样。滚落到了一旁。而车体则是被大卸成了八块。四下飞舞着。

战斗几乎是如同一面倒似的,成群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在‘2000EFV’型两栖步兵战车和装载有各种武器的‘东风铁甲’高机动车的伴随下,紧随着装甲连的脚步,杀奔过来。

枪炮之声想成一片。一个坦克连附加有一个机步连的‘越人阵’步兵转眼之间便被这泻地水银样的洪流给吞没于其中,连个泡都没有能够翻一下。

朱笃以西的整个边境地区已经完全的洞开在中国军队的锋芒之下。再也无兵把守。而顺着湄公河而下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64机动旅则是沿着这打开的缺口处,滚滚而入。继续向东北方向挺进。目标显然直指湄公河三角洲地区。西贡也在其锋芒之下。